第090章 后方

上一章:第089章 旧族的黄昏 下一章:第091章 党项人的去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北庭大战发生的同时,安陇线却显得异常平静。

没有战事的时候,张迈尽量让境内保持着一定的活跃度,哪怕因此而出一些小乱子,也给予中心线城市以相当的自由,但在战事发生期间,郑渭却一改施政方针为谨慎,一切都按照最小心的方案来,确保各州不出一点乱子,民间的自由也被相对压制了。

不过,由于这时正是冬天,百鸟南下,百兽蛰伏,农民也都躲家中过冬,牧民们藏在帐篷或者木屋中,靠着秋天收割的草堆养牛羊。除了一小部分商人之外,大部分的商贾也都就地躲冬避寒,而且除了商路干道,通往各县的交通也变得不方便,而更深入到乡里的道路更可能因为飘雪而割断,托云关不能走了,马鞍山口也无法通行,唯有凉州、疏勒、高昌、龟兹的工坊在热火朝天中继续运作,疏勒、龟兹和金城的棉衣工坊也逆时节而兴旺,但是街道之上人迹稀少,只有酒馆的生意到了冬天反而更旺盛。

……

郑济踏着积雪,走进凉州最大的酒楼刘伶居。

现在的凉州已经不是两年前的凉州,自从商业资本迅速涌入,凉州在短短两年间大大变样了,其中有三块区域发展得最好。

一是位于城市中央的行政区域,政务厅及附属建筑是天策军驱使奴隶在农闲时赶建起来的房屋,也是城内唯一一片动用了公款建筑的建筑,建筑特色大气而简单,政务活动都在这里展开,官员以及其家眷也住在这里。

二是城东的商业区,当初将这一块划为商业区时,基本还是位于城墙内部的一片荒地,现在却已经奇迹般地矗立起了无数房屋,天策政权没有下令规范建筑的格式,所以这一片地区的建筑花样最杂最乱,有的地方十分雅致,有些地方却又脏又乱,有些楼房很高,有些屋子却很窄小,甚至要弯腰才能进入,由于不禁外人经商,所以各族各教在这里都可以看见,这一片区域的人口统计一直是一个难题,甚至就是官方也统计不出这里究竟有多少间房子,唯有街道是规划好的,但店铺经营款式的分类则是自然形成,做的生意主要是对外,既作为兰州与甘州的中转站,同时也是作为整个安陇政治中心在运作着。

三是城南的宗教区域,以佛教为主,而间以天方教、明教、祆教、道教、景教,由于有宗教力量的介入这一片地区的建筑最为华丽,房屋也最多,僧侣聚居之地同时也就带动了商业,是城内商业内循环最好的地方,安陇最好的酒,西北最好的茶,人气最高的变文僧,拥趸最多的参军戏(注:唐朝戏的一种,类似于今天的相声),都聚集在这里——刘伶居也在这个地方。

郑济一路走过来并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变化——因为他过去两年几乎一直呆在凉州,但是他身后一个老人看到这里时却有很多的感慨——那是杨定国,他从儿子女儿的信中知道了一些凉州刚刚并入天策政权时的荒废景象,不想今天见到,却发现这个地方的市井已经发展得这么好,如果不是城西还有许多颓院荒草,他几乎要怀疑当日杨清给他的书信是否真实描绘了这一带的景象。

“杨叔叔,请进。”

杨定国如今虽不入实职,却代领安西大都护,但在这里郑济却未敬称他的官衔而叫叔父,可以想见今天的这次会面属于私人情谊。

帘幕内是郑家的小儿子郑汉,如今也出落成一个英俊的青年了,他领着杨定国上了阁楼,楼上一个老者听到楼梯声站了起来迎候,两个老人在阁楼中站着对视,看了好久,杨定国才道:“郑万达!”他的声音虽然苍老却还是充满了武人的魄力。

“老杨!”郑万达已过六旬,但身材宽胖,满面红光,看起来竟比满脸皱纹的杨定国还要小十来岁一般。

杨定国瞪了他一眼说:“阿齐木啊!看来你在康居城(撒马尔罕)里果然是养尊处优,养得面皮也这样白净。”

郑万达笑道:“这么多年了,见面就说这样的话!我在那边过的是寄人篱下的日子,不过是每天陪笑脸在胡人眼底下讨口饭吃,你以为心里就好过么?你们在新碎叶城日子过得苦,风霜都刮在脸上,我在康居也受风霜,那风霜却都刮在心头!其实,我也常常羡慕你们的逍遥呢。”

杨定国嘿嘿地就往靠窗的椅子上一坐,呸了一声说:“行了吧你!你们货殖府的人就一样最强——嘴巴会叫!花红酒绿的日子,在你们口中都变成风霜刀剑了!”

当日郑渭不认得杨易,但他们的父亲郑万达与杨定国却是见过的。

在武人诸家退至新碎叶城以后,货殖府仍然与他们有着联系,当年在安西唐军奇袭怛罗斯地区期间曾起到重要作用的灯下谷,就是新碎叶城与俱兰城货值府后人街头的所在,若不是靠着货值府后人提供的铁料、硫磺等物,新碎叶城如何能够维系对陌刀的再造与修补?若不是郑家从宁远买来马种,新碎叶城也无法维系战马的改良。而所有的这些“接济”都是在灯下谷完成的,而交接的双方,自然得由各自的核心成员进行。不但郑万达认得杨定国,郭洛和郑渭小时候也是见过面的。

不过安西唐军武人与货值府的恩怨持续了上百年,双方互相依赖却又互相看不对眼,杨定国和郑万达从少年时候就不对付,嘴上经常互损,只是当年新碎叶城要靠俱兰城货值府后人的接济,杨定国不得不忍气吞声,郑万达则不免有施恩者的高傲,现在形势扭转,武人一派打下了江山,倒是货殖府后人得反过来依附他们了,因此郑万达在说话的时候便将尖酸全部藏起,这是一个老商人在形势变化中所显现出来的狡黠与通达,杨定国却是再无顾忌,说起话来变本加厉,大有发泄这一百年来一切委屈的意思。

……

如今天气已经很冷,北庭地方干燥,凉州却是一场接一场的飘雪,刘伶楼的设计颇为巧妙,并非临街就是窗户,在这个最雅致的包厢里头,窗户是复式的,打开了木窗之后还有一层纱窗隔绝风雪,却又让这个房间不显得太闷,偶尔有风从纱缝中吹过来也变得柔了。加上屋内又有暖炉藏在壁中,所以一进门外间的寒意就去了七八分。

郑万达在杨定国对面的椅子上也坐下,椅子上铺着拜占庭的坐垫,他脖子上围着貂皮,身上披着狐裘,丝绸之下又是一层精絮,仍然穿得十分厚实。

杨定国却只是一件薄薄的棉衣,似乎越老了越不怕冷,在外面是如此,上了阁楼后干脆连袍子都脱下了,交到郑汉的手中去。

看看郑家儿孙都在跟前,杨定国的两个儿子却都在前线,他哼了一声,说:“你们货殖府就是如此,永远躲在后方暖被铺里头享福,我们这些武家却永远得在前线冲杀,拼生拼死来喂饱你们这些大老爷。”

郑万达听他的言语和十几年前见面几乎没什么不同,苦笑道:“行了行了,别货殖府了,那都是什么年月的事情了。当年的事情咱们也说不清楚,如今的天下早不是我们老祖宗时的天下了,也不是我们的天下了,都是小一辈的天下了。这些恩怨纠缠,怕也就我们这两个快进棺材的还记得,你去问问你儿子杨易,再去问问我儿子郑渭,看看他们还在乎这些不!人家现在不是都督就是长史,谁还来理我们这两个老头子的罗嗦?”

杨定国听得一愣,想想郑万达的话也不是没道理,天策军虽然源自安西唐军,但是如今的天策政权其气象已非安西唐军所能涵盖,郑、杨两家所代表的货殖府与武人的恩怨,在郑渭杨易那里的确变得犹若变文故事那般遥远,小一辈的人根本不会为了那些去生气了,郑汉、杨涿等人偶尔说起这些往事都是一笑。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但是想到自己所重视的恩仇到了小一辈处都变得不值一哂,杨定国却忍不住有些失落。

郑万达又道:“现在啊,老哥我是在康居那里存不住身,来投靠老弟你了。还望老弟莫记得当年的恩怨,把当年不愉快的事情都抹了吧。”

杨定国冷笑了一声,道:“你需要来投靠我?哼,你的儿子当官的当官,经商的经商,你女婿也是一个都督,汗血骑兵威震天下!你的家势只比我强,不比我差!”

郑万达笑道:“我儿孙们的钱或许比你儿孙们多些,可我们全都夹着尾巴走路,哪里比得上你们,走到哪里都能放声大笑,见到了谁都能放声大骂,这等痛快,我的儿子女婿可一个都没能有。”

杨定国听他说的有趣又在理,至此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年纪毕竟不小了,又在长年累月的熬战中累坏了身体,这时笑得咳嗽起来,郑汉慌忙替他顺背脊,杨定国喘息了一会,叹道:“没用了,没用了!我们都没用了!连笑几声都不行了。想当年,我是连最烈的汗血种马都降服得住,现在?烈一点的马我闺女都不肯让我骑了!”

郑万达笑道:“谁说不是呢,不过好在你我的儿孙都撑持得起来,咱们当年创基立业,我想的也不过保家富家,至于你和师道兄,也就是想着如何守住新碎叶城,却如何比得过小一辈?他们今日的成就,我们当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杨定国点头称是,郑汉在旁斟了两杯淡茶,二老边饮边说,时儿哭时而笑,尽说往昔之事,因数着当年灯下谷聚会时的老朋友、老对头,去世的去世,星散的星散,真是好不感伤,人到老时,不但朋友难得,就连对头也难得了。

两人从下午一直谈到黄昏,意犹未尽,却彼此都有些疲倦了,杨定国因道:“只是咱们两个老货在这里絮絮叨叨也甚没趣,待得北庭征战结束,我的儿子们也凯旋归来,那时候咱们两家再聚一聚,听听儿孙们的英雄事迹,那才豪哉壮哉!唉,我怎么不多生一个女儿,就嫁给你儿子多好!”

郑万达笑道:“其实咱们也不算太老,彼此注意点,多半能熬到孙儿辈长大成人,儿女一辈做不成亲家,就到孙儿一辈来做亲家吧。”

杨定国大喜道:“你今天说这么多话,就这句最顺听!”

郑济道:“就是不知道北庭现在战况如何了,最近消息捂得紧,连我都探不到风声,真是让人着急。”

杨定国斜斜瞪了他一眼,指着郑济道:“来了,来了!你们货殖府的脾性又来了!我说今天怎么这样好要请我喝酒,原来是想从我口里探风声啊!是不是这情报又干系到你哪桩大买卖了?”

郑济一急,忙道:“这……是侄儿说错话了,侄儿自罚一杯。”

郑万达道:“老杨,你也别太敏感,我家老二虽在做生意,但他弟弟可是在做留守,真有什么消息,我家老三未必会知道得比你慢。我家老二纵然要探口风,不会往我家老三那里使法子?今天约你来,纯粹只是私下小聚。”

杨定国想想也不错,他虽挂名安西大都护,但从第一线退下来已有半年,北庭真有什么消息,郑渭确实会知道得比他更早,他又饮了一杯茶,道:“这茶真是喝的不习惯,虽然贵,却还不如糟酒!”又道:“至于北庭那边,我看你们也不必担心,儿郎们肯定会打胜仗!更何况我们的元帅也去了,有元帅亲临战阵,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所以这一仗我们必胜无疑!你郑家若是要赚钱其实也容易,就想着大胜之后,哪条路子发财,就往那里走便是了。”

郑万达笑了起来,道:“发财的事情,现在我倒不放在心上了。郑家到如今早已不缺钱了,就是赚钱的门路也不用自己去找,我们家业大了,自然而然会有生意找上门,但忙碌了大半辈子,到头来才知道钱财的东西是虚的,那都是帝王们暂存在我们手里的,他们什么时候要拿去,只是看他们的需要。”

杨定国道:“你不要钱?那你要什么?”

“要安心。”郑万达脸上带着期盼,说:“要一份安心,一份可以让人不至于朝不保夕的安心。这个,却不是今天我们赚了多少钱,或者家里有个子弟做了多大的官就能得到的。”

杨定国听着,默默点头。

……

郑汉送了杨定国回去,郑万达父子送出了门口,回到阁楼上,郑济道:“刚才杨老一见面就和爹爹吵架,我真是吓了一跳。以为事情要崩。”

郑万达淡淡一笑,说:“那怎么会,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有得吵架就是还有交情,没话说才最可怕。”

郑济道:“然则今天听杨老的口风,是答应和我们联姻了。我现在在安陇商场纵横捭阖,生意渐渐做到中原去了,老三身居高位,将来若是建国称制,他不是宰相也是副宰相,湘儿又嫁了一个好姑爷,威名赫赫,震慑一方,咱们军、政、商算是都齐了。说到这大西北的名门望族,咱们已经刻列入一个巴掌之内。若能够再与郭杨两家联姻,那么咱们可便稳如泰山了。”

见郑万达沉吟不语,郑济道:“爹,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郑万达叹道:“有的,我就是觉得,我们所得太多了。名、利、权都有了,可是我们的功劳呢?”

郑济一愕,一时反应不过来。

在商场上他涉及面之广、掌控力之强、应对新形势的应变能耐都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超过了郑万达的全盛之时,可是说到思虑之深邃,少了二十几年的生命阅历便终究不同。

郑万达道:“咱们现在说到富,那真是富可敌国,说到贵,亦仅在郭杨之下,老三和姑爷权倾陇西,假以时日你也必富甲天下。自来一个家族在各方面都如此完满,如此接近巅峰,那真是青史罕见。想想身兼邓通石崇的财富、萧何曹参的地位、韩信李靖的军威,一门之中出将入相,历朝历代没见过这样的家族!而我们的功劳呢?也就姑爷立得几番奇功,老三有后勤调配的苦劳,你经商也算能顾及国家,然而光是这样还是不够的。郭家杨家,那都是嫡派子弟将脑袋别在腰间冲在最前线的,他们流的血,他们立的功,足以让他们安心享用泼天的福禄,而我们一家,这富贵与名望却得来得太过容易了。说得白一点——这些对我们郑家来说,有点儿是非分之福。不是好事!”

在别人看来,郑家已经得到的一切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但郑万达却在抵达凉州之后常常为此而夜不能寐。

“爹,”郑济道:“那你是不是有什么主意?难道与杨家联姻也还不够么?”

郑万达沉思半晌,才道:“不够。如今北庭之战看看就要有眉目了,不管接下来形势如何,我们郑家,功劳要抢着立,但这钱,最好却是赚少一些,最好寻一些损己利国的事情,削一削自己的势头!”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89章 旧族的黄昏 下一章:第091章 党项人的去向
热门: 被爽文男主宠上天 采花贼:桃花村的女人们 圣洁之罪 螺丝人 从爵本位到官本位 香蜜沉沉烬如霜 万圣节前夜的谋杀 我有一家阴阳诊所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彩虹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