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河东有变!

上一章:第091章 党项人的去向 下一章:第093章 南征之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彝殷听李彝超说如果张迈得志,定难军也难独存,说道:“张元帅得志定难军固然无法得存,若使李从珂得志,难道定难军就可以得存么?愚弟以为,我夏州之所以能割据自立,一来以地处荒僻,二来以中原混乱,若使中原有一统之势,不管是李从珂来统一也好,还是张元帅来统一也好,定州都绝难自立!”

这几句话虽是不赞同李彝超之言,但李彝超听了非但不生气,脸上反而现出喜色来,捉住了李彝殷的手道:“依我弟所言,我党项今日当如何自处?”

李彝殷道:“天下大势如果未明,我们便助天下之乱,天下大势若明,则我们当投明主,为其前锋,争取在来日之天朝之中为李家争得一席之地!”

李彝超道:“那么如何才能判断天下大势是否已经明朗呢?”

李彝殷道:“如今契丹与天策正决战于北庭,两家的兵力都被拖在东边,李从珂竟然也不趁机动手削藩,可见此人无能!但张元帅是否已经得到了天命,那就要看北庭一战的胜负如何了。”

李彝超脸上现出大喜之色来,本来死灰色的脸上泛起了红潮,竟是又兴奋又欣慰,握住了李彝殷的手说:“党项有我弟,我死可瞑目了!”

外面却忽然传来了急报,李彝超命进来,那急报却让两人都听得呆住了:“河东有变!”

“有变?有什么变故?”

“传言张敬达已经进驻太原!”

“什么!”李彝超大惊失色,要问详情,定难军的谍报系统却不算十分发达,并未能探听得更加详细,他挥手让报信任退下后,李彝殷道:“看来李从珂也不算太过无能。”

……

张敬达竟然进驻了太原!

太原可是河东军的根基所在!是石敬瑭的老巢!

张敬达竟然进驻太原,这件事情就连三流的谋士都能想到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这件事情,其实凉州方面知道得比定难军方面更早——尽管前者离河东比后者更远!

早在悟真和尚还没入定难军边境,鲁嘉陵就已经收到了消息,第二日又赶着来了另外一个消息:刘延皓进驻幽州了!他们进驻的名义倒也光明正大得紧:李从珂担心石敬瑭与赵德钧征战在外,后方有失,特地派了两大重臣入驻太原与幽州,帮他们料理后勤!

这两个人,一个是已经得到李从珂信任的名将,一个是早在凤翔时代就已经从龙李从珂的亲信,消息传递虽有先后,但考虑到幽州比太原更远,则张刘两人进驻的时间可以说是相当的接近了!鲁嘉陵与薛复自然都看得出此事定是李从珂进行良久布局所致!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鲁嘉陵道:“李国主这一招可玩得漂亮得紧啊!哼,他竟然做得这样机密,连我们都未能在事前探到消息!”

郑渭嘿的一声,道:“这事当然要做得绝密,若是连我们都知道了,如何还能瞒得过石敬瑭、赵德钧?”

就在这个消息到达凉州的前一日,薛复才刚刚收到北庭前线的消息,说张迈也率领三万精兵去救杨易了。

薛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竟然也都有些坐立难安——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能够如自己所期待的那般获得全胜那固然是好,可是战场上的事情,哪里说得准呢?他们口中都说必定胜利,但那是为了意头,心里还是很担心的。在讨论全胜时当如何并为未来接收战果铺路的同时,三人内心却也都存了一份如何应对败局的腹稿。

在这当口,留守三大臣虽然与北庭相隔万里,但也被形势牵引得将心胆都提了起来,这个时候就算东方的天塌了,他们也是断断不敢妄动的!

然而李从珂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出招了!而且一出招就是狠招!

关于北庭的最新战况,总是留守三大臣看过之后,再决定对外宣传多少以及公开给谁听,但东方来的消息,得以与闻的重臣却多了几个。

赶来商议的张中谋拿着鲁嘉陵转给他的谍报,说:“石敬瑭与赵德钧在太原、幽州经营既久,张、刘两人忽然进驻,势力一定不能巩固,如果石、赵两党奋起反扑,或许就能将他们驱逐!”

“他们不会反扑的。”薛复淡淡说。

“不会反扑?”

“就算想反扑,多半也会以失败收场。”薛复道:“李从珂毕竟是中原之主,占据着名分大义。石敬瑭赵德钧如果反扑那就是抗命造反——除非他们有了十全把握,否则断然不可能如此的。而且若是石敬瑭、赵德钧自己若在城中,或许还有这份魄力,他们手底下的人忽然遇到这等大变故,多半会犹豫观望,但刘、张二人又岂会给城内的石党、赵党犹豫观望的时间?换了我是张敬达,进城后一夜之内就要将全城清洗一遍了,刘延皓是李从珂的亲信,名望未显,也还没听说过他打过什么大胜仗,但张敬达也是一方名将,想来做事绝不至于拖沓。”

郑渭道:“所以两人会否反扑,大概明天就会知道了。”

鲁嘉陵却没法等到明天,他在天策府前府来回踱步,终于下定了决心往后院来,进入郭汾的居处,在帘外求见,郭汾这几日常有胎动之感,都尽量不敢劳心,更不敢劳力,见鲁嘉陵来吃了一惊,问道:“北庭胜负……决了?”

张迈出兵救杨易的事,留守三大臣商量过后决定暂时压住,还没有与郭汾说。

鲁嘉陵道:“没有,北庭那边还没有消息,是东面出了些变故。”

郭汾松了一口气,现在没有消息对她来说或者就是好消息了。

“什么变故需要来见我?”郭汾问道。

“李国主派遣心腹大将,忽然进驻太原、幽州,接管了石敬瑭与张敬达的后勤了。”

郭汾对于当前东方的大势心里也是有数的,所以鲁嘉陵言简意赅,也未加以过多的解释,他认为郭汾应该能明白的,果然郭汾啊了一声,道:“看来元帅的这位结义兄长,也很厉害啊。”

不过郭汾并未因此而忧心,她也是在历次生死大战中经历过来的人,不但很能分清主次缓急,而且自制力很强,知道这件事情虽然重大,短时间内却还不会直接对天策军造成直接冲击,所以克制住了自己,未投入过多的担忧,以免影响胎儿——现在对她来说和对天策军来说,腹中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就算剥离掉母爱的因素,这也是当前她最重要的任务。

“现在的话,我们只怕很难去干预东面的事情了。”郭汾道:“像这样长远而非紧急的事情,你们三人商量着就行。今天忽然来见我,可是有事要我配合?”

“夫人明见!”鲁嘉陵道:“臣想请夫人请拟一封书信致契丹皇帝,斥责其西侵我北庭之罪!”

契丹西犯这已经是第二次,而且按照凉州已经得到的情报,北庭战役正打得如火如荼(实际上北轮台城一战此时已经结束,但消息还没传到),在这个时候鲁嘉陵忽然要郭汾写信给耶律德光斥责契丹人西犯北庭,这样的事情岂非多余得有些荒谬?

但郭汾却知鲁嘉陵这样做必然事出有因,问道:“这是为何?”

鲁嘉陵道:“李国主之削藩,对准的是石、赵,但敲山震虎,其背后却是小唐朝廷与契丹人的较量。石赵二人,不过是夹在胡汉双雄中的两把双向之刀罢了。”

郭汾点了点头,鲁嘉陵继续说道:“如今契丹有大军被我们拖在西线,就算他们在东方还有大军留守,但无论如何不敢在这个时候同时两线开战的。李国主选在这个时候出手,这个时机,真是把握得很好啊。李从珂若收服了石敬瑭赵德钧,余威势必震于漠南。到时候李国主就算不继续将战线北推,契丹也要惶恐难安。小唐朝廷势力进得一步,契丹的势力就要消退一步。但现在我大军都在西面,李国主这次的行动明显是借我东风、窃我胜果!小唐朝廷势力膨胀得太过厉害而打破东方均势的话,对我天策军来说并非好事,也会扰乱了元帅的既定规略。因此臣以为当前我们应该有点抑强扶弱的行动。”

“这……”郭汾皱了皱眉头,道:“按照利害来说,确实如此,但现在我们正与契丹在北庭决生死之战,契丹是仇寇,洛阳却是兄弟,虽然现在东方形势有变,但如果我们就这样主动去帮契丹,对外则会失信毁盟,对内也难以说服军民百姓。”

“所以臣并没有打算主动去帮契丹。”鲁嘉陵道:“臣只是想开通一条道路,让契丹异日若有求于我时,可以得其门而入。至于我们是否答应,那是后话了。此事不止会让我们可以介入东方的局势,甚至可能影响到北庭的局面。”

这只是鲁嘉陵一半的话,是完全建立在天策军在北庭取得优势之下的做法,但如果是天策军在北庭被击败,那么鲁嘉陵开通这样一条讯息通道就会有另外的作用,郭汾的这封斥责书信也将会有另外的含义——只不过这一半的话鲁嘉陵藏在了肚子里并未说出。

郭汾听到这里总算明白了鲁嘉陵的意图,微微笑了起来,道:“好吧,你去拟信吧。”

鲁嘉陵当即拟信,以郭汾的名义义正词严地将耶律德光给骂了一顿,并要求他赶紧从北庭撤兵,否则的话将会如何如何云云。

这封信由使者藏好快马进入定难军,由悟真开口向李彝殷借道,李彝殷倒也爽快,当天就派人将天策军的使者送到黄河边上,使者跟着渡河,没多久就遇到了契丹人的别部。

……

按下鲁嘉陵派出使者不提,却说凉州这边,在使者出发的第二天,却还是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传来,没有消息,也就是说太原基本稳定——即张中谋所说的“反扑”果然没有发生!因地方隔着数千里,像一些夤夜清洗之类的暗流一时之间是比较难以传到凉州的。

市井中庸庸碌碌的人都完全没想到东方正在“不变”的表面下发生什么大变,但留守三大臣却都已经在没有消息之中看到了大变故。

郑渭赞道:“李从珂的手段不赖!太原、幽州既得,接下来大概就是徙调令了吧。”

石敬瑭和赵德钧都是方面大臣,到现在为止都还是“无罪”之身,虽然李从珂恨不得将石敬瑭除之而后快,但相比于发圣旨在三军之中诛杀二人,肯定是远不如先将之调到别处,去其爪牙,然后在慢慢炮制不迟,这样的手腕,自中唐以后中枢的大臣们已经玩得很熟了。

鲁嘉陵也有些唏嘘,叹道:“现在契丹就算要做什么,大概也来不及了。至于我们更是鞭长莫及!李国主既然能够算得这么准,只要张敬达、刘延皓一占定了太原、幽州,将石敬瑭、赵德钧调往他处做节度使的圣旨就会发出,算算时日,现在大概早已经进入石、赵二人军中了吧。”

薛复也叹道:“现在他们除了起兵造反之外,确实没第二条路可走了。但是在这个时候起兵造反,哼,除非是契丹甘冒奇险援救他们,否则恐与自杀无异!”

“如果我是耶律德光,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兵的。”郑渭道:“不过……如果石敬瑭与契丹真有勾结的话,现在他或许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苟延残喘……”

“办法?”张毅道:“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郑渭对军事所知不多,可是他却懂得政治,更懂得交易,这时双眼闪了一闪,道:“出兵契丹!”

……

长城旧址,雷公口。

石敬瑭握着从太原传回来的最新情报,满手都是冷汗!

李从珂竟然趁着他在云州之际,派张敬达接掌了太原!

这样“险恶”的用心,石敬瑭其实不是没有想到过,只是在当下内外局势的牵制之下他根本就无计可施!

没有了太原,他也就没了家,不但他没了家,就是他麾下的三军将士,也都跟着没了家!

一支失去了后勤与家园的军队,就像漂浮在海岸上的孤舟,他就算想要回师夺城,可是,在这样的形势之下,还会有多少将士会跟随他呢?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91章 党项人的去向 下一章:第093章 南征之志
热门: 皇家娱乐指南 闪电小兵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桃花债 主角们都以为我暗恋他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做够99次炮灰即可召唤汤姆苏 大悬疑2:藏传嘎乌 大唐总校长[穿书] 苏断他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