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天下无敌

上一章:第093章 南征之志 下一章:第095章 西征开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寒冬终于覆盖了整个大地,在雪花飘扬中,后唐两大边藩却偏偏出击了,而且很快取得了战果——石敬瑭出漠南,占领了黑城,赵德钧出辽西也是屡战告捷,刘知远尽搜晋北民间粮草,一股脑搬出雷公口不知藏在何处,云、蔚、应、寰、朔、代六州数十万百姓尽皆疲敝,拿着石敬瑭所出借条,推举了父老到太原哭诉,请朝廷拨粮救济。

李从珂在洛阳听到消息之后雷霆大怒,石敬瑭和赵德钧在这当口出塞进攻,以至于他派去的钦差在云州找不到他们,派往燕京的钦差无功而返,回到洛阳就被李从珂给斩了,派往云州的钦差半路上听到消息吓得中途折回,出雷公口去寻石敬瑭,结果半路上就遇到了契丹骑兵,身死塞外,尸首全无,桑维翰替石敬瑭上了书表,称石敬瑭正与契丹在漠南激战,寒冬之际出塞极为危险。而张敬达要接掌云州兵权之时,刘知远却称主帅不在,战事正急,“为国家计”,不敢临阵易防。

洛阳与两大边藩就这样扯皮着,却苦了晋北的百姓!

这些年石敬瑭治晋,委实做了不少有利于民间休养生息的好事,他不但理民有道,而且治军有方,民风又多彪悍,契丹别部几次南下骚扰都没讨得好去,因此晋北诸州的生存环境其实不比洛阳差,不料这个冬天横祸飞来,因李从珂意图削藩,石敬瑭出走塞外,又将六州民间存粮刮了一遍,数十万老百姓的瓦瓮登时捉襟见肘,但他们不止暗中大骂石敬瑭,对李从珂也没好感,觉得驸马做出这样反常的事情,乃是皇上所逼。

眼看着案上陈列着如山的借条,李从珂勃然大怒,一伸脚将龙案踢翻了,怒道:“石敬瑭借的钱粮,为何要朕来替他还!”

韩昭胤、刘延朗面面相觑,在皇帝盛怒之下不敢接口,冯道出列道:“陛下,驸马是河东节度使,总管大同、彰国、振武、威塞诸军蕃汉兵权,这次他又是奉朝廷之命出兵,他借的钱粮,也就是朝廷借的钱粮,老百姓要我们来还,也不是没道理。”

李从珂怒道:“你说什么!”

冯道不紧不慢,继续道:“石驸马此举确有不妥,不过如今他横征暴敛,以至晋北生怨,这不正是朝廷收取民心的大好时机?”

“大好时机?”李从珂冷冷道:“你是说发粮替石敬瑭还债?”

冯道说道:“驸马治晋,已经有数个平年,甚得民心,百姓安于其治,前年与今年河东又小熟,晋南绛、晋、汾三州都有可供一岁备荒之余粮,就是太原府存粮也还不少,若调太原府存粮以济晋北六州百姓,再调绛、晋、汾三州存粮以实太原府库,则河东不至于动荡,百姓不至于饥馑,六州民心可一夕而收,民心既得,则驸马纵拥重兵寄于塞外,欲待南下亦无从下手了,久而久之其麾下兵将思家,自然便会星散,河东可不战而复。”

李从珂失笑道:“这正是书生之论!军粮易散难聚,养个数万大军已经极难,更何况晋北数十万百姓,我养得他们几时?太原与晋南粮草乃是我征讨石某的根本,岂能散出?存粮散尽,还如何养兵?河东豪族多与石敬瑭暗中勾结,这次石敬瑭能这么快刮尽六州存粮,定是他们从中协助,我料定石敬瑭刮得一斗走,他们从中定要榨取三五斗回家!这是他们发财的良机,所以乐于从命。若我顺这些刁民之请发粮,我发个十斗,这些豪族至少要从中捞走七八斗!这等买卖一做开了就会让他们食髓知味,如无底洞般根本填不满!且石敬瑭今日既能收百姓之谷,明日也可以南下收刮,我散一斗,他收一斗,晋南谷物北输太原,太原谷物北输六州,等到晋南谷物殆尽,那时候再从东都调粮过去?哼,这是资敌之论,不许复言!”

“陛下,”冯道说道:“如今晋北将有饥荒之虑,若是不从百姓之请,恐怕陛下新委派去的官员到了晋北也难以立足。若是来春青黄不接之际晋北动乱,恐契丹将趁虚而入,那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他们敢如何?随石敬瑭造反么!”李从珂道:“晋北民风彪悍,武斗世家、边民世族结寨自守者不知凡几,石某人纵然搜刮也刮不尽这些世家大族的麦瓮,这些才是晋北的柱石,只要他们还过得下去晋北就不会有事,至于草芥小民,就任他们自生自灭吧。东都以及诸府钱粮乃是朕王霸根本所在,我不会中石某人的计策,给他运粮!百姓若真的过不下去,就让他们到豪族家中吃过年——便说是朕许了他们的!”

因催促张敬达即刻进兵晋北,接掌六州防务,不料果如冯道所言,六州豪族见新的官长空手而来,心中都是不服,均在百姓中散播言论道:“朝廷只知征粮纳税,如今我们米缸都被榨空了,朝廷却不发一粒米下来,这官长我们要来做什么?”

李从珂派去的府尹、县令道:“征你们钱粮的是石敬瑭,不是朝廷。”

晋北豪族一听都冷笑起来说:“石驸马做的难道不是朝廷的官?他出塞北击契丹是奉了皇帝的命令,正是因此我们才由得他征调我们赖以活命的口粮!如今石驸马带着钱粮走了,陛下要委派新任官员来那也行,但至少得给我们一条活路。”

不少地方都是军民胥吏联合起来,将李从珂派去的官员彻底孤立,更有一些地方听说皇帝没打算还债更是直接将来官驱逐,眼看晋北喧扰,连带着太原也不稳起来,张敬达不敢轻出,上表请李从珂发粮还债。

李从珂心头火起,就要传令秦征,北巡太原,韩昭胤、刘延朗、薛文遇等赶紧苦劝,道天子不可轻动,李从珂道:“张迈能横扫安陇,靠的就是亲征,朕起自凤翔,能够拨乱反正,登基为帝,靠的也是亲征!现在张迈能够不远万里去到北庭,太原与东都之间不过千余里,朕难道就不如张迈么?”

冯道劝道:“如今正值三九严冬,不少州县都降大雪,道路堵塞,实非用兵之时,不如等来年开春,再作打算。”

李从珂笑道:“大将用兵,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冰冻黄河正好踏马而过,积雪堵路就让前锋扫开!石敬瑭在河东收买了十年的人心,朕若不亲自去弹压弹压,光靠张敬达只怕镇不住这些刁民!”

就在他准备起兵之际,西方忽然传来惊人消息,李从珂打开一看脸色微变,当日便不再提进军之事,诸大臣眼看李从珂脸色阴晴不定,均不敢造次询问,退朝后冯道的亲家刘昫来他这里打听消息,冯道低声道:“那封战报我也没见到,不过从我一个去投靠范文素(范质)的弟子昨日刚刚来了一封书信,内中提起一件事情,陛下的心事,或许与此有关。”

刘昫问道:“是什么事情?”

冯道凑到了他耳边,道:“北庭之战打完了!”

……

北轮台城一战的战果终于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传到了凉州,李从珂提前派兵接掌太原、幽州的行动让凉州留守三大臣决定第一时间将战果传播出去。因此数日之间,东起凉、兰,西至宁远,北轮台城大捷的消息就像爆竹点燃了一般一个城接一个城、一个州接一个州地炸开了!

尽管是在寒冬之中,安陇百姓却全都不惧寒风,在狂喜之中冲到街头欢庆起来,便如提前过年一般,个个到大街上敲锣打鼓,就是那些说变文的也都马上开讲,大说北轮台城一战的种种经过来!

咦,战报才传出,怎么说变文的人就都有本子说了?却是这些人早就准备好了一个稿子,他们虽然被去过北庭,却也只是将疏勒、高昌的战斗换了个地方、人名都差不多,总之就是元帅张迈如何英明决断,都督杨易如何神机妙算,先锋石拔如何勇猛杀敌,反而是这次战役的几个关键人物——郭威、杨信、徐从适三人,在这个最初的讹传变文中没有出现。

然而这一刻大家伙也就是听个高兴,听个乐呵,听个开心!

谁立了大功都无所谓了,最重要的是知道已经胜利了!

“咱们天策唐军,就是无敌啊!”

“是啊是啊,回纥加上契丹,几十万的兵马啊,一样打没了,此战之后,咱们天策军就可以说是天下无敌了吧!”

“当然天下无敌了!当然天下无敌了!”

“天下无敌!天下无敌!”

从高昌到伊州,从伊州到瓜沙,再到肃州、甘州、凉州、兰州!所有人都比喜获丰收都高兴!北庭的这一战带来的不止是自豪感,同时更证明了天策军拥有打败一切外敌的实力!

牧民们都生出了敬畏心,农夫们知道往后有太平日子过了,商人们尤其开心,他们知道商路保住了——不但保住了,而且以后只怕可以有多远走多远了!

奈布对他父亲奈尔沙希道:“听说这次回纥败得很厉害,他们主力既然溃败,在西面只怕也凶不了多久了,萨曼的商路不久应该也将能够重开了。”

奈尔沙希呵呵笑道:“何止萨曼的商路!此战天策军威震四海!往后咱们这些天策军的御用商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还有谁敢惹我们来?有了这一战,咱们奈家也得筹谋着做个百年大族了!”

这一日范质身边的弟子也接到了不少润笔,许多商家都来请他们大写赞词,大幅大幅的红绸挂满了整个凉州城,商人们在这一刻仿佛都不怕亏本似的,妇女儿童都载歌载舞,欢声高唱。

看着这满城欢庆的景象,范质对他身边一个青年书生道:“道济兄,这才是军民同心啊。不似中原,前方军队打了胜仗,后方百姓非但不欢喜反而要担心。一来百姓觉得君王打了胜仗与他们无关,二来又怕朝廷趁机加税搞庆典、犒士卒,哪能如凉州这边,士农工商是打心里乐出来。”

那个青年年纪看起来和范质差不多,却穿着一身粗麻衣服,显得有些落魄,因道:“文素兄,你现在做的可是洛阳的官!说出这种话来,小心在朝里被人参上一本!”

范质笑道:“此间又无第三人。”

那青年笑道:“文素对我,倒也信任得很哪。不过前些时候中原刚刚传来消息,说朝廷已经接掌了太原、幽州,此事文素怎么看?”

范质道:“陛下这一招倒也用得极狠,但最近可又传来消息,说石驸马和赵德钧都已经出兵进攻契丹——之前朝廷催促他们进兵时,他们左右推搪,现在寒冬已至,塞外一片白茫茫,不是进兵的时候他们却进兵了,这显然是进兵为名,避旨为实,燕云一带看来仍然会有一番混乱。依当下形势而看,倒是天策军已经立起不拔之根基,因此若是魏兄有意在安陇出仕,小弟是举双手赞成。”

那青年低着头,道:“但这安陇终究是边藩……”

范质低声道:“九州九鼎,唯有德者居之。文王起于西岐,汉高起于巴蜀,其后皆能席卷天下,非因其地,乃因其德!如今中原四分五裂,江南不臣,巴蜀割据,河东河北豪杰均仰契丹鼻息,唯有天策军东征西讨,破回纥、败契丹,尽收大唐陇西故土,大振华夏声威,如此战功,举世谁人能及?”

那青年道:“天策上将战功彪炳,名震宇内,只是我无缘会他一会,却不知道其德如何。”

范质指着街头的百姓道:“君王之德,看看他治下百姓是否与上同心不就知道了?别的不说,就说这纠评台的建制,其胸襟魄力已经可窥一斑了。”见那青年微微点头,范质又道:“我听到消息说天策府准备在北庭大战之后进行新科举,分科取士,不论籍贯,不论种族,分科别门,唯才是举,广纳天下英才,此事若实,道济兄宜加准备,这可是首科!若能拔得头筹,将来势必前途无量!”

那青年道:“多谢文素提点,仁浦感激不尽!”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93章 南征之志 下一章:第095章 西征开始
热门: 碎便士 花千骨Fresh果果 十里人间 向死而生 洪荒大佬总催更 被迫和敌国太子联姻的日子 狂武战帝 造化之门宁城 别相信任何人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