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落荒东逃

上一章:第095章 西征开始 下一章:第097章 契丹王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迈以石拔为前军首先出发,跟着自己统领一万大军继进,以马继荣作为这支军队的副帅,在这个寒冻的天气中,诸内陆河下游的水都已经全部干涸,而中游则或干涸,或结冰,上游的水就算不干涸也都冻住了。

大军冒着寒风北行,前面不断传来消息,石拔一路竟未遇到契丹的阻击,如此又走了两日,这天晚上张迈刚刚歇下,一骑飞至军前,报道:“启禀元帅!已经有了都督的消息了!都督他突围了!”

张迈大喜,衣服也来不及穿好就让报信士兵上前,却又有些急,问道:“阿易呢?他怎么样了?”

“都督受了伤,不过现在仍能指挥战斗。”

张迈听说后松了一口气,又问经过,道:“石拔已经接应上杨都督了?”

“尚未。”

跟着说了经过。

原来杨涿当日以骑兵突至杨易被困的河谷外围,发出信号,这次契丹、回纥都将攻打的重点放在南面,但在北面的这座河谷其地形易入南出,忽没里派遣重兵将河谷三个出口堵了三五重,又设下了陷阱,意图一举将杨易歼灭。杨易却是早有准备,身处重围之下,凿冰饮马,掘地取水,几次冲击没能顺利突围,还放起狼烟来通知张迈不要来救,但他独自抵挡契丹人三四倍的人马也是险象环生!

其后杨涿以骑兵五千人来救,冲到了河谷西面,杨易望见里应外合,双方在河谷之外又是一场拼杀,互有损伤之余杨易没能冲出来,杨涿也没能攻进去。

“可是杨涿将军抵达后的第三天,契丹人忽然变得稀散了。”信使道:“杨都尉一开始还以为是契丹人又在玩弄什么诡计,但他派出了三百骑兵试探着攻击,这次竟然一举突破了河谷外契丹人的营帐,冲进谷内去了!杨都尉眼看情况有异,就先派了我来报信,路上我遇见了石将军,他便让我赶来报信。”

张迈对身边的马继荣、石坚、郭漳、卫飞道:“一定是北轮台城大败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前方!契丹人也在逃命了!”

卫飞道:“元帅,那我们怎么办啊?”

张迈问郭漳道:“你想不想报仇?”

郭漳咬牙切齿,狠狠道:“想!”跪在地上道:“元帅,请你许我领兵追击!”

张迈点了点头,道:“好,我许你带右箭营去立功!你先赶去见石拔,让他不用急着去找杨易了,让他派副将带领一府兵马前往河谷,他自己直接往东北方向进发,或许还能截到契丹的归师。告诉石拔,不要攻打精锐,只是截留畜群。”

郭漳领命去了。

张迈这时安营所在与石拔相拒不过半日路程,料来在明晨拔营之前郭漳就能赶到。他听说杨易没事,心中欢喜,转头睡大觉去了,过了一个多时辰,又有第二拨报信的人马到了,原来杨涿进了河谷与杨易见面,杨易推断出契丹可能已经吃了大亏,便决定反守为攻,一边派人南下报信,石拔接到消息之后将信使南遣,自己却已经连夜进兵,自往东北追赶契丹去了。

马继荣赞叹道:“元帅真是神机妙算!这次就不必惊动元帅起来了。明日再禀报不迟。”

第二日天明之后,马继荣才禀明此事,张迈道:“你处理得很好。”顿了顿又道:“不过石拔这次去得忒急了,连夜进兵,只怕要吃个小亏。”

马继荣一惊,问道:“这是为何?”

张迈道:“还记得我回援北轮台城,刚刚抵达战场时契丹人的反应么?他们是毫不犹豫立马抽身!可见这次契丹不但兵强将勇,而且统帅也极为果断,像这样的人退走的时候,一定会埋下伏击,以防追兵的。”

马继荣听得额头冷汗沁出,跪下道:“末将有罪!竟未洞察及此,而且擅拦信使,误了大事,请元帅责罚!”

张迈笑了一笑,说道:“这不算什么,我既让你做我的副手,像这样的事情你自当有判断的权力。你这次并未越权。”

马继荣道:“可是……万一石将军……”

“他不会有事了!”张迈充满信心地道:“就算有伏击又如何!我的龙骧铁铠军不会连战败之兵的小小埋伏也无法突破!走!启程去援小石头!”

循着石拔留下的痕迹走了二百里,前方又来信使,禀道:“启元帅,石将军连夜进军,中途遇到伏击,石将军中了冷箭,却是负伤不退,领兵继续冲击,硬生生冲垮了敌人的埋伏圈,虽有损伤,却仍获胜!”

马继荣和马小春一起高呼起来,道:“元帅明见万里,洞察敌我,丝毫不爽!”

张迈哈哈大笑,道:“小石头不负我望!”又问道:“石拔将军伤势如何?”

信使道:“石将军左臂中箭,入肉虽然不深,但箭上有毒,中箭后又继续冲杀,延误了医治,随军医师说必须静养,否则怕有后患,石拔将军又恐契丹人还有埋伏,现在就在前方五十里外停下。”

张迈急道:“走,跟我去看看!”这时已是黄昏,张迈连夜赶路,追上了石拔,前军听说元帅到了,急忙放入,张迈带了石坚奔入,没进去就听石拔在帐中破口大骂,进了帐中,见随军医师正在给石拔医治,一只上臂黑了一圈!随军医师正手持尖刀在火上消毒,就要动手术。

张迈急问:“怎么样了?有没有大碍。”

石拔叫道:“元帅,你来得好快!”

医师与诸将都来参见,张迈道:“疗伤要紧。”医师应道:“是。”张迈又问了一次:“怎么样了?”

医师道:“毒已入肉,幸未入骨。且将腐肉剔出,便无后患,不过半年之内,这条臂膀最好不要大用。”

石拔大怒,呸了一声说:“半年之内不要大用?我可是战阵冲杀的人!怎么能不用!”

张迈笑道:“如今咱们天策军已经不是疏勒时的天策军,你也是一方大将了,往后再有战事,你就多用用脑子,不一定要冲锋陷阵。”

石拔笑道:“我却就喜欢冲锋陷阵!元帅你别担心,这些医师说的也就是寻常人的事情,我的话,用不着半年,一个最多几天就能复原了!哼,咱们从岭西一路杀过来人,可不会被中原刚刚加入的那几个毛头小伙子比下去的!”

张迈被他一说,便想起杨信、徐从适来,心想这两个小将不知道现在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笑了笑,道:“你只是资格老,其实也还是个毛头小伙子!还是养好伤势要紧。”

第二天他让石拔改为后军统领,自统兵马为前军,继续向东追击。

马继荣道:“兵法云:穷寇勿追。如今天气大寒,契丹人兵力尚未大损,统帅又极为精明,再追下去,怕会出意外。”

张迈道:“穷寇勿追,那也得分情况,正因为契丹人在北轮台城没有吃大亏,所以这次我便是要追得契丹人哭爹喊娘地回漠北!”

他将一万二千大军分为十路,一府为一路,彼此互相接应地追赶过去,要求诸府都尉只要急赶,无须逼近其中军斩将血战。

又追了一日,北面鹰扬军也赶来了,杨易人没到,声先至,见到了张迈高呼起来,道:“迈哥儿!恭喜了,此战之后,你可就真的称霸西域了!”

张迈哈哈大笑,道:“不是我,是咱们!”一瞥眼杨易枯瘦得不成样子,有些吃惊,道:“阿易!你病了?”

杨易要回答,却在寒风中咳嗽了起来,杨涿上前道:“哥哥是伤口发炎,现在还在发烧呢!”

张迈纵马过来,要摸摸他的额头,杨易避开了道:“千军万马之中,何必作小儿女态?我死不了!追击契丹要紧!”

张迈道:“你的身体,比一万个契丹首级还重要!而且现在又不是危急之时!不需要如此拼命。杨涿!”

“在!”

“你把哥带下去养病!”

杨易道:“我没事!”

张迈喝道:“这是命令!你若是病垮了,回头谁帮我镇守北庭?谁来帮我征讨漠北?”

杨易无奈,这才从了,道:“好,不过不用杨涿来照顾我,他也不会照顾人,请元帅让他追敌杀敌去吧。”

张迈笑道:“好。”两军并作一处,继续向东扫去。

这一路真个是追亡逐北!郭漳要报仇,杨涿要出气,轮流出击追赶,果然杀得契丹人哭爹喊娘,马继荣则只是每日家清点俘虏、羊群,漠北诸族的军资重一点的都带不走,几乎全部被截下了,逃出一千五百里后,慕容春华已经率领东面守军来会,奚胜、哥硕对没有及时看破契丹的诡计,以至于被契丹将东面的兵马调了去攻打北轮台城。

张迈道:“你们做的没错,东面本来就是宁可失之稳重也不能贸然出击,换了我在你们的位置上,也要担心契丹人是在诱我出城。”

契丹虽然未损元气,这样的逃命也受不了,要想停下来打战又怕被张迈给咬住。到了小金山附近时,契丹人几乎所有羊群都没了,只剩下马囊中的肉脯,所失战马以万计!漠北诸族中的伤兵、老兵都被抛下,再跟着是一些与契丹关系较为疏远的部族在中途眼见张迈势大纷纷投降。

契丹以九万大军西来,被张迈一路驱逐到了小金山,耶律朔古麾下只剩下五万多人,且多是疲惫之兵了。

唐军前锋所及已经望见契丹的中军大旗!

郭漳眼看契丹中军阵势严谨,非自己右箭营所能击溃,尽管报仇心切,却一时不敢造次,先来张迈处请命,希望他出动大军冲击契丹中军。

这时除了杨易、石拔两人落在后方觅地疗养之外,慕容春华、马继荣、奚胜、哥硕等大将都在身边,张迈若将追到附近的唐军兵马集结起来可以有四万大军,以胜军而击败军,胜算颇大,杨涿等纷纷响应郭漳。

张迈问慕容春华道:“你看如何?”

慕容春华道:“契丹一路逃亡到此,羸兵已尽,伤兵尽去,虽在败势之中,却非无一战之力。我军数千里追击到此,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再说我们就算出兵攻击,他们也不见得会正面迎战,反正已经逃到了这里,何妨继续往东逃去?这样一支没有负担的军队一逃起来,想追上咬住厮杀是很难的。更何况我们的补给到这里也接近极限了,从小金山再过去,我军的优势会逐渐削弱,那时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可就不好了,依我看不如见好就收吧。”

张迈也不点头,也不摇头,也不吱声,问丁寒山道:“小金山以东的地理,你勘探得怎么样?”

丁寒山道:“道路倒也有窥探到,不过不是在冬季探的路,而且……”

“而且什么?”张迈问道。

丁寒山忽然拉开了帐门,一阵北风直透进来,吹得帐内炉火一黯,诸将都打了个哆嗦,叫道:“你干什么!”丁寒山道:“诸位看看,这就是外面的天气啊!北庭今年冬天甚是干旱,到现在都没下过大雪,可是这天气却不因为不下雪就不冷了。在这等寒风之中,无论敌我都是没法子打仗的了。”

郭漳道:“些许寒风,不怕什么!”

奚胜瞪了他一眼,道:“就算你自己不怕,但你是做将领的,可得为普通士兵想想啊。其实不管是为了什么,早在半个月前就应该班师了!再不撤回去,万一什么时候下起大雪来,只怕我们会和契丹人会一起被活埋在这里!我们和契丹人加起来虽有十万人马,但在这北庭地区,冬天要冻死十万人马,对老天爷来说也就是一个喷嚏的事。”

他久在新碎叶城,又是下层士兵晋升起来,所以对寒冷季节出征有着更深的体会。

马继荣亦道:“西域不比中原,不管对手是谁,第一大敌都是天地!还请元帅三思,勿贪一时之胜而自陷险境之中。”

张迈似乎并不反对诸大将的意见,却又似乎要顺应诸小将的热情,沉吟了片刻,终于问道:“耶律朔古的大旗,现在是在小金山吧?”

丁寒山道:“是。”

张迈道:“那是我军将士曾经建立奇功的地方,不能落在胡虏手中!传令三军,准备围攻小金山!”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95章 西征开始 下一章:第097章 契丹王子
热门: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明镜台 新手谋杀案 中国历史的里儿和面儿 方舟游戏[无限] 铁血侦探 第一丑夫 和反派杠上以后我哭了[快穿] 败者的地平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