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契丹王子

上一章:第096章 落荒东逃 下一章:第098章 鬼门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军兵马将动,契丹方面忽然派来了使者,自唐军向东驱逐契丹以来,这还是第一次的使者接触。

来人竟是个看起来才二十来岁的青年,不过天策政权自上而下多是年轻人,中郎将级别的人里头二十多岁的占了七八成,往下则更多,所以对此并不惊奇,让张迈讶异的是,这个叫耶律阮的青年入帐之后,既没有故意现出傲慢——这是近数十年契丹人对中原政权的常态,也没有败北后的疲态,而是先恭恭敬敬地问了一件私事:“敢问元帅,家父在凉州还好么?”

张迈愕然,问道:“你父亲?在凉州?”凉兰地区如今有不少中原人士,甚至巴蜀、吴楚的人也有,契丹那边会到凉兰的要么是间谍,要么就是小商人,暂时尚无像郭威、范质之类的杰出之士。

耶律阮爽朗地一笑,说:“家父耶律倍。”

张迈啊了一声,暗叫了一声自己糊涂。天下间的领袖人物有一类人有种博闻强记的大本事,心中能够记住成千上万的名字,对一面之缘、一耳之闻的人与事,数十年后仍能清楚记起,这类人最适合做大官僚以及纵横家,明朝之严嵩,清朝之李鸿章,民国之胡适皆如此。张迈的才智却不在此处,这方面的能力也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水平,就是马小春都比他强得多,听耶律阮自道家门,才隐隐约约记得鲁嘉陵的情报中似有此人,马小春已经附耳过来,张迈微微点头,敲了敲几案说:“你是耶律兀欲?”

耶律阮这时坐着,再次躬身道:“正是小侄。家父在中原颠簸流离,朝不保夕,幸而到了元帅那里才算安顿了下来,小侄心中感念,在北面经常焚香祷祝,一祈家父身体安康,二祝元帅万寿无疆。”

张迈笑道:“耶律王子对我汉家的成语习俗,知道的不少啊。”

刚才耶律阮的几句话至少透露了两个信息,一是他颇通汉文,在契丹,通汉文的人通常也就意味着其倾慕汉化,再考虑到他是耶律倍的儿子则更有可能,二是他显然和耶律倍暗中有消息往来,尤其考虑到耶律阮既已随军西征了这么久,消息辗转传递,仍然能够这么快就得到耶律倍的近况,显然父子之间仍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耶律阮入帐以来,不大像败军之将的气派,帐中气氛显得有些熟络起来,他刚刚进来的时候,精兵强将布列一帐,威势极猛,这时张迈挥了挥手,除了马小春之外将军以下的人全部退出,只剩下慕容春华等人。

张迈的坐姿也变得随意起来,给耶律阮一一介绍慕容春华、马继荣、奚胜以及刚刚赶到的李膑,这四人都有着赫赫威名,且随着天策唐军的节节取胜更是水涨船高,耶律阮一一见过,道:“三位将军以及李军师的大名耶律阮如雷贯耳,怎么却不见鹰扬将军和石将军?北轮台城外布设车阵的,不知道是哪一位?差点冲到我身边的那位银枪将不知在不在?一箭射杀回纥霍兰的神射手,不知能否一见?”

张迈笑道:“布设车阵的是我麾下大将郭威,银枪将乃我军新秀杨信,箭射回纥者乃徐从适,此二人也皆我爱将。杨易石拔,另有要事,耶律将军也不用着急,你好好保重身体,将来总有机会见面的。不在凉州,就在漠北,不在潢水,就在中原。”

这句话说得轻巧,内中却有横扫天下、囊括宇内之志!若放在一个月前耶律阮都要冷笑其狂妄,这时候却脸色微变,随即道:“我契丹自崛兴以来,东征西讨,开疆灭国,元帅军容虽然鼎盛,也只是挟方兴之势,天策军以数年的根基,也不见得能够压倒敝邦。”

张迈哈哈一笑,道:“你错了。”

“小侄错了?”

“当然错了。”张迈笑道:“你光是称呼,就错了,我们不是天策军。”

耶律阮一愕,不知道张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张迈道:“所谓天策军云云,只是因为我号为天策上将,开天策府,坊间口顺,所以才有这个临时的称呼,过个几年就要改口了的。其实我军非天策军,乃是唐军,我民非天策人,乃是汉人,我族非安陇,谓之华夏!大唐是什么根基,大汉是什么气象,华夏是什么底蕴,耶律将军也读过我汉家的书,想来不用我跟你细说了吧。契丹出自东胡,本是我大唐之藩属,满打满算也不过百年基业,要跟我华夏正宗、汉唐苗裔比根基比底蕴,那是开玩笑了。”

耶律阮带着一种客气的笑容道:“李唐皇朝早已灭亡,今人说起唐室来,一般都说的是洛阳的天子。”

张迈听到这里忍不住放声狂笑,笑得耶律阮莫名其妙,道:“小侄说错了么?”

“你当然错了,而且错得离谱。”张迈道:“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你虽然也读过几本书,然而对何谓华夏,何谓汉唐,大概也只是知道一点皮毛。耶律将军啊,你可知道,为什么我能够数年之间就横扫西北,威震天下么?”

耶律阮道:“请元帅赐教。”

张迈微笑着,道:“所谓华夏者,所谓汉唐者,非一家一姓,所以刘氏虽终而汉犹在,李氏虽亡而唐未亡,我们也不是一种一族,因此安陇与中原,眼下虽不同君,而终究要重新成为一家人的,因为我们追求的都是大同世界,所谓华夏,原本就是终极文明者的归依。在我治内,幼弱能得到抚养教育,衰老则能得到尊重与安养,壮年时文得尽其才,武得尽其力,士农工商各有出路,各行各业都能得到名声与财富,上位者不管是君王还是大臣,都是因为贤良而得任。若李从珂之流,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保他一人之私,谋求的是他自己的荣华富贵,所以他是一个人在战斗;你们契丹比他好些,保的却是一族之私,取各国各族来奉养你们,所以你们是一个种族在战斗。如今安陇的百万军民,并非为我张迈一人而努力,而是为他们自己在努力,所以我们是所有人都在战斗!因为我们这个政权,保护的是万民万姓之私,保天下人之私者,便是大公。这是大道所在,也是正统所在,更是我能够战无不胜的原因所在,不过这个道理,只怕你也是不懂的。”

耶律阮听得有些瞠目,却还是道:“元帅说得自己如此仁义,既然元帅是为保万民之私,那为什么还要对外攻占,灭回纥,犯契丹,在元帅马蹄之下所死的家国百姓,只怕比契丹所杀的还要多得多!”

张迈轻轻一笑,说:“那怎么一样!我灭回西域诸国,是要将西域诸国变得更文明,我收西域之民,是要给他们更好的生活。我发动战争不是在杀人,是在救人。华夏汉唐,对外战争和对内施政,这道理是看似矛盾,其实统一的。”他看着耶律阮,微笑道:“将来我对漠北,对契丹,也是如此。”

耶律阮胸口忽然像被一块大石堵住一样,差点就要发作,总算他还有几分涵养,嘿嘿一笑,道:“那么元帅将来对中原也准备如此了?”

张迈笑道:“那又不同,中原本为华夏源头所在,对那边只是传檄恢复就是,比对漠北、西域功夫都要省得多。”

耶律阮哈哈一笑,道:“这番话若是被元帅的义兄李从珂听见,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张迈淡淡道:“我之前认他作义兄是为了中原与安陇的福祉,至于现在……”

“如何?”

张迈道:“现在他作什么感想都好,我不会放在心上了。”

耶律阮听得有些呆了,看着张迈,有些不明白他对自己说这一番话是什么用意。

张迈已经挥手道:“耶律将军,你今天来,不会只是向我讨教华夏正统所在吧。耶律朔古派了你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你可以说了。”

耶律阮迟疑着,道:“如今天气酷寒,我军擅长望天的萨满言道,迟则半月,短则十天,将会有一场大雪飘降,那时万物尽绝,此处恐将成为一片白色地狱,因此我军元帅派我前来,望与唐军停战。”

慕容春华、马继荣等对望了一眼,正要出言,张迈已经道:“他要求和了么?”

耶律阮道:“非是求和,乃是议和。同时希望元帅能将我军在北庭失散的部族归还。”

张迈一笑,道:“漠北诸族,若是主动来投那就是我大唐之新民,我无论如何不会把他们推向蛮夷。至于那些战俘,按我军惯例,这些人便都是战奴,耶律朔古也罢,耶律德光也罢,想要他们回去,不妨拿钱来赎买。这些人按照高大矮小、强壮衰弱,坊间都有定价的,保证买卖公平,童叟无欺。要买多少,个我的司马谈就行了。”他说到这里身子前倾,对耶律阮道:“但如果是耶律将军开口,我可以让下面的人给你打个折扣的。”

耶律阮道:“那么议和之事……”

张迈道:“耶律将军希望如何呢?”

“我希望?”

张迈笑道:“这里没有外人,耶律将军不用担心所说的话会泄露半句。”他压低了声音,道:“耶律朔古我没兴趣理会,但我和你父亲本有深交,耶律将军既然不嫌弃叫了我一声叔叔,我便也愿意认你这个侄子。咱们叔侄之间不必这么客气,这场战要战要和,若果要和却要怎么和,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耶律阮眼睛中神光闪动,忽然离座跪下,道:“叔父既愿成全小侄,侄儿在此再向叔父请安!”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96章 落荒东逃 下一章:第098章 鬼门关
热门: 黑暗馆不死传说 幽灵酒店 我在兽世做直播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极端的年代:1914—1991 居心叵测 乡村野事 国家阴谋2:英国刺客 排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