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八千里路不留行!

上一章:第102章 君臣关系 下一章:第104章 郭洛之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冬雪尚未尽化,但开春的脚步声却已经让道路变得可以行走了。

李从珂接掌燕云的情报在张迈出发之前传到了北轮台城,杨易李膑等都颇为惊诧,觉得东方这场变故貌似平静,实际上激流暗涌,不知道将会产生怎么样的变数。

李膑建议张迈暂停西行,阿史那科伦苏却认为应该西行,杨易道:“如今道路难行,就是轮台山道也没法快马通过,若是元帅空身回凉州,未必便能掌控东方的时局,更何况那也费时甚久。若是大军东归,那势必是疲兵,威慑力不大,且东方局势,暂时恐怕非用兵之时,元帅纵然回去于事无补。不如西行,西面开疆则国力壮大,国力壮大则诸国畏惧,如此元帅虽不东归,而胜于东归。”

张迈也道:“不错。我现在回去确实没有很大的作用,且我相信东方留守众人一定能够做出正确的决断。”

当下仍然起兵,出发前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问马小春道:“我命人送往凉州的天山雪莲,可出发了?”

马小春道:“轮台山道初开时,我就派人送去了。”

张迈点了点头,忽然一笑,马小春道:“元帅想念三位夫人的好笑事情了?”张迈笑道:“不是,我是想起了三位夫人,不过笑的是忽然想起得天山雪莲的经过。”

马小春不明白,张迈道:“以前看武侠小说,都说天山雪莲是神药,不但能解百毒,甚至能起死回生,当初杨易病重我四处求药,听说竟然真有这东西就命取了来,谁知道医生却说原来这天山雪莲是治疗妇科病的。哈哈,那就只有送后方分给三位夫人了。”

马小春听了道:“五瞎子小说是什么?”

张迈又是哈哈一笑,转身上了汗血宝马,要走时,忽想到:“不知道汾儿与福安生下孩子没,算算也是最近了,佛祖保佑,老天爷保佑,各教神祇保佑,保佑她们母子平安。”

挥鞭用郭汾所教打了个响鞭,叫道:“出发!”

马继荣即传令:“出发!”

跟着中郎将传都尉,都尉传校尉,校尉传队正,队正传火长,一级级传下去,三万大军当即启程,带着大批的羊马与草料西行,走得甚慢,一路经过乌宰河、白杨河、叶叶河,到达黑河的时候冰面已经尽开,一些地方青草也吐出了嫩芽来。

看看将到黄草泊——这里以前是天策政权与岭西回纥的分界,如今却早已被郭威横跨过去了!天气越暖,队伍行走就越快,不久抵达伊丽河上游,军队已经可以就地牧马,不需要再带草料了!

前方郭威听说张迈已到,派了丁浩带领二十八投降族长前来拜见,同时回禀张迈说起兵锋已经接近八剌沙衮。

原来去年冬天郭威一阵疾驰将回纥赶过边界,跟着突入伊丽河流域,但很快他就遇到了大雪,不得不停下来避冬,因此让萨图克逃得了性命!

萨图克几乎是倾族而往北庭,但等回到八剌沙衮时兵马剩下不到三千人,且精兵悍将一朝俱失,伊丽、碎叶两河流域尽皆离心,三千人都已经无法作战。所以郭威一路横扫过来几乎都没有战斗,回纥军只要被唐军追上了马上就投降,若被郭威这么一路赶到八剌沙衮城墙之下,只怕仗都没打郭威就能兵不血刃地进城!

幸亏胡沙加尔听到消息从雅尔、灭尔基一带调来了八千兵马,在伊丽河流域和碎叶河流域之间布防,这才勉强稳住了局势,为萨图克争取到了收拾残局的时间。

张迈命阿史那·科伦苏父子主持仪式,就在伊丽河边接受二十八族长的参见。

阿史那·科伦苏在岭西回纥那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曾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如今又靠着张迈这座大靠山,这些族长见到他个个脚发抖,张迈竖大纛于正东方向,阿史那·科伦苏即率领二十八族长朝东跪拜,张迈高高坐在虎皮椅上,正要接受二十八族长的臣服,东方飞来一骑,连报:“大喜!大喜!大喜!”

众人愕然,均想有什么大喜,马小春算算日子,却有所悟,那匹快马已经抢到了跟前,叫道:“元帅大喜!郭夫人诞下麒麟儿,是一对双胞胎,都是公子,如今母子平安!”

张迈高兴得从高台上跳了起来,叫道:“汾儿生了?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一时失态,竟在高台上手舞足蹈起来。

众族长多不懂汉语,在台下对视愕然,有个族长以为张迈在跳舞,他们族内本有善舞之传统,便也跳起来跟着张迈的样子跳,一个开头,便有第二个,第三个,虽然张迈舞姿笨拙难看,但为表忠诚这些族长也不顾年纪地跳了起来。

阿史那·科伦苏是懂得唐言的,他自然知道这个喜讯的真实含义,正要恭贺,却发现背后有动静,跟着便看见二十几个族长跟着张迈在那里手舞足蹈,他愕然道:“你们干什么?”

却又有几百个跟着族长一起来的各族男女看见族长起舞也跟着起舞了,科伦苏正要制止,卡查尔见张迈高兴,低声道:“将错就错吧。”便用回纥语叫道:“元帅刚刚生了儿子,大家一起跳舞恭喜!”

便有回纥人拿了乐器拍拍打打,伊丽河畔登时载歌载舞起来,张迈在台上看得高兴,笑道:“好,好,这可比磕头好。”

马继荣在旁道:“恭喜元帅,收得回纥民心。”

张迈这时正在高兴劲头上,脸上笑容不减,口中却道:“收民心说的早了,这些人连唐言都还不会说呢,以后还有很大的功夫要做的。”

当晚张迈便在伊丽河边大设篝火夜宴,宴请所有与会族长,既庆贺前方郭威的大捷,也庆贺自己的弄璋之喜。

第二日传来消息,说郭威已经顺流而下抵达伊丽河下游,夷播海沿岸也都尽数臣服!

阿史那·卡查尔皱眉道:“他怎么不先取八剌沙衮,却先收取夷播海?”

要知岭西回纥所辖面积虽大,精华地区却在两河流域,两河即碎叶河与伊丽河,碎叶河是从西北流往东南注入热海,伊丽河则是从东南天山山脉流往西北注入夷播海,郭威一路是沿着伊丽河进兵,到了伊丽河中游时即可挥师向西,直逼八剌沙衮,若是继续顺河而下到达夷播海沿岸,哪里离碎叶河反而远了。

阿史那·科伦苏却道:“我看这个郭威却是一个会用兵的人,他大概是认定不会有人来跟他抢功劳吧。且看元帅如何反应,便知此人意图究竟是为了什么。”

消息报到张迈处,张迈大是欢喜,又复悲伤,马继荣问道:“元帅,怎么了?”

张迈道:“这夷播海,便是汉宣定胡碑的出土之处啊!也是藏碑谷人的老家,我的岭西旧部,有不少人都是在夷播海附近出生!”因下令:“所有岭西老兵到帐前听命,我要亲口告知这个消息。”

天策唐军军队行动十分迅疾,不一顿饭时间岭西老兵便都在帐前集合,石拔站在第一个自不用提,此外军中宿将也有不少,杨涿也在其中——这次杨易没留他在北庭听命,而让张迈将之以及一批北庭兵将带来,乃是另有深意。

张迈因向众人叫道:“兄弟们!本来行军之中不许喝酒,不过刚刚收到一个大好消息!我许你们今晚围着篝火喝酒!”他停顿了一下,叫道:“夷播海收复了!”

在场全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忽然响起了不约而同的啜泣声,赤亭一时间泣不成声,道:“我真没想到,这辈子竟然还有机会见到将夷播海拿下……”

连石拔都哭了起来,道:“这……这可多少年了啊!”

石坚想起自己还在夷播海附近的往事,哭道:“当年的我们,哪里想到有今日!只是当初曾在夷播海附近与我们结识的人,像郭师庸老将军,像田浩,像室辉,都已经……”

张迈对马继荣道:“今天晚上,你负责布防,不可出一点岔子,我要与老兄弟们尽兴。”

马继荣忙道:“元帅放心。”

这时前有郭威,后面又是唐军的疆土,倒也不怕别人偷袭,张迈与石拔等岭西老兵搂着脖子喝酒,一夜又哭又笑,石拔指着西北道:“元帅,我想去藏碑谷瞧瞧。”

张迈道:“去吧,明天就去!”

马继荣心道:“元帅醉了。”

不想第二日中午过后,石拔宿醉醒来,重提此事,张迈道:“好!去藏碑谷。”

马继荣虽然没到过夷播海,却也看过了地图,知道再走四百里就可以折而向西逼近八剌沙衮,若是先去夷播海,那就错过路头了,回头得赶回来。

他对郭威至今未进攻八剌沙衮已感怪异,听张迈说要先去夷播海,忙劝诫道:“元帅,我们此行乃是西征,八剌沙衮已经在望,何不一举西进而拿下它?我也知道夷播海与藏碑谷对元帅与岭西众将士来说意义不凡,但探访之事,等战争结束之后随时都可以去,何必现在领兵前往?”

张迈道:“我已经将西征之事交给了郭威,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既未攻八剌沙衮,知我靠近又未请援,且他不趁着萨图克疲弱而进攻八剌沙衮,却先去收拾夷播海,想必他另有打算。我们不必去打乱他的计划。”

因此仍然一路擂鼓而东,走到伊丽河中游,郭威已经将夷播海沿岸的族长酋长发送来朝见张迈,张迈仍然让阿史那父子善为安抚,跟着率众顺流而下,将大军一路开到昭山,昭山行宫却早已破落,张迈到了山上,叫来了杨涿,对他指指点点,道某处是郭师庸陷蹄处,哪处是张迈激战处,“当时你还小,未参加此战。如今你哥哥人还在北庭,庸叔却是……唉!”

第二日又领了藏碑谷出身的将兵一起去藏碑谷——此处却早已荒芜,张迈对石拔、石坚道:“汉宣定胡碑如今见在凉州,这次也没有带来,不过我要另外竖立一块碑文,你们俩说,该刻上什么好?”

两兄弟想了想,异口同声道:“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华夏!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大唐!”

张迈大喜,即命马继荣作书,派遣工匠在昭山上勒石为记!是为昭山唐碑。又将汉宣定胡碑之原文重刻一份,是为昭山汉碑!

夷播海沿岸是岭西回纥除了伊丽河、碎叶河之外第三大主要的谷物产地和畜牧产地,夷播海除了伊丽河之外,第二大河流则是耶封河,郭威收拾完了伊丽河沿岸之后又去收拾耶封河,听说张迈抵达赶紧率领新降诸族来见。

张迈立帐于昭山之上接见诸族族长,将郭威叫入帐中,这才问道:“去年年底你一个月内追出几千里,从北庭追到了伊丽,现在开春已有三个月,你的进兵怎么变得缓慢了?”

郭威道:“启禀元帅,去年冬天,我军有乘胜之威,而敌人无还手之力,一路追赶不费力气。如今却是深入异域,来到这远西之地,我的人马在大雪之下被隔绝成十二处,花了半个月才聚集起来,跟着沿途西进,收降岭西各族,已不是去年般的追亡逐北了。所以一个月而从伊丽上游打到伊丽中游,并不算慢。”

张迈道:“那么还有一个半月,你花在什么地方了?”

郭威道:“还有一个月,属下就花在收拾这夷播海了。”

张迈道:“那么还有半个月。”

郭威道:“属下花在等待上了。”

张迈笑道:“真是荒谬!如今这夷播海附近的人,根本不足以整顿起一支对我们有威胁的军队来。你到了伊丽河中游已可举兵向西,你不攻要害,却取边鄙,这却是何道理?等待?你等待谁来?”

郭威道:“萨图克从北庭带回来的人已经是屡败之军,只要我麾下士兵熟悉了这一带的天气与地形,他们便不值一击!不过回纥人留守的兵马,怕却还有一战之力,如果他们借重地利的话打起山地战,只怕缓急之间我们还未必能将他们攻克。那样反而会更慢。”

张迈道:“八剌沙衮位于热海附近,乃是一座平城,哪来的山地战?”

“八剌沙衮不足为虑,一鼓可平!”郭威道:“属下是在为夺取南方山地制造良机,所以需要等待。”

张迈恍然大悟,大喜道:“原来如此!”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2章 君臣关系 下一章:第104章 郭洛之鞭
热门: 死之枝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秦皇 法兰柴思事件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 黑咖啡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银色猎物 剑谍 唐朝绝对很邪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