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潜战

上一章:第104章 郭洛之鞭 下一章:第106章 夺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怛罗斯与宁远之间,亦黑与雅尔之间,一直都有走私的存在。

当初萨图克还叫张怀忠时,这是天策唐军补贴怛罗斯方面的一条道路,萨图克与天策军交恶以后郭洛就切断了这条道路,但是民间走私却仍然存在。

早在萨图克东侵之前,郭洛就下令严控对怛罗斯的物资出口以进行经济上的封锁,然而还是有一些人冒着巨大的风险行犯禁之事,其中甚至包括向怛罗斯带去铁料与棉衣,虽然数量不大未能造成决定性影响,然而这条涓涓细流还是流淌不绝,而郭洛对此似乎也全然无法控制。

这条走私商道,南面是绕过冲天砦,在旁边一条小山路通过,这条小山路马都走不过去,只有挑夫才过得去,且唐军每日半个时辰会在这里巡逻以防回纥人从这个地方偷袭宁远,所以走私商人每次只能走过去一点儿,然后慢慢到数十里之外会合,组成商队,每半个月一次翻过数百里山路,前往怛罗斯地区。

走私商道的北端,是术伊巴尔新修的一座山城,山城倚山而建,刚好处在两座山之间的凹处,西面依着一座缓坡,东面都是峭壁,南面立起了石墙,石墙之上又是矛墙,北面的门出去就是较为平缓的道路了,这条道路向东北可以通往俱兰城、向西北可以通往怛罗斯,乃是怛罗斯地区进出宁远地区的门户,以此一城,驻守数百人便可扼守此道令十万大军无法寸进。

这座山城从张怀忠时代就已经有了,本来是萨图克迎接张迈使团的落脚点,因此叫做迎唐砦,因为不断有商旅往来,且萨图克也需要一座防御点来防范天策军,所以规模逐渐扩大,内部屋舍渐多而外部防御工事越来越齐备,后来双方交恶,又改名叫灭唐城。

灭唐城内如今有驻军二千二百人,在萨图克刚刚东侵时,为了防范郭洛,术伊巴尔不驻怛罗斯也不驻俱兰城,而驻于此城,贺子英曾领一府精兵以及五千民兵北上,浴血攻占于此,可是灭唐城以南的山道如蛇蜿蜒,军队也如长蛇排列,无法容太多人上前攻击。每次冲锋百余人冲上前去却都被守军轻易化解,由于地形狭窄,唐军的一些攻城器械也没法摆开,贺子英变着法子发动攻击,最激烈的一次郭洛甚至亲临督战,然而全都无功而返。

此城之难攻处与冲天砦相似,不止本身地形险要,而且在两砦之间乃是数百里山地,后勤补给犹为困难!所以南北双方都是驻守千余人就已经足以保障平安。

去年萨图克东侵战败,岭西回纥元气大伤,外则有郭威步步紧逼,紧追其后,内则人心浮动,大臣大将都生了异心!葛览逃到八剌沙衮之后趁机叛乱,萨图克虽然勉强将之压下驱逐,但对身边的人却都已经不敢信任,郭威虽在数月之内没有再次逼近八剌沙衮,萨图克因而得以收拾残兵败将,数量虽过两万人,但住在八剌沙衮的大汗金帐之中萨图克却觉得孤零零的,总觉得随时都会有人再生叛乱!这种恐惧折磨着萨图克的身心,白日里他在将兵面前还能勉强克制,夜里却常常惊醒,不是梦见哥哥阿尔斯兰来索命,就是疑心又有兵变发生,以至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极其糟糕。

萨图克暗下决心,如果郭威一路逼到八剌沙衮,他是准备连这个回纥的汗庭都不要了的,直接放弃逃亡怛罗斯去,靠着灭尔基、俱兰城、灭唐城这条防线负隅顽抗。幸好郭威攻略到伊丽河中游之后竟然没有紧逼八剌沙衮,而是继续沿着伊丽河进军到下游夷播海去,当时回纥军宿将都认为这个郭威战术上不错,战略上不行。

因留下了这个空挡,萨图克便有了重整防务的空挡,他不但从雅尔、灭尔基、俱兰城抽调兵将布防于八剌沙衮,同时还将术伊巴尔调了去主持军务,见到这个老部属以后他才稍微放心,睡了几个好觉,精神渐渐恢复过来,而八剌沙衮面对东、北面的防务也渐渐布略得像个样子了。

……

就在术伊巴尔离开灭唐城之后两旬,一支队伍来到了灭唐城下,在他们接近之前,早有派出去的山地骑兵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但并未阻止他们,只是回报了灭唐城的守将,说:“是商队。”

灭唐城的守将阿里巴斯记起术伊巴尔临走之前曾经吩咐要谨慎再谨慎,乃说道:“这种时候竟还有商队能过来?可别是唐军改扮的。”

“哪里能呢,”山地侦查骑兵的队长说:“都是熟脸孔啊。不但那八九个商头,连那些挑夫,也大多脸熟。”

西域畜力丰饶,但受限于冲天砦与灭唐城之间的地势以及政治环境,这些走私商队不得不用上大量的挑夫,这个走私商队,最多的时候一年能来四次,人数最多时达到一次七八百人,这次人数不算很多,也有两三百个挑夫,外加二百多匹负重的山地马。

阿里巴斯想了想,道:“我亲自去看看。”带了骑兵出去,那支走私商队正停留在数里之外,望见阿里巴斯都迎了上来。

在萨图克困顿于怛罗斯时期,怛罗斯地区极其困顿,萨图克麾下的兵将们过的都不是人的生活,白水城方面的接济主要是供给上层,来自宁远的走私才让中下层有了受其沾润的机会。

阿里巴斯到了城外一看,那八九个走私商头果然都认得,为首两人,一个叫张五,一个叫拜尔里,张五是个汉人,有四十多岁,有个儿子在冲天砦当校尉,他走了这个关系才能越过冲天砦的巡查,拜尔里则是一个据说有唐人血统的昭武,三十岁不到年纪,为人精明强干,以前是个祆教教徒,靠着教内的关系从宁远甚至弄到了许多物资。

这时众商头上前与阿里巴斯相见——如今天策大唐军威强盛,连带着治下之民腰板也跟着硬了,古往今来,强国之民见弱国者总带着一种心理上的优势,张五和拜尔里虽然是民,见到了军官却半点也不畏缩,且他们当初是带着物资来的,对这些怛罗斯兵将实际上还有接济之恩,拜尔里就叫道:“阿里巴斯!怎么把我们拦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里巴斯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随萨图克败退到怛罗斯以后曾连续三个月填补饱肚子,天气大寒时曾冻得差点去见真神,是见着拜尔里之后才结束了那又冷又饿的日子,所以心中自然有些感念,彼此又有三四年的老交情了,被他一责,忙说道:“现在这个时势,你们怎么还能过来?”

拜尔里说道:“那有什么办法!我们是做了几年买卖的,宁远的仓库还有不少存货,更有不少货物都已经遇到了关间仓,若不过来走这一趟,我们非赔死不可。”

所谓的关间仓,就是冲天砦与灭唐城这两座关城中间,有一些走私商人搭建的仓库,阿里巴斯也知道这些走私商人都是在冲天砦以南化整为零,将货物一点一点地运到关间仓,然后再化零为整,挑选好日子组成商队将货物运过来,从几年前为了逃避冲天砦的边税盘查就已经如此了。关间仓不但存储着货物,还备有一些专供驮运、能够负重的山地矮脚马。

拜尔里说着挥了挥手让挑夫们准备起行,阿里巴斯叫道:“等等。”拜尔里看了他一眼,说:“怎么,你该不会不让我们过去吧?”

阿里巴斯道:“拜尔里,不是我不让你们过去,实在是术伊巴尔将军有命令,要从严把关,所以……”

张五虽然不像拜尔里和阿里巴斯交情深,却也彼此认得,他的脾气比较臭,没听完就打断怒吼:“怎么,你怀疑我们是奸细不成!”

“这……”阿里巴斯道:“自然不是怀疑两位……”

其他六七个商头一听都叫了起来:“那是怀疑我们了!”

阿里巴斯道:“这……也不是这个意思,你们各位我都认得。”

众商头道:“那是什么意思!”

阿里巴斯道:“实在是术伊巴尔将军下了严令……这个……”

这时阿里巴斯的副将见阿里巴斯迟迟没回城,也从城内赶出来,刚好听到了争执,便到后面一看,见二百七十余人加上二百多匹驮运马,运载的却都是怛罗斯地区所急需的生活物资。

萨图克篡杀了阿尔斯兰以后掩有其地,将历代岭西回纥大汗以及像阿史那这样的家族所积之金银财宝一扫而空,其中有一部分颁赏下去,像阿里巴斯及其副将这样的中层将领也分到了不少,甚至一些底层士兵也分到了一些财物。

然而这些“看得吃不得”的东西虽然到手,但整个岭西地区在郭洛的封锁之下生活物资却十分欠缺,苏赖和伊斯塔拥着山中永生者在西方劫富济贫,去也不能太过明目张胆地将掳掠到的财富全部东运,不然民心一失,西方的那场运动便没能像今日这般兴盛。萨图克一统两河之后又将大部分羊群谷物都运往北庭,企图一击博胜,将后方压榨到了生存的临界点!

因此此时的怛罗斯地区,生活物资之匮乏已经逼近历史的最高点!境内一些老弱者在去年冬天便饿死了不少,就算是兵将即便不是饥肠辘辘,所吃的东西也都比猪食还差!

此刻他们见这支商队运来的多有风干或者烤制的肉脯,有谷物,有提制过的面制品,此外更有葡萄酒、棉衣、靴帽等物,还有一些医药,甚至还带了一些香料,又有一些铁料等军用物资,香料之类的肯定要转给高层,铁料要用于修补兵器,医药要留着以备不时之需,酒肉棉衣等物却可以自己享用,这四五百石东西可是一批不小的物资!

副将和两个百夫长手里都有一点金珠,见了这些东西便心动了,纷纷劝阿里巴斯道:“术伊巴尔将军曾说过要严守,却没说不能放一人进入,这些都是熟人了,不但商头是熟人,连那些挑夫、马夫,也大都是熟脸孔,走动了三四年的人,还怕出什么意外。”

阿里巴斯被他们说的心动,便道:“好吧,你们在这里停靠,我派人出来和你们交易。”

张五一听,转头招呼伙计就走,拜尔里拉住他道:“怎么了?”张五说道:“我不和这样的人做生意,到了门前也不放人进去,当我是来乞讨么!以前咱们去怛罗斯都畅通无阻,连萨图克都要来给我陪几句好话!苏赖和术伊巴尔都要给我敬酒!他娘的!现在在这怀忠砦前还给老子闭门羹吃!真是阎王好过,小鬼难当!”

这个张五在怛罗斯地区做生意是出了名的臭脾气,连苏赖、术伊巴尔都当面呛,最受不得一点别人的不敬重,所以阿里巴斯不喜欢他,但他威望却大,手段又高,在唐军之中又有人脉,走这条商路少不得他,像铁料之类都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因此众商头都唯他马首是瞻,在特殊时期确实连萨图克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阿里巴斯的脸有些黑,拜尔里却拉住他道:“你不要这么大的脾气!咱们都来到这里了,若不将货物出了去,回头只怕血本无归。”

张五冷笑道:“你当我不晓得如今的局势?这几年西域打了多少仗!如今到处都是金贱米贵!咱们只要再熬几个月,熬到西鞬放行,我们买到了通行文符,还怕这些东西卖不出去!”

拜尔里道:“一来一回,再加上时间拖延,这笔帐就不合算,即便如你所说,就算不亏,也休想有赚。若在这里交易,我们获利却至少有三几倍呢!”

张五冷笑道:“不赚就不赚!只要保证不亏便可!这几年我赚到的钱也够我养老了!也不差这一笔!反正老子不干这等受气买卖!”

众商头一听,便都要回去,均道:“门都不让进,这笔买卖他们肯定要压价!咱们别进去了!不做这等赔本买卖!”

这边副将以及百夫长等也都来劝阿里巴斯,道:“都是熟人,再说才三百人,又都是挑夫马夫,能出什么事情!”

阿里巴斯犹豫着,看看商头们身后的那些酒肉衣服,也不免动心,便指着张五说:“那你们将兵器缴了。搜身干净,这才放行。”

这两关之间的山道本不太平,当年进入怛罗斯地区以后饿殍时现,这些游牧部落饿得急了,萨图克也不能管得天下太平,所以出入私商都有武装,这三百人里头也有一半都带着杂色武器,并不掩藏,反而都放在显眼处,以对沿途宵小、山民作威慑之意。

张五道:“无缘无故你缴我们兵器干什么!还要搜身干净?莫非想将我们圈禁起来,夺货杀人?”众商头一听都有些畏缩。

灭唐城的副将忙道:“你胡说什么!我们若是真干出这样的事情,以后你们还会来吗?”

张五冷笑道:“当年你们是不会,可是如今你们大汗被我们元帅在北庭打得魂飞魄散,你们这支军队也不晓得能再熬多久,说不定啊,就破罐子破摔,豁出去了。”

回纥众兵将一听都叫了起来,道:“你敢胡说!”

张五冷笑道:“谁胡说呢!其实你们自己也清楚得很,你们身上的金珠银饰,要么现在换了酒肉吃掉,要么回头就被我们天策军的将士当做战利品从你们的尸体上拿走——除了这个之外还想有第三条路么?我们这次来赚的,就是你们败亡前的最后一次买卖!现在你们不想做这笔生意就算了!我也不和你们这些活死人做买卖。”

阿里巴斯大怒道:“你敢乱我军心!看我宰了你!”

张五也拔出刀来针锋相对,有一个心歹的百夫长就叫道:“千夫长,咱们就将他宰了,把他们的货分了吧!”

众挑夫都惊恐起来,纷纷拔出刀剑,眼看一场冲突就要出现,拜尔里叫道:“住手!住手!有话好说!”又对阿里巴斯说:“阿里巴斯,你可想清楚了,你现在就算杀了我们,不过夺了几百石的物资,分下去吃半个月就没了!但将来你们岭西回纥若有个好歹,你的后路也就在今天被你自己给断了!我们做生意的也好,你们当兵的也好,大家不都只是要谋条活路吗?阵前杀敌那当然得刀口舔血,但下了战场谁还不是过日子啊!”又对那副将说:“别忘了你弟弟!”

那个副将心中一凛,他的弟弟在疏勒一战中沦为俘虏,后来因为结识了拜尔里,在拜尔里的帮助下才让弟弟脱了奴籍,不过也没再回怛罗斯,而是在天策境内另谋一条生路。

如今岭西回纥形势十分不妙,那副将心想他弟弟的昨天,说不定就是自己的明天,便也来劝阿里巴斯,低声道:“这些人哪里像是来做奸细的?做奸细的都得花言巧语骗得我们让他们进去,哪有像他们这样肆无忌惮地闹的?再说我们担心的,只是唐军假冒了商人来骗城,这些都是熟人,都是做买卖的,肯定不会是唐军假冒的。除非唐军能在三四年前就为今天准备这个局——要真这样那就是见鬼了!”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4章 郭洛之鞭 下一章:第106章 夺城
热门: 与上帝的契约 甘之如饴 九鼎记 国学学霸的成神之路 轩辕诀2:大清刑名 中国历史的侧面Ⅱ:近代史疑案的另类观察 银河帝国之刃 生在城南 阶下臣 秦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