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张郭会师

上一章:第108章 碎叶——大西征的起点! 下一章:第110章 回纥公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灭唐城”和雅尔失陷的消息相继传到了八剌沙衮,本来已经恢复平静的萨图克忍不住又暴躁了起来!

失败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它不但形诸于外,而且会影响一个人的心境与状态,甚至累积起来造成一个人可怕的心理障碍。

术伊巴尔慌忙谏道:“大汗,快撤退吧!趁着唐军尚未合围,退往怛罗斯去!若是等南北合围,那时候我们再要退只怕就……”

“怛罗斯……退到了那里又如何!难道我们还能……”

“我们一定能够东山再起的!”术伊巴尔道:“就像上一次那样!”

然而他再一次说这话时,心里却其实未能坚信。

上次被唐军驱赶到了怛罗斯时,唐军本身也还有许多的内忧外患,而周围的诸国也还有许多制约唐军的势力,但是现在,天策唐军的强大已经让所有人都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放眼天下——契丹新遭大败、中原自顾不暇,至于萨曼、于阗……如今在天策大唐面前都已经沦为附庸了!

四海之内,还哪里去找到一支能够制约天策军的力量去?

“天方,天方!”术伊巴尔叫道:“我军在东线进军虽然不顺,但在西线却连战皆捷,大汗若率领族人西迁,与伊斯塔会师,西线将帅必然欢迎,那时候背靠天方教,我军将仍然能够有与大唐一战之力!”

“只能如此了!”萨图克毕竟与众不同,连遭挫败却仍未崩溃,在这个时候显现出了强大的忍耐力,道:“你去传令吧!”

……

郭洛占领了雅尔城之后,命温延海领军向八剌沙衮步步逼近。

碎叶河下游回纥诸部闻讯无不恐慌,北面郭威亦有所察觉,对张迈道:“元帅,八剌沙衮有变,应该进击了。”

张迈道:“好,你去安排。”顿了顿又道:“之前听卡查尔他们传来的消息,说碎叶河上游有杨定邦将军出没,你们此次出战,也要留心这个消息。”

郭威便叫来了杨信、徐从适,加上郭漳、杨涿,四人各领一府兵马,从北纵贯而下。

杨信这时已经恢复了体力,对徐从适道:“爽快!爽快!所谓追亡逐北、骑兵纵横,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在中原时,哪里能想到有今天的日子!”

他的银枪如今已经成了回纥人心目中的一个标志,指到哪里,哪里的回纥部落就成批地投降。这等打仗哪里还像打仗,倒和玩儿差不多。

郭威在之前虽然没有大肆南下,但老早就派出了侦查骑兵,对于八剌沙衮方面的动止几乎没有一刻放松,萨图克一有举动,他马上就派兵南下。

这次回纥人是有举族迁徙之意,男女少年、各部各族搜罗起来也有十几万人,分批行走,萨图克自知今生怕是没机会回来了,正要将八剌沙衮付之一炬,却便见南北同时烟尘蔽天而至。

杨信骑着雪围脖,擎着银梨枪,一路直逼,徐从适做他的后援,郭漳与杨涿在两翼,银枪将速度最快,逼近八剌沙衮时,萨图克的大军才刚刚出城,望见杨信逼来,怒道:“若霍兰还在这里,哪里还容得你放肆!”

但术伊巴尔却劝道:“大汗,时不利我,还是先撤吧,赶快往灭尔基!”

他引兵断后,路上不断有人逃脱队伍,杨信与徐从适逼到城下时城内已经大火冲天,他待要厮杀,南方一支大军开到,军容十分严重雄壮,徐从适诧声对杨信道:“萨图克还有这样的军队!”

这支部队也不过二三千人,人数不多,但精神面貌与之前他们所见的大不相同——久经战阵的人,也不用等到面对面,只是远远望见军队行走的阵势以及飘起的尘土都能大略看出这支部队的状态来。萨图克回到八剌沙衮之后,经过一个冬天人员的不断逃回,又将还在八剌沙衮的男女都搜罗出来,人数上已经聚了不少,但经北庭一事后已经呈现了败象,杨信一路从未见过如此劲旅。

眼看敌人强大他不但不怕反而高兴,对徐从适道:“我们的兵力虽比对方少些,但也不怕,就冲他们一冲,在这碎叶故土上建个功劳!”

众部下都欢然应好,银枪营骑兵刚才追逐败兵都当是玩儿,这时才算认真起来,重振行伍,看看对面军队开得近了就要下令冲击,徐从适眼神极好,叫道:“不对,那旗号不对!可别是自己人!”

杨信愕然道:“自己人?我们已经冲在最前了,哪里来的自己人?”

徐从适道:“总之先弄清楚!”派了斥候出去,这时对面的部队又开近了不少,杨信也看见军伍之中一面大旗迎风招展,一面绣着雄狮,一面绣着一个郭字,若是岭西老兵这时已经能想起是谁了,杨信徐从适却是中原新晋,一时还没想起来,但他们部下原有不少田浩带进来的老兵的,一见欢呼了起来,叫道:“万岁,万岁!是郭都督,是郭都督!”

眼下天策唐军共有三个都督,姓郭的就一个,杨信和徐从适对望了一眼,均想:“是他!”

他们加入天策军的日子也不算很浅了,自然知道郭洛的身份地位,且不说他是张迈的大舅子,就说他在军中那也隐隐算是张迈以下第一人,现在在这里看到了他的旗号,自然是宁远方面已经打通了雅尔,北推到此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会师。”徐从适说。

“那现在你说怎么办?”杨信道。

“上前参见吧,他官比我们大,还能怎么办?”

两人是从中原来的,对郭洛并无一种先天的亲切感,且姑臧草原与宁远离得太远,若是在绝境中望见战友或许会兴奋,这时又在顺境之中,便只当是遇见了友军罢了。

过了一会斥候归来,果然是郭洛。

两军靠近,郭洛拥马而出,杨信徐从适下马参见,杨信望了郭洛一眼,心想:“好年轻。嗯,杨都督的年纪也不大,算起来老郭(郭威)资历浅,年纪却最大。”在马前行了军礼。

郭洛在马上回礼,道:“这两位是杨信将军、徐从适将军吧?我在战报之中,见过两位所立奇功,早就想与两位见上一面了。”

杨信徐从适见他说话中听,心中生了些许好感来,杨信指着回纥人逃走的方向道:“郭都督,咱们不如先追敌人吧,回头我们再补礼数。”

郭洛望了望萨图克,又望了望八剌沙衮,却道:“不,我们先进城救火。这八剌沙衮是方圆千里的中心,就这样烧了可不好。”

杨信和徐从适愕了一下,心想这当口不去追敌人却去救火,那算什么事情?杨信看了徐从适一眼,眼神分明是说:“要不要来个将在外上命有所不从?”他们是郭威麾下,并不隶属于郭洛,这时是忽然相逢,不听郭洛的命令也未必不行。徐从适却又使了个眼神,那是在说:“人家官又大,又是国舅爷,这场功劳又不管国家成败,何必得罪他。”

杨信心中不满,却也就罢了。

这时郭漳也赶到了,望见郭洛的旗号拍着汗血宝马一骑当先地就赶了过来,见到了郭洛直跳了下来,跑到了他的马鞍前叫道:“都督,都督,哥哥!”两人乃是五服内的兄弟,战场乍见之下倍加亲热。

郭洛见到了郭漳垂泪道:“庸叔的事情我知道了,这也是他老人家的夙愿,也不要太过伤心。”

郭漳眼泪也直渗了出来,郭洛指着回纥败退处道:“你带的是骑射兵,逼近去射杀他们,不过不要冲进去,术伊巴尔也是个会用兵的人,说不定设了陷阱。你一路逼着他们,不要跟丢就行。”

郭漳二话不说,领了所部追上去了。

杨信暗中恼怒,手肘撞了一下徐从适,眼角一扫,那是在说:“看看!明知道是有胜无败的勾当,就不让我们去了,却让自己人去立功!”

徐从适也撞了他一下,也是眼角一扫,那是在说:“忍忍吧,谁叫不是我们的头呢!”

郭漳出发之后,郭洛当即派出兵马四出兜截,逼那些逃脱的各部族入城救火,指着八剌沙衮道:“两位将军先到,这夺城的首功,理该由北军夺取。”

徐从适道:“不如郭都督先行吧。我们附随骥尾。”

杨信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郭都督都下命令了,你还客气什么!”跳上了雪围脖,呼道:“走!随我夺回碎叶去!”

徐从适见他走了,也就跟着去了。

郭洛在后笑了笑,心道:“好一群骄兵悍将。”

那边杨信与徐从适一起,先冲进了八剌沙衮城,放眼望去,不由得一阵叹息。

这八剌沙衮城,并不像他们想象中那样繁华,岭西回纥的工商业均不发达,两河流域又是游牧部落,不像农耕文明一样可以支撑起一个巨大的脱产都市来,所以八剌沙衮的城墙范围虽大,城内却没有像凉州、疏勒那样的繁华市井,相反,由于历代君主及其部下习惯于金帐内的生活,所以城内有很大的一片地方是用于驻扎帐篷。

当然,像样的建筑也是有的,但不是民居。一个自然是历代大汗所住的宫殿,宫殿的格局介乎华夏与波斯之间,又带有一些漠北游牧民族的符号,另外一个就是神庙了。

但此刻宫殿与神庙都已经起火,唐军入内之后,在郭洛的指挥下切割火场,将还没有烧到的地方保护起来,但萨图克在离开时就已经放火,所以眼看这两大主要建筑都保不住了。

这时后面郭威和马继荣也相继也到了,郭威听说郭洛在城内,便在城外驻防,马继荣慢到,却先进来与郭洛见面,看见还在燃烧着的宫殿与神庙,指着火苗叹息道:“这座城,也要变成空城了。”

郭洛却道:“空城也罢,反正接下来几年里头,这里也不需要住什么王侯将相、祭司僧侣。最重要的是城外的水利没有破坏。”

碎叶河流入热海的这一段,夏天秋天水量都十分丰沛,所以有大片的灌溉农田,有许多水利设施都还是隋唐时期留下的。岭西回纥演进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在西迁的路途中又不断与当地各族融合,其中有不少本是昭武人,甚至汉人,所以人口结构中有了许多的农民——确切来说是农奴,因岭西政权的战斗力主要还是依靠游牧人口,农民便沦为近乎奴隶的地位。

这次萨图克西迁,游牧部落倒也还可以适应,有不少也就跟随了,但务农人口却谁肯轻易离开呢?因此中途纷纷逃散。术伊巴尔在败势之中也没法有效控制,因此这些人逐渐逃回,全都聚到了八剌沙衮附近,在唐军的驱遣之下自愿投降——这些人身上有很强的奴性,反正在岭西回纥手下过的也是近乎奴隶的生活,向来投靠了唐军,最多也就如此。农奴们又有农奴们的狡黠,他们知道自己是有利用价值的,只要够温顺,新的统治者一般不会杀害自己。

张迈到达的时候,八剌沙衮城外已经匍匐了将近万人,郭威迎来与他一起进城,才到城门,杨信就跑了来道:“元帅!我奉命追击回纥,到了这附近,本来就要追上萨图克了,但郭洛都督望见大火,却让我们先救大火,因此便让萨图克那厮给逃了!”

他说的话只是陈述,但语气十分古怪。分明是在告状!

张迈自到了岭西以后,再见到杨信、徐从适两人,那宠信是连岭西旧部看着都暗中妒忌,雪围脖当初杨信是临阵“借”的,张迈自然不会要回来,此外从银盔到明光甲到一品横刀,全副装备都换成新的,乃至靴子——张迈见杨信的鞋子破了,又看他的脚和自己差不多大,直接就将自己还没用过的新靴子给了他。见了面说话也从不带一点严肃,口吻就和石拔说话差不多,没有什么避忌。

这时他早知道此间发生的事情,听了杨信的话,笑道:“郭漳捉不到萨图克的,放心,回头我仍让你打前锋,这场功劳逃不掉!”

杨信哈哈一笑,见张迈没有偏袒郭洛,这才转为欣然。

张迈上了城墙,见到了郭洛,一把将他抱住,彼此捶拍着背脊,叫道:“好兄弟,这……咱们可几年没见了啊?”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8章 碎叶——大西征的起点! 下一章:第110章 回纥公主
热门: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 大谋小计五十年:诸葛亮传 国家阴谋2:英国刺客 孽欲春潮:与美女领导的风流孽情 总互怼的俩总监结婚了 风流相公西门庆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 赠君一颗夜明珠 情爱的证明 按需知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