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回纥公主

上一章:第109章 张郭会师 下一章:第111章 不把祸根留给子孙!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杨信的眼中,觉得郭洛年轻,那是和中原的将帅相比。可是在张迈眼中,郭洛的神态却比上一次见面似乎年长了十岁。

和杨易不一样,杨易这几年一直活跃在战场上,身体自然而然地得到了锻炼,到现在为止几乎没什么赘肉,郭洛的身体也很健壮,然而横截面却大了许多,几年前他还是一个很英俊的青年,现在却带着一种发福了的姿态。他的脸庞没有战火硝烟熏过的那种粗糙,反而比几年前细致了。给张迈的印象,郭洛是变得稳重了,从他上马下马的姿态看来,张迈甚至觉得郭洛的武艺可能退步了。

但是他的那双眼睛,却比以前更加的深沉。

……

“萨图克已经不足为虑。”郭洛说道:“一个被我们连续打败两次的人,以后对我们会有一种先天的畏惧感,只要我们不给他战胜我们的机会,那么今后,我们就可以追亡逐北地赶着他一直到天涯海角去!”

两人说话的地方是八剌沙衮外的一片旷野,不远处马继荣正在指挥兵马安顿归降的农奴,并要他们赶紧将种植提上日程表,他还拿出军中带来的麦种,让农奴们种植春小麦。

而近处,就只有张迈和郭洛两人。这是张迈抵达八剌沙衮的第二天,进城后他即宣布改八剌沙衮为碎叶城,并勒石为记。杨信本来建议继续追击萨图克的,但张迈看到了郭洛有别的意思,就将追击暂时停下。

郭威见郭洛对追击萨图克并不着急,就猜到了这个郭都督可能有自己另外的打算。

今天上午,张迈与郭洛一起来到了碎叶城外,找到了一些隋朝时就留下的水利设施,望着在过去两年荒芜了的灌溉农田,他们两人知道,在唐军的手里这里应该可以焕发出新的生机,并从此为唐军统治这一片地区提供给养。

“听你的口气,好像不打算灭掉萨图克。”张迈说。其实他自己也并没有一下子就要灭掉萨图克的计划——要不然也不会优哉游哉地先去夷播海了。不过这个时候他想听听郭洛的意见。

“现在还没有这个必要,”郭洛道:“这个萨图克,是我们开路的先锋啊!”

“开路的先锋?”张迈忽然一笑,觉得郭洛变得有些奸诈——嗯,奸诈,这是个贬义词,可在这个时候,为什么觉得这个形容词特别合适呢。

他打量着郭洛,后者并没有露出微笑,他的一双眼睛一直是那样,眼皮半耷着,只露出半只眼珠子。

忽然间张迈想起了一件事:他觉得郭洛尽管脸丰润了许多,但这神情、这眼神,似乎和新碎叶城时期没有什么两样。

“呀,”张迈心想:“或许郭洛并不是变得奸诈了,或许他以前就是这样,只是现在变得更厉害了而已啊。”

“河中地区,本来就是我大唐的势力范围!”郭洛说道:“只不过怛罗斯一战失败之后,我华夏势力衰退,到了如今,中原人竟然将这一大片故土给忘了,以为是外国了!但是我们这些安西四镇的后裔却清楚地知道,从这里到怛罗斯,再从怛罗斯向西、向南数千里,都曾经是我们大唐的势力范围!”

“但是,现在则是萨曼王朝了。”张迈说。

“是,是萨曼王朝。”郭洛道:“但萨曼王朝,也只是天方的一部分,就像安西是大唐的一部分一样!”

张迈有些明白郭洛的想法了,或者说,他自己本来也有类似的想法,只是过去的几年里两人相隔万里,就是有书信往来,说的也多是当务之急,太过遥远的一些事务,反而无暇谈及。

“河中肯定是要取回的,这是大唐与天方此消彼长的一个关键!”郭洛说道:“以世俗政治统治宗教系统的华夏做主导,还是以宗教压迫世俗的天方做主导,在这个繁庶的河中地区就应该决出胜负来。当初萨曼与我们结盟,只是贪图商贸上的利益,并不是真的要和我们做朋友,其实他们一直都是我们的潜在敌人!”

当安西唐军取得第一个打算扎根下来的根据地——疏勒的时候,萨曼就曾经派兵与萨图克联合,要将疏勒攻陷,在疏勒一战之后萨曼败退,这才不得不与安西唐军结盟,但那与其说是结盟,不如不说是被迫承认安西唐军的实力与地位。

“河中落在萨曼王朝手里,只会日渐腐朽,不管是对河中百姓来说,还是对华夏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郭洛道:“不过,我们与萨曼毕竟是结过盟的,如果没有一个足够的理由,并不合适直接进攻。”

张迈道:“所以你就默认了萨图克对河中的进犯?”

“我当然不可能那么神,我又不是神仙。”郭洛干笑了一声,说:“其实我一开始也以为,山中骑兵在河中只能闹腾一阵子,没想到能够支持得这么久,而且现在看来几乎有可能灭亡调萨曼。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如就顺水推舟吧。”

顺水推舟,顺的自然是河中变乱的水,推的则是萨图克这艘船了。

说到国际交往中的厚黑,张迈其实不在郭洛之下,对付骨咄,对付沙州,他都在道义上占尽了上风,然而在现实中龟兹却完全纳入了天策的麾下,而沙州归义军如今也烟消云散,完全不复存在了。

所以当郭洛说起这些的时候,有些话并不需要说得太明,张迈就已经了然于心了。

“所以,你打算放萨图克西行?”

“是的,对他来说,现在只有这条道路了。向西、向北都是贫瘠的土地,来自碎叶河的人不可能会想到那里生存的,而火寻部落当初之所以肯出来,可不是为了有朝一日回去。所以萨图克若想要保住势力,就唯有进入河中掠取财富了。”

这时已经是暮春,潮湿的季节已经到来,不过在这片远离海洋的大地上,泥土本身是不会湿润的,仍然必须依靠河水的灌溉才能种植作物。

张迈在一片干沙上,用脚够了一个简单的地图:最东面就是碎叶,碎叶往西就是怛罗斯,怛罗斯往西南一点就是白水城,白水城再往南就是屏葛——这是萨曼王朝在东北面的首府。屏葛往东是西鞬、库巴、宁远,往西就是撒马尔罕和布哈拉了。

其实天策唐军从伊丽方向开过来的兵力,已经足以将萨图克打败,如果郭洛真的有打算将萨图克灭亡于斯,只要兵出库巴,走西鞬,攻下屏葛,然后转而北上进入白水城,就能将萨图克关门打狗了。

可是现在,他却让不甚擅长打仗而擅长主持外交的刘岸去了西鞬,放过了屏葛,相当于就是要给萨图克留一条后路!

“要执行这个计划的话,”张迈道:“必须控制好两件事情,第一是萨图克真的能够打赢萨曼的军队。”

“这个就要看他的了。”郭洛道:“不过如今布哈拉已经被山中骑兵搞得焦头烂额。这些回纥人是在北庭吃了我们的大亏,所以见到我们就像一群死狗一样,但我敢保证,若让他们有机会进入到河中的那个花花世界,这些人马上就能够活回来!萨图克若是能够整合他的残兵败将,再加上山中骑兵,攻下布哈拉都是有机会的。”

“但是我们还有第二个顾虑。”张迈道:“那就是纵虎反成养虎。”

他指着怛罗斯、河中一带说:“这一带地区,山河纵横,而补给却很困难。我们汉唐两大盛世,兵力都只能推到这一带,不是没有原因的。受限于地势,萨图克或许竟然能够把守得住,若他们能够成功地做到东守西攻,在我们攻破他们东部防线之前,就将河中收归囊中,以回纥族的力量加上河中的财富,说不定会让他第三次东山再起!”

说到这里张迈叹了一口气,说:“一个人如果可以三起三落……那这个人就太可怕了。他会变成一个古今罕有的对手!我敢说,萨图克如果没有遇到我们给他的挫折,没有从我们身上学到这么多的东西,他都不会有如今天这样强大,如果他能够秃鹰再生的话……那时候我们都不晓得能否制住他了呢。”

说到这里,张迈有了一点马上将萨图克掐死在未成大患之前的冲动。

郭洛道:“如果萨图克能够守住怛罗斯,而西鞬又还不在我们手上的话,那么我们要进入怛罗斯就很困难,而要进入河中也同样不容易。”

库巴与西鞬之间的道路乃是山道,很难大规模行军的,而且两座城市都是山城,自从安西与萨曼以此为界之后就再也没有纠纷,不止是两国都有和平的诚意,更是由于在这样的地势之下,萨曼就算倾尽大军也很难攻克库巴,同样的,郭洛就算尽起宁远大军,哪怕再加上安西其它的军队,也很难越过西鞬一步。

而怛罗斯也不是一个好打的地区,当初张迈取得了怛罗斯与俱兰城之后,内部实甚空虚,然而就靠着灭尔基山城以及碎叶沙漠的屏障,还是硬生生地将当时实力远胜安西唐军的萨图克给逼退了。今天,萨图克同样有可能做到同样的事情。

但郭洛却笑了:“但是如果西鞬在我们手中,而怛罗斯的防线也已经不完整了呢?”

张迈笑道:“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在我们需要的时候,随时杀到萨图克跟前,让他在刚刚取得胜利而还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从后方赶来截取他的战果!只要我们能够紧紧地咬住他的尾巴,就能让萨图克只能西逃,而没法回击。”

他说到这里见着了郭洛眼神中的自信,讶异道:“你不会已经到手了吧?”

郭洛在“灭唐城”的方位上一点,又点了点西鞬,说:“在我拿下雅尔之前,就都已经到手了。”

张迈哈哈一声笑了出来,远处的一些农奴听到笑声敬畏地向这边望过来,张迈看着这片胡天,踏着这块汉土,大笑道:“那就让萨图克来做我们的前锋吧!”

……

两人走过这片土地,阿史那·科伦苏和阿史那·卡查尔迎了上来,昨天晚上张迈刚刚任命他为这个地区的长史,料理这个地区的内政,同时又让卡查尔组织牧骑,以维持这个地区的治安。

父子两人穿上新的官服,同时跪在张迈的脚下,口呼大汗,张迈笑道:“我不是大汗。”

阿史那·科伦苏道:“在汉土则为皇帝,在边疆则为大汗!我主不称大汗,谁是大汗!”

张迈嘿嘿一笑,不置可否,阿史那·科伦苏又道:“我阿史那家族,在草原,则姓阿史那,在汉地,则姓史,这是我们家族数百年的传统。如今已经归入大唐,请元帅许我们父子以史为姓!”

张迈道:“准了。”

阿史那·科伦苏大喜,这次自称史怀诚,卡查尔改名叫史克庄。

史怀诚得张迈允诺改名,大喜之余,又向郭洛请道:“郭都督,当初有一件婚事,迁延至今,还请都督主持。”

郭洛愕然道:“什么婚事?”

史怀诚道:“就是元帅与岭西回纥公主的婚事啊!”

张迈和郭洛同时啊了一声,可没想到史怀诚在这里旧事重提。

史怀诚道:“先前听说,郭夫人为元帅诞下一对麒麟儿,真是可喜可贺。不过凉州至此万余里,眼看大军一时无法回去,元帅又久旷之中,而公主又随我回到了碎叶。何不就请都督重做冰人,在此完婚。一来元帅在此地有人服侍,二来公主得列侧室,碎叶诸部亦将得安心。这是家国两利的大好事,还请郭都督勿要推辞。”

郭洛是张迈的大舅子,但史怀诚一上来就提起郭汾刚刚为张迈剩下了一对双胞胎,以表明郭汾的地位无可动摇,就算张迈将阿尔斯兰的女儿纳了也不过添了一个侧室而已,不敢有威胁郭汾之意。

这件婚事,当初确实曾提过,这是旧事重提,郭洛看看张迈,道:“元帅,你看……”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9章 张郭会师 下一章:第111章 不把祸根留给子孙!
热门: 重生之魔鬼巨星 行行重行行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 妄想银行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大明武夫 与上帝的契约 夜色深处 染上你的信息素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