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不把祸根留给子孙!

上一章:第110章 回纥公主 下一章:第112章 为自己活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萨图克带领所有仇汉的部族,西逃到了俱兰城,胡沙加尔也已赶来,与萨图克、术伊巴尔相见,萨图克心中惭愧,见到了胡沙加尔就怒骂道:“你怎么这样轻易就让郭洛攻过来了!”

胡沙加尔心中懊恼,却又不敢驳嘴。

这时唐军分两路进兵——基本上也就是当年萨图克攻打安西唐军的路线——北路是郭漳的骑射兵,走碎叶沙漠,一直在后面咬着,没有放松,但碎叶沙漠虽然不如死亡之海那么大,却也让郭漳不得不中途撤退;南路是温延海,走山路,直逼到灭尔基城下,却也没有上前攻打。

然而,萨图克并没有因此而放心。灭尔基是山城,可以扼守——当初萨图克攻下怛罗斯以后马上着手办的事情就是加强灭尔基的城防。至于碎叶沙漠,那不是一个可以顺利进军的地方,军队数量越多,要越过沙漠就越麻烦。

如果敌人只是在东处的话,萨图克还有很大的信心能够守得住,只要像当年安西唐军一样,一面固守灭尔基,一面固守俱兰城,就有可能将这个地区守住。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在怛罗斯与俱兰城之间还存在一个破口!那就是灭唐城所在的山口!

当宁远还是讹迹罕的时代,怛罗斯与讹迹罕之间没有商业往来,这大片的山地便都处在蛮荒之中,但是现在,这片蛮荒却已经在几年的时间里踏出了一条道路了,在宁远故国的土地上形成了一条虽然不好走,却已经成型的通道来。更麻烦的是,通道的南北两个缺口,都已经落在了唐军的手上!

安武在攻陷了灭唐城之后没有继续攻击怛罗斯或者俱兰城,只是不断地在这个山口增加军营,对怛罗斯与俱兰城都虎视眈眈。

他不动,但不意味着他不能动!这是一颗安插在萨图克背脊上的长芒,它会在战争真正开打的时候,随时随地地给萨图克来一刀致命的!有安武这颗棋子的存在,萨图克便根本没法集中精力来防范来自东面的压力,而要将安武解决掉——现在的回纥人还有向唐军主动进攻的勇气么?

春季快要过去了,夏天还没到来——这片内陆地区,春天来得比较迟,现在正是最好的天气。在这个季节,即便是怛罗斯也到处都长草疯长,如果没有战争的话,这个季节可以将牛羊养得贼肥,但是这个时候萨图克的心情却跌落到了有史以来的谷底。他看着几万跟随他从八剌沙衮撤来的部族,竟是个个都灰头土脸。过去的几年他两起两落,而未来的前途则完全不可于此。

就在这时,苏赖派人送来了一封信,萨图克打开了信,见自己的这位军师在信中告诫他要小心郭洛的奇袭。

“唉!”萨图克叹息了一声,苏赖的判断倒很精准,可惜事情已经发生了。

信的后半段语气一转,提到“假如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那么,请大汗尽早举族西征!”

“举族西征?”

萨图克脑中闪电般的一耀!

苏赖在布哈拉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战果,这个他是知道的。

如今,怛罗斯地区的防线已经不完整,想要在这个地区抵抗唐军可能性已经不大。但是,如果以怛罗斯为边城,而直接进入河中地区呢?

这个似乎也是一个办法——不,可能是萨图克最后的机会了。

这一去,就要远离故国,这一去,可能再也没法回到东方。

但是这一去,也可能会开创一个全新的纪元来!

“大汗,苏赖老将军的策略,可以考虑啊!”术伊巴尔说。

“大汗,臣下也以为可行!”

有安武的存在,俱兰城便不是可以长居之处了。

“好,准备行动!”

而在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东面传来了三个和唐军有关系的情报。

看到第一个情报萨图克的脸黑了一黑:张迈改碎叶河为八剌沙衮,并在碎叶河纳阿尔斯兰之女为侧室,并接受两河诸部落的祝福。

再看到第二个情报,萨图克的心又沉了一沉:在这个最好的天气里,张迈让所有归诚的诸部休养生息,从北庭和宁远两个方向开来的兵马也就地整顿,大军毕集,似乎没有东归之意,而好像要继续西进!

再看到第三个情报,萨图克先是一怔,随即露出狂喜来!

从北庭大捷以后,萨图克的脸色就一直是阴郁的,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有了笑容,而且是大笑:“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大汗,怎么了?”诸将问道。

萨图克收敛了笑容,没有说话,让众人感到十分诧异。到第二天,萨图克再次召集诸将,尤其是将随军的天方教首脑人物都叫了来,痛心疾首道:“小王刚刚收到一个情报……张迈他……他在碎叶禁教了!”

众天方教徒惊骇起来,道:“什么!”

“他是打着什么宗教自由的旗号,”萨图克道:“这是他的阴谋,表面上看他说随人选择信仰,但是从传来的消息看,去年受洗的数万教民,已经都被迫弃教了!张迈要他们破戒、吃猪肉,如今自灭尔基以东,天方已不再是国教了!”

众天方教首脑人物仿佛都被刺激到了一般,有的跳起,有的怒吼,有的狂呼,有的就要冲过去,朝着东方的方向似乎要去打仗!

然而谁都知道,此刻要想东进,那无疑是送死!

“这人是地狱来的恶魔!”萨图克道:“从他出现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处心积虑地要对我们天方神教下手了!他侵入了疏勒,结果就是疏勒这个天方之国变成了卡菲尔的盘踞地,跟着他将已经归化的讹迹罕也变成了异教之国,而现在,轮到了八剌沙衮了。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再接下来,应该就是怛罗斯!甚至是河中、呼罗珊,甚至是巴格达!我想,这个恶魔最大的野心,就是颠覆整个天方!”

众教徒高呼道:“我们不能让他这样做,我们不能让他这样做!”

“但是现在,我们没有办法了啊!”萨图克痛心疾首地道。

“大汗不用担心!”一个讲经人站出来,说道:“这个恶魔虽然屡战屡胜,不过那是在大唐的故土上,到了这里,他再想要继续逞强就不行了!怛罗斯是他们唐人最大的噩梦!只要我们天方世界全部联合起来对抗张迈这个恶魔,我们就一定能够重现一次怛罗斯之战的辉煌!”

“没错,没错!”几个狂热的信徒一起大叫:“就让唐人再一次栽在怛罗斯吧!这片土地,永远会是唐人的噩梦!”

……

张迈其实并没有对天方教进行“灭教”,他所做的是延续一直以来的宗教政策:将宗教置于政权之下,限制所有宗教的传教活动,引导他们往赈济穷人、施医赠药、开办义庄、抚育孤儿等方面发展,使之在政府力不能及的领域成为社会的良性补充,并给予各大宗教政治上平等的地位。

不过,在天方教狂热信徒的眼中,将一个本来已经是“天方之国”的地方,变成一个“诸教共存”的地方,这本身就是一个退步啊!

政教分离、教统于政,还是政教合一、教高于政——这正是华夏文化与天方文化的本质区别之一!

更何况,由于岭西回纥在过去一年发生了一件特殊的事情:萨图克强心下令两河流域所有居民洗大净,从而将岭西回纥全部变成了天方教民。

宗教这种东西有一种很可怕的延续性,虽然一开始是强迫受洗,但是一两代人过后,当后代们都习以为常,他们就会变成虔诚的教民,那么这个地区就会成为根深蒂固的“天方之国”了。

所以张迈到了碎叶以后就下令,所有被迫洗大净的部落与民众,都得以重新恢复各自的宗教信仰。他还借着自己的婚宴,颁赐了酒肉——酒是葡萄酒,肉是香喷喷的猪肉,请所有被迫洗大净者品尝,以此作为他们重新获得心灵自由的象征。

当然,如果确实是真的信仰了天方真神,张迈也不是说一定要逼迫得他们背叛信仰。

然而,两河流域的这些“教民”毕竟信仰甚浅,大部分人都还没有形成天方教的生活习惯,目睹了萨图克的失败之后,他们便知道在这个局势下还坚持“天方信仰”那可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所以在张迈下了命令之后,绝大部分人便都心安理得地吃起了猪肉,所以,几万“天方教徒”在张迈的宗教政策下弃教却是实情,而且两河流域也从此不再是天方之国,从这个角度来说,萨图克对张迈也并非污蔑。

可以想象,这件事情一旦传到怛罗斯、传到河中、传到那些激进的天方教教徒耳中,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萨图克很明白,张迈此举是让天方教世界失去了一个国家!他明白,一个国家的君主改换了,对许多天方教的人来说没什么,甚至就是哈里发改换了也都没什么!

但是一个“天方之国”在短短数日之中整个儿变成了“卡菲尔之国”,这在激进教徒心目中将是绝对不能容许的重大罪恶!

“让教民失去信仰,让天方之国萎缩,让还活着的人们丧失了希望,让处在苦难中的人们丧失了未来……这一切,就是张迈所造的大罪,这一切,也都是唐人所造的大罪!”

“从疏勒,到宁远,再到八剌沙衮,唐人正在像病毒一样蔓延过来,如果不阻止他们,那再接下来他们肯定会继续将怛罗斯、撒马尔罕、布哈拉甚至巴格达都拖入地狱!”

“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失去信仰,就像染上了瘟疫一样,他们在蔓延着,他们在扩散着!而这种瘟疫很显然都是张迈带来的,都是唐人带来的,这种瘟疫,就是唐祸!”

“如果我们不能阻止这一切,如果我们让唐祸继续蔓延下去……那么,将来我们死了,也将无法在天国面对真神!”

……

李膑带领着一批工事兵以及一批有很高素养的农夫,进入碎叶。

这里曾是他长期生长的土地,但是还没来得及产生感慨,就听说了张迈“灭教”的事情。他吃了一惊不顾一切赶紧来见张迈,张迈见到了他,笑道:“你来迟了,若早来几日,就能喝到我的喜酒了。”

李膑看着张迈一脸轻松的样子,说道:“元帅,你竟然还这样清闲!”

“怎么了?”张迈问道。

“这件事情,究竟是谁的主意啊!这是致乱之道啊!”

张迈呵呵一笑,道:“怎么,怪我不该在这边纳侧室吗?嗯,其实是应该跟汾儿通个声气的,不过东西隔得太远了,所以郭洛一说,我就……”

“属下说的不是这事!”李膑道:“属下说的,是灭天方一事。”

“灭天方?”张迈道:“不是灭天方,我只是推行我们既定的政策罢了。”

“但元帅不该贸然将已经洗大净的人都让他们弃教啊。就算真要这样做,也该缓缓图之。”李膑叹息道:“这样一来,会惹多大的乱子啊!一旦激起天方诸国的反应……我怕萨图克会利用这个机会,诱引天方诸国与我们对立。那样我们将会竖起一个空前可怕的敌人!”

张迈听到这里,放下了酒杯,他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空前可怕的敌人?”他冷笑道:“空前可怕的敌人,从来都不在外部,而在内部!最可怕的敌人,也不是有所为而必为,而是因循苟且!天方教的这件事情,迟做不如早做!慢做不如快刀斩乱麻!”

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回忆着:“我曾经见过那么一个国家,为了怕一小撮人造反,为了怕一点所谓国外的舆论,而将真正应该做的事情压下,日复一日地维持着一种虚幻的稳定!哪怕那些可怕的祸因,已经从边陲之地蔓延到了腹心,却仍然掩耳盗铃!”

“但是,我却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天方诸国反对?要反对就让他们反对吧!他们就算要因此而动兵,全部起来支持萨图克,我也不怕!我不会因为外人的脸色而不去做我认为对的事情!天方教民的这件事情,今天做,也许会带来一年、两年的后患,但如果不做,却会埋下一百年、两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祸根!我张迈宁可将这些最难的事情都在我手头做掉他,也绝不会将这些祸根留给子孙!”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10章 回纥公主 下一章:第112章 为自己活着
热门: 牧神记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6·大结局 子夜悲歌 冰火魔厨 欲望·金钱·谋杀 乡土中国 花滑大魔王 玄界之门 穿成炮灰总裁的男妻 道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