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为自己活着

上一章:第111章 不把祸根留给子孙! 下一章:第113章 粮食问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策三年,四月。碎叶城。

厚实的城墙笼住了很大的一片地区,可是,这片地区之中却含有宫阙楼台之属——都在大火中烧光了,民间的设施也很少——这里本来就不是工商业发达的地方。岭西回纥,说富有,其统治阶层的豪奢几乎不在萨曼富商之下,但说到穷,底层的百姓那日子过得可真苦,连像样的房子都没有,所以即使在岭西回纥的统治中心,居处也是两极分化——大汗住的是金帐,而牧民进城之后就草草搭个毛毡帐篷。

这时候的碎叶城内已经草草收拾过,由于萨图克临走前的那一场大火,倒也将城内烧得平旷,仿佛一个广场一般,大火之后暂时还没长出草木来,放眼过去倒也十分大气!只是一些烟火熏染过的地方,那种痕迹一时无法掩盖——天策军的高层是一个重实用而不重虚文的团体,所以也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去花偌大的功夫来擦拭断壁颓垣。

不过,却还有一座建筑仍然高高矗立着,那就是祭祀用的一座高台,高台是祆教的格式,但岭西回纥的宗教有过不小的变化,近年这座高台变成了佛教的用途,而落到了萨图克手中,高台连同高台下的寺庙则变成了天方寺。

唐军进城以后,细心的葛丹摩派人将天方教的一些明显饰物给去掉了,而在高台上插满了龙旗,偏一点的地方插上了郭洛的狮子旗,然后是用天策军诸侯将的军旗将高台插满,风声吹得旗帜猎猎,场面十分威武。

新归附的岭西军民,大多暂时归由史怀诚、史克庄父子部署,葛萨丹摩父子也得到了一官半职,不过他们被派去了做一些礼节性的事情,并没有得到很实在的权力。但作为内争十分擅长的人,他们父子二人在一阵颓丧之后就重拾精神,觉得既然已经进了这个体制,只要好好把握机会,奉承好张迈,以后未必就没有机会。他们父子俩知道史怀诚父子改姓后,也给自己改了姓,直接将萨字去掉就变成了汉人的一个大姓——葛丹摩与葛齐辉了,倒也好听。

在葛丹摩和葛齐辉的安排下,一些隶属于民兵编制的碎叶兵奔行穿梭在高台之下,每个人都很疲惫,但不敢偷懒,而正在不断聚集的唐军兵将,脸上则充满了欢悦。

唐军自起兵以来,打下的大城何止十座?若连小城镇都算上,那怕不得上百,然而今天攻占碎叶,却带着一种很久没有过了的兴奋感,这种感觉,不是一种“征服”,而是“收复!”

对温延海等新碎叶城的旧部来说,碎叶也曾经是“安西四镇”之一,这座大城的收复,就意味着安西地区的全面规复,是唐军辉煌事业的一座里程碑。温延海他们不止一次地从长辈那里听说,“新碎叶城”其实是“旧碎叶城”的一种延续,是唐人被胡虏逼到没办法的时候,才在蛮荒之地建立起来的一座小城,是安西四镇的后裔将记忆中的碎叶投射在了碎叶河的上游。那记忆既有对大唐全盛时代的温馨追念,也有着对国土沦丧的极度痛心!

而如今,这一份追忆已经变成了可以实现的未来,而沦丧的国土也已经取回,想到祖先对现在的这种成就连想都不敢想,如果他们能否复起于地下,不知道会如何赞扬自己呢!这种自尊,这种自豪,足以支撑每一个新碎叶城的老兵赴汤蹈火、虽九死其犹不悔!

碎叶,这既是新碎叶城老兵们的过去与起源,也将是唐军未来的新起点!

……

对小石头他们来说,碎叶这座城市曾经是他们曾经可望不可即的大都——在他们还是孩子时,当他们还在藏碑谷做奴隶的时候,就听说他们最大的主人——回纥的阿尔斯兰大汗就是住在这座城里的。这里是岭西回纥的首都,在藏碑谷守军的描述中,这里是一座高贵的城市,是像小石头这样卑贱的唐人所不能踏足的。

但是现在,这座城池却匍匐在了他们的脚下,成为一个他们可以任意践踏的地方!西域恢复到了常态,这个世界,重新回到“华贵夷贱”的秩序中来。天策大唐的法律对诸族其实是公正的、公平的,张迈本人并不打算根据血统,将唐人打造成为一个凌驾于诸族之上的部族,成为天策境内的寄生群体。如果统治者真的愚蠢到将自己所在的民族全部变成地位超然的贵族,唯一的后果就是毁掉这个民族!

除了特殊时期,天策政权大部分的政策,都是提倡“诸族平等”的,然而这才没有几年,由于得到了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唐人就显现出比胡夷们强大得多的生存能力,争取到比胡夷们广阔得多的生存空间,无论是文化还是武功,无论是商业还是政治,华夏文化熏陶下的唐人自然而然地就形成了让诸夷仰慕的财力与文化来。

……

杨信和徐从适呢?

在中原的时候,他们何曾想过会有今天!就在昨天,唐军的随军工匠已经将这一行的主要将帅的名字,刻在了热海旁的大石上!那块巨石之下还有许多小石头,张迈特许所有将士将自己的姓名也刻在那群石之上!作为收复国土的英雄标志!

勒石塞外,这可是名留青史的事情!哪怕是在半年前,杨信和徐从适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就在去年,他们的名字还只是刻在张迈的马鞍上,因为他们就算告诉别人,别人也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但是现在枪王杨信与箭神徐从适的大名却已经响遍西域——甚至在关中地区的变文传唱者也开始注意到这两个名字,并按照与石拔同等规格的方式来塑造这两位新的英雄。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否已经传到了朔方、传到了河东,自己的家人,是否也听到了这个传说。当年他们领了任务的时候,杨信以自己是个无名小卒,姓名又都很普通,所以没有改换,徐从适也只是改了一下那个有点扎眼的姓,所以如果消息传到老家的话,家里人是有可能会知道自己的。

出发时,还是什么也不是毛头小伙子,而现在若再回去,那就变成了传说中的人物,这可是何等奇妙的感觉。

中原那种尔虞我诈的内斗,和纵横西域的豪爽日子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回想前尘,他们几乎都为中原的军阀们感到羞耻!

在银枪军的队伍中,也有着许多出身中原的好汉,然而当他们将自己的姓名刻在石头上的那一刻起,就再没有人能够扭转他们对天策唐军的忠诚了。

……

至于那些刚刚投诚的部族,他们的目光则还是闪烁的。

张迈不是神仙,也没有那种虎躯一震就让所有陌生部落都心悦诚服的魔力。然而农奴们还是发现这个新的征服者和他们想象中的不同,张迈来到之后并未鞭打他们,也没有迫使他们改变自己的信仰,甚至也未苛捐重税,相反还派来了一些从东方赶来的“奇怪农夫”来教自己种田,教自己如何将粗放畜牧改成精养畜牧,教自己如何农畜并用,在那些“奇怪农夫”的口吻中,这位张元帅似乎还在为自己能否吃饱肚子而操心呢——这在以前却是哪里曾有过的事情?

不过,眼下他们对张迈的感情却还是没有马上地变化,张迈带来的不是宗教性的狂热,而是一种世俗化的政治秩序,这种政治秩序要起效果,需要时间。

……

马蹄声响起,一队人由远而近驰来,为首的正是张迈,郭洛落后他一个马头,马继荣在另外一边,郭威在张迈的正后方,正好形成一个十分微妙的四边形。龙骧军精锐在后护卫。

“见礼!”

高台下五万唐军一起行了个军礼,那划一的动作何等的壮观!

高台之下,除了新迁入的一些农民牧民之外,还有不少郭洛从南方带来的各国使节、各族酋长,只见了这个行礼的姿势许多人就被镇住了。

而葛丹摩父子已经带头跪下,所有新投诚的农奴、牧民,哗一声全跪倒了!数万人站着行礼,数万人跪着行礼,这等场景令人惊叹。

史怀诚和史克庄父子穿着汉家的冠帽袍服时竟然半点也不显得违和,大唐本来就有容纳胡汉的气度,从大唐服饰改过来的天策大唐衣冠,无论文武,无论种族,穿上之后都能够现出一种气派来。

“元帅……”

他迎了上去,葛丹摩则从另外一个角度弯腰走来,一挥手,几个奴隶跪在了张迈、郭洛等人的驻马处,将腰弓得好像一张凳子一样——这是人凳,张迈很久以前就在沙州等地享受过这种待遇,不过和以前一样,他不领这个情,喝道:“走开!”吓得奴隶屁滚尿流。

张迈从容跃下马来,他不用人凳而直接跃下,数万大军看了心中反而涌起一种钦佩——这才是他们的元帅!这才是大伙儿心目中的领袖,心目中的英雄!

三十多岁的张迈,在天策唐军中处于中间年龄,杨信徐从适等人,石拔石坚等人都比他小,就连郭洛杨易也比他小些,郭威比他大些,马继荣只是中年,但在军中年纪算大的了,而郭师庸在活着的时候则都被姑臧军营的新兵暗骂为“老货”了。

从马上跳下来以后,张迈招呼杨信、徐从适以及石拔郭漳,让他们到自己身边来,说:“跟我一起上去!”

“是!”

四个年轻将领齐声应道。在这个时候能够随侍左右,这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暗示!

高台之下,有领完一个年轻人目光中显露出了黯然来——那是杨涿。

四将在前开路,沿着阶梯一步步地走上去,这高台上也有许多地方熏得黑了,当初葛丹摩曾建议说派人打扫,但张迈却说:“不用!这里本来面目如何,就如何把。这次我需要的不是富丽堂皇,而是豪迈壮阔!”

这时候看着这些火燎后留下的痕迹,另外一种观感从张迈心中涌起。

这一把火不是张迈自己烧的,而是萨图克畏惧张迈弃城逃跑而烧的——更确切地说,萨图克畏惧的还不是张迈,而是张迈手下的大将!

不知什么时候,这些曾经威震西域的霸主,已经降格到了无法与张迈平手对敌的地位!或者是说,张迈如今已经上升到了西域诸国君主不能平时的地步了!如郭洛,如杨易,如郭威,已经足以震慑一个国家,让无数部族匍匐在他们的脚下,而他们,又只是张迈的手足。

北庭一战之后,放眼天下,大概只剩下耶律德光与李从珂才有资格能与张迈平起平坐了,其他人都已处于张迈的马靴之下!

……

这座高台,本来也是回纥人祭祀的场所,通常是由最有威望的大祭司先行登上,然后回纥大汗登台,在高台之上接受大祭司的祝福,让大祭司帮他与冥冥中的神明沟通。

如今物是人非,高台还是这座高台,宗教也都还在,却已经不止是祆教,或者佛教,或者天方教,郭洛这次不但从宁远带来了军队,而且带来了许多僧侣与祭司。汉佛教、蕃佛教、祆教、明教、天方教、十字教,号称六教一起到场,而这时候六教却都未能上台,而是各占一区,作为宗教人士环列在高台的第二级环台上,望着一步步登上去的张迈,或诵经,或祝祷。

而高台之上也没有哪一派宗教的神器或符号,而是非常简洁地左边竖立了张迈的大纛,右边竖立了赤缎血矛!苍天之下,就是张迈,张迈之下才是群臣与诸将,政权高于教权,这个格局已经通过这种站立加以明示!

郭洛将这六大宗教的人带来不是没有原因的,过了今天,西域所有人都将知道天策大唐境内的这种政治格局,这甚至是对天方世界的一种宣言:在大唐,天方教也将只是作为平等的诸教之一,而不具有任何超然的地位!

数日前李膑曾劝说张迈谨慎,但张迈却拒绝了他的这种想法,他坚持了天策唐军一路以来的行事风格——

不需要太多的阴谋诡计!

不需要太多的因循苟且!

不需要太多的迟疑犹豫!

既然是对的,那就去做!

哪怕因此而遭到反对!面对文明反对者,就用道理与文化教化之!若是面对野蛮的反对者,那就用唐骑来踏平对方的企图,用陌刀来重订西域的秩序!

环顾着周围的虎贲诸将,张迈觉察到一种前所有有的力量感,俯视着高台下将近十万人的军民,他心中又涌出了一种宰割天下的豪情来!

想想自己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西域的格局可不是这样的!是自己借助了历史的暗流,整合了汉人的力量,激发了唐人的血性,糅合了亲唐的势力,杀灭了反唐的敌人,这样一步步、一步步地走到了今天,将无数的暗流汇聚成了当前一发千里、席卷天下的滔天狂潮!

而在这一刻,自己则已经将这个时代最强大的力量掌握在了手中!

在这一刻,握在自己手里的,除了百万军民的生死大权之外,还有华夏东西的历史走向!

……

史怀诚和葛丹摩两人匍匐在中段阶梯上,一起高呼道:“请元帅训话!”

郭洛向后隐退了半步,马继荣隐退了一步,杨信、徐从适等事先没有训练过,因为张迈不需要,他让他们怎么样觉得舒服就怎么样站——在这一刻他们不需要去遵循什么规矩,他们此刻的随行所为,就将成为日后千秋百年、万邦万国所遵从的礼数!

张迈迈上了一步,大声说了一句话:“今天你们还有很多人听不懂我的话,但是三年之后,我希望你们所有人都学会唐言!”

史怀诚和葛丹摩对望了一眼,心想这算什么开场白?一点文采都没有,但回头一琢磨,又觉得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在张迈说出来,就有一种异样的气概。

早有安排好了的翻译在各个地区以各种语言翻译了过去,也有随军文书将张迈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记录了下来!

十万军民听明白了之后,纷纷应道:“是。”

回音在城内一些地方盘旋着,过了一会,张迈才说了第二句话,道:“但在学会唐言之前,我希望你们先做一个唐人,做一个唐人的第一步就是——全都给我站起来!”

台下有数万人都愕然了,不明白,什么叫站起来?

许多人跪着,却都还没意识到自己正跪着呢。

这时候一些岭西老兵对着他们身边的牧民道:“元帅让你们站起来,站起来听话!”

史怀诚和葛丹摩对望了一眼,犹豫地站了起来,台下的数万人望见,也零零星星地站起来,还没站起来的便都起身,便如雨后的春苗一般,忽然间长出了一大片。

“对了,对了,就应该这样!”张迈说道:“我知道你们很多人没有文化,甚至都不识字,我也不跟你们耍文字腔,但是今天我要说的话,你们却都要牢牢记着,并要将我的话传遍唐骑马蹄踏处的每一寸土地,告诉陌刀确立起新秩序下的每一个唐民!”

张迈的话说得很慢,并且总是停顿,好让所有翻译以及传达者将他的话翻传清楚!

“因为我和你们以前遇到的那些君主不同,我不是来压迫你们的,我不是来压榨你们的!我来到这里,是要教会你们,怎么样才能像我一样,活得更像一个人!”

“我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汉人,而是要告诉包括汉人在内的所有人,各族在我治下都是平等的。”

“我来到这里,也不是为了某教,而是要告诉你们,所有宗教在我治下都是平等的!”

“我来到这里,也不是要让你们为我活着,不是要你们为大唐活着!不是要你们为某族活着,不是要你们为某教活着,我来到这里,是要你们为自己活着!”

“一个让民众为自己活着的大唐,才是真正大唐!”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从今往后,你们就全都是大唐的国民!你们的每一个人,都将拥有大唐律法所赋予你们的权利,你们每一个人,也都会受到陌刀与唐骑的保护!”

“但同时,你们的每一个人,也都有责任来保护这个国家,但,不是为了保护我而保护这个国家,而是为了保护你们自己而保护这个国家!”

“今天你们牢记我的话,十年之后你们会发现,自己不再是任何民族的人,因为到时你们身上将只剩下一种令人仰慕的称号——大唐的国民!”

“今天之后的你们要牢记,我们的未来将继续以这种方式,消灭掉世界上所有的国家,让苍穹覆盖下的所有人类,都与你们一起共享大唐的荣耀与幸福!”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11章 不把祸根留给子孙! 下一章:第113章 粮食问题
热门: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第七重解答 我可能是条假人鱼 天才医生秦洛 宜昌鬼事1:诡道(异事录) 军门长媳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杀人之门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我承包了全逃生游戏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