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一样枢密两样人

上一章:第139章 汉家有众三十万,天下何处去不得! 下一章:第141章 东方的新变化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鲁嘉陵走了以后,折嗣伦召集折杨两家核心人物商议,年轻一辈都道此事可行,而且不得不行——如今东面将有大事,朝廷根本就顾不上这里,若是不依鲁嘉陵的建议,府麟二州根本就没有能力养活这三十万人,到头来粮草一断,不仅灾民有难,而且这三十万人一乱起来,府州麟州本地人也得跟着遭殃——这个地区是北阻契丹、西遏党项的战略要地,一乱起来势必祸国,且朝廷也比下旨降罪。

不过,也有主张慎重的,如杨仁就认为应该先跟张希崇杨泽中等书信商议,然后再定大事。

折嗣伦问折从远,折从远道:“从府州到灵州距离不近,书信往来旷日持久,等决定下来我们还要进行其它准备,那只怕会误了百姓。再说,难道张令公杨刺史的书信一到,我们就肯定能够决定了吗?张令公杨刺史远在朔方,他们的提议只能参考,到头来还是得我们来斟酌。”

“那么你的意思是?”

折从远道:“天策军的首脑人物都十分厉害,瞧他们谋取疏勒、龟兹、归义军等大战,从来都是走一步,算十步,虽然如今张元帅西征于万里之外,但对中原未必就全不在意,他们的用心,我看也不只是赈济灾民——只有妇人之仁的人,不可能虎吞万里!且只是为了赈济的话,也不需要出动像鲁嘉陵这样的人物!”

几个年轻较轻的子弟都吃了一惊,道:“哥哥是说天策军要谋取我们府州、麟州?”

折从远嘿了一声,道:“现在之天策,已非当年之安西,他们既然拥有同时击败契丹、回纥的实力,对东方不动则已,若是有所图谋,就绝不会仅仅是为了府州、麟州!”

杨仁惊道:“那是为了整个关中,或者河东了?”

折从远道:“只怕还不止!”

厅内一时沉默了下来,人人心情沉重,似乎都想到了什么,最后,折嗣伦才打破沉默,叹息道:“像张天策这样的人物,不动手则已,若是动手,那目标肯定是整个中原了!”

杨仁道:“折伯父,那我们该当如何?拒绝他们吗?”

折嗣伦道:“拒绝他们,那这三十万人怎么办?”

杨仁道:“实在没办法,只能驱他们前往延州、银州了。反正当初朝廷也非是叫我们府、麟独力负荷此事,到了延、银境内,他们就是想不管也不行了。”

折嗣伦道:“就算延、银诸公被迫接受,也未必能善待他们,到头来受苦的还是这三十万百姓。而且这事若在夏天或许还做得,现在已近冬天,若将灾民驱赶上路,大冬天的没吃没穿,有几人受得了?路上一冻一饿,老弱妇孺首先就得趴下,若再没条活路给他们,到头来还是得惹出乱子来。”

他也没细说是什么乱子,但折从远杨仁久经军务,早已想到一旦出了乱子,灾民在可能酿成民变,民变之后,这些灾民就不是灾民,而成了乱民,对付乱民就可以动用军队镇压。这些晋北灾民都是外来就食者,在秦北缺乏起义的根基,不易对今年收成不错的本地民众造成连锁效应,且秦北临近诸州都有善于打仗的军队——这里是边地啊,没有一定战斗力的驻军是没法支撑的,因此若对民变有所准备的话,军队要镇压下去并不为难。寒冬冻死一批,屠刀再杀一批,剩下的人口再来安置就容易多了——古今中外多少狠心肠的政权,常常就是靠这一招来解决粮食与人口的矛盾。

折从远和杨仁都感不忍,杨仁道:“我们已经开了个好头,若不善终,则这件好事也要变成恶事!那还不如当初就拒绝他们渡过黄河!”

折从远道:“其实也不需想的这样悲观,我看天策军的提议,我们未必不能接受。他们纵然有什么计谋,但只要我们牢牢掌握这三十万人的治权,那么就算如鲁嘉陵所说,在朔方、定难、府麟、敕勒川之间形成一支强大的力量,但这支力量握在我们手里的话,那么将来如何行动,还不是由我们来决定?天策若有阴谋,也都做了我们的嫁衣。”

“但朝廷那边呢?”杨仁道:“三十万人西迁这样大的举动,朝廷那边无论如何瞒不过去。”

“何必隐瞒!”折从远道:“我们可以明白向朝廷请旨,大意言府、麟负担不起,请朝廷许他们西迁屯田,同时向关内、朔方的民间募集粮草赈灾,若朝廷不许,就请朝廷拨粮!让他们来解决问题!”

折嗣伦颔首道:“远儿所言有理,好,就这么办。”当下决定由杨仁去和鲁嘉陵谈判,而让折从远星夜赶往洛阳求旨。折从远马不停蹄,赶往东都洛阳,他折家是边将世家,在秦晋影响力很大,折从远亲自赶往东都,沿途的豪族都提供方面,折从远精力旺盛,每天只睡两个时辰,此外就都是在马背上,日夜兼程,非止一日,来到洛阳,向枢密院投了令信。折从远虽有勇武之名,到了洛阳却只是个芝麻绿豆的小武官,府州麟州在整个中原看来只是边鄙上的一颗小棋子,如今李从珂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哪有多少功夫理会他。

空等了三天,才排到他进去,枢密副使刘延朗催他有事快说,折从远本来准备了一整套完整的说辞,这时被刘延朗不耐烦的样子局得择要而言,这一来没法条理分明地展开,只说到三十万灾民寄食府、麟,二州粮草已匮的事,刘延朗脸色就变了,府州麟州请粮已不是第一遭,刘延朗哼道:“现在粮草匮乏,那又如何?”

“这……”折从远是武将,庙堂上反而不够从容,刘延朗是枢密副使,官威好大,被他一逼,折从远便显得有些仓促失措,道:“若是朝廷能够拨粮,那是最好……”还没说完,刘延朗已经冷笑道:“又是来请粮!朝廷看你折氏是北地豪族,这才将这千斤重担交给你们!如今国家正值多事之秋,还指望你们为国分忧呢!你们未能忠君之事,连赈济灾民这样小的事情都办不妥,居然还有脸跑来东都请粮!”官袖一拂,将折从远轰了出去!

折从远一心为国,在洛阳被撂了三天,本来已经是一肚子火气,再被刘延朗这么一轰,差点就要在枢密院闹起来!总算他不是愣头青了,晓得分轻重,且又被刘延朗官威压住,郁郁而退,出来后烦闷欲死!想想同时枢密副使,鲁嘉陵亲到府州,言语是那般亲和,说什么做什么都为对方考虑,而刘延朗却话都不让人说完整,两相比较之下,更是郁闷。

一时想,不如就回府州,但千里入京,什么结果也没有,如何就能回去?

但若不回去,如今已经被枢密院轰了出来,干留在东都又能如何?

幸而当晚却有一个枢密院的行走老吏来约他喝酒,折从远哪里有心情?却不敢不奉陪,酒过三巡,折从远微微埋怨朝廷不顾府、麟的疾苦,那老吏道:“都说折家是北边的世家,折家的公子又是经历过世故的人了,怎么这次的事情做的如此不地道?”

折从远一愕,忙向这个老吏请教,那老吏笑道:“折公子这次来东都,刘相公(刘延朗)那里也不去投书,也不去进礼,这点应有的礼数也不尽到,什么事情办得成!”

折从远啊了一声,忽然明白了过来!

原来刘延朗素性贪婪,执掌权柄以后公开邀贿,任免诸将镇守诸州诸军,不以功劳能力为先后,而看谁给的红包大,就给个肥缺,谁给的红包不够,就派他到边远之地去!如张希崇多年来一直想要调回中原,只因人情行得不够,所以一直被撂在朔方,杨泽中给折从远的书信中曾不止一次提及此事,但折从远刚刚从鲁嘉陵那里亲炙过天策军那种堂堂正正的办事方式,心中所想都是正谋,来到洛阳后竟然忘了这个!

想起三十万灾民在洛阳嗷嗷待哺,凉州那边没什么关系的人还不远千里暗中送粮来助,而洛阳这边的宰执居然还要自己先行贿赂才肯办事,这个落差让折从远一时之间实在是难以接受!

那老吏见折从远沉默,以为他还没开窍,又点拨道:“刘相公的门户,不是人人都有资格进去!因折公子是世家名门,刘相公才另眼看待,若是公子这样还不入门,那就实在是令人寒心了。”

折从远铁青了脸道:“折某这次来是为民请命!却遭遇这样的肮脏事!究竟是谁叫谁寒了心?”

那老吏一听冷笑起来,道:“公子开什么玩笑!三十万人的赈济钱粮,这是多大的数字!过手捞个几分就富可敌国了!公子要问刘相公取这许多钱粮,自己却一毛不拔,这等事情,放在哪朝哪代都说不过去!”

折从远听得愣了,感情刘延朗是认为自己要这三十万百姓的赈济钱粮,为的是从中抽取好处?他愣了一下后便明白过来:只因刘延朗本身是这样的人,所以认为别人也都如此!而眼前这个老吏,显然又是他派来“点拨”自己去行好处的!

他愤然站起来,正待慷慨陈词,但看这老吏一副老猾模样,知道他在东都这个大染缸里泡得久了,什么国家大义跟他说了也是白说,若是他弟弟徐从适或者杨信来,这回当场就掀桌子了!折从远却还有几分忍性,心想来东都不是来逞英雄意气,而是要来办事!勉强道:“好叫老先生得知,这次走的实在着急,虽带了些许值钱财物,渡黄河时却一不小心遗失了!我本待去回家再去取钱,只是三十万灾民如旱中禾苗,实在等不得啊!不知老先生有什么门路没有,我且挪借一番,回家之后一定设法奉还。”

那老吏看了他两眼,道:“公子这番话不是推托吧?若不是推托,我倒也有条门路。”当即告诉他都中也有人放贷的,他可以做个中人,以折家的声望或许能够借到,折从远就拜托了他。那老吏见他没钱,面上心里就都冷了,不料第二天来脸色又热络了起来,连说折从远好运气,又说折家够名头,有一大家愿与他结交,而且今天就可以见他!

折从远便随那老吏前往,不料却是一个寺院,放贷者乃是一个和尚,法号海若,听说了他的来意之后海若和尚道:“善哉善哉!折将军千里奔波,为民请命,老衲虽在世外,焉能不助!”当即取出一盒珍珠并黄金二百两,又取出一丝劵来道:“凭此券可到城中瑞福祥号,换取丝绸二百匹。”

自丝路开通以来,丝绸价位逐渐攀升,很多时候还面临有价无市的地步,乃是比黄金还硬的硬通货!那老吏看到老和尚拿出来的这些东西眼睛都红了!

折从远也知道这一笔钱非同小可,心想这个老和尚也是有心为国之人,便不推辞,却道:“大师如此慷慨,我也直说了,我府麟二州虽有些许物产,却不是富州,这一笔财物,只怕得有年头才还得起。”

海若和尚哈哈笑道:“将军说的是什么话!有道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一笔资财本是善信们的供奉,若能帮到晋北百姓,那正是帮善信们积福,这一笔钱将军能还就还,若是不能,也不必放在心上!”

这一番话说的折从远心花怒放,心想这一番遇到好人了,那老吏却听得目瞪口呆,实在不敢相信天下间还有这样的事!

折从远谢了海若,路上赏了那老吏一笔小钱,老吏见他有这么大的面子,又给了赏钱,登时热心了起来,前前后后地奉承,又为他奔跑联系,傍晚就来回话说:“今晚二更之后,随我进府!”

“晚上?”

“是啊,这等事情,晚上最好!”又指点了折从远如何送礼等细节。

折从远是叱咤边疆的猛将,很不习惯这等事情,但想想自己乃是为了百姓,当下权且忍了。

当晚进了刘延朗府内,在许多细节上虽做得不够,但刘延朗见了这么丰厚的一笔资材,实乃近年罕见,哪里还计较这些末节,便对折从远道:“府州、麟州,甚是贫苦。我另外为世兄在山东或关中谋个肥缺吧。”

他收了钱后,连称呼都变了。

折从远忙道:“相公容禀,从远此次入京为的不是自己,而是要给三十万灾民请命!若相公,至于我自己,却没什么。”

刘延朗沉吟道:“我实对你说吧,府、麟灾民就食的事情,朝廷议论过几次了,冯相(冯道)那边都在陛下说了不知几回了,但陛下不会答应的,为何不答应,事关机密,我不能告诉你。我只是对你说:朝廷眼下没力气来管这边的事情。因此此事上我也实在帮不了你!你不如就听我的,另取一个富庶州军上任去吧。”

折从远道:“相公容禀,府州麟州乃我生长之地,我折家一家老小都在那里。如今那里埋着偌大一个隐患,就算是金山银州的刺史节度让我去当,我又如何能安心去得?”

刘延朗道:“府麟那边,不管你们怎么办,只要能维持秦北的稳定,便是有功!”

折从远听得有些呆了,好一会才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粮食,叫我们如何维持秦北的稳定?”

刘延朗哈哈一笑,说出了一番话来,直叫折从远从头冷到了脚尖!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39章 汉家有众三十万,天下何处去不得! 下一章:第141章 东方的新变化
热门: 死亡接力 道君 玉岭的叹息 π的杀人魔法 薄冰 名侦探的诅咒 他是甜味道 幽冥怪谈1:夜话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家国天下:现代中国的个人、国家与世界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