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议亲

上一章:第143章 东都宰执 下一章:第145章 先西后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从珂在洛阳宫中雷霆震怒,但他的坏运气并未到此结束。尽管在总体实力上他压过了石敬瑭,但后唐王朝内部破绽多多,只要有一处出现漏洞,便有可能造成难测之祸。尤其幽州作为东北屏障,一旦丧失,整个河北就门户大开!而更麻烦的是幽州军方一失,整个河北未必能找到一支足以阻截石敬瑭的强大兵力!

刘皇后躲在后宫不敢出来,李从珂已经准备下旨取刘延皓性命,枢密直学士李专美道:“陛下,当前之势,宜先定大事!”

“大事?”

另外一个枢密院直学士薛文遇也道:“石逆既袭幽燕,必不会止于幽燕,幽州一失,河北就失去了屏障,需得严防才是。至于惩治刘延皓,大可等拿他回来之后再行审议。”

李从珂微一沉吟,哼了一声,下令近卫去拿刘延皓回宫问罪,责韩昭胤刘延朗二人用人无方,暂时剥夺其枢密院权力,虚了枢密院正副枢密使,而改由李专美、薛文遇二人参议军机。冯道一听,就知道李从珂要亲抓枢密院了。

李专美与薛文遇虽未升官,但直接隶属李从珂,自然实际权力大增。

李从珂坐镇洛阳,调兵遣将,就要亲征,文臣们又急忙苦劝,以为石敬瑭赵德钧虽然凶悍,但毕竟只是手足之患,御驾如果妄动,天下人却都要惊心,不利于天下的稳定。但武将则认为应该急速进兵河北,在石敬瑭立足未稳之前夺回幽州,否则一旦契丹铁骑南下,那时候中原势必陷入巨大的混乱。

文武两班你争我吵,各有各的道理,也各有各的私心。文臣怕死,只想求稳,武将却知这两年李从珂存了不少军资,一旦开战正有颁赏发下。

不想洛阳这边争议未休,前线又报来加急军情:石敬瑭兵逼黄河了!

洛阳朝堂诸公一听无不骇然,似乎整个宫殿发生了地震一般!一些文官吓得官帽都歪了也没发觉,武将们也静了下来,他们实在没想到石敬瑭竟然这么厉害!拿钱打仗可以考虑,拿钱拼命就得斟酌斟酌了。

“黄河!”连李从珂也猛地从龙座上跳起!

他猜到石敬瑭不会止于幽州,却断断没想到石敬瑭会来得这样快!

幽州之变,到现在算来还不到一个月,石敬瑭就能突破整个河北逼近黄河了?这未免也太快了吧!

攻陷幽州和兵逼黄河,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理冲击!

过了黄河那就一马平川,随时能够威胁东都了!如果夺取了汴、郑,切断了山东、河北向洛阳的补给,那么李从珂的这个帝位就悬了!

原本那些说幽州是什么手足之患的大臣都改口了,李从珂要亲征他们也不再反对,反而觉得虽如此不够放心,更有人当堂惊呼起来:“赶紧召各镇节度使入洛阳勤王!勤王!”

……

其实,石敬瑭的大军这时还在邯郸以北,到达黄河的是一小股先锋,饶是如此,这样的行军速度也称得上神速了!

石敬瑭破幽州之后,尽取燕地仓库,他善待当地豪强——幽州在刘延皓到达后被弄得乌烟瘴气,石敬瑭却素有贤明,入燕之后善加安抚,因此幽地军民多有从者赵德钧也暂时放下成见与他合作,石敬瑭既得赵德钧之助,又得了幽州的粮食,更兼并了燕地许多军民,军心士气登时大振!石敬瑭又将刘延皓搜刮到的金银珠宝赏赐给了士卒,三军更是因此欢呼雷动!

赵德钧本来建议与石敬瑭分头防范——他自己进驻涿州以防东都,石敬瑭在太行山一带防备张敬达,同时再向契丹请兵,邀请耶律德光入塞。

石敬瑭却推翻了他的这个提议,在兵事稍家整顿后,就建议不管河东兵马,马上南下!自己领兵逼洛阳,赵德钧领兵取山东!

赵德钧对这个冒险提议十分诧异,道:“我们出塞已久,中原人心思安,现在立足未稳就这样南下,只怕太过冒险。”

石敬瑭冷笑道:“正因为立足未稳,所以更要以快打快!以乱打乱!我自出塞以后,士兵逃走回乡者十有四五,如今虽然兼并了不少燕地降军,总的来说却也得不偿失。想必老赵你也差不多!这次我们是凭着往昔威名和一战之猛吓住了刘延皓那黄口竖子,换了张敬达来,可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且我们只有幽燕之地,张敬达背后却有整个中原,若不来个出奇制胜,长久而言如何耗得过他?燕地百姓是厌刘延皓而暂时归附我们,战事一旦拖延,只怕他们也要变心!甚至就是契丹,若见我们战事不利也可能会将我们作为弃子来跟李从珂做买卖!因此只有迅速南下,我逼东都直插李从珂心腹,将他打乱,你则攻略山东,兼有齐鲁燕赵之地为我后盾,中原烽火遍起之日,契丹也必闻风而动!那时天下大乱,我们才有乱中取胜之机会。”

赵德钧深服此论,又知李从珂自登基以来,精兵强将多集中在东都,次之则是晋北、幽州、秦西等边疆地带,对山东的节度使却尽量打压收权,因此自己若往山东,必定战事容易而收取多,石敬瑭去取洛阳,那却得打硬仗!既然对自己有利,何必反对?所以没有意见。

他离开后,刘知远道:“驸马,我军兵少力弱,宜于合兵,不宜分兵,既然要直捣洛阳,为何不与赵德钧会师南下?”

石敬瑭哼了一声道:“你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们和赵德钧貌合神离,这次是逼得无奈才暂时联手,难道你以为他会真心与我们合力进击?勉强联手,兵力虽然多了,行动之际却反而会多方掣肘!当今之计,兵贵神速!需以雷霆之威直逼洛阳——只要能在张敬达杀回来前抵达黄河,那时天下必然纷扰,我们就有七成胜算了!”

刘知远深服其论!当下以降将张令昭为前锋,刘知远继其后,一路打着石敬瑭的大旗,犹如风扫残云,席卷南下!

石敬瑭不愧是后唐屈指可数的名将,刘知远亦自不凡,就是张令昭也是百战强将!兵马从幽州出发,一路纵贯下来,石字大旗所过之处几乎望风披靡!

涿州、易州、泰州都是不战而降!至定州始有抵抗,石敬瑭这时已经裹挟了八州兵马,以降将张令昭为前锋,将定州团团围住,一边强攻,一边射入书信诱降,五日之后城中便有将领回应,星夜开门放了刘知远进去!

石敬瑭至此得了定州,跟着又夜袭赵州得手,赵州一破,以南的邢、魏、磁、相诸州都无重兵把守,更何况河北各地豪强大多拥兵自利,许多人并未对李从珂多么忠心,石敬瑭也罢,李从珂也罢,谁做皇帝还不是一样?所以石敬瑭在河北才会打得那么顺利。

石敬瑭檄文传处,军民无不惊惶失措!有的州县甚至只是听到风声,满城的军民就都开始逃跑了。只是邯郸守将十分硬气,以区区三千人守住了城池,石敬瑭连攻七日无果,软硬兼施也无从下手,大军在此受挫。然而张令昭的前锋游骑兵竟已经逼近了黄河!

……

军情一日数变,李从珂的心情也急剧恶化,他终于听了李专美之劝,调山东、河南兵马勤王。不过后唐王朝这时尚未平定南方,淮河一线也还需要保留战力,因此能够北上的军马其实不多。

更何况后唐王朝的中央集权行动才刚刚开始,战争胜负,心理层面较量的重要性几乎还要压过战场层面的较量!河南、山东等各地节度使一听说石敬瑭已经逼近黄河,觉得他与李从珂之间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有不少人都生了骑墙之心。勤王令下之后,闻命赶来的兵马十无三四!真正的实力派都观望不动。

内部的这种状况,比外部石敬瑭的冲击更加让洛阳寒心!

李从珂由先期的暴怒转为后起的忧虑,在薛文遇的建议下,他开始考虑:是要自己秦征去迎击石敬瑭,还是先调张敬达回师拦截?

这时因为战事紧急,韩昭胤、刘延朗也被解除了禁闭,过来参与商议,韩昭胤便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要调西北军队东进!大臣刘昫道:“若调西兵东进,谁御天策?张迈与陛下虽为兄弟,然而素有虎吞天下之志。若是西北防范稍为疏松,臣恐石敬瑭未渡黄河,甘陇骑兵已入长安了。”

群臣一想也都忧虑,韩昭胤无言,翰林学士李菘道:“天策与我,份属盟友,且同文同种,自结盟以来,未曾有边患。如今国乱方起,当以东北之事为先。且我朝与天策本有盟约:若契丹进犯,则天策出兵阴山、漠北,以分其势。虽然,石逆背靠契丹,而胡骑尚未南下,若以内乱而召凉州兵马,则恐有董卓之乱,然臣有一计,可安西北。西北安定,则秦兵可以东进以卫京畿。”

李从珂问:“什么计策?”

李菘道:“臣闻张天策有子,尚未婚配,陛下又有公主,何不便派使者,与天策议亲,以成秦晋之好。陛下与张元帅本有兄弟之名,如今又做了亲家,那是亲上加亲,那时节纵然不请之起兵东进,亦足以安西北矣。”

其实李从珂的女儿虽未成年,去也有十岁出头了,比张迈的长子也大了很多,不过政治联姻就是相距几十岁也没问题,更别说这点年龄差距。

李从珂沉吟不语,大臣吕琦见李从珂意动,也说道:“李翰林所议甚是!”

枢密院直学士薛文遇大为不满,道:“如今朝廷是谈论河北之祸,这是近在咫尺的兵事,却讲什么和亲!”

吕琦忙说道:“张天策乃是华夏域内,又不是匈奴、鲜卑之属,如何算得和亲?这只是两家通婚罢了。而且朝廷之所以如此担忧石贼南下,非只是为石贼也,更忧虑者,是石贼背后的契丹!若无契丹虎窥在后,则河东强兵可从容南下御敌,那时候何愁石逆不平!若依李翰林之策,有天策之外援,足以分契丹之势!”

韩昭胤见状也道:“此议足以安邦定国,臣附议。”

刘延朗也跟着上言,群臣纷纷附议。刘昫要说话,见冯道无语,也就不开口了。

散朝以后,刘昫私底下问冯道说:“刚才朝堂之上,亲家为何不说话?石敬瑭只是一时之祸,虽然兵逼黄河,但我打听得实了,其实到达黄河的只是小部前锋,大部队还被阻截在邯郸!只要我们应对得宜,或者河东军都不用动,何必将天策给拉进来?石敬瑭狠若狼,契丹恶若虎,然而终究比不得张天策——此人难测如龙,且有雄师无数,近来又在我秦北、陇东诸处多有动作,这些事情别人或许没看出来,难道亲家也看不出来么?一旦让他介入中原,恐怕那时就不是手足之祸,而是变天之灾了!”

冯道却很淡然地道:“陛下与天策本是兄弟,再结为亲家本是顺理成章之事,就算没有石敬瑭之变这事也可进行。至于所谓变天之灾,那个还远,眼前石敬瑭赵德钧才是迫在眉睫的近祸。”

刘昫道:“人无远虑,恐有近忧。”

冯道淡淡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刘昫没想到冯道会忽然引这么一句话,大为愕然,冯道却未再加解释,上轿回府去了。

那边李从珂回宫后又思虑了好久,这才答应。

刘皇后听说要送女儿去和亲,保住了公主痛哭不已,李从珂怒道:“哭什么!若不是你那好弟弟,国事会糜烂成这个样子么!”将公主也吓哭了。

李从珂看看女儿可怜,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你也别哭,凉州又不是夷狄之邦,你就算嫁到那里去也不会吃苦的!”当下一边派人巡黄河御敌,一边派人前往凉州,要驻凉使臣范质向张迈提亲。

消息在秦陇之间传开,百姓登时轰动,尤其是凉州,市井间谈论纷纷,简直比对幽州之变还感兴趣——毕竟,在天策军的保护下,凉州百姓对自己的安全都充满了信心,相信天策军一定有能力御敌于境外,量来就算中原再怎么乱,战火也烧不到这里,所以注意力就都集中在元帅和夫人会不会答应后唐王朝的这桩婚事。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43章 东都宰执 下一章:第145章 先西后东
热门: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穿成顶级流量后男主和反派成了我的迷弟 金字塔之秘 温暖的人皮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幽灵酒店 攻略对象出了错 庆余年 圣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