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寒冬僵持

上一章:第151章 抵抗大唐 下一章:第153章 中原板荡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河南的一战让唐军对撒马尔罕的进攻受到了顿挫,不过士气影响不大,郭威主持着在北岸的攻势,他在必胜城三十里外安营扎寨,等候后续兵力的到达。

第一天没什么动静,第二天夜里伊斯塔带领五千骑兵发动夜袭,烧坏了一座军营,唐军起兵连夜出动,伊斯塔却已经退去。

第三天郭威竟然主动后撤了十里,必胜城中兵将望见无不大笑,笑声传出十余里,连欺近侦查的大唐游骑兵都听到了,唐军将士对此引以为耻,无不愤懑,他们从北庭一路横扫到此,逢军破军,遇城攻城,只有敌人望风投降的,却哪里曾经畏缩过?

奚伟男也对郭威道:“河南一战虽然败了,但进军的都是些刚刚投诚的波斯人,这些人未经我们的正规训练,又急于立功,这才给了敌人可乘之机,其实损折了也动摇不了什么,副都督若是因此而转为保守,不免太过。”

郭威嘿嘿一笑,道:“几千阵前卒罢了,我其实也不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副都督为何如此畏前?”

郭威沉吟着,许久才道:“如今已经十月了,咱们的兵力却只到了四成。而有些地方已经开始下雪,那必胜城准备充分,一个月内要打下,十分渺茫,到了十一月那便是严寒季节,咱们只怕要在这里过冬了。”

奚伟男啊了一声,郭威道:“接下来便是十分为难的季节了。不怕,熬得过去,来春胜利仍是我们的,熬不过去,我们就要败在这严寒之下了。”

他按下营寨,又半个月,后续陌刀战斧军才到齐——陌刀战斧兵乃是重步兵,虽然是主力步兵,但行动排在中后端,仅次于辎重部队。至于一些攻城器械还在路上。

陌刀战斧军到达之后,郭威即下令逼城,五千步兵阵列而前,两万骑兵在两翼卫护,一万弓弩手在后续进!这次进军由奚伟男指挥——奚伟男虽然老于行伍,可是要指挥这么大的阵势原本还不够资格,而在北庭之战中建立了赫赫威名的杨信、徐从适等一个都不用,气得两人不停地在营帐里跳脚。

饶是如此,这个三万五千人的阵势布开,威慑力十分惊人,奚伟男按部就班地行动,绝不阵前临机处置,萨图克吃过陌刀战斧阵的亏,下令骑兵不许出城挑战,只是在城内架好投石车、远程弓箭,阿拉伯弓箭手随时准备应对唐军攻城。

但唐军步兵逼近到离城三里便不行动——这个距离以回纥人和阿拉伯人的远程武器是无法造成大面积伤害的。但唐军到了这里之后也不强攻,只有万余胡骑在阵势之后来来万望,万马奔腾卷起大量烟尘,让人看不清唐军的虚实。

这个步骑弩结合的阵势在必胜城外僵持了一整天,任凭阿拉伯人怎么怒骂,奚伟男只是不攻城,唐军这边也派人临城挑衅,术伊巴尔也缩在城内不出来!

到了夜晚,步骑弩三军后退三里,就地安营扎寨,整座营帐灯火通红,伊斯塔认为临时安扎的营帐必不稳固,而且距离城门只有六里,骑兵可以随时进退,就要引兵出击,术伊巴尔道:“我们正面野战现在绝对不是唐军的对手,必须靠着坚城来消耗他们的兵力钱粮,你是如今我们唯一可以出城与之野战的劲旅,若是中了埋伏,那我们可就被他们封死在城里了!到时候他们尽可派遣游骑兵,绕过必胜城去袭击木鹿,大汗的整个谋划就都落空了!”

因此不肯出兵。

第二天曙光大明以后,回纥人和阿拉伯人登城一看大吃一惊,只见那三万五千步骑弩阵势之后,多了一条长长的战壕,战壕之外营帐如林,拒马遍地,整条战壕距必胜城不过十二里!从城头望过去,简直有触手可及的感觉。

原来郭威的这次行动除了所部全部投入之外,还要求郭洛全面配合,动用了所有到达兵力,无论正规军还是胡骑、民夫,全部投入,在一天一夜之中,掘出了这条战壕,战壕南北长达二十里,分南、北、中三段,每一段都有一个宽约十余丈的无壕区,作为唐军进出的门户。

天方教黑衣骑兵看得心中郁闷,都道:“昨天若是听了伊斯塔将军的话出城攻击,就算不将唐军当场灭在这里,至少也要骚扰得他们没法掘这战壕!”所以对术伊巴尔都有怨言,认为此人是被唐军打怕了,实在没资格做主帅。

术伊巴尔淡淡一笑,说:“看来也不是无谋之辈,要打持久战了,好,看谁耗得过谁。”

仍然闭了城门不出,萨图克在撒马尔罕听说之后也派了使者来抚慰,称收到情报说唐军昨晚实际上是布置了陷阱,术伊巴尔能稳得住阵脚,没落入唐军的陷阱之中,虽然未出战,却已经有料敌之功。

郭威一边派人继续加深、加阔战壕,在战壕东侧架设强弩,增强防御力。同时广立营帐,派人入山采伐木料做过冬之用,入山采薪者多达三万人。后方皮毛不断运到,郭威全部用来加厚帐篷,又在山边寻找避风点。

又过几日,必胜城望过去但见东北面一处山坡上牛羊遍地,却是唐军将牛羊都放出来了!

原来萨图克虽然坚壁清野,但总没法将草都割尽了。阿拉伯将领望见无不大怒,尤其是那些激进派更是恨不得马上冲出去杀唐军、抢牛羊!

术伊巴尔道:“从必胜城往东,还有二百多里的地方多有草场,我得到情报,郭洛沿途推进,处处都立牧场,郭威就算要就地放牧,也不需要在这么近的地方冒险,他这样做分明是要诱引我们出去,这样明显的陷阱我若是看不出来,那就真是傻瓜了。”

伊斯塔倒也还算理智,接受了术伊巴尔的看法,但中层以下将领对术伊巴尔却无不耻笑,背后给他起了两个外号:“胆小的术伊巴尔”、“回纥人中的青蛙”。

回纥骑兵听到极其反感,天方教黑衣骑兵和回纥人之间本来就矛盾重重,虽然有萨图克与山中永生者的结合,但短时间内哪里就能弥合这些矛盾?只是暂时掩盖罢了。

又过数日,有人发现唐军在战壕之后掘渠引水,将那密河的河水引到一些平地上,弄出一些井字形的地貌来,阿拉伯人都看不明白,还好是有一个到过东方的商人看了出来,叫道:“天啊,唐军在屯田!他们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屯田!”

被他这么一说,阿拉伯人才想起果然是这样!

唐军屯田的地方,距离必胜城最近的不过十五里!按照现代度量衡折算起来还不到一万米的距离!在这样的距离悠然屯田,那还将必胜城的兵马放在眼里吗?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术伊巴尔就是不肯派兵出城!

天方教黑衣骑兵几乎人人都已经开骂了!同时鼓噪着要求更换必胜城的守将!术伊巴尔虽然心中自有自己的道理,但面对这样的形势压力自然极大!

郭威却派了军士,就在开出来的几千亩农田中撒播冬小麦,以作来春之用。

也不用到十一月,大雪已经飘扬起来,天气越来越冷,将必胜城内骑兵们的火气也给冻没了。那密河流域虽然有北方的高山阻挡寒风,但这里在内陆深处,冬天的严寒仍然十分可怕,也亏打到这里的府兵多是百战强兵,连北庭那样的气候都熬得过去,对这边的天气也并不太放在心上,但夜里也不敢轻易出去活动,许多前来依附的河中部落都告辞自去避冬了。

这个冬天唐军的军事物资还算充足,尤其是疏勒、宁远、龟兹所产的优质棉衣、手套,还有用天山一种青草晒干后做成的鞋垫,塞在鞋里能够保护双足,这几样保暖效果极佳,足以确保唐军在暴风雪以外的天气都能在户外活动而不被冻伤。在帐篷中又有手炉、脚炉等各种保暖措施,能够帮将士熬过最难的地狱季节。

回纥人这边却还没能统一军装,除了黑衣骑士之外,所穿多是杂式衣服,有大部分还是萨曼王朝留下来的遗产,保暖配套不如唐军,不过他们有城墙为依靠,比起帐篷来更能阻挡寒风。

进入十一月中旬后,双方基本就进入休战状态,士兵们闲的无聊,但双方的最高领导层却都更加的忙碌。

萨图克这边,自唐军逼近,后方就一直不稳,尽管几次叛乱都被镇压了下去没形成大气候,却还是让萨图克平添烦忧。

张迈这边的压力更大!萨图克是本土作战,补给线不过数百里,转运起来代价不大。天策唐军却有一条达到数千里的补给线——这还只是计算从宁远到必胜城外的距离,如果算上天策境内各处对宁远的支援,那这条补给线就更长了!

大量的物资从河西出发,抽疏勒以补宁远,抽龟兹以补疏勒,抽高昌以补龟兹,抽瓜沙以补高昌,抽甘肃以补瓜沙!哪怕到了寒风凛冽季节,仍然有不知多少辎重部队行走在上万里的路程上!物资从宁远到必胜城外,路上的运输就要加一倍以上的耗费!至于宁远从各地抽调物资的费用,更是大到无法统计!

在大雪封路之前,到达那密河流域的补给只够维系大军五十天,也就是说还不到两个月,到明年一月中旬,如果还没有新的补给到达,那唐军就要断炊了!

郭洛在沿途也广布牧场,但那也只是尽量减少补给而已,至于郭威在术伊巴尔眼皮底下的屯田放牧,那就完全是作秀给阿拉伯人和回纥人看的攻心战术了,那几千亩农田就算有了出产,对唐军来说也是杯水车薪——更何况麦田最快也要四五个月后才能收割,唐军的物资哪里熬得到那个时候?

这些压力,都压在了张迈和郭洛身上,后方郑渭报给张迈的书信,让他常常彻夜难眠,必胜城虽然坚固,他却还不怎么放在身上,但几乎抽干了天策政权的这条补给线,却是让张迈不堪重负!

唯有清楚这一点,才能理解当郭威说短时期内无法打败。

尽管如此,张迈还是拍着的背脊说:“这些让我和郑渭来扛!你只管将撒马尔罕拿下就行。”

郭洛亦知张迈的难处,他的肩头一边要负责撒马尔罕一战的成败,一边还要考虑天策政权是否能够负担得起,不过他却没有将这些压力分给郭威,张迈还对郭洛探讨一些后勤的事情,郭洛干脆就没和郭威提起过这方面的问题!

进入十二月中旬,那密河部分河段断流,有些河面虽然有水却也冻得结冰了!但在这天气唐军也没法进行户外作业,更别说趁机跨过河去作战,这时候双方都缩在各自的军营之内,互抱取暖,整片大地仿佛完全进入冬眠状态。

只有东方偶尔还有消息传来——因为部分路段大雪封山,所以消息的传递有些要迂回,有些要等候,不少东方的情报延迟得厉害!很多都是两三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了。

东方的变故,张迈一直都没让前线将士知道,直到这日终于发生了大事,这才派了马小春,令他去传郭威前来商议。

郭威见是马小春来,问道:“出什么大事了?”

马小春道:“不晓得,但应是中原出了变故。”

郭威道:“好,不过我得安排一下。”

当日召集诸将,要他们守好营帐,“我且去向元帅述职,去两日就回来。”

军事会议散了以后,杨信私下对徐从适说:“副都督说得轻巧,但他是主攻统帅,现在胜负未分,虽然苦寒之下双方休战,但要他离开前线回去,肯定不是述职,肯定是出了大事!”

徐从适道:“你说是什么大事?”

杨信道:“要么就是后方出了叛乱!”

徐从适摇头道:“不会,不会。”

“如果不是,”杨信道:“那肯定就是中原出了大乱子了!唉,希望老家不要有事才好啊!”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51章 抵抗大唐 下一章:第153章 中原板荡
热门: 幸福假面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乡村首富 异位 十维公约[无限]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绿玉皇冠案 新干线谋杀案 美人毒计2:绝杀 穿回老公最渣那年 告别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