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布哈拉易主

上一章:第157章 血马星箭 下一章:第159章 枭雄落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必胜城的消息传到了那密河南,萨图克听到消息之后,哇的一声晕死过去!

完了,完了!

胜算几乎已经终结!如果还要想能够战胜唐军,那除非是真神直接出面了。

他尚且如此,更别说别人了!

那些狂热的抗唐分子中有战斗力的人,在必胜城外已经死伤殆尽!

原本中立的人,都已经认定萨图克已经必败无疑!他的败亡,只是时间问题了!

墙头草们纷纷倒向了唐军,更有撒马尔罕内部的商人设法与唐军暗通款曲!

就连术伊巴尔面前,也出现了张迈的秘密使者!

来人竟是唐军之中地位不低的何春山。

“元帅对术伊巴尔将军的欣赏,至今未变,如果将军愿意举城以投效,将来虽不能裂土封侯,但至少军中朝中,会有将军一席之地!”何春山侃侃说道。

他这种许诺并无夸张之处,但正因为没有夸张,反而显得更加真实诱人。

这个时候,郭威已经在城外调兵遣将,张迈许诺的三日休战,虽然让术伊巴尔获得了喘息的时间,但同时也让唐军得到了整顿的机会,这时郭威挥军四进,以小部队占据了毕生城外所有的据点,切断了必胜城与外界的联系,连那密河的河道也跟着垄断了。

唐军剩下的几百座投石车都移到了城外,对准一个防守死角,随时都能动手。

如今必胜城已经失去了出城野战的能力,尽管毁了唐军许多投石车,但伊斯塔的死讯却大大打击了全城的士气,眼看这座城池的陷落只是时间问题了。

“术伊巴尔将军,”何春山道:“现在的形势,术伊巴尔继续坚持对张怀忠来说其实也于事无补,若是能够趁机投降,对我大唐却是锦上添花。何去何从,难道还需要考虑吗?”

不过术伊巴尔还是摇了摇头,他摇头的动作显得很迟缓,似乎有些犹豫,不过最终的决定还是拒绝了。

“大汗以重兵要塞托付给我,我……不能有负所托!何先生,请你转达张元帅,就说术伊巴尔败在他的手上心服口服。”

何春山摇了摇头,道:“也罢,或许你还存着万一之念头,但我还是希望你会改变主意。你说你败在我们元帅手下,其实不是说得很对,元帅至今为止尚未出手啊。别说元帅,就连郭洛郭都督,也都还没出手哩。”

术伊巴尔脸色微变:“你……你是什么意思!”

千里之外的西方,在纳米河最西面的大都市——布哈拉。

这是一座宗教之城,同时也是一座坚城!作为萨曼王朝历代的首都,它的经济虽然不如撒马尔罕,但宗教氛围更浓,在历代君主的建设下也越来越繁荣,城墙之坚厚绝不在撒马尔罕之下。

不过过去的几个月,布哈拉却被萨图克掏空了。

城墙虽然没毁,但城内的存粮却十分有限,防守兵力也有,但甚少本地人,萨曼王朝原本的投降部队大多数都被带到了撒马尔罕——萨图克绝不信任这些人呆在后方而不作怪。有许多地方甚至故意留下了防御上的破绽。

这座城市如今虽不是不设防,但也绝对是不堪一击——萨图克要保证万一有萨满王朝的人作乱,他派一支奇兵就能顺利入城击垮叛军!

他这样做其实也是很危险的——如果来自西方的天方列强派出兵马进攻,那么布哈拉很快就会易主。但萨图克却不得不这样做,他在河中根基未稳,而眼前的大敌张迈又太过强大,所以萨图克不得不冒个险,冒一个大险!他将背后都卖给了天方诸国,赌的就是这些天方割据者不会在自己抵挡张迈的当口来捅刀子。这也是他放巴格达的使者过去,要引起天方诸国对张迈戒惧的原因,这一点,他赌成功了。

布韦希等人并非对河中没有野心,然而张迈那可怕的威胁却更加巨大,因此他们暂时压住了对河中的企图,而希望萨图克能够将张迈击退。至于那之后的事情,是否承认萨图克在河中地区的统治?那就相机而动了。

布哈拉城外。

在冰雪解冻之后,来自南方的一支商旅到达了。

萨曼王朝南部还有一部分领土,以解苏为中心的数千里“地无三里平、人无三两银”——这句话虽然是中原地区对贵州的形容,用在这里也十分合适,因处处都是高山,本地土著大多放牧为生,地方十分贫苦,与那密河流域的富庶恰是两个极端。对于这里,萨曼王族历来不是很重视,只是加以羁縻而已,而解苏地区的游牧民族也不成气候,是不可能威胁到萨曼王朝统治的,所以奈斯尔二世对那里的土著酋长听之任之,只要他们不捣乱,就不太管他们。

萨曼王朝尚且如此,更别说萨图克了。

从解苏到布哈拉之间,除了高山之外,还有沙漠,道路封冻的时间很长,大约在必胜城一战开始之前三日,才有一支商旅开到。那是来自吐火罗地区的商人,他们说起了东南的事情,不胜感慨:“信德河那边,如今佛教又兴盛了起来,天方教纷纷退出,那里甚至还有一些儒家的寺庙呢。不过那些唐人不叫那个做寺庙,而叫那里做学宫。”

布哈拉的市民对萨图克的统治并不服气,但大唐来了会怎么样,他们也很担心,便问唐军所到之处是否如萨图克宣传的那样会大搞屠杀。

“这个,倒没听说过。”

七八日后,必胜城一战的消息传到了布哈拉,满城震动!

有一支地下组织活动了起来——那是萨曼王朝的旧臣,他们造了谣言,说唐军已经派了军队开到城外了,他们甚至还买通了城外两个哨岗的守军,让他们虚报军情!

城内的市民听到消息果然纷扰了起来,但还没起事,起事者就被萨图克留在布哈拉的卫兵抓了起来。那被收买了的哨岗守军也被捉了出来,官方公布了消息,道破了谣言。

萨图克对布哈拉的策略,是“安内重于攘外”,因为这边的内忧比外患更重!所以其对内部的防范是颇为严密的。萨图克手下善于对外作战的人才调去了前线,而擅长对内的则留在了布哈拉。

如今,这座城市已经成了萨图克最后的稻草,他已经不希望能够战胜张迈了,只希望能够拖到张迈粮尽退兵。

又过十余日,布哈拉城南方传来了消息,说唐军击破了几座哨岗,来势汹汹,正自沿着乌浒河前进,只怕三日之后就会抵达。

守将听了哈哈大笑,将报信的人打了几鞭子,关到地牢里去了!

“唐军从那密河东进攻,就算真的打到,也是从东面来、从北面来,怎么可能从南面来!”

他们不信,只有一个老兵对此表示怀疑:“或许……也是有可能的,别忘了俱密已经落在唐人的手里了。”

守将仍然不信:“俱密过来,还有解苏呢!解苏在过来,那也还有几千里的山路呢!”

萨图克君臣,关注的仍然是必胜城的胜负。

可是两天之后,城内忽然发现不对!

是南方,来自南方的烟尘!

南方一些哨岗果然传来了不利的消息,一座接着一座,不再像上次那样,来了两次就没有了!如果说那些哨岗也是被人收买,总不能所有哨岗都被收买吧!

守将有些忧虑了起来,不过军事上的事情有时候很奇怪,真到了某些时候,会有一种自暴自弃甚至自欺欺人的情况。

比如现在,必胜城战败的消息已经传来,一种必败的阴云笼罩在萨图克所有人心中,一些人甚至产生了一种鸵鸟式的心理。

布哈拉位于那密河下游,盛水季节那密河在这里汇入乌浒河,而在枯水季节则消失于下游的荒漠之中,天策五年三月十二日,一支骑兵终于抵达布哈拉城外,这支军队只有几百人,而且看起来十分疲倦,然而他们的出现却仿佛点燃了一个积蓄已久的炸药桶!

布哈拉城内就仿佛炸开了一般!

“南面真的有军队来了!南面真的有军队来了!”

“是哪里的军队?是布韦希吗?”有些天方教人士在听说必胜城战败之后,是很希望布韦希兄弟开到这里的,毕竟那都是天方一脉。

但这时候天策大唐的商业影响力已经很大,就算是布哈拉,许多商人就算还不能说会写汉字,但至少也有了一些汉字的常识。

“不是,那不是布韦希,那是大唐的旗号!而且是郭家的旗号!”

“郭家?宁远郭洛?”

唐字,郭字,张字,那是西域识别率最高的三个字,就算是文盲也能认出唐字的字形!

城外的唐军克服雪山初解冻时的严寒,翻过高山越过沙漠而来,显然十分疲倦,人数又少,他们在城外数里安下营帐,防守器械很少,但城内的守军却没有勇气出战,尽管他们仍然有八千多人的部队。

一种很复杂的心情席卷全城,大多数人这时候根本无心作战,甚至无心抵抗。如果这时候出现的是萨曼王朝的叛军,城内的守军或许还能动手,但面对唐军……

第二日、第三日,抵达的唐军越来越多,这让给大多数人相信来的决不是一支游骑兵,到第四日,唐军的数量已经超过一万人!

在郭字旗的指挥下,唐军开始逼近城墙了!

布哈拉的守将亲自登上城头,指挥弓箭手守城:“挡住!挡住!守住布哈拉就是大功一件,大汗的援军很快就会来了!”

他大叫着,却很少得到响应,就连他自己,在叫出声后也明显信心不足。

唐军的骑兵越来越近,他们拿着盾牌长矛,衣甲也不算鲜明,但那飘扬的郭字旗却眩人耳目!

眼看唐军的骑兵已经进入射程范围,守将下令:“给我射!”弓箭杂乱地射了出去,插在地上犹如杂草一般,绝大部分都落空了,有一些甚至箭矢脱落,守将对着身边一个连箭都拿不稳的士兵一鞭劈下,怒道:“你用心点!”

那士兵怒目看过来,忽然将弓箭一扔,嘟哝了一句什么,转身逃跑了!

守将一愣,却见城头三三两两,纷纷逃跑,原本聚集了两千多人的城墙上人数变得越来越少,布哈拉的城墙高而且大,两千多人放上去本来就显得兵力单薄,这时才出现逃兵,整个城头望上去就像在撤防一样!

“进攻!”

唐军守将是一个青年,留了满脸的胡须,指挥着一万包括唐人、吐蕃人、印度人、解苏人、波斯人在内的杂牌军队,向城头冲来,他们其实连云梯都没有,但城内却有人响应,在一个防守死角有人叫道:“快从这里进来!”跟着抛下软梯。

一些人正要从软梯上爬上去,城内发生了骚乱,原来是有一些萨曼王朝的旧族趁乱打开了监狱,放出了那些萨曼王朝的旧族,跟着冲过来打开了城门。

郭字旗下的少年将军大喜,率军冲了过来,城门一个失守,城头原本还在坚持的士兵也都一哄而上,连守将都逃了。

萨曼贵族率领满城军民,跪伏在布哈拉的大街上,迎接这位来自大唐的将军。被囚禁了多时的前宰相巴勒阿米上前问道:“这位将军是大唐的郭将军?”

那青年将领听了翻译后哈哈大笑,道:“我乃大唐郭汴是也!”

“郭汴?不知道郭洛都督是……”

“郭洛都督,那是我大哥!”郭汴自豪地说。

原来从去年郭洛就已经派出了郭汴,引了一支印度军队,从信都城出发,走俱密,经过解苏的时候并未强攻,而是做分化的工作,解苏守军眼看大唐势大,决定投降,因此郭汴兵不血刃,越过了解苏地区,从背后插了萨图克一刀,这一万人还只是前锋,后面还有两万多的兵马——虽然是杂牌大军,但数量上也不容小觑。郭洛当初起用这一路兵力原本要威胁萨图克的后方,叫他首尾无法兼顾,就是连郭汴自己也没有想到胜利来得这样轻易,转眼之间就占据了河中的名城、萨曼的首都布哈拉!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57章 血马星箭 下一章:第159章 枭雄落日
热门: 大美人 孟子趣说3:我向皇帝说真话 单恋 诡案笔录之灭顶之城 大唐御医 我们哥哥没划水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被相亲对象的弟弟盯上了[娱乐圈] 模仿犯 金字塔之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