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枭雄落日

上一章:第158章 布哈拉易主 下一章:第160章 隔岸观火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郭汴占据布哈拉的消息,震动了整个河中。

本来他从南方盘绕过去,与东方并未建立消息渠道,如果要绕道从解苏、俱密、宁远、库巴一路迂回传递消息,就算用快马接力至少也得几个月。

但这时萨图克已经逐渐失去了对那密河流域民间势力的控制,消息迅速从商人中间传递开来。

郭汴听说东方主力已经打下了必胜城,不由得大喜,对副将郭潭说:“我就知道我大哥必能取胜!”

就要派兵去会师,郭潭知道现在郭汴手下的部队都是杂牌兵,人数虽然超过万人,战斗力却并不强,他们原先领到的人物只是进行奇袭,骚扰萨图克的后方,能够打下布哈拉实在也有些出乎意料了。因此郭潭认为派兵会师不大可能。

郭汴却道:“我们的战力虽弱,可你也要看看是什么对手!萨图克的手下,如今是连一点战斗力都没有。”

他取出一副那密河流域的地图——那是萨曼王朝的前宰相巴勒阿米献上来的,指着必胜城的位置说:“我们就派人去必胜城和布哈拉中间的木鹿州去。”

便派了郭开、郭拓,领了五百吐蕃兵、五百印度兵并五百降军去打木鹿州,郭潭道:“听说那木鹿州也是河中大城,虽然还比不上康居(撒马尔罕)、布哈拉,但也和焉耆差不多了,靠着这一千五百人去打这样一座大城,太托大了吧?”

郭汴道:“也就是去试试,也就是去试试。如果不成就让他们退回来,损失也不大。”

布哈拉被攻破的消息从商人嘴里飞一般传遍了那密河,郭威听了将信将疑,派人去问郭洛,郭洛呵呵笑道:“我确实派了郭汴将军在其后方骚扰,没想到竟然建此大功,这等消息别人捏造不出来,定是真的了。”

郭威大喜,杨信对郭威道:“必胜城虽然失去了城外野战的能耐,但术伊巴尔守城守得严密,一时攻他不下,不如绕过必胜城,由我领一支奇兵直奔木鹿州去!若能与西方郭汴将军取得联系,东西军势一连,那密河南的萨图克必然震动,必胜城、撒马尔罕都可不战而下!必胜城已经被我们封住,我也不怕后路被切断!”

若是伊斯塔还在,郭威断然会拒绝这个提议,这时却道:“我给你七千人,以徐从适为你后援,去吧!”他虽然用兵以稳见长,在某些时刻却敢出奇制胜!

杨信当即领了兵马,绕过必胜城一路向西,术伊巴尔果然不敢出城,木鹿州在那密河北,位于必胜城与布哈拉中间,离必胜城较远些,离布哈拉近些,杨信出发又比郭开、郭拓来得晚,不过郭开、郭拓是半步半骑,他们的军队所收的训练较差,若放在唐军之中连正规军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民兵,杨信所带却都是骑兵,且装备的都是好马,一路风驰电掣,所到之处无人敢出头拦阻!反而比郭开、郭拓更早抵达。

天策五年四月中旬,杨信的前锋抵达木鹿州城外,城内守将闭门不出,杨信所带乃是轻骑兵,无法攻城,就在城外喝降,守将也不投降,他先派骑兵劫掠四野,骑兵才出动,四野各农场主、牧场主便纷纷派了代表来请降,只要杨信不杀抢他们,他们情愿断绝与萨图克的岁贡,供奉杨信的大军,这时正是农作物生长旺盛季节,也是牛羊狂长的季节,若是大战一起,劫掠起来,唐军固然不能得到什么好处,本州居民却都得断粮!萨图克在河中地区经营日浅,对河中的居民来说,在感情上张迈与萨图克并无区别,谁来了都一样,他们当然要挑强者依附,因此无人愿意为萨图克抵抗唐军。

杨信笑道:“若能就地取食,我们在这里就是打个一百年的仗也不怕!”就派了小股小股的部队,将木鹿州城外出的道路都给截断了,他自己却安营扎寨,一边向郭威报告消息。

木鹿州城内兵将眼看四野皆降,不由得人心思变,守将虽是萨图克的亲信,但底下的士兵却都在动摇。毕竟伊斯塔死了,必胜城危在旦夕,就连布哈拉都让唐军给攻陷了,跟着萨图克还有什么希望?难道真的要跟他一起下地狱不成?

这日正在踌躇,西面忽然又有烟尘飞起,杨信与城内守将都感错愕,守将先是欢喜:“布哈拉来援军了!”但随即赶到不对,布哈拉已经陷落,哪里来的援军?心想莫非是从布哈拉败退的败兵?

杨信也有些心怀惴惴,传下命令,集结了三千精锐,准备在来军尚未站稳阵脚,在他们入城之前将他们击垮。

不料那支军队开近,城内城外看清楚了旗帜,城外的唐军猛地爆发出如雷欢呼:“是自己人!是自己人!”“唐军,唐军!”“郭汴将军的部队,郭汴将军的部队!”

那边郭开郭拓虽然是吐蕃人,这段时间也学了唐言,他的士兵至少也认得自家旗帜,心想怎么这么快就遇到东方的军队了?赶紧派了人来接洽,道:“我们是郭汴将军麾下校尉郭开、郭拓,引了前锋兵马到此,前面是哪一部将军?”

杨信听了忙问:“郭汴将军真的打下布哈拉了?”

使者道:“是,我们三月十四日就已经进城了。”又取出了郭汴的书信。

杨信大喜,虽然来的这支部队看起来松散邋遢,和银枪营这样的精锐简直没法比,正面交战的话,一百银枪营就能将这一千多人全灭了!但他们的到来所造成的震撼,却几乎可以与杨信的精兵相比拟。这时杨信哈哈笑了起来,道:“让你们的两位郭将军,一位带兵屯于西门,另外一位到我这里来,我有话问他。”他的官位可比郭汴都高,在外征战有权征调郭开、郭拓。

不久郭开果然带兵进逼西门,郭拓便来见杨信,杨信从他那里知道了郭汴进兵的消息后,心道:“郭都督果然厉害,正面战场让郭副都督进攻撒马尔罕,背后却还埋伏了这样的一支奇兵!他的消息也真个紧密,事前谁也不晓得此事!怕是连郭副都督都不知道!”

正要派使者招降,有人来报:“木鹿州守将,弃城从南门走了!是否要追击?”

杨信哈哈大笑,道:“不必了,让他们过河去给萨图克报信吧。我们进城!”

守将一走,城头早有木鹿州民竖了降旗,杨信兵不血刃,领兵进驻木鹿。自此从布哈拉到必胜城,唐军已经连成了一起,必胜城在那密河河北反而成了一座孤城。

术伊巴尔掩面叹道道:“没了没了!”

何春山又来劝降,术伊巴尔犹豫了好久,道:“请给我半个月时间,请郭将军且勿攻城,若元帅肯给我半个月时间,我会交出一座完整的必胜城。”

何春山将消息传出,马继荣等都道:“既要投降,何必再等半个月?这里头必有诡计。”

张迈却道:“术伊巴尔这人,还是有些信义的,我正要立信,就容他半个月。”下令郭威将包围圈后退三里,暂停攻城。术伊巴尔便派了使者出城渡河,张迈也不许人阻止,马继荣道:“他说不定是要去跟萨图克求援。”

张迈笑道:“萨图克现在还有兵可派么?他如今已是瓮中之鳖,逃不了了。”

必胜城外一战,山中永生者几乎赔尽了本钱,天方教狂热者最精华的战力损折殆尽,布哈拉、木鹿州接连失陷的消息,对萨图克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时在萨图克所掌控的系统里面,回纥、天方激进派的势力都空前衰弱,撒马尔罕城市虽大,人员虽广,但城外四野皆叛,萨图克的命令再也出不了城门之外!就是城内,也处在一种随时生变的惨淡气氛当中。

当术伊巴尔的使者到达后,萨图克接过书信,整张脸都狰狞了起来,旁边胡沙加尔问道:“怎么了?”

萨图克将书信烧了,对使者道:“术伊巴尔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去!滚!”

胡沙加尔又问了一句:“怎么了?”

萨图克还是不回答,只是铁青着脸,道:“你们都滚,你们都滚!”

胡沙加尔恹恹退了下来,脸色沉浮不定,萨图克的次子伊利克问道:“舅舅,怎么了?”

这时的伊利克已经长成一个青年了,反复的磨难令他早熟,已经没有一点稚嫩的模样。

“术伊巴尔,可能要背叛了。”胡沙加尔说。

伊利克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胡须不断颤抖:“他……他要背叛!”但随即有些失落,甚至是绝望:“其实现在谁背叛都一样的了。舅舅,难道你认为我们还能支撑下去?或迟或早,张迈的铁蹄,总要踏进撒马尔罕城的。”

连萨图克的次子都作如此想,撒马尔罕的氛围可想而知。

胡沙加尔却喃喃道:“不一样的,不一样的,虽然我们已经注定必败,但是由术伊巴尔主持投降,和我们来主持……那不一样的……”

伊利克有些愕然:“舅舅,你说什么……”

“术伊巴尔,一直是比较拥护穆萨的……”胡沙加尔压低了声音,说。

伊利克马上就领悟到了什么!

他和穆萨都是萨图克的儿子,甚至是同母所生,可是在萨图克内部还是分成了两派,拥护长子的,拥护次子的。术伊巴尔属于前者,而胡沙加尔属于后者。

“舅舅,现在我们都要败亡了,一旦败亡……那就什么都没有了!拥护穆萨还是拥护我,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胡沙加尔的眼睛里发出寒芒:“张迈和郭洛还是要一座完整的撒马尔罕城的,带头投降的人,事后会得到的东西不一样的。比如穆萨,如果由他率领投降,那么将来也许还能得到一块封地,而伊利克你……就只能是平民,甚至奴仆了!”

伊利克颤抖了一下:“可还有父亲……”

“他不会投降的!”胡沙加尔道:“我太了解他了,也太了解张迈!张迈不会容大汗活下去的,而大汗也不可能投降!他宁可战到最后一兵一卒,也不会投降!但我们……伊利克,我们却还要为回纥的未来打算,舅舅我,也还要为你的未来打算啊!”

胡沙加尔走了以后,又有一个使者从北方来到,那却是张迈的使者,他没有写信,只是传了一句话。

“张怀忠,这里的土地已经被我踏在脚下,河中已属大唐,过河来给我磕头吧,我饶你不死!”

萨图克大怒跳起,几乎就要杀了使者,终于他忍住了,往东哈哈大笑,道:“滚回去告诉张迈!我就算将撒马尔罕烧成一片白地,将河中屠得一个地狱,也不会留给他一片瓦,一个人!”

左右听到,无不战栗。

萨图克眯着眼睛,从城头望下去,他站在撒马尔罕城的东墙,夕阳投下,城下是巨大的阴影,阴影中的人看不到西方尚未完全消失的阳光!

当初自己曾经有梦想,也有实现梦想的资本。

从疏勒,到怛罗斯,再到八剌沙衮,一切的布局都已经完成,只等待着收割的季节,可是在那个时候,新碎叶城出现了一个灾星!

没错,就是那个灾星!自他出现之后,这个世界的一切就全部都改变了!

——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华夏!

——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大唐!

萨图克这一辈子也忘不了那断壁颓垣上所刻的两行字!

那两行字,当初有多少人都当做笑话来看,但现在这一切却都变成了现实!

萨图克名左右取酒来,便在城头暴饮,撕开一个女奴的衣服作乐,不知多久,当他的脚还搁在一个女奴赤裸的胸脯上时,周围忽然响起了兵器碰撞声,萨图克非常警惕地醒来,喝道:“谁!”

火光中似乎有刀光闪动,他最忠诚的卫士在拼命抵抗着!

“什么人!”萨图克赤条条地跳起来,喝道:“张迈?他这么快就杀到来了?”

“不是……不是!”一个卫士满脸鲜血,爬到萨图克脚边:“是……是胡……沙加尔将军!”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58章 布哈拉易主 下一章:第160章 隔岸观火
热门: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 旅游真人秀不是相亲节目 易中天中华史:祖先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爬行人 后来,他成了魔王大人 余温 想虐我的八个反派都爱上我了 公寓 别动我 致命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