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隔岸观火

上一章:第159章 枭雄落日 下一章:第161章 一个时代的结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胡沙加尔!”萨图克的醉意一下子全醒了,跳了起来,喊杀声已经到了附近,他三两下披上铠甲,持刀冲出,果然望见胡沙加尔向这边冲来,大怒道:“胡沙加尔,你干什么!”

萨图克积威甚重,胡沙加尔虽然兴起反叛,但见到了萨图克许多叛变的兵将都吃了一惊,胡沙加尔叫道:“他已经是垂死的老虎,还怕他做什么!”指挥士兵冲上,一边叫道:“大汗,你错误的指挥已经将强大的回纥人带入一条必败的不归路,为了十余万回纥和数十万天方军民的未来,我劝你将汗位让给伊利克,让新的大汗能够重整旗鼓,带领我们走出生天。如果你能答应,那我们马上退下。”

“伊利克?”萨图克怒道:“你休想!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伊利克也有这样叛逆的野心!”

人群后面,伊利克本有些闪烁,这时胡沙加尔回头低声道:“伊利克,你必须站出来振作士气!”伊利克这才站出来,已经叛变的士兵发出高呼,奋力向萨图克冲了过来。

萨图克在这一区的人马较少,抵挡不住,已有几个叛兵冲到了萨图克身边,萨图克冷笑一声,他本人也是回纥中的勇士,年轻时战斗常常身先士卒,几个叛军根本就不放在眼内,挥刀冲了过去,不料昨日酒色过度,刀剑劈砍时软弱无力。

那几个冲过来的叛军本来见萨图克冲过来都十分惊怕,被他的气势所震慑都有些馁了,不料接刃之下发现萨图克的刀软弱无力,大叫:“他老了,他没力气了!”

几个人冲过来一阵砍杀,几下子就将萨图克砍得鲜血淋漓。

那几个士兵也不是特别骁勇之人,萨图克的亲卫赶紧冲了上来卫护,但见萨图克变得如此衰弱无不失望,士气大跌,叛军则士气大振,此消彼长之下胡沙加尔带来的人便大占上风。

幸亏还有几个忠心的卫士死命作战,这才护着萨图克从城门逃走,绕道赶往贵霜州去了,一路上萨图克甚是痛苦,刚才从来的士兵在以往的他看来与蝼蚁无异,如今却能将他砍伤,如果不是亲卫老救,只怕一条老命就送在那里了。

鲜血染红了他的白发、白须,他看着红白相间的颜色,心道:“我真的老了么?我真的没用了么?”

这种精神的折磨比伤痛更加痛苦。

不料前往贵霜州与必胜城的路上却都埋伏了胡沙加尔的人——他早已算定萨图克必然要逃往这两个地方,所以预先设了埋伏。

亲卫死命拼杀没能冲过去,只好护着胡沙加尔反而往东南山中走去。

这个晚上胡沙加尔能调动来击杀萨图克的士兵其实不多,因此无法调动大军去追杀萨图克,萨图克出城之后,伊利克问道:“被父汗逃走了,这可怎么办?”语声颤抖,显然十分害怕。

胡沙加尔道:“不怕!城中谁主张谈和,谁主张死战,我心中一清二楚。”

当下让伊利克假借萨图克的名义,将支持萨图克的死硬派都召了来,城门的叛变波及范围极为有限,消息尚未传出,那些大将旧臣全都应命而至,落入现今,尽数被胡沙加尔斩杀,他跟着召集主和派的臣将,就在死硬派大臣的尸体上议事,道:“如今唐军势大,博格拉汗大势已去,但他却不肯与唐军言和,难道我们要跟着他下地狱去不成?当下之计,我们应该拥护新汗,然后去与唐军谈判,那样才有一线生机。”

胡沙加尔召集来的这些主和派,有一部分是阿尔斯兰的旧臣,有一部分是萨曼的旧臣,当然还有一部分是胡沙加尔从疏勒带来的旧部,萨图克将布哈拉调空了,许多萨曼王朝的旧部便都来到撒马尔罕——因萨图克怕他们在后方作乱,却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掌控力让这些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俯首听令。这时萨图克被逐,死硬派又都被胡沙加尔斩杀,这些人都不想跟着萨图克死战到底,恨不得赶紧投降,便都道:“愿意奉伊利克王子为新汗,听从胡沙加尔将军的号令。”

胡沙加尔大喜,当下调派人手,接掌全城兵权。

他发动叛乱的消息终于传开,一些怛罗斯旧部发动反抗前来问罪,却被胡沙加尔布置了包围圈各个击破,这一天夜里撒马尔罕城处处烽烟乱起,惨叫声此起彼落,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士兵、误杀了多少军民。

唐军的探子望见赶紧回去禀报,郭洛道:“撒马尔罕城内一定是发生了叛乱!”

几个青年将领跃跃欲试道:“是否趁机攻城?”

张迈沉吟道:“不必着急。”

再过一日,便有使者从撒马尔罕赶来,说是大汗萨图克因病逝世,如今城内已经拥立了新汗伊利克,希望能与唐军讲和。

张迈笑道:“萨图克死了么?他的首级在哪里?”

那使者道:“我们大汗的尸身自然已经下葬了。”

张迈哈哈笑道:“伊利克是次子,你们为什么不奉立长子穆萨,而立次子伊利克呢?”

那使者道:“伊利克汗英明神武,更得博格拉汗以及全城军民拥戴,因此我们拥立伊利克汗。”

张迈笑道:“要讲和也可以,不过我只和能够做主的人讲和。现在撒马尔罕局势未定,等你们局势定了以后,再到那密河来吧,我会在那里接待你们。”

使者回去之后,张迈对郭洛叹道:“这一定是胡沙加尔发动的叛乱。可惜可惜,萨图克也是一代枭雄,竟然没死在战场上,没死在你我手里,却死在叛乱之中。”

郭洛道:“这不奇怪,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他若是全盛之时,以他和胡沙加尔的关系,胡沙加尔必然不会叛变也不敢叛变,但现在他们身处败乱之中,就什么也可能发生了。”

又问张迈:“元帅,我们开大军进城否?”

张迈道:“胡沙加尔立伊利克为汗,穆萨必定不服,那时兄弟间又有一次厮杀。我们平了撒马尔罕,回头又得对付穆萨,贵霜城有许多萨图克从怛罗斯时代就带着的旧部,若他们做困兽之战十分难当,不如先等他们兄弟几个打个明白再说。你让郭威维系好那密河北一线,只要占定木鹿、布哈拉,这两兄弟就是瓮中之鳖,跑不了的。”

如此又等了数日,南岸果然传来了消息,说穆萨果然倾尽贵霜州兵力,赶来撒马尔罕问罪,双方在撒马尔罕城下一阵大战,胡沙加尔在兵力占优的情况下竟然被杀得大败。

胡沙加尔率部退入城内,当天晚上有人在城内放火,原来那撒马尔罕城地方极大,忠于萨图克的旧部虽然一时被镇压,却还是有部分隐匿了起来,直到穆萨赶来才起兵呼应,他们放下软梯,接了穆萨进城,胡沙加尔率兵赶来,双方展开了巷战。

穆萨一方有着一批骁勇的精锐,因此才能够在城外大败胡沙加尔,但胡沙加尔手下却有不少萨曼旧部,在撒马尔罕内是本土作战,因此双方各有所长,拉锯冲突,谁也灭不了谁,到后来各自占据了半座城市,穆萨在西,伊利克在东,双方无日不杀,将撒马尔罕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漂杵。

城内的战斗持续了半个多月,双方不但投入了一切可以投入的兵力,还将贵霜州与撒马尔罕地区十三岁以上的男子都征集入伍,驱赶上了战场,无日不战,无夜不乱。那密河北唐军诸将不断请战,都认为这时若是领兵进城,撒马尔罕可以一鼓而定,张迈却置若罔闻,胡沙加尔连续几次派使者来“求和”,张迈也不理睬。却反而让郭洛将那二十多万因运输而到达那密河流域的民兵、民夫、后勤士兵等等就地垦殖,开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农场牧场。

时间进入五月,天气热了起来,撒马尔罕内部已经杀得两败俱伤,必胜城外一战虽然惨烈,却也不如穆萨与伊利克之间的内讧死人更多!到后来每到晚上,撒马尔罕内的哭声都要远远传开。

穆萨终于有些扛不住了,他的兵力较少,在撒马尔罕的根基却不如胡沙加尔,在最初的冲杀没能灭掉胡沙加尔之后,接下来的消耗战就落了下风。这天想起那密河北还有一支兵力,赶紧派人送信,请术伊巴尔南下,并承诺打败伊利克之后会请术伊巴尔做宰相,自己还会娶术伊巴尔十二岁的女儿做妻子。

术伊巴尔接到书信之后惨笑道:“虎狼窥伺于外,兄弟还在自相残杀,难道他们不知道就算他们某一方得胜,到最后都仍然要成为张迈虎口中的肉食么?唉,这就是汉人所说的,张迈乃是天命所归吗?”

他收到这封信之后不久,何春山又进城来了,这次术伊巴尔不用等他开口,便问:“元帅是想要招降,还是想要攻城了?”

何春山道:“那就要看将军的决定了。”

术伊巴尔沉默着,沉默着,终于道:“这是大势所趋,我愿意为元帅平定撒马尔罕的叛乱,却希望元帅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条件。”

何春山道:“请说。”

术伊巴尔道:“经过几番大战,我回纥已经是男丁凋零,我希望元帅能够善待我族的残部遗民。”

何春山笑道:“这个何须你来恳求?我们元帅素来仁义,对于那些犯过罪恶的酋长,元帅或者曾严惩过,但对于普通百姓,我们元帅素来是广开胸襟,海纳百川,你什么时候见我们元帅虐待过各族百姓了?”

术伊巴尔道:“但愿如此。”

第二天他便响应穆萨的号召,领兵渡河,胡沙加尔眼见术伊巴尔介入,十分惊恐,穆萨却是大喜,出城前来迎接,就在撒马尔罕城下口称岳父大人。

术伊巴尔道:“岳父大人,却不敢当,我有一句话要劝大王子,希望大王子能投听我一言。”

穆萨这时要借重术伊巴尔的力量,道:“只要是岳父大人的吩咐,穆萨无不遵从。”

术伊巴尔道:“那么就结束战争,与伊利克一起到北岸去,向张迈元帅称臣,这样来或许还能保留我回纥一族的一些血脉!”

穆萨脸色大变,指着术伊巴尔叫道:“你……你也背叛了!”

术伊巴尔道:“大势所趋,不得不为!”下令左右将他扣下,因穆萨走得太近,竟然没能走脱。

术伊巴尔当即领兵入城,同时向张迈报信。

郭洛这才统领大军,兵临撒马尔罕城下,术伊巴尔押着穆萨出城迎接,胡沙加尔见大势已去,也带了出城投降。

却有两千多回纥余部不肯投降,夺了兵马,冲出重围,径往西北去了,成了游寇。

天策五年五月十五,张迈渡过那密河,金帐移至撒马尔罕,满城军民尽皆匍匐在外,口呼“天可汗”!至此,张迈对这个称呼也不再否认。

郭威巡视河北,命杨信、徐从适轻骑四出,剿杀还在抗拒的余部,郭洛则按临撒马尔罕,收拾城内城外的残局。

经过这连场大战,河中地区人口损失十分严重,天方教势力也受到了重大创伤,尤其是各族成年男子,真到了家家户户都有哭声的地步,遍地的孤儿寡妇,令人闻声凄恻。

张迈甚是哀伤,对郭洛道:“咱们结束了这场大战,本来应该赶紧回师东方,但眼前如此局面,却如何回去?你却得留在这里,好生收拾残局,恢复这个地方的生气了。”

郭洛道:“臣,领命!”

这是他第一次自称为臣,张迈道:“东方事情越来越急,我只带两万精锐回去,其余将士、民夫、民兵三十万人,全部留下,他们在后方的家属,等一、二年后,也可迁来河中。这里许多孤儿寡妇,虽然他们的父亲丈夫是因萨图克而死,但我们也有一定责任,因此每一个孤儿我们都要好生抚养。”

因此下令,让河中地区所有失去丈夫的寡妇都配给丈夫,所有兵将也都要抚养至少一个孤儿,若有能力的,可以娶多个妻妾,但要好生对待他们,也可以抚养多个孤儿,但都要视如己出,河中地区八十多万孤儿寡妇因此有了依靠,与留下的士兵组成了新的家庭。这里是波斯旧境,所产女子多美貌,许多唐军将士倒也十分乐意娶多一两个妻妾。就连杨信和徐从适也在张迈的主持下娶了奈斯尔二世的两位公主,成了连襟。

幸好经过这次大乱,河中地区许多膏腴之地都空了出来成了无主之地,留守的唐民善于耕种垦殖,占了最好的牧场、农场,艰辛努力之下,第一年勉强倒也能养家糊口,之后东方不断有人迁来,而唐民们逐渐适应这片土地之后,经过几年的努力生活也走上了轨道。

郭洛占领撒马尔罕以后,将之改名为康居,许多宁远、疏勒商户也都移居到此,这个地区的商业也逐渐恢复。

当河中地区一切平定之后,中原的战火却正越烧越烈!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59章 枭雄落日 下一章:第161章 一个时代的结束
热门: 国家阴谋4:维也纳死亡事件 恋爱脑的前男友们都重生了 黑色十字架 悲伤的精确度 天才相师 湖畔 幽明录 日日是好日:茶道带来的十五种幸福 住口,无耻老贼 本阵杀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