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党项去向

上一章:第167章 契丹轮台之耻 下一章:第169章 通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汉奸韩延徽自北上归契丹以后,一直甚得耶律阿保机的重用,阿保机死后耶律德光对他也十分倚重,韩德枢是韩延徽的儿子,又从小有神童之名,跟在父亲身边,多历军政大事,所以这时年纪虽轻,却已经身居高位。

他听到了来自西面的消息之后,便劝耶律李胡赶紧西进,与耶律朔古会合。

耶律李胡听了却大不以为然。阿保机的三个儿子当中,耶律倍汉化最深,如果不是他的出身,以他的谈吐修养走出来只怕谁都要认为他是一个汉家贵族子弟了;耶律德光也有胡儿之性情,也通汉人之事务;至于耶律李胡则是十分纯粹的胡种,他从小悍勇而残酷,是个野兽一般的人,跟随左右的随从手下,一不顺他的意思就抓起来拷打,能够因为一点小事就扒人的皮,身边有河流就让人淹死,身边有火就将人烧死。

但述律平却偏偏就喜欢他,常说他有漠北人当有之性,这次西征,述律平有心要让这个幼子立功,所以耶律李胡差点做了西征的元帅,但耶律德光却认为耶律李胡毕竟年轻,此次西征统领八九万大军,事关重大,还是由一个宿将来统领比较妥当,这才选了耶律朔古。

之后,耶律德光又给耶律李胡派了一个参军韩德枢,偏偏这个参军又是个耶律李胡最鄙夷的汉人。

耶律李胡素来看不起汉人,因此韩德枢的话没说完他就摇头,道:“本王为什么要听耶律朔古的?”他是皇太弟,位居王爵,又是契丹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对这次西征屈居耶律朔古之下本来就很有意见,觉得这是耶律德光怕自己掌了兵权威胁到他。西征之后,东路军所取得的胜利又较西路军明显,因此耶律李胡更觉得让耶律朔古掌帅印是个愚蠢的决定。

韩德枢道:“张迈万里东归,旋即出兵,其兵马要么是虚兵,要么是疲兵,无论是虚兵疲兵,那都必是虚张声势。如果副元帅能与详稳合兵一处,擂鼓向东,破张迈指日可期!一破张迈凉州也可以席卷而下,那时候轮台战败的耻辱就可以一雪,中原震我兵威,纳入囊中也指日可待了!”

耶律李胡一听笑了起来:“如果张迈真的是虚兵、疲兵,那我们还去干什么,让耶律朔古去打就行了。”跟着笑声转为冷笑:“你们这些汉人,管管农田、收收税赋是可以的,说到打仗终究不行。你也不看看,现在朔方军在西北,定难军在东南,两军之间虽然有一条路可以过去,但灵州夏州就像一个布袋口,随时都可以合上,一合上那就是一个四面包围的陷阱。我们必须先破灵州、夏州,然后才能顺利西进,否则就可能落入陷阱。这个道理漠北三岁小儿都懂得,你们汉儿却搞不懂,真是好笑。”

韩家父子人在契丹时,耶律阿保机、耶律德光还有述律平都加以礼待,但契丹人却普遍不将他们当回事,可以说这些附胡汉人大臣也就是仰赖最高统治者的天恩,但作为族群仍然受尽屈辱,耶律李胡也就当他们是奴才。

因此韩德枢从小虽然过得憋屈,却也憋屈惯了,这时忍住了,还是缓缓说道:“副元帅,道理是这个道理,但现在的情况,张希崇骑兵损失严重,剩下的步兵行动缓慢,套南不是封闭的地形,没有用一支军队扼守就无法越过的要塞据点,张希崇以步兵可以骚扰我们的背后却很难阻断我们的归路。眼下最可虑的,是定难军党项人。就我看来,党项人自接战以来,只怕未出全力……”

耶律李胡脸色一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契丹西征的两路军马中,耶律朔古负责攻击朔方,耶律李胡负责攻击府麟、套南与定难,耶律朔古围攻灵州久战不下,而耶律李胡则已经先破府、麟,跟着破套南,定难军党项人面对他时的表现也是几无还手之力,比起耶律朔古面对张希崇时付出的代价,耶律李胡的胜利就显得顺利了许多。

而今韩德枢竟然说党项人自接战以来未出全力,那等于是间接否认了耶律李胡的功劳,如果换做韩延徽这时察言观色多半要改口,韩德枢却终究不免年轻气盛,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说道:“党项人身在农牧交界处,步骑皆能,如果发动可有数万大军,且长城内外、河套以南是他们活动惯了的地方,若他们奋发起来,只怕我们未必能胜得轻易。”

耶律李胡冷笑道:“你一时说要西进去与耶律朔古会师,一时又说党项人在后方是个极大的后患,说来说去自相矛盾,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属下的意思,”韩德枢道:“只要我们解决了党项人的后患,那么就可以不管张希崇,安心向西了。”

帐内另外一个部将耶律曷叫道:“我们现在不正在攻打夏州城吗?”

韩德枢道:“夏州城防守严密,靠强攻急切间是很难攻下的,就算现在发动强攻,也难以赶在与详稳会师日期之间攻占夏州。属下认为,既然党项未尽全力阻截我军,则他必是尚留有观望态度,意存踌躇,若我们能说动他反戈,那时候以党项为前驱,先破张迈,后定凉州,天下事可在这一役鼎定下来!”

“说动党项人反戈?”耶律曷道:“党项人和天策军早有勾结,这事就是李从珂也知道一些,我们更是清楚得很!要李彝殷反戈,只怕没那么容易。”

韩德枢道:“只是硬邦邦地招降,自然不行,我们必须许他以大利。”

耶律李胡道:“许党项什么大利?”

韩德枢道:“党项人素来有自立之心,只是定难地方浅狭,难以回旋,所以欲立国而不能,如果我们许他攻克西凉之后,将河西、朔方送给他立国,李彝殷非动心不可!”

耶律李胡为之愕然,耶律曷叫道:“什么!打下了凉州然后送给党项?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耶律李胡也觉太过。

韩德枢道:“凉州是未取之地,许给党项,有如画饼,放在以前就算我们如此许诺也是没用的。但现在是中原混乱,石敬瑭此刻未必能顾得上西北,凉州内虚,正是天策军对外军威最盛而内部力量最弱的时候,党项唯有这时才有机会借外力肢解天策、割据西北,过了这个时机他们以后肯定就得为天策军所奴役了——这也是李彝殷犹豫踌躇的缘故。”

耶律李胡嗯了一声,似乎微有转意。

韩德枢又说道:“张迈的霸道,不止是我契丹皇帝陛下感应到了,就算是李彝殷肯定也感应到了。虽然背靠张迈有棵大树好乘凉,但经过我这段时日的观察我发现李彝殷乃是有野心之人,有野心之人,寄人篱下的好处再大,也不如自立为王来得强!再说李彝殷与张迈之间纵有暗中来往,却也还没有主从之份,若能许他西北割据的大利,李彝殷必然动心!”

耶律李胡沉吟道:“党项人所有不过小小定难,地位不过与我契丹一部族酋长、一州县长官相当。我亲自来征讨他们已经抬高他们了,如今不但要跟他们联手,还一下子要许给他几倍疆土……”他摇了摇头:“……太过了!”

“若不是大利益,如何能够让他们动心?”韩德枢道:“如果我们与党项联手,不但少了这后顾之忧,而且多了一支本地兵马为前锋,三军合并有十余万人,则破张迈、斩薛复、尽取河西都可办到。然后让他们世世为我西北藩篱,一来可以让党项去抵挡来自安西方面天策军的反扑,二来我们也能缓出手来,集中力量经营中原。到得那时,便再也无人能够阻止我们制霸九州了!”

耶律李胡却还是摇头道:“我契丹以马上得天下,岂能去和小小党项联手?更别说打下了疆土送给他们,这话说出去非被人笑话不可!联手也要看看身份,党项蕞尔小族,没有与我大契丹联手的资格!更别说许他这么大一块疆土!此事太后也不会答应。这样吧,你派个使者入城,限李彝殷三日之内献出他的儿子为人质,然后宣布世世代代,臣服我契丹,如此我可奏明太后封他为公侯,让他定难军自立一国,为我契丹之藩篱。若不顺从,城破之日,党项无论老少一并受死!”

韩德枢道:“若是这样,李彝殷必然不肯出降!”

耶律李胡冷笑道:“他若不降,那就让他看看我契丹腹心部的手段!”

韩德枢还要再说,耶律李胡已不许他就这件事情再多言,韩德枢素知耶律李胡个性急躁残忍,若是太拂他意,说不定会被他当场斩了也未可知,脸色黯然下来。

耶律曷道:“那与详稳会师一事如何回复?”

耶律李胡淡淡道:“听说张迈这次带来的人马有三四万,正好与耶律朔古相当,就先让耶律朔古去试试吧。如果如韩德枢所说张迈带来的是虚兵,那么耶律朔古凭本部军力击败他也绰绰有余。如果你们都料错了,耶律朔古无法取胜,那时有我给他殿后,也不至于一败涂地,嘿嘿,若真有那么一天,就等本王来给他收拾残局吧。”

他是皇太弟的身份,人前人后不大肯叫耶律朔古元帅或者详稳,往往直呼其名。

耶律曷道:“王爷说得不错,夏州还没打下来就去和详稳会合太过危险,还是分兵协力,这才是两头都稳当。”

韩德枢心道:“详稳能够取胜,那是最好,怕只怕不能聚集兵力,就起不到雷霆万钧压鸡卵的效果,白白浪费了一个机会。”但在耶律李胡积威之下不敢再说,无奈,只好派人去回复耶律朔古,同时派了使者入城招降。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67章 契丹轮台之耻 下一章:第169章 通牒
热门: 伊甸园的诅咒 水车馆幻影 解罪师:菊祭 登对 诡案罪7 穿到没有女人的星球后 我真没有暗示你 大哥 我只想好好读书 诱降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