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亢龙有悔

上一章:第176章 韩家父子 下一章:第178章 传国玉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个伟岸的身影从帐外走进来,竟是耶律朔古,他虽然两次兵败,但韩延徽留神耶律德光看耶律朔古时的眼光,似乎竟还未完全对耶律朔古失去信任。

如今耶律朔古已经不再直接在外统领大军,但留在耶律德光身边,却还起着参谋之责任。对耶律德光来说,这时要对付张迈,身边也确实少不了一个对天策军了解较为深入的人。耶律朔古虽是两次兵败,但也因此对张迈的了解比别人来得更深。

耶律朔古进来之后坐下,并不言语,韩延徽这才抬起头来,道:“陛下,套南之败,虽非佳事,但也未必全无好处。”

“哦?”耶律德光冷笑道:“战争失败了还能有好处,这却是从来没听过的!”

韩延徽道:“屡败固然不是好事,但长胜却也会出岔子。天下之事,物极必反!张迈号称无敌,这些年来威风拿到尽足,多套南一胜不为多,然而却使他在中原的声望更上层楼,使天下诸国闻其声名无不敬畏。”

耶律德光冷笑道:“这对我们是好事?”

韩延徽道:“是,对我们来说这就是好事!”

耶律朔古在旁接口道:“你的意思是,让天策军在其士气之外,又多了一层傲气?”

“不错!”韩延徽道:“百战成功,最后却功亏一篑——此事自古到今多有发生,曹操赤壁之战如此,苻坚淝水之战也如此!张迈的威势,在轮台一战之后连漠北也为之震动,在他成功征服河中之后更是到顶了!但他人在巅峰,还要更进一步,万里东归之后竟然还能以疲惫之师打败我军,虽然我们都知道其中必然有诈,但对天策军普通将士来说,却会带来一种盲目的信心!这种盲目的信心在正面战场上固然可以起到鼓舞士气、一往无前的作用,但若战争形势变得复杂,这样的盲目却也容易让将士产生轻敌心理,军队一旦轻敌,离败亡就不远了!”

耶律德光沉吟着,道:“张迈之狂,我素来听说,至于他手下的兵将也多骄横,哼!但至今为止,尚未见他误事!”

韩延徽道:“快了,快了,曹操赤壁之战前,何其英明?简直有如神助,几次冒险都得全身而胜,但赤壁一战如何?苻坚横扫六合,几无败绩,最后集结百万大军时,天下也都咸称东晋必亡!桓氏在湖广也认为晋军败多胜少,随时准备东下驰援了,但结局如何?咱们接下来要看的,就是张迈是否继续狂傲。如果他知道收敛,晓得月盈则亏的道理,那么天策军便还难以战胜,但如果他还继续狂傲,甚至变本加厉,那么最后的败亡就指日可待了!”

耶律德光道:“你这话听起来有道理,但是太虚了。”

韩延徽道:“也有实的,臣已打听到,吴楚诸国已经戒边境之兵不许北犯,蜀国甚至陈兵于天策边境——吴楚素来恐中原南下,南北间势同水火,洛阳成都更有积仇,但如今石敬瑭初得中原,根基未稳,吴楚诸国非但不侵不扰,反而为石敬瑭安定后方,蜀国甚至安排兵力威胁天策后方,使汗血骑兵团不敢妄动——这是为何?是天下皆震于张迈之雄横,唯恐石敬瑭抵挡不住,唇亡齿寒也。由此可见,胡汉诸国均已畏惧天策,既畏惧天策,便有群起抗击之意。天策虽强,但以西北而欲与整个中原相抗衡则必败无疑!张迈如今已是亢龙之势,再进一步,必然招祸!陛下且稍安心,不出多久,或就在今年,必能亲见张迈大败!”

耶律德光沉吟道:“若依你,我们该如何出兵。”

“不必着急。”韩延徽道:“臣以为,会有人比我们更加着急。”

耶律德光道:“石敬瑭?”

“我主英明!”

……

成都,天策政权的使者骑马进了城门。

这些年丝绸之路的开通,就民间所获利益来说,以蜀国最为明显。

天策政权虽然占据了丝绸之路的大多数路段,但所创造的经济收益大多补贴了战争,不但政府的收入源源不绝地成了军费,就是民间的许多收入也都被郑渭以各种名目借了去,借期从一年到十年不等,虽然商人借出了大笔财富之后,保守的可以获得利息,有一部分甚至还获得了某些山林矿产的特权,但是缺少了资金进行经营,在短期之内毕竟会让西北的繁荣进步有限。

而蜀国则不然。

蜀国是丝绸之路的终端之一——西域的各种奇货源源不绝地流到这里,交换蜀国所产的丝绸。蜀绣至迟在三国诸葛亮时代就已经名扬天下,到如今更是发展得更加精致,在中原江南也不愁销路,运到西方那更是第一等的上品之一,价格可以比拟黄金,丝路通往中原的各段有时候因为战争的缘故时会暂时中断,蜀国与天策政权的邦交却十分稳固,所以商人如果图谋稳定都会走这一条路。

此外,蜀国又还是一个中转站,来自楚地的商人,有一些会选择从蜀国进口西来之货,本来蜀道难走,这种情况是绝少出现的,但因为中原道路有时候会断绝,也迫使部分追求稳妥的商人选择这一条迂回的道路。

这两方面的原因加在一起,让蜀国的商业在这几年几乎是爆发性的发展,使蜀国的经济收益几不在天策之下,且蜀国又无战争,民间财富不断积累却无大项的出处,便推高了各种生活奢侈品,推高了成都的房价,使得成都寸土寸金,商人竞相建造各种华丽屋舍,官员也不落人后,至于皇帝孟昶更是大兴土木,建造了种种园林宫苑。

年少的曹延恭走进成都的时候,举目看不尽的楼台轩榭,满耳听不完的丝乐竹音,不由得啧啧称奇,他是曹议金的孙子,曹家的第三代了,在沙州时,但觉敦煌之繁华天下少有,待得凉州复兴,又觉得凉州的气象非敦煌可比,但今天到了成都,忽然发现凉州根本就还是一个乡下地方——这也难怪,以当下而论,全世界说到城市之繁华,只怕成都已经数一数二,洛阳气象或许更大,但近十年屡经兵火,已被成都赶过去了。

“啧啧,”曹延恭低声道:“如此好地方,若是能打下来,让我在这里做三年郡守,人生之没事,莫过于此了。”

“嘘——”旁边以为曹家的老家将赶紧说:“公子这等化万万不可出口,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咱们这次的出使肯定就要砸了!”

曹延恭笑道:“我晓得的,所以刚才我才说的那样小声啊。放心吧,放心吧,出发之前,叔叔和归盈爷爷早就叮嘱过了。”

曹家的老家将道:“总而言之,这次公子的任务并不重,只是献上礼物为蜀国太后贺寿,此外就是在筵席之上,透露两句口风,让孟昶知道他在边境增兵的事情我们其实心中明了便可以了。除此之外,愿公子切莫多生枝节。”

曹延恭嗯了一声,在曹家第三代之中,他也算温驯稳重,所以曹元忠才建议了由他来接这项外交任务,此事说来不大,而且不难,且曹家乃是天策贵戚之一,派遣使者来给蜀国的太后贺寿,派重臣不合适,派小臣也不合适,却以派贵戚最妥当。

曹元忠是出使过蜀国的,与蜀国的臣属多有交往,一切关系早就打点妥当,料来侄子不会出什么岔子,这次他推荐了曹延恭,就是要给这个侄子多增加一点政治资本,也是为曹家加厚一些政治实力。

但是曹延恭进入成都之后所受到的招待,却还出乎意料地严密,曹延恭所预期的宽松并未出现,相反,附近总有一双双警惕的眼睛在盯着,那分明是将曹延恭当做一个潜在的敌人来防备,当初曹元忠出使蜀国时天策正处于困难时期,也未受到这样的对待,现在天策政权如日方中,蜀国对曹延恭这样一个小小使者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

蜀国的皇宫之内,孟昶一手一把来自天方的大马士革弯刀,眼睛并不去看身后的两大重臣赵季良与王处回,说道:“你们说这次张迈派曹家这个小子来,是要来试探朕?”

他年纪越长就越发显得英俊,这时比起初登基时已经多了几分皇帝的威严,赵季良回道:“是。自去年秋冬之际,陛下派遣大军,屯于成州、凤州之间,虽然是秘密进行,但军马多达四万余人,行踪无法尽掩,以薛复之耳目,势必已经侦知。”

孟昶冷笑道:“那又如何?成、凤如今都属我国境内,我在境内调兵,张迈管得着我?”这个时候的孟昶,还有着一腔的热血,还有着建功立业的雄心,尤其是安西唐军东征变文传到成都之后,这位西南少主也成了这变文的忠实听众之一,对于西北所发生的热血战场常常神往,偶尔思及,常觉得自己若有机会,也当逐鹿天下,那才不枉了此生,不枉了上天将一个富庶大国交给自己!

赵季良忙道:“陛下,我们虽然是境内调兵,但毕竟凉蜀交好已久,双方虽然没有明言,但彼此却有默契,我国忽然在陇西增布重兵,天策自然要怀疑我们交好下去的诚意!”

孟昶道:“当初增兵边境,可是相国的意思。”

“此事是赵相公与臣商议之策,然后得陛下准许而行。”王处回道:“赵相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不应该增兵,而是说天策来问我们当好好应对才是。增兵之事,不必更改,但筵席应对之时,却需圆软才是。”

孟昶是少年即位,赵季良和王处回,一半是大臣,另一半还是老师,不过这位少年皇帝这两年成长得很快,赵季良王处回越来越不敢像以前一样当他是学生来教了,这次商议了后进皇宫来,本意是怕孟昶少年气盛,在款待天策使者的时候造成两国紧张,所以进宫来要教孟昶怎么做,但又不敢说的太明显,要尽量说得委婉一些,免得孟昶对他们两个产生反感。

孟昶却十分聪明,一听就明白了,哈哈冷笑道:“相国,太傅,你们进宫来,是担心我年少口无遮拦乱说话对吧?哼!兵事直、外事圆的道理,其实也不用你们来教,我晓得怎么做!”

赵、王两人忙道:“陛下英明!”

孟昶忽然又道:“赵相,按你说,如果张迈击败了石敬瑭,进兵中原,接下来他会做什么?”

赵季良道:“若教他进兵中原,再接下来,他必要进兵东北,讨伐契丹。”

孟昶道:“若到那时,契丹与天策之间,谁胜谁负?”

赵季良沉吟道:“以天策之强,若再得中原之力,要败契丹不难,至少肯定能将之赶出长城!”

孟昶道:“若让张迈吞并了中原,驱逐了契丹,那时候他与我蜀之间,还能维系多久的邦交?”

赵季良叹了一声,王处回朗声接口道:“若叫张迈得了中原,逐了契丹,他再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侵蜀灭吴定荆楚,囊括闽粤!”

孟昶道:“张迈与我,可有兄弟之份啊。”

“别说兄弟!”王处回道:“就算是父子,到了那个时节也不能并存!自秦以来,天下一统已是人心所向,华夏分崩离析之时,吾蜀方能独存,若使中原一统,便再无蜀国偏安之理!”

孟昶道:“怎么说来,若张迈退缩于甘陇,则我们两家可以百年和好,若是张迈一入关中……”

王处回道:“国家之间无私好,也无私仇,一切只是看形势。若天策仍在甘陇,则不管我们与他有仇无仇,都可以继续交往。但张迈若吞了关中,那么下一步就肯定是进逼中原,那么凉蜀之间,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好!”孟昶道:“说得好!与我心中所思正是一致!石敬瑭与先帝虽然有仇,但当前形势,我们却需要他来帮我们抵挡张迈。”

赵、王齐声道:“陛下英明!”

孟昶道:“希望石敬瑭这一番能拦住天策军的马蹄,否则的话……”他猛地拔出大马士革弯刀,刀光将赵季良王处回都吓了一跳:“我就只能代劳了!关中……”他抚摸着弯刀,悠悠道:“先得巴蜀之富、汉中之资,然后吞并关中以窥天下……那,不就是汉高祖得以建立四百年大汉之最初路线么?”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76章 韩家父子 下一章:第178章 传国玉玺
热门: [综英美]我家治疗10厘米 基建王座 我的马甲非人类 死亡的精确度 幽灵猎手 艳遇小农民 汉魏文魁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 被迫成为蜂王后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