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战争的理由(二)

上一章:第180章 战争的理由(一) 下一章:第182章 战争的理由(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慕容春华和奚胜进入凉州的消息,整个河西知道的人不超过十个,这其中鲁嘉陵和薛复知道还是通过非正规途径。所以他们的到来没有给凉州带来任何波澜,反而是另外一个人倍加引人注目,这个人就是桑维翰。

桑维翰是第三次来求见张迈了,也是第二次进入凉州,不过这一次他的身份和态度都不大一样了。这一回,他不再像第一次那样偷偷摸摸,而是以一个相当正式的身份进入境内。而且在这秋天将要到来的季节,桑维翰不但背后有了一个越来越稳定的石晋政权在做他的背书,甚至就连天策境内,也有一股势力在给他作助力——天策政权内部有一部分人希望与石晋政权谈和,而这部分人的希望的背后,则是有一部分民众的期待。

因此,当张迈听说桑维翰入境,要拒绝时,满殿大臣便有许多人反对,其中连杨定国也站了出来,道:“两国对立,也当通来使。”

张迈冷笑道:“什么两国!石敬瑭是卖国篡逆国贼,我若与他勾结,那是自污!”

曹元忠道:“元帅,石敬瑭诚然是卖国篡位的贼子,但如今边境通达,商人互贸,民间往来不绝,而我们却不许他的使者入境,传了出去,诸国都要心生疑虑,若是石敬瑭因此而关闭边境榷场,那时候不但误了民生,而且天下人都会将此事的责任怪在我们头上。”

范质魏仁浦也道:“正是。”魏仁浦道:“大唐年间,安禄山也是国贼,但派遣使者前往议事,也不见得就挡在门外,纳桑维翰入内,未必是自污,只要我们堂堂正正,就无人能够责怪我们,不纳桑维翰入内,却反而显得我唐唐天策,器量狭小了。”

张迈这才挥袖道:“既然这样,也罢,放他进来吧!”

鲁嘉陵又问接待的礼仪,张迈道:“是你们说,要看看他说什么,我可没说要接待他!你与元忠两人去与他谈判吧。”

杨定国道:“元帅,这不大好吧。”

张迈道:“我既不承认石敬瑭是中原的皇帝,便不承认那桑维翰是什么使者,只当他是个传话的人,有什么话就让他说完滚蛋!我没那么多功夫应付他!”说完拂袖入内,解散了会议。

杨定国等面面相觑,各自叹息。

……

桑维翰这才入境,凉兰两州商人闻讯,纷纷奔走,均盼天策军与石晋军自此和平相处,他们好做买卖。不想桑维翰刚刚入境,后蜀那边也派来了使者,天策军的这番款待又自不同了。两拨使者,都由鲁嘉陵接入凉州,张迈先见蜀国使者,摆开了筵席,好生款待,席间问起蜀国使者此来之意,蜀国使者卢纪成道:“我主派遣臣下前来,一是为增进凉蜀两国邦交,致我主弟恭之意,二来是受洛阳所托,希望做一番和事佬,望两家就此化干戈为玉帛。”

张迈勃然变色道:“你说什么!”

张毅侍宴,也觉得奇怪,道:“蜀国与中原,不是死敌么?当初贵国初立,第一个去攻打巴蜀的,可就是石敬瑭啊。”

他说的蜀国开国初年的事了,那时孟知祥刚刚割据西南,石敬瑭奉命讨伐,双方曾有一场大战。

卢纪成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再说那也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国家大事无私仇,只要对百姓有利,我主亦不愿意为一桩陈年旧仇,搞得生灵涂炭。也希望元帅能够体念上天好生之德,让关陇百姓,过上几年和平安定的日子。”

张迈闻言一拍几案,将忙桌酒菜全迸飞了,卢纪成吃了一惊,张迈怒道:“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狗屁话!”

他竟然在这等外交场合上爆粗口,张毅也不禁有些汗颜,范质魏仁浦亦觉得不妥,张迈指着卢纪成骂道:“孟昶年少无知,也就算了,可不是还有赵季良王处回辅佐么?他们也老糊涂了不成?”

卢纪成老脸一阵抽动,心想:“人道张迈自西征之后跋扈异常,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凉蜀同盟,虽然有张兄孟弟之名,但那也是张迈年纪较大之故,两国论交并没有分大小,张迈竟然在外交宴会上,当着蜀国使者的面指责孟昶年少无知,这可是十分失礼的事情了。

杨定国见状,忙对卢纪成道:“那石敬瑭卖国求荣,割疆裂土,致使国家金瓯有缺,此事人神共愤,我张元帅对此獠深恶痛绝,闻名便生无名怒火,一时失言之处,还请贵使不要见怪。”

又对张迈道:“元帅,蜀国与我乃兄弟之邦,就算孟国主的建议有逆耳之处,我等也应该听完了再作应对。”

张迈道:“那还有什么好听的?左右不过是收了石敬瑭的贿赂!所以就不顾国家大义了。什么国家大事无私仇,石敬瑭杀了李从珂,那也就算了,但他竟公然割燕云十六州给契丹,这样的卖国行径,是私仇么?什么体念好生之德,什么让百姓过几年安生日子,全他娘的都是借口!我看此事若成,汉中东部,只怕就会有一些州县要从石敬瑭处,改划到孟昶囊中了!”

卢纪成脸色微微一变,似乎被戳到了痛处,却马上镇定下来,道:“元帅此言,太也欺人!我主乃是为天下百姓之故来作这一番和事佬,实希望关陇罢兵,自此三家同好,永为友邦,如此岂非美事?元帅不纳也就是了,却出此咄咄逼迫人之言,作此无状辱人之词,莫非真当我蜀无人了么?蜀国虽小,但自有山川之固,兵将虽寡,却还有御敌之勇,两国交好时,我蜀有蜀锦为献,元帅若欲动怒,我蜀亦有巴刀为御,蜀人虽然斯文,却亦不怕西凉骑兵之横!”

杨定国忙要打圆场时,张迈哈哈大笑,道:“你这是向我宣战么?还是准备给埋伏在陇西南部的几万大军找一个开打的借口?”

卢纪成起身拂袖道:“元帅这是什么话!我主好心派遣臣下前来,元帅却将我主的一片好心当成什么了!”

张迈悠悠道:“当成什么?我估摸着,孟昶大概是年纪渐大,变文听得多了,便真以为自己也能与我一般纵横沙场、逐鹿天下了。嘿,你不妨回去告诉他,我认他这个弟弟,是看在他还算老实,又无过错,所以才给他好日子过,但他若敢勾结国贼石敬瑭,那就等于间接勾结契丹,也就是与卖国贼同是一伙!对于卖国之徒,我可从来不会手软!什么山川之固,什么御敌之勇,在我看来就是太久没事干脖子痒痒,找死了!”

这段话说将出来,满殿文武无不脸色大变,卢纪成更是气得大怒道:“张元帅,这话,可是你说的!”

杨定国赶紧咳嗽了一声,道:“元帅,你醉了。”向马小春使了个眼色,马小春只作不知。

张迈笑道:“我醉了?我酒都没喝两杯,哪里会醉?”对卢纪成道:“你大可将我的这几句话,转达给孟昶,好好劝劝你家主公,在家玩玩蟋蟀也就算了,真长大了就玩女人去!蜀国文士众多,诗文做得也好,就让他吟诗作对去!别跑到关陇来瞎掺和,逐鹿的事情,不适合他!”

卢纪成气得全身发抖,在拂袍袖,大怒而去。

杨定国一张老脸也十分难看,忍不住道:“元帅!蜀国使者的言语,就算再怎么不合你意,但看在多年交好的份上,咱们也不该这样对待他们啊。”

张迈冷冷道:“多年与他交好,是看他还算懂事。现在变得不懂事了,做哥哥的自然要教训他一番,这有什么不对?石敬瑭卖国求荣,我恨不得马上就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孟昶却不分是非,与勾结外敌的卖国贼沆瀣一气!我只是口头骂骂,已经算轻了!我什么都可以妥协,唯有在这大是大非的原则上不能妥协!”

“这!”杨定国一时语塞,又因在这等场合多有外人,议论不得机密要事,长叹一声,也退去了。

第二天一早,卢纪成便匆匆离去,凉州城内听到消息不免议论纷纷,许多商人都暗中叹息,以为元帅变了。

郭汾听到了风声,来对张迈道:“夫君,自你东归之后,我一直没过问军政之事了,不过看你最近几个月来,听说却是得罪了不少人。”

张迈笑道:“打仗治国,哪里可能不得罪人?那些身居高位、左右逢源的好好先生,害死的人才多!”

郭汾道:“虽然如此,但民心民意,总要顾及的。”

张迈冷笑道:“民心民意?我看是商心贾意吧。我也有派人往乡间打听,那些屯田的军汉,那是垦殖的农夫,可都见不得石敬瑭窃据中原,为了自己当皇帝连国家都卖了,田间一提起来,农夫们个个都骂,军中一说到此事,个个恨不得马上打到燕云去收复故土、解放同胞!只是中下层的士兵百姓,心中虽有是非,却没人替他们代言,那些大商贾却有大把的钱财来买通御史官员,甚至影响到国老、重臣!乃至诸将!所以凉州上下,听见的就都是他们的声音!人啊,生活过得越好,耳根子就越软了!”

郭汾道:“虽然如此,但士农工商,都是民。难道只听农夫的,就完全不顾商贾了不成?”

张迈笑道:“我若不顾及他们,这回早打过去了!就是要让他们再发一会财,所以才没动手。但我也不能因为照顾他们发财,就忘了大是大非,忘了国家完整,忘了真正的百姓福祉!眼前勉强维持稳定换来的小利是假福祉,激荡之后千百年的大发展,才是真福祉!”

郭汾慌忙道:“妾身是担心夫君得罪的人太多,四面树敌,那时候会陷入极端不利的境地。”

张迈道:“蜀国不足为患,孟昶不是沙场搏杀出来的皇帝,而是个奶娘喂大的少年,没打过仗就手痒想试试,真打起来他得尿裤子!石敬瑭看似位置越坐越稳,其实也就是用浆糊糊起来的铁架子,看起来坚固,但只要找到驳接点,一战他就垮了!而我的背后则有上百万的军心民心与我一体,这不是几句议论能动摇的!我唯一没有把握的,只有契丹!耶律德光不算昏君,契丹又合族同心!我在轮台打败了他一次,套南又打败了他一次,却还是动摇不了他的根基。”

郭汾道:“契丹一族从中唐以来势力渐长,自耶律阿保机开国之后更是蒸蒸日上,要打败他们,也不是三年五载的事情。至于要铲除他们,或许还需要一代人、两代人的努力!”

“一代人两代人!哪里等得了那么久!”张迈道:“现在石敬瑭已经将燕云割给了契丹,每多过一日,契丹人在燕云的统治就会稳固一日,越是往后迁延,事情就会变得越加棘手,若真的等个三年五载,甚至十年八年,让契丹人在燕云站稳了脚跟,那时候我再要收复燕云就更难了,燕云不复,漠南就无法平定,漠南不定,漠北东胡就永远是悬在咱们子孙头顶上的一把刀!这才是国家的千年大患!”

郭汾听得动容,张迈又道:“可笑凉州满城商贾,人人计算的只是口袋里那点蝇头小利,有谁会去想到那么远?燕云、东胡,有没有在不在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没关系!但他们不想的事情,我却要想!他们没兴趣做的事情,我却得做!就算是冒一冒险,我也要咬紧牙关将此事给办了!现在是我军上下士气最盛的时候,也是最能打血战、苦战、死战的时候,过了这个阶段,我再想组织起一支能长驱万里的军队就难了!现在的外部时机确实有些不利的地方,但内部好不容易形成的这股力量却一定要用好!就算是要冒一冒险,我也认了!”

就在这时,马小春来报:“唐仁孝将军到!”

郭汾微微一惊:“唐仁孝?他不是在宁远么?”

“我将他调来了!”张迈道:“西方已定,暂时不需要打大仗,你哥哥又在康居坐镇,乱不了。疏勒是我们的老巢,更加不怕。因此有些人马,在郭洛手底下闲着也是闲着。”

郭汾惊道:“你连那里的兵力都调过来了?”

张迈道:“现在且休动手!让那些想吵闹的人吵闹去吧!待得秋收之后,那时军粮全足,而且商人们考虑大雪封山,也都要开始罢市以等来春。在秋收之后、大雪之前的那段时间,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了!不打则已,这一打,就要惊天动地,就要席卷万里,就要直捣黄龙!汾儿,你看着吧,只要上天还肯顾念汉家运势,还肯给我最后一点运气,那我们的大旗,将会在那一两个月内,插遍胡汉苍穹!”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80章 战争的理由(一) 下一章:第182章 战争的理由(三)
热门: 樱花秘密基地 逆转死局 小爷是你霸霸 杀手的悲歌 狂澜/爆裂匹配 坠落之上 憎恶的化石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 西班牙披肩之谜 谋杀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