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战争的理由(三)

上一章:第181章 战争的理由(二) 下一章:第183章 将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曹元忠到凉州一行,见了桑维翰后带来了一个震撼的秘密消息:石敬瑭希望与天策军议和,如果张迈答应,他可以用非公开的方式,将传国玉玺转让给张迈。

传国玉玺这个消息自然是不能公开的,当时在凉州听到这个消息的,只有张迈、杨定国、郑渭、薛复、张毅、鲁嘉陵、曹元忠、魏仁浦和范质。诸人之中,郑渭和薛复对传国玉玺都没什么感觉,但其他人却都心头剧震。这个象征这中原帝国最高威权的玉玺,有着一种难以言传的魔力,虽然,光靠玉玺本身并不足以号令天下,但自秦以降却已经形成了一种传统:得天下者必得玉玺,否则便有名不正言不顺之嫌。如东晋南渡,在建康即位时因为没有玉玺,因此便被人称为白板天子。天策军僻处西凉,如果能够得到玉玺,那么对于提高天策军在中原士人中的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甚至就是普通百姓,可能也会因此而认为张迈是“天命所归”。

“元帅,此事行得!”张毅先出列来,道:“如今石晋无隙,民心思安,此时乃是议和之良机,若能得三五年时间休养生息,那时我军财力兵力都可再上一个台阶。就算没有玉玺,也应该考虑议和,现在石敬瑭还送个玉玺来,我们何乐而不收之?”

张迈道:“你认为,现在应该议和?”

张毅道:“是,兵也好,民也好,现在都该休养生息,如果在这等情况下还要打仗,只怕会失天下之望。”

张迈道:“其他人呢?你们的看法如何?”

郑渭闭紧了嘴巴,没有开口的意思,鲁嘉陵道:“中原士民,如今确实心存疑虑,如果此时进兵,他们未必会真心欢迎。一战克胜最好,但如果占据有所拖延,只怕他们就会变心。”

曹元忠道:“张鲁二位所言极是。如今局势,宜和不宜战,如果硬要开战,蜀国只怕也会有反应。若他们袭我之后,导致进兵不顺,那时候攻取关中未能成功,反为天下所笑。”

张迈又问魏仁浦和范质道:“你们怎么看?”

魏仁浦和范质对望一眼,两人并不赞成此时出兵,但两人揣摩张迈之意,实怕他最后一意孤行,那时候张迈身边便还需要一个能帮他处理文政参谋的人,免得发生像刘备东征而法正病死、孔明冷落的局面,因此两人事前早已商议好,将立场故意分开。

魏仁浦出列道:“臣亦以为,此时非动兵之良机。”

张迈哼了一声,问范质:“你呢?”

范质道:“若就常理,此时非进兵良机,但元帅非常人也,龙骧之行,非臣所能蠡测。”

曹元忠暗中骂了他一句拍马屁,张迈又问薛复,薛复道:“一旦东征,蜀国有六成机会会扯我们的后腿,契丹有九成可能会介入,眼下西凉之兵,尚不足以同时打败契丹、石晋、孟蜀三国。”

张迈哼了一声,杨定国道:“元帅明察,如今诸臣所进,皆是忠言,若元帅能顺从诸臣诸将之情,议和以纳传国玉玺,不但我军境内势必士气大振,且中原士子,也都将知道元帅之志,意在天下也。”

曹元忠道:“国老所言甚是!石敬瑭虽然有篡逆之名,但他篡的是李从珂,不是我们。李从珂和元帅虽然有兄弟之名,但天下人却都知道当初与李从珂结盟对我们来说只是权宜之计。我们结盟的对象,其实不是李从珂,而是洛阳的主君——当日我们的部队开到凉州的时候,坐在洛阳宝座上的人是李从珂也罢,张从珂也好,我们都会与之结盟,现在洛阳的宝座上换了一个人,我们也就不妨换一个结盟的对象。”

这一段话功利味道十足,如果在公开场合曹元忠是不敢说的,现在只有数人议事,他这番话说将出来,魏仁浦范质张毅无不摇头,但魏仁浦心中却也知道曹元忠这一番话虽然不好听,却也是事实。

魏仁浦道:“曹将军这话,虽然太过一针见血,不过实情也确实如此。李从珂并非明君,虽然姓李却不是大唐正统,他被别人取代,其实与我们干系不大,中原士民,也不见得会为他守节,咱们打着为李从珂报仇的旗号进军中原,也不见得能争取到多少人的支持。依我之见,元帅李从珂的兄弟名分在前几年虽有助于西北与中原之间关系的稳定,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枷锁,这个枷锁,或许是时候去掉了。”

他这话委婉了一些,杨定国当即带头赞成,张毅也道:“不错,元帅与李从珂之间的兄弟名分,现在对我们来说的确是枷锁,臣也认为是时候去掉了。”

曹元忠忙附和道:“正是,正是。”

眼看九人之中,倒有五个不出声,李从珂对天策政权来说并非真心结交的盟友,没有像李圣天那样的情感干系,这时魏仁浦说他是枷锁,谁心里也没意见。

只有张迈双眼望着偏殿的穹顶,忽然长长一叹,说:“魏仁浦、曹元忠,他们来说这些话,我都不觉得意外,可是杨叔叔……”他将眼睛回盯到杨定国身上,道:“杨叔叔,你来说这些话,我可就大大意外了!”

杨定国哼了一声,道:“何处意外?”

张迈猛地厉声道:“杨叔叔,咱们万里东行,从岭西、疏勒一路走到这里,为的究竟是什么!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的誓言是什么?杨叔叔你还记得不?”

杨定国一阵愕然,一时答不上来,道:“请恕老朽昏愚。”

张迈环顾左右:“有谁还记得的?”他顿了顿,道:“是了,元忠、文素、道济,还有张毅,他们四个是后来加入的,不知道情有可原。嘉陵!郑渭!薛复!你们记得否?”

郑渭日理内政万机,鲁嘉陵胸藏间谍密谋,脑子里装的东西,一时也都接不上口,薛复道:“我还记得。”

张迈道:“说!”

薛复道:“我们万里东行,最初的目标,就是拯救唐民、联系长安、规复西域和全面振兴大唐!这是元帅在新碎叶城废墟上定下的国略!”

张迈道:“那时候,你还没加入啊,竟然知道!”

薛复道:“疏勒那个晚上之后,我打听了许多岭西旧事,所以知道了,知道以后就没忘记。”

张迈抚胸一叹,又道:“那么这些目标,我们都实现了吗?”

薛复道:“前三项,都已经完成了。只差第四项——振兴大唐。”

“是了!”张迈道:“现在大唐尚未振兴,而你们居然就劝我去和一个出卖国家的卖国贼同流合污!撇开李从珂不说,就算我不再理会他杀李从珂,但只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一事,我就必须与他划清界限!试问我若真的与石敬瑭议和,那么我将来还要以什么样的面目来面对中原的父老?我们口口声声说要驱逐胡虏,振兴大唐,在与石敬瑭媾和之后,再叫这些口号,将士们不会恶心?”

杨定国忙道:“振兴大唐的誓言,不是只有元帅一人记得,大伙儿都没忘记,不过现在讨论的是眼前的形势,所谓民为贵、社稷次之,议和对百姓来说更加有利,中原不是不图,大唐不是不要振兴,只是需要先韬光养晦,休养生息,待得良机一到,那时再定出兵与否不迟。”

张迈问道:“何谓良机?”

杨定国道:“我军士兵体力养足,中枢财政钱财丰足,各地粮仓仓廪实足,而敌人又出现了破绽,那时便是良机?”

张迈又问:“那这良机,什么时候到来?”

杨定国道:“良机一事,岂能预料?所谓先为我之不可胜,而后待敌之可胜,这才是兵法正道?”

张迈道:“一句话,就是等良机从天上掉下来?”

杨定国看出了张迈脸上的不耐烦,却还是顶住压力,一字字道:“这个等字,听来似是消极,其实很多时候却必须得有这份耐心!”

张迈道:“《汾阳兵典》我至今没读,所以不大清楚什么是兵法正道!不过,我的兵法,却不是如此!”

杨定国已经皱紧了眉头,曹元忠忙道:“元帅的兵法是?”

张迈道:“我的兵法是:有良机,就抓住良机,没有良机,就创造良机!而现在,我已经创造了一个最大的良机!”

杨定国问道:“什么良机?”

张迈道:“所有人都认为,契丹、孟蜀加上石敬瑭——这三家如果联手,我们肯定打不过,所有人都认为,如果我在这种形势下还坚持进兵关中,那就是刚愎自用的表现,那就是曹操打赤壁之战、苻坚打淝水之战的前兆!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我要打这场仗,不是因为我是曹操,苻坚,而是因为我是汉武帝!这个,就是我们最大的良机!”

薛复听到汉武帝三字,心头猛地一动,向郑渭看去,却见郑渭眯着眼睛!张毅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在后儒心目中,汉武帝并不是一个明君,而是一个与秦始皇一样劳民伤财、穷耗国力的君主。

张迈摇铃让马小春召杨信进来,问他道:“杨将军,你来跟诸位大臣说说,我们该如何振兴大唐?”

杨信看了在场诸大臣一眼,毫无怯场,大声说道:“消灭掉世界上所有的国家,让苍穹覆盖下的所有人类,都只剩下一种令人仰慕的称号——大唐的国民!”

这是张迈在碎叶对着西域诸族所说的话,杨定国却是第一次听见,听了之后不禁吓了一跳,叫道:“元帅,你要征服整个世界?”

“我不是要征服全世界!”张迈道:“我是要让我们马蹄所及的所有人——包括中原的农夫和草原的牧民,一起来共享大唐的荣耀与幸福!”

……

天策六年,秋。

在麦田一片金黄的季节,凉州出了一件大事——张迈气走了前来调停的蜀国使者卢纪成,驱逐了石敬瑭的使者桑维翰,并公开宣称:自己绝不与卖国自肥的石敬瑭妥协!并发出了两个振聋发聩的呼吁:驱灭契丹胡虏,振兴汉家天下!

这两个呼吁的发出,让热血者为之热血沸腾——西凉全军发出如雷欢呼,却也让冷眼者暗中叹息——不知道有多少商人为此黯然。

张迈的决策,既让我们失望,却也让他们意外。商人们对此十分反感,可是手里握着兵权,且得到士兵绝对拥护的张迈,一旦做出决定,就算是纠评台也没有一个人敢反对!

软弱的人,最多只能在背后议论几句:

“我们这位张元帅啊……接连的胜利冲昏了他的脑子,接下来只怕有仗打了!”

差不多在九月秋收之时,各地商铺也迎来了一个早熟的收成——大商人们闻风而动,纷纷提前结束今年的商事。他们都预感到很可能会有一场大战会到来。

“此战之后,世界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难道丝路的重光,就只有这短短的几个月?”

“西北的好日子……就要过去了……”

所有人都猜到:本来因为丝绸之路的刺激而呈现复兴状态的关中平原,或许很快就要陷入不知持续多久的战火之中了——而即将到来的这场战火,很可能会将这片刚刚恢复一点生机的土地变成一片焦土。

西北的税收部门,不管是天策政权下的税吏,还是石晋、孟蜀统治下的官员,都在这个最后的收成中盆满钵满,但在大商人们开始尽力躲藏之后,市面再次显现出可怕的不景气来。所有头脑灵活的人都趁早躲藏了起来,就像松鼠一样,准备渡过这个难以预料的“冬天”。

……

洛阳,石敬瑭已经登上了西城门,在看见桑维翰入城的一刹那,他非但未因张迈的拒盟而感到害怕,反而有一种深藏的期待。

桑维翰上了城头行礼,连称恭喜。

石敬瑭道:“桑军师,你此次出使无功而返,却来恭喜我做什么?”

桑维翰道:“微臣此次虽然无功而返,但天下却出现了对陛下大大有利的局势了。”

“哦?”

桑维翰道:“失之东墙,收之桑榆,陛下虽然不得已失去了燕云,但若能一举收复西凉,那时候陛下的威势,只怕还在庄宗之上,甚至开辟一个超迈汉唐的时代,也未可知!”

“收复西凉?”石敬瑭笑道:“怕没那么容易吧。”

“张迈已经自大得昏了头啦!”桑维翰道:“不管他之前有什么功业,人一到了这个时候,离败亡也就不远了!而且据臣所知,契丹耶律德光,似乎也已经到了云州!即将发生什么,大可推想而知,只要我主能够善于利用这次的机会,别说收复西凉,就是一举而收刺虎之功,也未可知!”

石敬瑭哈哈大笑。

……

与此同时,一封密报却飞入了云州城内,韩延徽打开了之后一看,不由得脸色微变,喃喃道:“张迈啊张迈……你果然留了一手!只可惜,你还是让老夫窥破了端倪!”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81章 战争的理由(二) 下一章:第183章 将战
热门: 剧情和我想的不一样[快穿] 厌魅·附体之物 替身是头龙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余温未了 皇上有喜了 刑警手记之犯罪现场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文明的度量:社会发展如何决定国家命运 失恋后我闪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