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十州易帜!

上一章:第185章 借道中原,北讨契丹! 下一章:第187章 九路大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徐诰并不是第一个看到《讨胡檄文》的人,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这件事情,张迈让鲁嘉陵曹元忠共同筹划,以十分秘密的手段,在洛阳、长安、成都、金陵等十余座都城同时出现,数日之后,又在幽州、云州、太原、齐州、开封、夏州、汉中、江陵、交趾一起现身,一旬之内,天下皆知!因为檄文的数量出现的太多,不久就连百姓妇孺也都知道了,至于读书人更加是人人不谈。所有人碰面的时候,第一个要谈论的话题就是这篇檄文。

天策军兵马未动,整个华夏却已经震动了起来!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位张元帅真的能够做到他在檄文中所声称的一切么?

这篇檄文分明就是一封战书!所谓“借道中原”,就算是年少如孟昶也知道那绝对不可能的!张迈这样做,分明就是同时向耶律德光与石敬瑭宣战!

……

洛阳城内,桑维翰欢喜异常,这篇檄文虽然振奋了天策军的士气,也让中原士民无不翘首东望,但桑维翰非但不受打击,反而兴奋莫名!

檄文刚刚在洛阳出现的时候,石敬瑭已经准备前往潼关,大军已经布置在了长安,最后一批进入关中的人马也将出发,石敬瑭正给刘知远送行。

桑维翰奔到他面前,山呼万岁。

“成了,成了!”他捧着檄文,说道:“陛下,此次西行,陛下必然得胜凯旋!”

石敬瑭取过檄文,看了一眼后不由得大怒,张迈的这篇檄文,所谓“以沙陀杂胡而篡中原大统,裂土燕云以奉契丹”,矛头直指石敬瑭!至于说要借道中原,那更简直就是没将他放在眼里!大怒之下,他几乎就要将檄文撕碎!恨恨道:“张迈如此嚣张,我若不灭他,便不坐这龙床!”

桑维翰急忙劝住,道:“陛下,此檄文的出现,乃是好事啊!之前我们尚担心孟蜀不动手,尚担心契丹观望,但此檄文一发,不必我们催促,孟蜀必然有所行动,契丹也必进兵!到时候我们三家连兵,何愁天策不破!”

石敬瑭听了转怒为喜,连称有理,刘知远在看了檄文之后,神色却颇有变动,道:“本来我们若与契丹分合进击西凉,不过是群雄争霸罢了。可是如今张迈擎起华夷大义,遍告天下,若我们在这个时候与契丹联手,天下士民见了,必然骂我们果然卖国!当初割让燕云时,臣已以为太过。现在若再与耶律德光摆明了联手,那这千古骂名,只怕就洗刷不掉了。”

桑维翰道:“刘将军这就不对了,古往今来,成者王侯败者寇!什么华夷之辨,什么大唐契丹,只要咱们得了天下,到最后也只看我们的新《晋史》怎么写罢了。”

石敬瑭挥手道:“维翰说得不错,知远,你可速速行动,不可被张迈的几句大话打动了。”

刘知远是军中的实权派,并不希望屈膝于契丹面前,但也不见得有多深的华夷情结,当即答应了,领兵秘密出发。

……

又过一日,冯道等也收到了檄文,他刚开始吃了一惊,尚存观望,数日后满大街都讨论檄文之事后,宫内出圣旨下令满城百姓,不得提起与檄文有关一字,否则当受大刑!满洛阳的人这才都明里住了口,却还是在暗中议论纷纷。

差不多就在这时,天策军竟然派了使者来,入洛阳要求石敬瑭借道,说天策军将先入秦,后渡黄河入晋,经河东先收复云州,再收复幽州,要沿途关隘勿关、百姓勿惊。石敬瑭大怒之下,差点就杀了使者!

又过数日,契丹使者抵达,石敬瑭大喜,竟然开城门亲自迎接,满城汉民听说此事之后尽皆侧目。若无檄文之事,契丹使者来了石敬瑭迎接,五代时政权更迭,皇帝常换,也没几个百姓对这些事情挂心,但这时檄文既发,张迈高举民族大义了,天下人便都存了这个念想,再看石敬瑭时,便觉得怎么看都不顺眼,要他们马上将这种不满付诸行动那是不可能的,但眼看石敬瑭逐天策而亲契丹,心中便总感觉不舒服。

坊间不知不觉中竟然传出了几句童谣来:“石家子,儿皇帝,燕云割,家门弃,汉将来使如仇人,契丹来使甜如蜜。沙陀契丹若联手,赤县神州尽奴隶!”

三日后童谣传入宫中,石敬瑭大怒之下派出人来全城搜捕,又下令严防保甲,悬赏要人互相告发,自不免有一些不肖之徒拿了曾传唱者去领赏,石敬瑭不管真假,就将被拿上来的人当众处死!手段之横蛮令人胆战心惊!这一招杀鸡儆猴倒也奏效,整个洛阳城倒是再没人敢乱说话了,然而当冯道看到大街上那种道路以目的场景,心中却反而一凉。

他对亲家刘昫道:“主上这一下可失策了,张迈虽然高举华夷大旗,不过他的身份也不是毫无瑕疵,既然他们作高唱之调,难道我们就不能以言论制言论么?以屠刀制言论,反而要失了人心!”

刘昫冷笑道:“他未必不知道这一点,只是眼下他摆明了是要和契丹联手,事实如此,却还如何辩去?若是要与张迈辩论,言语上必然要得罪契丹——他又哪里是肯得罪契丹的?既然如此,倒不如直接一些,将这些言论一禁了之!”

冯道道:“关中若是开战,不管谁胜谁负,后果都势必生灵涂炭!八百里秦川自唐末以来屡经战火,实在经不起折腾了。”

刘昫看他的神色,听他的言语,惊道:“亲家,你要做什么?”

冯道说道:“我要入宫面圣,劝主上和西凉、拒契丹。”

刘昫大惊道:“亲家,你何时变得如此不智?今上如今行事有气急之象,不是他本是急躁之人,而是他所图者大——他所图者,便是要借契丹之力削弱西凉,好坐稳中原,如今这道檄文正是激怒契丹、邀胡西进的天赐良机!为了这图谋,他早将千古骂名都置之不顾了——只看燕云之割让,便知今上之心何其坚忍!稍稍杀几个都中百姓,算得什么!回头便是整个关中成为焦土,他也不会皱一皱眉毛!你现在若去触他的逆鳞,就算本意是为了天下百姓,他也必要疑你与张迈内外勾结,到时候桑维翰之流再进两句谗言,你我两族的性命就都保不住了!”

冯道虽然有为天下之心,但终究不是比干、魏征,顿足道:“此战一起,就算天策侥幸能够得胜,但胡人骑兵来去如风,就算败了也不至于重创,而中原、西凉甚至巴蜀却必然付出惨重代价!汉家子弟将在此战之中元气大伤!这是亲痛仇快之事!张龙骧啊张龙骧,你这个开战的时机,实在是选错了!以你的才智不应该看不透这一点,但你仍然要做,唉,看来你也终究是个霸者之才具,不是仁主!”

他大哭了三声,回身入府,闭门谢客。

檄文出现大概是在秋收之前,檄文一发,关中各地农夫抢着收谷,就连农夫也意识到将会有天大的变故发生!不数日间西北麦田尽收!

至于大族商家,能匿藏的更是早都匿藏了,在经历了从春季到秋季两个半季节的繁荣之后,西北大地变得一片肃杀!金风从西而东,带着一股血腥味,弥漫着整个大地。

所有人都在害怕战争爆发,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应对这场大战,刘知远在长安城内多方准备,李彝殷在定难厉兵秣马,但在大战之前却是平静得可怕。

一场即将爆发的大战,就像一个还没点燃的火药桶一样,只欠一点火星!

但天策未动,契丹未动,孟蜀未动,石敬瑭也未动!

秋收之后的时间过得极为漫长,就像每一天都入过去的一个月一般,让人备受折磨。一直到天策六年九月二十三……

这一天,关中西北部的武州城忽然起了变故!守将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竖旗易帜!归顺天策!

由于李从珂已死,中原再不称唐,所以张迈在那以后开始渐隐天策之号,而将所有旗帜改为“大唐”!

唐字大旗猛地飘扬在武州城上方!

陇西诸州无不震动,都要看张迈如何处置!

……

两日之后,九月二十五,张迈就收到了消息,当鲁嘉陵问他怎么办的时候,张迈道:“不应该是你来问!”

鲁嘉陵一愕,境外有人来归附,按理说是他该问啊,张迈却指着郭威,道:“该你来问!”

众人心头一震,就都知道了张迈心中的答案!

郭威上前问道:“元帅,我等该如何响应?”

“进兵!”张迈道:“既然有人愿意投诚借道,那么就……杨信!”

“在!”

“你速引一支兵马,进驻武州城!”

“是!”

杨信跨上汗血宝马,疾驰而去!

他的数千骑兵早就等候在边境上了,三日之后,九月二十八,洛阳方面尚未有反应,大唐猛将杨信已经进入武州城!

这时张迈与李从珂约定盟约之后,西北兵马第一次踏入中原政权的辖城!

这一瞬间,在西北唐军看来,是“借道”开始!

而在石晋、孟蜀方面看来,则是张迈宣战!

“开始了!”

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提!

长安城内,刘知远牙齿一咬!

……

河套,黄河东岸,黄河北岸!

黄河秋水尚不减其盛,却有契丹骑兵影影绰绰地出现,一开始只是零星,到后来竟然铺天盖地!

骑兵的数量已无法知道有多少!但黄河西岸和南岸的哨岗一望就魂飞魄散!

那究竟有二十万人,还是三十万人?

那是河套从来未曾面临的强大兵力!漫山遍野都是铁蹄!耶律、述律、萧、奚……诸般大旗猎猎作响,在秋风之中震动着威严!

耶律德光!

他竟然出现在了敕勒川的南部边缘,竟然出现在了黄河边上!

“报——武州易帜!天策兵马已经向陇西挺进!”

“好!”耶律德光哈哈大笑!

棋局早已布定,接下来,就要看诸方如何着手了!

“上一次,我没有渡过黄河!”耶律德光用马鞭指着滔滔河水,说:“但是这一次,我们可能要在河水的那边过冬了!张迈的神话,很快就要在皮室军的铁蹄之下终结!”

……

渭水之南,成州之北!

无数巴蜀铁甲埋伏着,随时候命!

蜀军的数量,竟然超过了八万!其中更有相当数量的骑兵!

自凉蜀贸易以后,蜀国丝绸不住外输,凉州方面也有限量地卖给蜀国马匹——但这只是官方交易,在走私方面,随着两国贸易的扩大,马匹走私也就难以避免。更何况,蜀地西北与吐蕃高原临近,那里也有盛产马匹的地方!

八万大军,那对蜀国来说绝对是比例相当之大的战力部署。而这时出现在军中的,竟然有一个少年——孟昶!

“陛下!”王处回比韩延徽更早一步就接到了消息:“天策军已经挺进武州城!”

孟昶大喜道:“好!他果然干了,不愧是我的义兄!哈哈!”

王处回脸上却充满了忧色道:“陛下,张迈此人,不动则已,若动则有相当的胜算,我们……我们是否真的要与他为敌?”

孟昶淡淡道:“我们当然是坐山观虎斗!且看看契丹、石敬瑭与张迈打成什么样再说。你一大把年纪了,还要我来教你?”

……

天策六年九月底,在数日之间,一队队的骑兵挺入武州城!大批的粮草也从兰州运至!

杨、折、郭、曹……一面面的旗帜,象征着西北唐军大将群出!

最后,薛字大旗也动了!这面从来未越过兰州以东的大旗,终于过了黄河!

李彝殷也准备了向南,张迈答应过他,未来会给党项人取得一个更加膏腴的地方,还有什么,比关中更加诱人?

整个关中都震动了!

唯有刘知远,尚能镇定,他就像一块压舱石一样,压得东半个关中平原一动不动,让秦川这艘大船不至于倾覆!

而石敬瑭,也集结了十万大军,随时准备入关中!

可是西半部,却未开战就已经沸腾!

十月初一,原州易帜!

十月初二,义州易帜!

十月初四,在平静了一天之后,渭、泾、陇、宁、庆,五州同时易帜!

十月初五,赤缎血矛出现在了秦州城外,雄武军节度使出城投降!

同一日,衍州易帜!

未有战争!秦西十州已归唐军!西凉五万兵马进驻十州,总数四万人的边军同时投降!

这,就是人心么?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85章 借道中原,北讨契丹! 下一章:第187章 九路大军
热门: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 大漠图腾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 欧美风聊斋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绿玉皇冠案 权谋高手李鸿章 反派戏精[重生]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 诡案笔录之末世纪 国家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