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军势如棋

上一章:第187章 九路大军 下一章:第189章 哪里人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南方向,传来了一个让石敬瑭欣喜莫名的消息:徐诰向石敬瑭展现了他无意北上的诚意。

本来,徐诰一早就暗示不会袭石敬瑭之后,好让他安心对付天策唐军,不过国与国之间,本来无论是什么样内容的外交辞令都无法让人放心的,但这时徐诰却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他出兵荆楚了!

大喜之下,石敬瑭再无疑虑,终于兵出潼关。

尽管石敬瑭名声不好,但他终究是石晋王朝的皇帝,皇帝进驻长安之后,三军士气大振。秦东诸藩,眼看契丹势大,皇帝亲临,也都纷纷表明自己的忠心。石敬瑭眼看长安城坚,三军气壮,心中欣然,对刘知远笑道:“我外有两大强援,内忧坚城大兵,就不信张迈能奈我何!”

可就在这时,却传出了天策唐军全面东进的消息!

原本隐藏的兵力,纷纷亮出了旗号!

石敬瑭接到情报之后,脸色又倏然为之一变!

……

秦州。

赤缎血矛插在城头,九万大军分列内外,一队队的兵马开入秦西十州!

张迈宣布:讨伐契丹与国贼的行动开始!

大军第一路,龙骧铁铠左路!已随张迈进驻城内。

大军第二路,龙骧铁铠右路!出秦州野外警戒!随时准备横扫来袭敌人。

大军第三路,郭威由陇州进逼凤翔府!

凤翔府石晋留守大惊之下,赶紧派人向长安求援,可是他派出去的人第二日却大半死在路上,小半逃了回来报信。

因为凤翔府与长安之间的道路,竟然被切断了,切断道路的,是唐军的急先锋——杨信与折从适!

这就是大军第四路,是先锋杨信、折从适各率精锐五千人,他们飞驰横亘于凤翔府与长安之间的野外,凡是胆敢出城者马上追杀!

杨折二人只各率领五千骑兵,但这一万人却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石晋在关中的兵马,除了石敬瑭的亲军与刘知远的精锐,又有谁能硬撼这对扬威万里的无敌组合?

同时,大军第五路——薛复率领汗血骑兵团终于渡过了黄河,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行军速度抵达义州。义州处于秦州、陇州之间,薛复到了这里,向西南可以呼应张迈,向东南可以增援郭威,向东北可以挺进定难军!

党项方面收到消息后军心一振!

他们本有坚城,只是野战不敢与契丹骑兵正面对敌,如果汗血骑兵团突至夏州与契丹决战,那么契丹之围就有望解除!

如果说,这五路大军还在石敬瑭等的计算之内,那么第六路兵马的出现,就着实使人大吃一惊了!

第六路大军,出现在庆州!庆州是天策唐军已经控制的秦西十州中最东北的州城,离定难、朔方都不过数百里,进驻庆州的军马,就是正面抵御契丹的兵马!

在这一路大军出现之前,谁都在猜测张迈会派谁来,有人猜测是郭威,有人猜测是杨折,当然猜测得最多的,还是薛复。

但是,谁都错了!

不是郭威所带领的混合兵种,也不是杨折所带领的冲锋骑兵,更不是薛复所带领的汗血骑兵团!

出现在庆州城的,竟然是天策唐军名播万里的重步兵阵势——无敌的步兵之王——陌刀战斧阵!

张迈的这一轮军事调度和消息的发放拿捏得极准,陌刀战斧阵出现的消息,比汗血骑兵团抵达迟了半天,但带来的震撼竟较汗血骑兵团大了十倍!

因为薛复一直活动在这附近,他会出现,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

可是,奚胜不是在轮台么?他的出现,意味着张迈真的连天山的兵力都调过来了!

“陌刀战斧阵啊,陌刀战斧阵啊!”

夏州城内,李庄恒在悟真处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喃喃自语。

李仁贵也如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们之所以会害怕和恐惧,其实只有一半是来自契丹的压力,更有另外一半是担心会被天策唐军当做炮灰弃子。

所以他们比谁都更加关注出现在庆州的兵马——如果出现在庆州的兵马是强军,那就说明张迈不会放弃夏州,党项人才有决心坚守下去,反之如果出现的是羸弱兵马,那就说明张迈只是在敷衍。

而现在,大唐天策上将没有让他们失望,非但没有让他们失望,甚至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陌刀战斧阵啊!”

因受伤感染而躺在床上挣扎的李彝秀也忍不住直起了身子!

“陌刀战斧阵,对上皮室镔铁骑!”

只想一想,他就觉得热血沸腾——那将是胡汉两家步兵与骑兵最强者的正面对决!这样的大战只曾经在轮台一战中出现过,但那一次契丹也营造了一种形势,避免了直接冲击陌刀战斧阵,那这一次呢?

胡人骑兵中的最强,会不会选择正面冲击汉人步兵中的最强?

一时之间李彝秀觉得口干舌燥,竟是兴奋难当!

与他同样震惊,却是另外一种感觉的是石敬瑭!

“陌刀战斧阵……陌刀战斧阵……”石敬瑭也愕然了。陌刀战斧阵出自中原,但他手下却已经没有这一强悍的兵种,一直以来,他都庆幸于这支强兵远在万里之外的天山,谁知道却会“忽然”出现在了庆州!

杨折的精锐,是能在契丹万军之中取其战将首级的,郭威的混合兵种,是曾经让契丹也吃了大亏的,如果再配合那无坚不摧、无强不御的陌刀战斧阵,那会是什么样的威力?

如果刨除鹰扬军的因素,那将是比轮台一战中更加豪华的阵势了!

“韩延徽的情报没错!”刘知远道:“这一次,张迈果然是下了血本!他要拼命了!”

耶律德光在夏州北部,听到消息之后也冷笑道:“好,好,来得好!”

而他手下的将帅,也一扫之前那种轻蔑,改为一种面对强敌时的兴奋与持重了。

然而,这一切尚未结束!

一股风悄然而起,来自西方,渡过黄河,然后迅疾地席卷而东!

大旗过处,猎猎作响,而名号却走得比骑兵更快,如同一场大漠狂风一般,横扫整个关中!

一只雄鹰,在陌刀战斧阵现身的第二日,忽然出现在了武州!

轮台鹰扬军!大旗慕容!

超过两万人的鹰扬骑兵,由慕容春华率领,进入到秦西十州的地界!他们来得轻,来得巧,却犹如上古洪荒巨兽踩踏了一下,就引起了地震!

鹰扬军!来自轮台的鹰扬军!

张迈竟然连鹰扬军都调来了!

夏州城内,转瞬间党项一族人心大定!

而石敬瑭却大吃一惊,孟昶大吓一跳!就连耶律德光都大感意外!

随即,耶律德光哈哈大笑,孟昶神色坚毅,而石敬瑭则露出了不死不休的死战决心!

同时,凤翔府还在踌躇的守将,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战而降!郭威旋即进驻凤翔府,接收了降军。再过一日,静难军节度使易帜!献出了邠州城!

凤翔与长安之间,再无强大的兵力重镇,郭威和刘知远这对老上司与老部下,终于隔着数百里直接展开了对抗!

鹰扬军的出现一下子改变了所有人的心态。到了这个地步,任谁都清楚张迈这次要决的不是胜败,而是生死了!

“好,好!”耶律德光笑道:“这样,才有趣!”

韩延徽叹息道:“臣虽然想到了张迈已经从各处调兵,却也没有料到,张迈竟然会连鹰扬军都调了来!可惜,可惜了,如果早知如此,我们另安排一路骑兵,从漠北出发,那么这一下或许就能轻取轮台了。”

耶律德光冷笑道:“谁告诉你没有?”

韩延徽诧异道:“有?”

耶律德光又是一声的冷笑!

……

秦州城内,张迈也是一声冷笑。

七路大军已经现身,而造成的声势也在他预期之内。

“不过,还没完呢!”

他的掌心之中,尚有棋子尚未出手!

这时,一个人走入大帐,竟然是慕容秋华!他的手中,拿着一把手铳。

这是唐军最新的武器之一,铜体木柄,携带便携,虽然与张迈的预想还差的很远,不过却已经是这个时代的技术体系能够生产出来的最尖端的武器之一了。

张迈从慕容秋华手中接过手铳,抚摸着,抚摸着,道:“这个东西要继续下去。长远来说,我们没法去和漠北游牧民族拼体力,所以我们必须在武器上将他们远远抛下!当然,在这一次大战,我也期待着它能够立功!”

他放下了武器,又问慕容秋华:“你觉得孤儿军怎么样?”

慕容秋华脸色微微一变,说:“那群人……太可怕了!”

虽然慕容秋华是唐军之中较为温文尔雅的人,但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这时却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来,却让张迈一笑:“哈哈,好,很快耶律德光就能见识到这一切了!”

……

一场覆盖了数千里的超级战役已经拉开了帷幕。

耶律德光和石敬瑭都不知道,张迈还隐藏着部分实力。

而在张迈没有看见的地方,一支两万人的部队正在翻爬川西北那南行的道路,在那里,陇西、蜀北交界处有一批因为天策政权是丧失了特权的土藩主正悄悄地替他们引路,而他们的目的地,竟然是——凉州!

反观正面战场,孟昶藏在离渭河尚有一二百里的成州境内,并未进入凤州,同时刘知远也谨守着长安城。

凤翔府郭威派来了使者,劝他归正,并保证如果他肯归正,愿保刘知远会得到超过自己的功名利禄,并一举洗刷因石敬瑭而留下的历史污名。

刘知远却只是笑笑而已。

在他拒绝了郭威之后的第三天,折从适忽然率领骑射兵马突至长安城下!

这是天策唐军最接近长安的一次!折从适以数千轻骑深入敌境,竟视沿途哨岗犹如无物!不过他也没有停留,耀武扬威了一番之后便如风退去!

诸将纷纷请战,刘知远淡淡道:“何必?任他去吧。”

桑维翰虽然多智,却也多疑,见状秘密来见石敬瑭道:“折从适贸然逼近,正是拔除张迈一颗爪牙的大好机会,刘帅却轻易放人,据属下所知,他前日才会过郭威的使者,陛下,你说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石敬瑭一听大怒道:“胡说什么!郭威派人之事,知远早已与我禀明,我与知远之间,不容用间!退下!”

桑维翰不敢再说,称是退下。

石敬瑭的双眉,却忽然皱了起来。

……

灵州城内,摄朔方军节度使杨泽中在巡视城防。

他是文臣,有着一颗为国为民之心,牧守一方、处理政务,他都行有余力,但张希崇在芦关死的有些突然,在张希崇死后,张迈为安抚朔方部众之心,便以他作为张希崇旧部之首,对于河套地区、朔方地区的布防,杨泽中显得有些吃力,幸亏这次契丹的大部队都冲夏州去了,耶律德光本人,还有契丹最强的将帅都在夏州城外,使得灵州的压力大大减少,但是杨泽中也不敢放松,敌人随时会袭来,而且还有许多从套南逃来的百姓需要安置。

天策政权以爱民为第一责任,对流亡的百姓无不尽量接纳。其中一部分百姓,已经转往凉兰地区,却还有为数不少者被收入灵州城内。

安顿百姓的工作,可不比打仗来的轻松。

这天夜里杨泽中正在巡视时,城西忽然起火!

这火来得蹊跷,也来得猛烈,当守卫者发现之时,火势几乎已经很难控制了。

幸好,起火的地方位于西城,灵州的西面就是黄河,契丹要来,也必是从东面、北面。

杨泽中虽然军务不算熟悉,但也马上想到:“这是敌人声东击西之计!”

他马上发出了两个命令:第一,立刻严查纵火者,看看是否出现奸细;第二,马上加派兵力防守东门、北门。

可是,西城墙的冲天火光,却耀亮了城外的河水之中,浮动着数以千计黑点。

“咦!那是什么!”

黄河在这一段,是从南往北流,黑点顺流而北,那就是来自南方。

如果是来自南方,那么就应该是来自凉兰地区的天策友军。可是,天策友军如果要来,不应该不先通个声讯啊。

更可怕的是,不但河水中有黑点,就是河岸之上,原来也早有士兵登岸——是这场大火才让人看到了这些,可是当城内守军发现的时候,那些黑点早已迫在眉睫了!

“不好了!夜袭,夜袭!”

杨泽中有些错愕,但接下来形势变化之快,却是出乎他的意料!

……

张迈不是神仙,不能将一切都算计到毫无破绽。

他甚至不算是一名智将。他的战略,总是奇特中带着疏漏。然而他并不为此而心慌,因为他相信他和他的伙伴们,拥有着一种比“算无遗策”更加强大的力量!

耶律德光呢?他或许是另外的一种霸者。至少在契丹人里头,他的胸怀叫人感到诧异。

“弥骨顶啊,这次,就看你的了。”弥骨顶,是一个契丹名将的契丹名!他,就是在张迈手下败了两次,已经被人认为不会再被起用的耶律朔古!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87章 九路大军 下一章:第189章 哪里人氏
热门: 夜宴 最强弃少叶默 九重紫 完美世界 完全犯罪使者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中国微经典:没表情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远东星辰 宠爱我的校霸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