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野守

上一章:第191章 三面围攻 下一章:第193章 强者之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来得比较晚。

秦西北的风已经凛冽,还下过几场小雪,但人却仍然能够在室外很好地行走。同样是冬天,关中和江南是不同的,漠北和关中也是不同的,江南的冬天,只是叫人难受而已,关中的深冬,也只是严寒,漠北的冬天,那才真的叫做苦寒。千百年来汉兵一直无法根除漠北大敌的原因之一,就是无法适应那边的极端气候。

而只要不是太过离奇的年份,关中的冬天对于在漠北久耐苦寒的游牧民族来说,其实算是一种比较舒适的寒冷。

当秋末的寒风吹起来的时候,那些习惯了高床暖被的市井人家,早已躲入屋内烘烤暖炉了,但是有几种人却仍然得出来讨生活,一种是入山伐木烧炭的樵夫,一种是得照顾牲畜的牧民,还有一种,是接到命令要打仗了的战士!

当环境好的时候,久经沙场的士兵和羸兵在表面上还看不出什么区别,他们只要都经过训练,也就都能够长出差不多的队列,然而随着环境的恶化,就将只有真正的战士才能发挥正常的战斗力,羸兵在恶劣环境中连行动力都要削减,在最恶劣的情况下甚至连动都感觉艰难,这时候,在还能行动的真正战士面前就等如要被屠杀!

在这个初冬,关陇地区有几支军队,都显现出了他们惊人的韧性,比如李彝殷手下的党项人,他们苦巴巴得久了,尽管器械与装备比不上契丹,比不上石晋,比不上天策大唐,也比不上孟蜀,但是却还是能够扛住逐渐变冷的天气和越来越恶化的战场环境。

此外就是石晋的一部分军队——主要是来自河东,一直跟着石敬瑭、刘知远南北奔走的子弟兵,他们的粗豪野蛮不在漠南牧民之下,又得到了中原的训练与装备,因此可以纵横一时。

再此外,就是附属于天策唐军、契丹军以及石晋的一些少数民族,比如吐谷浑,比如汉化吐蕃,比如逐渐汉化的甘州回纥,或者是契丹化了的汉人,他们长久处于所在统治区域民族金字塔的底层,受苦得惯了,所在地区又都偏北,同样受冻得惯了,战斗能力虽不如石晋精锐、契丹皮室、天策府兵,但也还有相当的战斗力。

而在战场之上,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受不了那逐渐变冷的天气的。

孟蜀承平已久,蜀军已经有好些年没打过大战争了,巴蜀地方温润,如果是夏天打山地仗,他们会比北方士兵多出几分加成战力,而巴蜀的冬天虽然也是一种难受的湿冷,但这些年蜀地富裕,就算是百姓也能在大冬天躲进屋里避寒。孟昶自幼久居宫中,那里夏天有镇冰消暑、园林来风,冬天更是暖炉四布,暖烘烘的一点罪过都没有,所以他本人对于天时变化并不敏感,战争之前竟未去想到这一点。

这一日听说蜀军攻占了兰州的州城附属银城,欣喜之下想要引兵秦征,不料一揭开门帘,外面零度左右的寒风一吹进来,孟昶打了个寒颤,就打消了念头,随军的妃子赶紧取出桂花膏来,为孟昶被寒风吹红了的地方抹上,这位蜀国君王的一张脸保养得很好,嫩得与贾宝玉一般,寻常良家女子也比不上的。

虽然蜀军不至于都与他们的君主一般,但王处回也是文官,大部分的将士久居温润之地,对西北的这种干冷天气很不适应,幸好,蜀军主要分成两部分,将近五万人屯聚在凤州附近,这里有城墙挡住冷风,已经攻占了银城的人则躲入银城,那里有足够的粮草,还有柴薪,够他们取暖过冬了。

……

来自中原富庶地方的石晋士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不喜欢在这种天气战斗,而倾向于躲在长安城里头。因此当刘知远领兵出征时,许多士兵的战斗意愿都不强,郭威在凤翔东野摆开车阵,以游骑兵散布四周,杨信折从适两支精锐则随时待发,车阵足够坚硬,而骑兵则拥有强大的冲击能力,因地刘知远也不敢过分进逼。

不但蜀军、晋军,甚至就是凉兰也有部分士兵不愿意动弹了——那是已经过了几年安逸生活的人,这些年凉兰逐渐富裕,他们的日子已经和长安洛阳、成都扬州的市井居民没什么区别了,数量还占不到多数,但他们的出现,也是张迈急于发动这场战争的理由之一。

这时候秦西的气温大概在零度上下,部分小河可以结出薄薄的冰皮了,残草丛中多有霜冻,西面的兰州比东面的凤州冷一些,北面的灵州夏州又要比南面的长安冷一些,但差距也不算太大。这样的气温,已经足以让现代都市人讨厌长时间的户外活动了,但对于久居西北的人来说,尤其是对漠北骑兵、天策老兵来说,却根本不算一回事!

新碎叶城、轮台之野,那里的天气才叫真的冷!那风都仿佛是从地狱里吹出来的,能将在风中撒尿的人冻掉命根子,经历过那等严寒的战士再来到这里,就不觉得怎么样了。漠北的骑兵,也有类似的素质。

冷兵器时期的古代战士,其对恶劣环境的忍耐程度是当代都市人很难想象的,他们的皮肤都被吹得干裂,又黑又黄又硬,犹如一道道的沟壑——那像皱纹而不是皱纹,所以很多人三十岁不到看起来就像中原、巴蜀五十岁的人一样了,但这样的皮肤很不好看,但对于寒冷的感应极弱,能够扛住最大限度的严寒。

……

当刘知远正在长安、凤翔之间与郭威相持的时候,却有几支这样的部队在庆州西北的马岭河畔接触了。

庆州位于张迈所占领的秦西十余州的最北点,马岭河从西北数百里外流来,经过庆州汇入泾水,最后又汇入渭河。

耶律德光这次南下准备了两个方案:

一是以最快速度袭破凉州,韩延徽认为只要凉州一破,张迈丢了老家势必心慌,那时候再破张迈就易如反掌。可没想到凉州竟然早有准备,契丹轻骑兵袭破汉家城池主要是靠威吓,以突然压境的心理压力逼得守城汉将投降或者弃城,在许多记载中,骑射兵对着城头一轮箭雨射去,就吓得守城兵将屁滚尿流了。不料凉州竟然有所准备,张迈甚至不惜焚毁整个姑臧草原来坚壁清野,这样的气势使耶律朔古知道要以正军攻破凉州可能性不大,当即调整了战略。

契丹的第二个腹案,是在凉州无法快速攻破的情况下,以部分兵力围住夏州,以部分兵力切断秦西与凉州的联系,然后集中精锐南下,与石晋会师攻杀张迈!

这时契丹分了部分兵力坐镇灵州,理顺整个后方事宜,而进入前线的,竟然是耶律德光自己!耶律德光是契丹开国第二代皇帝,还没有丧失契丹人以王者领兵陷阵的传统,石敬瑭自居刘知远之后却还能主掌中军,孟昶则将自己安排在最安全的地方,只有耶律德光与张迈敢于置身险地,这就是三类帝王的区别。

契丹前后超过十五万人的军队从北方涌下,前方万骑如奔雷一般已经涌到了马岭河流域!

差不多在同时,庆州城传来了张迈的命令。

这道命令是当着陌刀战斧阵将士的面公开发布的:“我不希望在十一月月圆之前,在秦州城头看见契丹一人一马!”

奚胜手下只有两万多人,其中陌刀战斧阵约五千多人,而根据情报契丹已经南下的兵马至少有十几万,而且作为精锐的皮室军都在其中,奚胜再怎么豪迈,也不至于认为自己能够自这样的形势下以少胜多,如果是凭城防守的话,那还好说,但秦州在庆州西南,如果耶律德光分出部分兵力牵制住奚胜,然后以十万大军向南开去,奚胜的重步兵体系无论如何追赶不上的。

所以,要完成张迈的这个任务,就必须野战,而在这种兵力对比下野战的话,一旦战况出现不利的话,奚胜这一部人马就算被契丹全歼也非不可能!

张迈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全军上下,只有奚胜一个人知道!就在他沉默的时候,陌刀战斧阵的将士却已经齐声高叫:“领命!”

张迈的使者等着奚胜的回应,此时的奚胜已经不是当年新碎叶城时的奚胜,数年间经历了大小数十战,身上自然而然就有一股沉稳的气度,在众将士高呼领命之后,奚胜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陌刀战斧阵,必然不负国家重托!”

……

实际的军事行动,在命令传达之前就已经在进行,奚胜手下也有少量的轻骑兵,在打听到契丹已经接近马岭河后,两万四千多人的部队,骑着马、驾着车出城了!

这些年丁寒山的堪筹营用尽各种手段遍搜天下地形,就连漠北、漠南的地势,除了从投降的俘虏口中问取情报之外,也大撒金钱收买牧民帮忙收集,至于关陇之间的地势,那更是做得更为详尽——这里是凉兰的家门口啊!

接到命令之后,奚胜便点齐了人马,他手下的这支部队包括五千七百陌刀战斧阵,以及配备的矛兵盾兵六千三百人,弓弩兵八千人,骑兵两千人,杂色部队两千人。没有重型器械部队,所以移动力不弱。唐军的步兵,都是配有马或者马车的。

奚胜依着地图,将手指指在马岭河中游一块扼守四方道路的高地上。

“就在这里了。”奚胜对刘黑虎说:“或许,我们会在这里见到契丹的皇帝哩。”

刘黑虎冷笑道:“唯有混一宇内者,可称皇帝!他耶律德光算个狗屁皇帝!”

奚胜道:“此战非同小可。不可轻敌。契丹此来,兵马众多,浩浩荡荡二十万之众,足以横扫中原,我等应该谨慎。”

刘黑虎道:“当日西凉进驻秦西十州军马超过五万,秦西前后投降军队超过五万,这十万兵马,元帅都不用,而只用我等,为何?因为元帅知道,兵贵精不贵多。此战耶律德光用的是多兵,而元帅用的是精兵。南下契丹兵马之中,唯有皮室军是我等敌手,其他不过胁从之辈,何足道哉!”

奚胜道:“若真不足道,此刻元帅已经提兵北上,与耶律德光决战灵夏之间了,元帅至今未动,那就是未有破敌之把握,所以才会安坐不动如山。我陌刀战斧阵纵横已久,名扬天下,契丹若敢犯阵,多半会有对策。从来没有一个兵种可以永远无敌的。”

刘黑虎哆了一声,道:“老奚,你这是怎么了!大敌当前,却来说这等丧气话。幸好如今只你我二人,若叫第三个人听去,岂不坏了士气?”

奚胜淡淡一笑,道:“我不是怕,我是想跟你说,此一战你我要有虽死不辞的觉悟。只是听说你两个月前才添丁,生了一头小黑虎,怕你临危遇险,思念家人,英雄气短。”

刘黑虎呸了一声,道:“身已许国!还谈什么家!再说我那浑家已经给我生了七个儿子了,再生第八头小老虎,也不过是二十年后为我军再添一员陌刀将士,有什么好挂怀。倒是你,你老婆也临盆不久,听说那却是你第一个亲生儿子。英雄气短的,别是你吧。”

“我与你不同。”奚胜望着西面,道:“我确实无时无刻不挂念家人。但我更知道契丹一旦突破我这一道防线,秦西十余州必定震动,万一秦西有什么闪失,凉兰也难独全,凉兰如果有失,那咱们可就没有家了……黑虎,我昨夜梦见师庸叔了,他必是为我励战而来。我辈跟随元帅,横扫万里,如今已到最后之关键一役,若是以一身而成就捣龙屠虎之战果,那也是我们作为军人的荣耀,到那时节,我的妻儿,烦你照顾。”

刘黑虎怒道:“你若要留遗言,就去写遗书!若战况真激烈到那个地步,我必死在你的前头!”

奚胜哈哈一笑,道:“也对,也对,跟你谈这个,那是所托非人!”

……

风云起,秦西北尘土飞扬。

契丹皮室军分左中右三路,耶律德光自居中路,三路大军之外,东胡铁骊部为左先锋,漠北达旦部为右先锋,漠南奚族为次左先锋,漠北敌烈为次右先锋,东海室韦为外左翼,漠南吐谷浑为外右翼,十五万大军直掠而下,铁蹄之声惊天动地,所到之处无不披靡。

当凉州之捷报传来时,庆州、义州守军请缨北上防守,布置在盐州、芦关、青刚峡、方渠镇四个关隘上,眼看契丹杀来,盐州守军心惊胆战,弃了关隘不战便逃,乌古、敌烈诸部哈哈大笑,叫道:“这就是汉儿!”

契丹外左翼室韦部掠过芦关,关上守将倒有几分胆色,但士兵望见冲来的胡人面目狰狞,轰一声逃了一大半,室韦部趁势冲入关内,将芦关这个张迈曾会过诸侯的地方烧成一片平地。

芦关位于夏州之南,芦关一失,庆州与夏州之间的联系便即断绝。

契丹行军好快,左右两先锋在一日之后便抵达青刚峡,这里位于盐州之南、庆州之北,地势颇为险要,铁骊部抵达后已是黄昏,佯装稍退,但旋即连夜发动袭击,袭破了青刚峡,右先锋达旦部本来要绕路从南部夹击青刚峡,不料路上已经遇到了青刚峡的败兵,当下也不顾青刚峡了,直扑马岭河中游的方渠镇而来。

这达旦部即后来的鞑靼部的前身,这时虽还处在契丹的统治之下,但族源深远,族中多有英雄豪杰,兵马锋锐之际,方渠镇守将前一日才收到消息说盐州失守,没想到今天就望见契丹兵逼城下,叫了一声妈呀,手下纷纷道:“将军,胡马来得这样凶狠,现在是契丹、天策两个皇帝争天下,关我们什么事情!我们还是投降吧!”

守将犹豫再三,看看达旦部已经准备攻打方渠镇,赶紧大叫:“投降,投降,投降了!”

在灵、夏之南,庆州之前,盐州、芦关是一线,青刚峡是第二线,方渠镇是第三线,契丹十五万大军纵掠而下,三日之内便连破三线。

奚胜在庆州往往是听到消息,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接下来便听到第二防线的崩溃。刘黑虎忍不住狂怒起来,大骂四关守将都是废物:“好歹也守个几日!都是废物!垮得比纸扎的还快!这些新降军都不能用!”

消息传到后方,渭、武、原、陇诸州的军民也是惶惶不可终日,杨信与折从适商量道:“四关如此,其余新附军马可想而知,这样的兵马,再多十万也没用!看来还是得靠咱们自己带来的兵马!”

“还有奚胜呢。”折从适道:“陌刀战斧阵的威名可不是吹出来的。”

杨信道:“虽然说兵贵精不贵多,但契丹来的也都是劲旅,靠奚胜一个人去斗十五万大军,那不可能!我看将我们的车城也一起拉去还差不多。”

折从适道:“咱们那里分得开身?刘知远是好惹的么?这些天咱们出击了七八次,都没占到他的便宜!看来只能瞧元帅有什么后着了。”

契丹十五万大军纵略二百余里,如入无人之境,耶律德光策大军随后赶到盐州,听说这等形势,在马鞍上带着失望语气地冷笑道:“就不能来个有些看头的么?要再这样下去,不必等到会师之日,五日之内就可以抵达秦州了。”

韩延徽道:“这些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大餐还在后面。”

耶律德光冷笑道:“但愿如此,张希崇已经让我失望了一次,希望这次张迈不会让我失望。”

就在他冷笑之时,前方来报:“庆州守军已经出城,是天策军的陌刀战斧阵!”

耶律德光冷笑道:“知我大军前来,他们竟然敢出城,有种!让儿郎们将他收拾了吧,主将的首级呈上来,我许他作我的溺壶。”

又过半日,前方来报,说唐军陌刀战斧阵屯兵马岭河中游南岸的环马高地,扼守南下道路,前锋问策,耶律德光怒道:“这个还用问吗?达旦人是第一天学打仗不成?管他是陌刀还是战斧,放马给我踩过去!”

达旦部领命进击,当晚耶律德光才要睡下,忽然传来前锋战败的消息:“报,达旦部败了。”

耶律德光一愕,喝道:“怎么败的?”

“达旦部攻不入唐军的陌刀阵,眼看陌刀战斧阵右路露出破绽,便以轻骑兵迂回插入,刀阵忽变,破绽变成布袋口,两旁战斧滚出,当头战马马腿全断,跟着短矛拥上,将落马数百人全部扎死,达旦部族长急命撤退,阵中弓弩忽发,族长长子退避不及,死在万箭穿心之下。达旦部血染马岭河,如今达旦部已退到环马高地之西北五十里。”

耶律德光骂道:“没用的东西!唐军的陌刀战斧阵善能战马,达旦部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这都还送上去送死!他们在青刚峡时懂得避实击虚,遇到陌刀阵之后张迈就变蠢了!”

第二日起得床来,还没洗刷,前锋又有战报:“铁骊部遇袭战败!”

耶律德光喝道:“遇什么袭?”

来使道:“昨日铁骊部眼看达旦部失利,待入夜后从环马高地绕过,要奔袭庆州、原州,没想到在路上却中了伏兵!”

耶律德光问道:“中的是哪一路的伏兵?是张迈派的人吗?”

“不是,是奚胜麾下的两府骑兵、一府步兵。步兵从灌木丛中忽然杀出,打乱了铁骊部的阵脚,跟着骑兵冲阵,将铁骊部赶回了方渠镇以北,然后又即撤退入环马高地。族长靺列被唐军杀得怕了,已经派了人来求援。”

耶律德光怒道:“该死!铁骊在黑水称王称霸那么久,连这点埋伏都看不透,坏我士气!靺列该死!哼,难道一个小小刀斧阵,就非要出动我皮室精锐才对付得了么?”

韩延徽在旁道:“陛下,据老臣所知,那环马高地并非绝险所在,这奚胜在此结阵,面对骑兵能够无惧,在铁蹄的威胁下还敢变阵杀敌,又能预知铁骊路线进行埋伏,已属大将之才。”

耶律德光道:“区区一将,还真得待朕亲自去取那奚胜头颅不成!只可惜,前方尚有敌烈、奚族,那都是我漠北、漠南劲旅,此外我左路大军也在前头,我怕是看不到这个奚胜如何猖狂了。”

中午大军行至青刚峡,前方来报:“次左先锋与次右先锋已与今晨同时抵达环马高地附近,靺列重整旗鼓,又和达旦部会合,漠南奚族、漠北敌烈,以及达旦、铁骊,已将环马高地围住!”

耶律德光对韩延徽笑道:“若晚饭之前我能拿到那奚胜的首级,朕就赦免靺列等的不胜之罪!”

在青刚峡吃过午饭,才要出发,前方又来禀报,同时传来一口折断的陌刀,耶律德光微微回喜道:“打赢了?”

来使听了这话,不敢回答,又不敢不回答,韩延徽喝道:“做什么!陛下问话呢!”

那使者好久才道:“奚胜亲自率兵突围!只出阵五百人,四族见他兵少,四下围攻,那两百柄陌刀、三百柄战斧脱阵百步,激战了半个时辰,折了三十口陌刀、五十口战斧,四部骑兵始终进不了那五百人的小圈子,唐军副将刘黑虎忽然领主力杀出,四部腹背受敌,又败了一阵。”

耶律德光脸色转为铁青,怒问:“四部折了多少人?”

“二……重伤二千……死九百……轻伤……那奚胜趁乱杀过了马岭河,连带着刚刚抵达的吐谷浑部也被冲乱了,现在尚未确知一共有多少伤亡。”

他还报完,耶律德光已经掩盖不住怒火,喝道:“够了!一群饭桶!尽丢我契丹脸面!现在环马高地是什么情况?”

“耶律屋质将军已经上去收拾残局了。”

耶律德光稍稍放心,道:“有敌辇去,我可稍为放心了。”

傍晚时节到达方渠镇,待要快马加鞭赶往战场,韩延徽在旁道:“陛下,张迈擅长偷袭,前方进军不顺,行军宜慢不宜快。”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91章 三面围攻 下一章:第193章 强者之战
热门: 白羊 和魔王总裁结婚了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 加勒比海之谜 北宋小厨师 追踪者 猎头游戏 重生豪门总裁的O妻 婚后每天都在吃醋 总裁老婆是随手拉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