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最后的陌刀兮火龙舞

上一章:第194章 汗血阴影 下一章:第196章 渡渭奇袭(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长安以西、凤翔府以东的平原上。

渭水在南边泛荡着波澜,寒风从北部吹来,将一列车阵吹得异常冰冷。

郭威在这里结车成阵,车阵自然不可能延绵百里,因此工事兵在百数十里的战线上安插了大小一百多个营寨,有些营寨埋伏了步兵,有些营寨埋伏了弓弩兵,有些营寨只是空营,有些营寨堆满了柴草,有些营寨甚至埋藏了炸药。步兵、弩兵、长刀兵轮流在各营寨中流动,车阵扼道路之咽喉,一百多个大小据点则限制了石晋军队的攻击。

当石晋军队进攻车阵时,附近的营寨会射出弓箭,或者突出骑兵,作为掩护或者辅助攻击。当石晋军队进攻营寨时,车阵后面会推出骑兵或步兵,与石晋的军队进行营寨的争夺战。

在过去的十几天里头,刘知远很吃郭威的亏,当他争抢一个战略制高点——天字乙号寨时,折从适引骑射兵从外围飞射,晋军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才逼入寨内,唐军步步撤出,可就在晋军发出胜利的呼声时,大火从天而降,地火从天冒起,可怕的火焰吞没了天子乙号寨的一切,攻入城中的数百精兵与寨子一起变成了灰烬。

在十七天的时间里,刘知远拔除了唐军二十五个据点,却已经付出了超过六千人的代价,由于这二十五个据点的丧失,车阵的左翼便暴露了出来,郭威下令在骑兵的掩护下车阵后移二十里,这里又有一群新的营寨据点。

然而对刘知远来说,损失最大的不是兵员,而是时间。在破除了郭威三分之一的战略纵深,然而时间也过去了半个多月,这时候,石敬瑭明白了过来。

“郭雀儿在拖延时间!”

代表石敬瑭来巡视军情的桑维翰,对刘知远说:“这样下去,要推到凤翔府,少说还得再花一个月,要攻破凤翔府,那得等到来年的春天!再要攻到张迈所在的秦州,那得到什么时候!”

“这个我晓得。”刘知远说道:“但是郭威并非易与之辈,本来车兵是早被淘汰的兵种,但他加以改造,却在这个特殊的地形中发挥了作用,车、骑、步、弩结合,再加上火器犀利,又有精兵随时准备突击,兵力虽然比我们少,但我们的进攻急不得!急了,就会露出破绽,到时候,反而是欲速而不达。”

“那大将军的意思是?”

“得等!”刘知远道:“一步步来,郭雀儿已经被我压制住,我们也只能这样推进,越要快,只会越慢。”

“陛下只怕没这个耐性!”桑维翰冷笑道:“陛下的耐心,已经被磨得快尽了!契丹、孟蜀,也不断在向我们施压!契丹已经纵下数百里,孟蜀也已经逼到了秦州之南,而我们却还被扼在这里,连凤翔府的城墙都望不见,大将军叫陛下如何在契丹、孟蜀前面抬起头来!”

刘知远淡淡道:“那是没办法的事。如今张迈三面受敌,套南朔方兵马已被突破,夏州也已被围,但这些都只是外围,契丹能够突破本是意料中事,真正坚硬难摧的,是张迈最后的这一层防御:北方是正在环马高地与契丹相持的陌刀战斧阵,东面就是郭威的这个车阵。这两个,都不是想突破就能突破的。其实,陛下与其催我出战,倒不如向孟蜀施压——现在最能直捣张迈腹心的,就是他们!”

……

这场战役,契丹、石晋、孟蜀三面围攻,三面攻击中,契丹离得最远,但战果显著,石晋一开始就遇到了郭威,所以步步难进,只有孟蜀离张迈所在的秦州最近,又未遇到顽强的抵抗,所以局部胜利也得来最易。

如今孟蜀两路大军,一路已经夺取了兰州金城的附属城银城,但蜀军夺城之后却没能继续扩大战果攻占金城,而只是吞并银城后与金城相持;另外由孟昶统领的大军更是逼到了渭河南岸,隔河就望见了秦州。

可是,孟昶也并未立刻进行渡河战,这时候秦州屯聚着张迈的龙骧铁铠军,鹰扬军和汗血骑兵团也忽然偃旗息鼓,不知去了哪里。这三大战力乃是天策唐军最核心的骑兵。王处回认为,如果蜀军在契丹、石晋两军到达之前就单个儿渡河作战,说不定会独立对上天策军的三大骑兵!在关中平原这种地形,以步兵为主的蜀军如何是龙骧、鹰扬、铁铠三大骑兵集团的对手?

“张迈的诡计,必是图谋各个击破——他以郭威车阵拖延石晋,以陌刀战斧阵拖延契丹,而诱我们率先攻打秦州,若我们孤军挺进,定会跳入张迈设下的陷阱!为今之计,莫若催促契丹、石晋,只要他们能够突破环马高地以及凤翔府,三方会师秦州城下,那此战就万无一失了。”

对于他这个推论,孟昶深以为然。这时天气已经越来越冷,风也越来越干,来自成都温润皇宫中的孟昶,连握刀都觉得难受!要他在这样的气候下冒险渡河,独个儿去面对张迈的主力,孟昶没那么傻!

反正蜀军已经推到了张迈眼皮底下,这个时候,孟昶当然最有理由要求另外两方加快进兵速度!

……

长安城内,石敬瑭接到孟昶第四次催逼之后再坐不住,他已经西出长安城门三次,但前方刘知远迟迟未能突破郭威的车阵布防,这让他大感丢脸。

刘知远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石敬瑭认为现在是非常时期,他敏锐地觉察到:既然张迈的意图是拖延时间,那么自己就绝对不能让他拖延时间!甚至付出损兵折将乃是局部失败,也要打破张迈的拖延策略!

“告诉刘知远!”石敬瑭第五次派出了使者:“我不管他用什么手段,三天之内,我要驾临凤翔府!”

跪接命令之后,刘知远眉头紧抟!这道命令,让他极其难受!只要再突破郭威的这一层防御,那么就能抵达凤翔府城下。可是要突破这一层防御,三天的时间太少了。

“这个时候,我们不能乱!谁先乱,谁就要出岔子。”副将劝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郭雀儿如今虽然被我们压在下风,但是仍然有反击之力!我们不能贸然进行没把握的进攻!”

“但是,陛下的考虑,并不是没有道理!”刘知远道:“张迈的大战略,很明显已经是在拖延。他的部署,南部虚而东北实,肯定是在等待着什么机会将我们各个击破!我们给他时间,就是给他机会去扭转整个大势,若是大势扭转,那时候就算我们军力保全也没用了!”

“各个击破?他是要先击破谁?”

“这个还看不明白。”刘知远道:“但龙骧、鹰扬、汗血三大骑兵至今未动,他们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张迈企图突破的地方!”

说到这里刘知远忍不住骂道:“其实现在最能试出天策虚实的,就是孟蜀!若是孟昶有胆量渡河一战,不管胜败如何,张迈都得露底!”

“可如何张迈就埋伏着等蜀军往坑里跳呢?”

“那对大局没影响!”刘知远道:“只要试出张迈的虚实,就算孟昶全线战败,我们与契丹联手也仍然能够取胜!”

……

在刘知远心中,蜀军的出现只是锦上添花的作用,只是牵制辅助的作用,而并非决定性的力量。

但对孟蜀来说却不然,要他们用自己的生死做赌注,为石晋、契丹一探张迈虚实,孟昶和王处回都还没有这么伟大。

……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副将问道。

“没办法,君命难违,而且我也不想再这么拖下去了。”刘知远道:“传令下去,从全军之中挑选八千精锐!我亲自引兵出战!这一次,我用自己来赌一次!”

晋军的行动出现了变化,刘知远仿佛不顾伤亡,催动着大军飞蛾扑火一般向车阵涌去!车阵在这种猛烈的冲击下几次几被攻陷,但晋军的代价却更大,进攻的人马倒下了一批又一批,鲜血染红了车阵外面的土地,火焰烧红了战车,然而郭威所在的指挥台却依然屹立。

“刘知远坐不住了!”郭威拿着千里镜,看着当下的战局,对身边的杨信说道。正在进行激战的是步弩弓射,骑兵们反而闲着。

杨信道:“这样单靠车阵步弩,兄弟们压力太大,请都督许我出战!待我去冲杀一阵!”

郭威道:“不,现在车阵的压力虽大,但应该还扛得住。我说刘知远坐不住,倒不是指他的正面进攻。”

“都督你是说……”

“正面进攻,看似猛烈,其实还是虚的!”

“这样的进攻,还是虚的?”

“对!”郭威道:“这样的进攻,伤亡之大难以估计,但就算取胜了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将我逼退罢了。付出的代价和他能收取的战果不成对比。因此这样的进攻,必然是为更大的图谋打掩护!”

“都督是指,刘知远另有诡计?”

“是!”

“会是什么诡计?”

“我也想不明白。”郭威道:“车阵有我正面抵挡,北面侧翼有折从适,南边就是渭水,我自认这个布置已无破绽,他就算要耍诡计,还能怎么耍?但我有预感,他一定要耍诡计!”

“那怎么办?既然想到对方有诡计,那我们就该有所防范!”

郭威看着车阵前沿惨烈的激战,沉默许久,才道:“咱们想不到刘知远要干什么!防范,未必防得住,但至少得有所行动!”

杨信道:“都督!刘知远若是步步推进也就算了!他既然想要出奇制胜,那么防御必定出现破绽,请许我出战,待我去偷袭他的主营!”

郭威迟疑着,道:“以奇易奇,未必是好事。再说你若孤军偷袭,若不能全身而退……”

杨信道:“此战干系东线防御,更干系着整个战局的成败!若是不能得胜,我们所有人都无法全身而退!”

郭威沉默了好久,道:“那好吧,不过……不要偷袭刘知远的主营了。”

“那……”

“既然要冒险,我们就闹一场更大的!”

……

北路战线的环马高地,战争状况已经大大改变。

耶律德光终于不再坚持一战决胜,他接受了撒割和课里的建议,转由于他们两人主持战局。在三天的时间内,撒割和课里、徒离骨各领大军,对环马高地发起了无间断的攻击!

环马高地的地形限制了胡马十数万人一起涌上也没有便宜,这时大军却分别以撒割、课里、徒离骨所部为主力,分班休息,每次七万大军涌上,发动死攻!

契丹的兵力并没有二十一万之众,也就是说契丹的三班倒并非将兵力平均分配为三拨,而是交叉分配。

契丹战马一匹接一匹倒下,大唐陌刀一柄接一柄折断!一开始奚胜还企图让两成部队轮流休息,但没多久便被契丹三大将逼得每一个时辰都将所有的战力投入战场——若不如此就无法应付!

这是车轮战术,而且是契丹倾尽全力所进行的车轮战术!每一次的进攻,契丹人也都在拼命!尤其是外围部族,他们的头颅和鲜血都被廉价地抛洒在环马高地附近!

耶律德光对于陌刀战斧阵的坚强十分诧异,撒割、课里和徒离骨每一次的用兵都无可挑剔,契丹战士的进攻也毫不留力!如果不亲眼目睹,没有一个契丹人愿意相信在这样的攻击之下,还有人能撑过两天!

但是奚胜却熬到了第三天!

三十六个时辰过去,就连轮换休息的契丹人也被拖得有些疲倦了!

而唐军呢?奚胜便是三十六个时辰没合眼!大部分的将士也是如此。人就是铁打的,这时也都熬不住了!

两万唐军双眼布满了血丝,许多人已经完全是靠着榨干生命最后的精华,以意志力在支撑自己的行动!

“奚将军!”赤丁的战马已经被累得吐血,“我们,能否撤退?”

“撤退?”刘黑虎充满血丝的眼睛一睁。

“陌刀战斧阵,乃是我军精锐……”赤丁低声说:“我等轻骑,死了几万都不要紧,但陌刀战斧阵……不能丢啊!请让陌刀战斧阵撤退,我来断后吧!我等死了,于天策无损,于大唐无损……”

不等他说完,刘黑虎已经大怒起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最精锐的部队,当然是在最艰险的时候用!龙骧军是怎么出来的?鹰扬军是怎么出来的?杨信的枪王神骑是怎么出来的?那都是在最危险的战斗中杀出来的!撤退?现在撤退!那我们以后在其他部队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他昂起了头,叫道:“陌刀战斧阵可死于此,却不可败于此!可折于此!却不可辱于此!陌刀可以再造!但我们若将一个怯懦行径留给后人,那陌刀战斧阵就真的毁掉了!”

赤丁听得满面羞愧,奚胜也道:“黑虎说的对。陌刀战斧阵是存,还是毁,不在我们的生死,而在我们的勇怯!现在只剩下一步了,我知道大家都很艰难,但我们退不得!”

他抚按着赤丁的背脊,道:“不过赤丁你的话也不是完全没道理。这里有三百多陌刀战斧伤病,你用你的人马,将他们带走吧。”

“啊?”赤丁大感诧异。

奚胜道:“这些人,如今已经不能再战,但他们却懂得如何运用陌刀,他们也经历过了这场血火的洗练,知道怎么教导以后的少年子弟!这些兄弟,就是陌刀战斧阵的种子!你将他们带走吧,带回去!”

“我不走!”赤丁道:“要走,应该是我们走!”

“你留在这里,作用已经不大了。”奚胜道:“最迟在今晚,一切就要发生了!”

“什么?”

猛地北方号角吹响!契丹的又一轮密集进攻又开始了!

奚胜哈哈笑道:“来了,来了!”

赤丁道:“来了?”他侧耳听了听,道:“我怎么听不出这号角和前面几次有什么区别……”

“契丹的号角没有区别,”奚胜道:“但是,我们的兄弟却已经到了极限。我们没有力气支撑过今晚了。今晚,就是最后的一战!赤丁听令!”

“在!”尽管疲累,赤丁却还是肃然领命。

“率领本部人马,将不能再战的伤兵带走!”

“奚将军……”

“你要抗命么!”奚胜一怒!

赤丁头一低,道:“属下领命!”

……

阳光昏黄,伴随着冷风,将环马高地照耀得异常凄冷。

随着夕阳沉下,大地越发昏黑。

奚胜感到自己的头脑似乎也不能保持灵活了,有一种昏热在旋转,让自己几乎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但他总算还有一个坚定的念头在:“打下去!打到最后!”

这时候,南方传来一道命令,是张迈的亲笔:“军情自决!”字最后两笔却有些歪斜,显得有些犹豫。

“自决?”奚胜嘿的一笑,他仿佛看到张迈在秦州听到环马高地苦战的战报之后,颤抖着手含泪写下了这一道命令:“元帅是说,如果我现在觉得挡不住,就能撤退了么?嘿嘿!元帅啊,连你也小看了我陌刀战斧阵的决心!”

他对刘黑虎道:“这些年的万里征战,我学到了一件事情。”

“请奚将军教导。”刘黑虎忽然变得客气了起来。

奚胜整理了一下自己越加昏热的头脑,道:“战前的部署,是很重要的,但能否发挥作用,却要看将士是否用命,就是这么简单。”

这不算什么大道理,但在此刻说将出来,却另有一种力量。

刘黑虎道:“就是说,如果我们作战不够勇敢,那么元帅的所有谋划就将全部落空吗?”

“是!”奚胜道:“我们所进行的事情,换了秦西十余州九万大军来,这环马高地是二十四个时辰也守不住!但我们守住了!因此……”他将张迈的纸团揉碎了,道:“元帅固然是英雄,但我们手下的这些兄弟更是英雄!没有他们的拼命,就无法成全大唐的辉煌!这场大战将来能否胜利,不是靠谋划出来的,而是靠我们和杨都督用命拼出来的!”

……

这一波攻击,刚好又是轮到徒离骨打头,契丹大营内,撒割对课里与萧缅思说:“唐军的力气已经耗尽了!死战就在今夜!”

课里道:“那么,我们也该早做准备。”

撒割赞道:“奚胜真是了不起!虽然我们发动车轮战,但如果留一点力量,只怕就没办法将他们拖到现在的程度,他竟然能够支撑到这个地步!如今就连我们的儿郎也都累了,也都疲了!今晚在陌刀战斧阵崩溃的那一瞬,唐军铁骑必定冲出,这是他们的乾坤一击,这一冲必定雷霆万钧!”

他有些沉重地看着一柄折断的陌刀,陌刀将士有一个传统,如果战场失陷,将会尽力在最后将陌刀砸碎,以免陌刀流落敌人之手!

撒割道:“陌刀战斧阵的防御如此可怕,即将出现的冲击可想而知!只怕也会超乎我们的想象!今晚这一战,或许我们会出现退败!甚至是大退败!”

“那怎么可能!”萧缅思道。

“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撒割道:“我契丹骑兵,和汉军不同,汉军阵势坚稳,不易败,一败则容易全军崩溃。我军易来易去,其实容易击败,但败后仍能重新聚集。就算张迈集结了麾下所有战力,他最多只是将我们冲退数百里,将我们追赶过灵州夏州,追赶过黄河银山,获得打败契丹的美名,这就是他们能做到的最大战绩!但要全歼我们,则绝无可能!”

撒割说的,乃是胡汉兵种的特点,游牧骑兵易胜易败,但不易全歼,汉家军队要想打败游牧军队其实不难,但要歼灭他们,那却是千难万难,就算有十倍的兵力也未必能够做到。

课里沉吟起来,道:“所以如果今夜是大决战,那么张迈的目的,就不会只是击败我们!”

“是。”撒割道:“用陌刀战斧阵的性命,来换取一胜,未必值得!就算用来换取大胜,那也未必值得!所以我料他们今晚的目的,必在斩首!”

“你是说……陛下!”

“不错!”

撒割道:“若用陌刀战斧阵来换陛下,那……那就够本了!”

萧缅思心中暗惊,这些话,当着耶律德光的面,却是谁也不敢说的。

课里道:“那么今晚,我们就有两件事情要做了!第一件,是趁机歼灭陌刀战斧阵,再一举重创冲出来的唐军起兵!这件事情,我来做!”

撒割道:“至于第二件,就是保护陛下!这一件,我来!”

萧缅思沉吟道:“我不信唐军能够冲到陛下跟前!我契丹男儿,可不是吃草长大的!”

撒割道:“对方今晚必定拼命,一夫拼命,万夫难当,更何况对方是准备已久,这一冲必定难以抵挡,就算腹心部,也有可能会一时间被找到破绽!”

萧缅思道:“好,如果真是如此,我也必死力护驾!”

……

“哗——”

在吐谷浑以及阻卜部等两万人涌过去后,腹心部也踏过了马岭河,巨大的吼声震荡着黑夜,今晚的肉搏到来了!

赤丁准备妥当,来向奚胜告辞,刘黑虎道:“我先上去!”忽然觉得后脑一痛,晕了过去。奚胜对赤丁道:“他也没力气再战了,将他带走。”赤丁一愣,奚胜喝道:“快走!”

赤丁含泪领命去了。

奚胜取出陌刀,抚摸了一下两边刀锋,道:“今日与你,一同杀胡!”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94章 汗血阴影 下一章:第196章 渡渭奇袭(一)
热门: 宠爱我的校霸同桌 最强游戏架构师 柠檬水 蒙蔽 酒神(阴阳冕) 十宗罪1 永远是孩子 密室收藏家 少年侦探2:少年理发师 冥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