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周秦汉唐,四代故民

上一章:第197章 渡渭奇袭(二) 下一章:第199章 留给我一个完整的长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夜,秦州的情况变化几乎是用时辰来计算的。

慕容春华这些天隐身于秦州城内,实际上几乎是作为张迈身边的参谋,随着情况的恶化他时时密切注意着军事变动,几乎失眠,张迈却忽然呼呼大睡了起来。

自契丹逼近环马高地以来,张迈总是浅睡易醒,从未睡得如此之沉,如今环马高地的危机尚未解除,东方刘知远的威胁仍在,偏偏秦州背后又出现了肘腋之患,张迈反而在这个时节呼呼睡了起来,这不能不说是反常,让慕容春华大感奇怪。

……

有军渡河偷袭,这事天策军瞒得极紧,但西面火起毕竟人人看见,只是老百姓只是望见火起,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罢了。

秦州城内,却另外有人觉得事情蹊跷,这人便是雄武节度使杨光远。杨光远秃头独臂,形貌丑怪,人称“杨秃子”,却也是中原名将,当初李从珂对他十分倚重,石敬瑭造李从珂的反,联合契丹从北而下,杨光远眼看难以抵挡而出降,石敬瑭能较为顺利地进入洛阳,与杨光远的变节不无关系。

因此石敬瑭入洛之后,对杨光远十分重视,杨光远甚会忖度人心,知道石敬瑭虽然造反却喜欢忠义之人,因此尽管富贵却常常表现得闷闷不乐,石敬瑭怀疑他贪心不足想做皇帝,暗中派人试探,却听杨光远叹息说:“臣贵为将相,非有不足,但以张生铁死得其所,臣弗如也,衷心内愧,是以不乐。”

张生铁就是张敬达,这话的意思是我恨不能和张敬达一样作为人臣尽忠死节,如今虽然富贵却非我所愿,石敬瑭听了这话之后更加高兴,对杨光远更加倚重,还让杨光远的三子杨承祚当了驸马,两家联姻。

因天策威胁重大,石敬瑭便命令杨光远镇守西北,实指望他能够在抵抗天策之事上尽一份力,不料赤缎血矛才到秦州城下,杨光远竟然就开城出降,这事差点将石敬瑭气得吐血。

在秦西诸州归降的藩镇里头,以他位望最高,凤翔节度使安审琦也还是他的老部下,张迈为安抚人心也未动他,还常与他同出入,共作息,以抚秦西诸将。

这一晚秦州西面忽然火焰冲天,杨光远十分惊讶,暗中与两个儿子杨承勋、杨承信商量,认为秦州之西必定出事,杨承勋见了乃父神色,就知他又动摇了,道:“爹爹,当初天策军势如虹,赤缎血矛突然间逼到秦州城下,我们仓皇之下投降了他。而如今天策军的局势,看来确实也有些不妙,只是我们先背叛了李从珂,跟着又背叛了石敬瑭,如今就算想回头,只怕也无路可走了。哥哥虽然是驸马,但现在也生死未明了。”

杨光远迟疑不决,杨承信道:“安叔叔如今也在城中,不如邀他一问如何?”

原来当初石敬瑭布防西北,以刘知远镇长安,以杨光远镇雄武,以安审琦镇凤翔,这三人也都是一时之选,石晋雄踞中原,得了中原人物,其军中名将远较孟蜀为多为强,否则中原如何能够与契丹抗衡多年?为了对付天策军石敬瑭一下子就布下了三员重将,他对西北的重视可见一斑,只是没想到杨、安两人都变节得这么快。

后来郭威在凤翔布防,军务日繁,务求严谨,恰在这时,出自安审琦推荐的几员秦西将领先后在青刚峡、方渠镇溃败投敌,张迈便因此召安审琦来秦州问话,一直未放回去,因此安审琦也在城内。

杨光远与安审琦交情不浅,而且两人先后投降了天策,利害交关,暗中早就有了互相照应的默契,听儿子这么说,便道:“好,却小心些。”

杨承信便秘密去请了安审琦来,杨光远说起西面火光,安审琦道:“我也听说此事了,这火来得猛烈,而且事前事后城中颇多异动,我料西面必有变故!”

杨光远道:“你看该不会孟蜀渡河了吧。”

“难说,”安审琦道:“也可能是契丹已经攻破环马高地南下了。”

他二人虽然是刘知远故人,却也都没想到刘知远竟敢行此险着。

杨光远道:“若是这样,兄弟你可有什么打算?”说到这里目光闪烁。

安审琦道:“孟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算蜀军渡河,也无大患。但如果是契丹铁骑杀到附近,那天策可就真是危在旦夕了!”

杨光远道:“若是孟昶,咱们不用理会他。若是契丹呢?”

安审琦道:“契丹是外族贼子!咱们在中原叛来叛去,都没什么关系,若投了契丹,那可就污名难洗了!”

杨光远鼻孔轻轻哼了一声,一时无言。

杨承勋道:“叔叔,若契丹真个杀到近前,那天策军这回只怕就要全军覆没了!咱们是新降之将,张元帅对我们又不信任,不见他日前才将你调到秦州?其实那就是变相削了你的兵权啊。他们如此对我们,天策这艘船如果真的非沉不可,其实我们也没必要跟着他陪葬!”

安审琦却道:“不然,听说天策军在甘陇一带政声卓著,凉兰百姓都有与张元帅同生共死之心,若是这样,就算这次在秦西吃了大败,张元帅也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这就叫‘上下同欲者胜’!”

杨光远冷笑道:“百姓愿与张天策同生共死?道听途说而已。”

“我却觉得是真的。”安审琦道:“别的不说,就说这雄武、凤翔两镇,张元帅进入这才多久,便已经深得民心。他能如此治秦西,则凉兰的政声必是真的。”

杨承信道:“他这是在收买人心。”

安审琦道:“就算他是在收买人心,却怎么不见李从珂、石敬瑭他们也收买人心?若李从珂、石敬瑭他们也能这样收买人心,别说秦西十余州会叛变,我敢说他们早就一统天下了,还轮得到契丹、天策在这里逐鹿天下?”

原来杨光远和安审琦在石晋时虽然都是一时名将,但为人却颇有区别,杨光远善于邀上之宠,安审琦则能安军民,他在凤翔那段时间虽然不长,治军治民却能严而不残,威而不暴,将凤翔府治理得颇上轨道,这也为郭威顺利进驻后减少了不少内部压力。故而张迈对杨、安两人的态度也有微妙的区别:对杨光远是高调笼络,看重的是他的影响力;对安审琦则有试炼之意——那是看重他的人品了。杨、安两人对张迈的态度也因此有微妙的差别。

杨光远道:“听兄弟的说法,这番无论成败都要攀定天策这艘大船了?”

安审琦道:“张元帅既得军民死命,就算这边局势不妙,真个西溃,总还能守住凉州吧。守住了凉州,就算再也无力问鼎中原,偏守一隅还是可以的。我们跟着他,也还有个着落。但如果再投降契丹或者孟蜀,只怕将来都没好下场。至于石敬瑭……他现在恨不得食我二人之肉,寝我二人之皮。”

“那又未必。”杨承勋道:“我等叛变之后,也未听说洛阳那边处死三弟,或许洛阳那边,也还留有一线呢。”

安审琦只是摇头,几个人说着说着,意思越来越远,安审琦道:“不如先将西面起火之事探个明白吧。说不得只是如军方所传,只是失火,其实没什么大事,那我们就空争论了。”

杨光远道:“怎么探?”

安审琦道:“我与大哥一起前去见张元帅,就说听西北火起,怕是有叛乱,我们请缨出城。如果张元帅允许,那事情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张元帅不肯或者迟疑,那就是出大事了。”

杨光远沉吟道:“那兄弟你先去,我随后就来。”

安审琦答应了,也不顾天还没亮,就来求见张迈。这时张迈正呼呼大睡,马小春挡了他的驾,说:“这等小事,不用烦元帅了。”便建议安审琦去问主掌秦州防务的官员。

安审琦就去寻安守慎——不料安守慎已经去渭河巡防了,秦州防务交到了马继荣手里,这时杨光远才来,听说此事就走,安审琦叫住了他,杨光远低声冷笑道:“还有什么好问的?必定是出事了!”说着就脱身离去。

这时天色已蒙蒙亮,安审琦心道:“难道真的要再叛变?虽说自前唐灭亡以来,天下人全没将忠义当回事了,可我先叛李从珂,再叛石敬瑭,如今若是再叛,那就是比吕布那三姓家奴都不如了,往后还有什么前途?”

反复思量,终于再次撞到张迈门外,叫着要见张迈,马小春挡他不住,急唤护卫,张迈在屋内听见,惊醒按刀喝道:“什么事?”

安审琦叫道:“元帅!安审琦有要事求见!”

屋内静了静,才听张迈道:“进来。”

安审琦闯入屋内,单刀直入问道:“元帅,西面牧场那场大火,是契丹放的?还是蜀人放的?”

张迈微微一惊,随即笑道:“你的消息倒也快。”

“不是我消息快,是那场火太大了!秦州城内,谁没见来?只怕渭河之南,也会有人看见!”

张迈见瞒不过,淡淡一笑,道:“不是契丹,是蜀军吧。今晚他们偷袭渡河,我军小有失利。”说着将事情前后因果简略说了,安审琦久于军旅,一听就知道这夜的渡渭偷袭乃是名将手笔,惊讶道:“蜀人中还有这等豪杰?嘿!还好只是来了这点人马。”

张迈道:“人马虽少,却是精锐。”

安审琦道:“那莫非是孟知祥留下的硕果么?”

“不知道。”张迈道:“你久在中原,又镇守过凤翔,和蜀军有过交接,可知道他们之中,有一员刘姓大将,他有一先锋,乃是姓王的么?”

安审琦道:“刘?王……没听说过。不过无论是谁,这支军马都是我们的背上芒刺、眼中铁钉!不除不快!从昨晚到现在,怎么都还没见鹰扬军出动?甚至就是龙镶铁铠军,只要调一路过去,就算那六千人都是契丹腹心部也平了。”

张迈沉默了一下,并不回答,只是道:“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你出去吧。”

安审琦眼光闪烁,猛地道:“元帅,秦州城内,不会是……其实没有多少精兵吧?”

张迈一惊,提刀喝道:“你胡说什么!”刀已经不知不觉架在了安审琦的脖子上!

安审琦见了张迈如此反应,非但不怕,反而一笑,道:“看元帅这般,却是叫我猜对了!秦州内外,果然空虚!否则如何容得那几千人放肆?元帅也不会因被我道破而失态。”

张迈心想自己这样紧张,却是真失态了——本来张迈这时的心弦已经历练得非同小可,只是此事乃是他心中最大的秘密,干系的岂止是此战胜败而已,简直牵连着华夏百年国运!秦州城内,也就慕容春华知得清楚些,其他就连马继荣、安守慎等人都不知道全部,所以忽然间被当面戳破,不免失措。

这失态只是一瞬间事,张迈迅速就恢复了平静,收回了横刀,哼了一声,道:“有我在,秦州不会有事的。”

安审琦道:“那么元帅打算派谁出战?”

张迈道:“区区五六千人,我自有破他之法!”

安审琦道:“元帅不会打算亲自破敌吧?虽然,以元帅之神威,若率亲卫上阵,自然能破敌如破竹,但若被区区五六千人攻到近身,而元帅竟被迫亲自迎战,此事传开,秦西军民会有什么想法?那偷袭之人舍得犯如此之险,怕就是为了这个吧!”

张迈听得不自觉地心惊!暗想:“环马高地,吉凶未卜,郭威那边也胜负未决,这时如果秦西十余州军心动摇,只怕会影响了北、东的士气,万一拖败了战局,那……那阿易那边就算得手,却也只是一胜一败的局面了!我们仍然被动!”

又想:“我以最强兵力对付契丹、中原,而视蜀人为无物!谁料却是失算了!江山处处有能人,蜀国来犯的这员大将也是天才,他只怕也是看破了这一点,所以才冒险渡渭!”

心中烦恼,又因屋内只有一人,因此不再过分隐瞒,不自禁忧形于色。

安审琦道:“看来元帅果有难处。”

张迈道:“大军调动,需要时间,蜀军失去了昨晚乘胜渡渭的千载良机,渭河我已加强巡防,南方再要大军逼近已不可能!只是西面那五六千人,实在无好法子可以清除。”

安审琦一听冷笑道:“关东相、关西将!元帅既得秦西十余州人马,新收数万强兵却都屯放在秦州内外不用,却要来忧虑区区五六千人!此事不但好笑,而且也叫新归将士们心寒!”

张迈淡淡道:“不是不用,是用过了,知道他们无用!”

安审琦道:“元帅会有这个看法,是因为盐州、芦关、青刚峡、方渠镇之败么?”

张迈听了这话,微微愠怒道:“你还好意思跟我提这个!盐州、芦关、青刚峡、方渠镇四处将兵,可是你推举的人马!我当初原也没指望他们能击退契丹,只是见你推荐了他们,心想至少能拖延些时候吧,结果一遇契丹便不堪一击!他们当初若能多拖延几时,甚至守而不战,令契丹无法从容如潮水般南下,奚胜现在也不会如此吃力了!这样的兵马,别说几万人,就算有几十万人,也都无用!”想到环马高地上的弟兄生死未卜,更增忧虑。

安审琦被张迈面责,心中一愧,但心想:“现在退缩,只多了个冒犯之罪!我既撞破了这大秘密,若不争得信任,接下来不是被灭口,就是被软禁了!大丈夫生死关头,宁折不退!”

当下一鼓勇气,道:“北方四隘兵将怯战,确实是安审琦举不得人——但在这件事情上,元帅难道就完全没有责任了吗?那四隘兵将,是末将所推举的第二拨人,并非最佳人选,而末将第一轮所推举的人选,却都被元帅所否定——末将说句诛心的话,当时元帅之所以不选第一轮的兵将,非是因为这些人作战不勇猛,而是因为这些人太过桀骜,又刚刚归附,所以不敢就信任他们,怕这些人造反吧!而宁可选择一批更好控制的。既然如此,则四隘之败,寻根探源乃是元帅的责任!”

张迈自西征以后,行事越来越自我,他眉毛一动,便是诸侯大将也要惶恐下跪、颤抖难安,身边还有几个人敢触他的逆鳞?这时被安审琦当面责问,忍不住脸色一沉,安审琦见状,忙道:“虽然,元帅当时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因我秦西诸州刚刚归顺不久,元帅要将桀骜不驯之人留在身边调教,也是理所当然。当初,但如今经过元帅的恩威,许多秦西归顺的将兵其实已经归心,既然如此,何不就趁势起用这些人?”

张迈道:“话是有点道理,但如今火烧眉毛了,我焉能冒险?秦州内外,也不见得人人都没有异心!你要我起用秦西兵将,但如果这些人临阵倒戈,那我天策全军这下可就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安审琦却道:“正是因为火烧眉毛,所以才该用险啊!元帅,当初你在灯下谷时、在怛罗斯时、在疏勒时、在龟兹时、在沙州时,也曾启用过归顺不久的西域胡人吧?别的不说,那疏勒突围一战,元帅便启用了薛复将军——那些人后来便是汗血骑兵团的班底吧?”

张迈摇头笑道:“薛复之忠勇,岂是秦西兵将可比?”

安审琦道:“薛复将军号称大唐公主后裔,其实血脉已经浅远,容貌言语,更近于胡!至于他麾下的兵将,现在自然都唐言汉语了,可是问一声元帅:当初在疏勒的时候,这些人到底更像胡人,还是更像汉人?”

张迈一时沉吟下来。安审琦又道:“元帅你在西域时,对胡人尚有如此心胸,如今来到了长安附近,在这周秦汉唐四代龙兴之地,对着自己同胞同族,却是如此的猜忌——元帅,为什么你对秦西军民这么没有信心?是否在你心目之中,其实已经不当自己是中华之人了?已经将中原军民视为外人了?若是这样,那中原士人‘安西旧种就在域外早已胡化’的疑心,就不是空穴来风了!”

张迈被他这话说得心中一阵惶然,要想开声怒喝安审琦,但转念一想,安审琦的责备却不是没有道理!

自古民族之隔阂与融汇,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若是双方互相猜忌,同族也会分裂,若是双方彼此相亲,异族也能合一!张迈暗想这段时间来自己对秦西兵将,确实未能完全放开心胸,总觉得他们刚刚来归,必有异心,自己既不能信任他们,如何能让他们来信任自己?

他暗想:“不止是秦西十余州,就连对张希崇我心中何曾不是存了个彼此内外的念头?因为我内心其实未将朔方一系当自己人看待,所以便存了安抚他们的想法,为什么要安抚?就是怕他们叛变!为什么怕他们叛变?实在还是未将他们当做自己人!像薛复、杨易他们,我就算打乱他们的兵将编制,又何曾会担心他们因此怨我?如此说来,不止是四隘之失,黄河失防也是我的责任!张希崇留下来的力量我未能善用,因此让契丹人轻易渡过黄河!秦西诸州的力量我未能善用,所以这十余州边军非但不能成为我的助力,我反而要花费偌大心力去提防他们!”

他想到这里,看看安审琦还在看着自己,猛地将刀丢掉,下床来道:“将军责备的是!张迈受教了!”说着一跪。

吓得安审琦连忙跪倒道:“末将不敢当!”

张迈道:“我不是跪你,我是跪我所愧对的秦地兵将!”

他这几句话说的诚心诚意,安审琦刚才实际上是豁出去了,却万料不到张迈竟然会如此郑重悔过,心想:“怪不得他能横扫万里!一觉察自己有过,竟然会对我这个降将下跪,这等胸怀气魄,什么李从珂、石敬瑭,都不可能有!”

一股知遇之感涌起,不觉得胸口一热,顿首道:“元帅言重了。其实当初刚刚归降时,我们这些人也不是全无二心,元帅的处置并未有错。只是经过这些日子亲炙元帅之恩威,秦地军民确实已经归心!万望元帅勿疑!这次虽有危机,却也正好借着这次危机,让我等显显身手,叫秦西男儿英雄有用武之地也!”

张迈道:“安将军愿意为大唐出战,替我大唐破敌么?”

安审琦道:“若元帅信得过,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张迈大喜,拉着安审琦起身道:“我此次出兵,为的是驱胡虏、定江山!你说得没错,这里是周秦汉唐四代龙兴之地,我相信秦地男儿定然都有一腔热血者,一定能够与我同心破敌!”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97章 渡渭奇袭(二) 下一章:第199章 留给我一个完整的长安
热门: 塔罗女神探之茧镇奇案 大秦之苍雪龙城 七芒星 兽世种江山[种田] 步步生莲 回档1995 秘密 第七重解答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七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