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染血的高地(二)

上一章:第200章 染血的高地(一) 下一章:第202章 血战之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面具后的眼睛,似乎能穿透群山,冷冷地扫射环马高地。

环马高地以北,耶律德光以帽悬赏,契丹三军雷动,齐抢阵地!

便在此时,奚胜狂声大笑,他背后的工事兵行动起来,将埋藏在环马高地各处的火药引爆。

这个时代,火药的爆炸力尚弱,然而虽未能杀人,却能惊马!可怕的火焰从地底喷出,一条条的火龙仿佛来自地狱,知识水平普遍偏低的漠北骑兵哪里见过这等场景?不知道多少人都惊呆了,以为是汉人请动了魔鬼!

火龙狂舞,狂舞中是陌刀战斧阵最后的笑声!

……

群山之后,面具后的眼睛迸发出两点冷火!

所有跨过马岭河的契丹骑兵全都乱了!剩下的唐军将士都在拼命,他们甚至拿起了炼油弹,冲入了敌阵引爆,火星迸发中与敌俱亡!

汉家子孙是如何保有这一块锦绣江山的?就是这样!用他们的血!用他们的肉!用他们无视一切的勇气与决心!

夜,黑得令人疯狂,来自北冰洋的冷风吹到这里,却似乎也让火焰抵消了寒意。燥热在每一个人心中涌发,怯意渗入了所有漠北骑兵的心底!

这就是汉人么?这就是唐人么?是的,他们为此而拼命,并为了建立一个超迈汉唐的国家而拼命,为了建立一个更加开放、文明的国家而战斗,而不是像马岭河对岸的契丹一样,仅仅为了生存与富贵。

在那一瞬间,唐末五代以降对汉人的歧视与鄙夷忽然消失了,他们忽然发现:

一汉敌五胡的大汉时代似乎要回来了!

横压二万里的大唐时代似乎要回来了!

那可怕的龙之传人似乎觉醒了!那可怕的汉人,似乎已经重振!

……

面具后的眼睛,注视着这一切,随时在捕捉着最适宜的时机。

……

“稳住!稳住!”

徒离骨大呼!

可是他的努力在混乱之中似乎完全不顶用!

他的声音,完全火焰狂暴的噼啪响动所掩盖。

环马高地,遍地鲜血,在陌刀战斧阵的余威下,燕云归顺汉兵已经无心作战,吐谷浑已经吓破了胆,室韦铁骊发现自己跟错了人,达旦乌古发现自己来错了地方,连敌烈回跋都觉得这次答应契丹前来助阵简直就是愚蠢透顶!

这时候,环马高地上的骑兵都乱成了一锅粥!

他们分明是作战已久,但此刻却仿佛刚刚睡醒一般,在铺天盖地的火焰中挣扎,不少人已经在混乱中向后逃命,督战队这时也完全无法控制局面了,空中还有带着火焰尾巴的箭矢,环马高地左右的群山中回荡着漠南漠北入侵者的哀号,被填成泥泞的马岭河上,满是混乱的脚印与马蹄印。混乱在不断扩大,人与人之间惊恐互相传染,马与马之间亦如是!当契丹人内心深处的恐惧被唤醒,当马群被惊吓,便形成难以控制的糜乱漩涡。

尤其是当契丹阵营中,对骑兵的相克程度与隐性威胁最高的潢水汉兵也已经过了河!

面具后的眼睛不再犹豫了,他知道时机到了!

“出击!”

……

一阵密集的出奇的铁蹄声响了起来,那铁蹄声仿佛有节奏一般,一声一声,仿佛踏在了所有人的心脏上!

“那是什么?”所有契丹人心中都有疑问。

“来了,来了!”所有残余唐兵心中都起了安慰。

“终于来了!”

“终于来了!”

……

面具后的眼睛盯着前方。

天黑得可怕,但遍地火光却让胡人看得清楚:远处有十余队骑兵从环马高地后的拐角处出现。

面具后的眼睛没有留意脚下,他并不因为战场的混乱而停留,他甚至没有因为战友的痛苦而停留,因为此刻他有更加重要的任务!

此刻唯有胜利,才是对战友最大的回报!

……

好快!好快!

数千汗血骑兵,如风一样吹过来,如电一样掠过来,沿着既定的路线,无视胡汉,无视人马,无视尸体,直接就践踏了过来!

徒离骨刚刚发现,还没来得及下命令,就发现最前面的骑士已经冲到了自己的跟前!

“怎么可能这么快!”

没错!那是一匹白色的战马,在黑夜与火光之中显得极其惹眼!仿佛一道银色的雷电划过惨淡的夜空!

马背上,是一个戴着面具的骑士,面具后面是一双闪烁着冷光的眼睛!

面具骑士的背后是成群的汗血宝马,然而他的速度却还是在步步领先的积累中,快得脱离了背后骑士二十余步!

马上骑士,穿着改良过的明光甲,左手臂上绑着一块镶银盾牌,左手倒持一把冷艳的银钩,右手却握着一把特地打造的双刃剑!这是重骑啊!可是重骑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速度!

银色的马,银色的战甲,银色的兵器,在火光之中闪耀着无比华丽的色彩!甚至,还有一个银色的面具!

这是百万里挑一的人,这是百万里挑一的马!

这是天策全军最为艳丽的奇男子!

……

徒离骨既从来未见过这样快的马,更未想象过天下间会有这样艳丽的男子!

“小心!”他叫道。

无论情况如何混乱都好,在他的周围都有数十亲卫兵环卫左右,这时他冲到了很前面,在火焰之中也仍然有七八骑横亘在他的面前!

“拿下他!”

徒离骨大吼!哪怕契丹全军已经浮动,哪怕胡马的阵势已经混乱,但徒离骨却还有信心!

四个骑兵同时冲了过去,他们分为左右,袭击那银色闪电般的骑士!

面具后的眼睛,似乎在冷笑!

……

徒离骨也在冷笑,无论对面这个骑士再怎么勇猛都好,他竟然脱离了大部队二十余步,那就是他最大的错误!

在这一刻,几个契丹骑兵就能将这个面具骑士封死,剿杀!

就在电光交错的一刹那,那战马仿佛一道银色雷光一般,硬生生挤入了四个骑兵中间那狭隘的缝隙,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下掠了过来!

冷艳的银钩从侧畔划过,右边两骑的战马一先一后地裂开了两道长长的口子,骑士在坐骑嘶鸣之后翻滚落地。

而左边两个骑士更是可怜,他们还没看清楚什么,脖子就已经一凉!

发生这一切的时候,面具后的眼睛竟然没有一丝波动,他只是恒定地盯着前方!

不像奚胜那样坚韧,不像杨易那么狂烈,却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可怕锋锐!这一人一马,仿佛就是一把可以刺透一切的银梭!

四个骑士,似乎都没能浪费那银色闪电一点儿的时间!

……

面具后的眼睛,离徒离骨已不过十步!

怎么会这么快!

徒离骨的惊骇已经变成了恐慌!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他甚至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

只觉得银光一闪,人马已经冲到了近前!

尽管经常上阵,但作为一方将帅,徒离骨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动手了,这时他挥动着长刀,一边向来将砍去,一边用蹩脚的汉语叫道:“来着何……”

是呼喝,还是询问?

四个字还没说完,对面的银色战马忽然加速——开什么玩笑!在这样的速度下还能加速?

那不可能!

是的,不可能,却在那一瞬间发生了!

哪怕是同样级别的千里马,张迈与杨信也无法达到这个速度!

然而大宛王子配合最顶级的汗血宝马却创造了骑术上的奇迹!

……

面具后的眼睛,已经抵达眼前!几乎就在呼吸之间了!

徒离骨“人”字还没出口,银色战马猛地一斜从徒离骨身侧闪过,同时徒离骨只觉得脖子一凉,周遭三军一惊!跟着是上万人同时屏住了呼吸!

无论是前军,还是后军,所有见到这一切的人几乎都不敢相信,统帅万骑的大将,就这么轻易被人夺去了首级!

银色战马略一停留,银钩勾起落在地下的首级,银色面具后的眼光一个环扫,周围的骑兵竟然都被吓退了一步!

整个环马高地都大哗了起来!不!就连马岭河对岸都狂哗了起来!

“徒离骨,徒离骨!”

“主将战死,主将战死!”

“那是谁!那是谁!”

连耶律德光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传说中“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是什么?这就是!无论是哪个主帅见到这样的场景都不能不恐惧!

“那应该是……”萧缅思刚好回答,对面陌刀阵余部已经代替他回答:“汗血骑兵团!汗血骑兵团!”

徒离骨之死所造成的震撼,远远不是阿鲁扫姑可以比拟的!

数年来未曾大战,却并非不战,只不过他出现的场合,是不为举世所瞩目的河湟。而如今一动,就已经注定了要震惊天下!

但在全场无比震动之中,唯有面具后的眼睛冷然依旧!

……

对着徒离骨的首级,神秘而华丽的骑士默念了一句仿佛经文又仿佛咒语的忏悔:“你接受了诞生,就要接受死亡,你接受了往昔的强盛,就要接受今日的灭亡!”

这是汉化天方教的祷词。

这一声忏悔之后,骑士背后的十余列骑兵都赶了上来,弥补了那二十余步的差距!然后他们就像十余把刀一样,插入漠北漠南的骑兵当中,插入契丹皮室军当中!

就在无数胡人的震惊中,汗血骑兵团已经掠过了马岭河!

……

“哈哈哈哈哈!”

环马高地上,有一个人在大笑,那是奚胜吗?

如果是,那也是他最后的笑声了!

……

“好厉害!”

马岭河南岸,契丹另外两名大将课里和撒割脑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斩首!”

……

马岭河的北岸,只有契丹的腹心部尚能作战,而腹心部的人数,相对于汗血骑兵团已没有绝对优势了。而他们的心态已经被奚胜激浮,他们的体力也已经被陌刀战斧阵所消耗!

至于敌烈、乌古诸部,这时已经开始产生观望心理,达旦、室韦诸部,这时候已经开始自保,至于吐谷浑与燕云汉兵,这时候根本就完全不能依赖了!

猛冲过来的汗血骑兵,踏垮了契丹的阵线!他们一冲而入,在已经被奚胜拖疲了的契丹阵势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如果是在平常状态下,课里绝对不相信有任何人能够在皮室军的环绕之中靠近耶律德光,但是现在,契丹全军已经被陌刀战斧阵拖疲了!而就在耶律德光以帽悬赏之后,契丹三军涌动,整个阵脚也不复严整!

十余列汗血骑兵穿插于契丹骑兵之中,他们将冷兵器时代骑兵的强大机动力与冲击力发挥到了极点!

“杀!”数千人一起发出呼吼!

汗血骑兵团所骑战马,都较寻常战马高出一个马头,令得敌人要迎战时几乎都要仰视,在战场之上这是一种可怕的心理压力!

“汗血骑兵团!汗血骑兵团!”

背后环马高地上陌刀战斧阵的余部在狂呼!

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他们过去数日死命作战的目的是什么了!

没错,就是为了这一刻!

薛复的胜利,便将是奚胜的胜利!

汗血骑兵团的胜利,也将是陌刀战斧阵的胜利!

……

“挡住!挡住!”

课里怒吼起来!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来下达这样的命令!

让以冲锋见长的骑兵来防守?开什么玩笑!

然而此刻他却明白这是迫不得已!

数以千计的汗血骑兵成列地冲向那扎眼的大纛!

由于自持必胜,耶律德光这一次并不打算隐藏自己的存在,他的大纛就在军队的中心,他的人就在大纛的底下!哪怕是在黑夜之中,还是有上百支火把环绕着他!

而所有的汗血骑兵团这时则都向那个方向涌去!犹如水银落入水中,不断地渗透过来!

已经混乱的契丹士兵并未全败,然而许多人还没有从马岭河北边回来——就算回来也来不及了!

他们已经无法组织起有效的人马来阻挡薛复前进的步伐!

只有课里和撒割有所准备,然而靠着他们特意留下的人马,仍然无法完全阻止薛复的铁蹄!

……

马岭河南岸的硝烟尚未落定,但战场的重心却已经忽然转移。

南方远处,一个受伤的汉子支撑着自己,默默看着北边,喃喃道:“薛复,不要失败啊!”那是刘黑虎。他低下头,继续去寻找奚胜。

……

“挡住他!挡住他!”课里指挥着麾下将士分成三个主力团向汗血骑兵围堵过去!

课里所安排的反击成功延迟了汗血骑兵团的速度,然而只是延迟了其速度而已,并未能彻底阻遏对方,战场的主旋律仍然掌握在薛复手中。

这是一场高密度的作战,战争的乱流中,契丹骑兵有部分体力明显不如,有一部分虽然保有体力,但整夜未睡而导致精神跟不上,反应比对手慢了两分,而汗血骑兵团的体力与反应则正处于巅峰!

从群山拐角处到达这里似乎只是热身,此一刻才是真正战斗的开始!

“杀!”

数千汗血骑兵同时发出呼喝,这呼喝声更像是一个个的指令!

混杂于契丹腹心部中间的敌烈诸部,由于懈怠作战反而给腹心部产生了困扰,至于在混乱中奔逃的吐谷浑、燕云汉兵所造成危害则更大。汗血骑兵团可以丝毫不顾忌去砍杀所有阻碍他们前进的人,而契丹腹心部则还需要设法回避这些战友。

课里几乎有些愤怒起来,在当前的情况下,他甚至希望这些非契丹兵马不存在!

马岭河北的第一个防线已经接近崩溃了!

……

“陛下!”韩延徽眼看危急,忙上前道:“请下观战台!熄灭周围火光。”

连他这个文官都看出唐军的战略目的了。

“你放肆!”耶律德光大怒,竟然扫了韩延徽一个耳光!

当众被君主扫了一个耳光,这对大臣来说是足以去死的侮辱了!

韩延徽只觉得面红耳赤,却不敢表露出任何不悦,耶律德光怒道:“我大纛所在,就是军心所在!契丹大汗,岂能敌前示弱!”

本来因为徒离骨之死而产生的畏惧,在韩延徽的进谏下反而被激发得走向另外一个极端,耶律德光指着不断靠近的汗血骑兵团道:“杀!不许对方一人一马回去!”

旁边萧缅思惊道:“陛下,不可!”

耶律德光双目一睁,吓得萧缅思不敢再谏!

而周围的诸将却已经领命!

薛复是可怕的,汗血骑兵团是可怕的,但难道契丹的将领们就要怕了他么?

契丹毕竟是骄傲的北族,他们可以嘲笑汉人需要用弩箭来保护自己的阵脚,却不可以接受自己会害怕骑兵对战!

如果他们畏缩了,那后果将不是马岭河北岸的这一场对战,而是失去了在整个漠北与东胡的领导权!

……

面具后的眼睛仍然很冷,并未因杀戮而热起来。

徒离骨的死虽然打击了契丹,却并未使他们完全丧失战意,在耶律德光的激励下,契丹三骁将在阿鲁扫姑战死、拽剌化哥残废后,唯一尚能作战的窟鲁里一个奋发冲了过来。

这时薛复已经不是奇袭,而是用正攻战,骑兵团形成一个个的纺锤形状,强行刺透课里的防御。薛复本人也藏在了纺锤中间,不再位于最前方。

“对方疲倦了!”窟鲁里作出判断,毕竟像这种冲刺是不可能持久的!

但是汗血骑兵团的优势依旧明显。

……

在第二层的撒割看得出课里也不可能完全抵挡住薛复,但他盘算着,到了薛复穿透过了课里之后,到自己这边时锋锐应该就已经耗尽了。

“那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撒割下了命令,将他的第二层防御组织了起来。

那是由三千骑兵组成的三张网!

然而就在这时背后却发起了冲锋的号角!

无数抢着争功的腹心部男儿冲了过来。

撒割一愣。

“干什么!胡闹!”

但他很快就明白那命令来自于整个漠北帝国的最高领袖耶律德光!

“陛下……这……”但撒割很快就能理解这个命令的意义。

如果是宋朝的皇帝,战争中最重要的当然是保护自己,但作为契丹的第二代君主,耶律德光却必须向族人展现自己的勇武!

他可以战败,他可以战死,却不能退缩!

他可以不竖立大纛,可以不在大纛周围点燃火把,但既然点燃了就不能怯,既然竖立了大纛就不能退!

如果这时候对面来的是张迈,耶律德光可以暂时退却,如果这时候天策军的兵力比契丹多,耶律德光可以选择隐忍。

但只有区区一支汗血骑兵团,他怎么能够示弱?

因为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他呢!

游牧民族的君权名分并不稳固,只有力量与勇武才能够征服人心。

……

面具后的眼睛再次山洞冷艳的光芒。

从后方涌来的骑兵潮打乱了撒割的布置,他们像一个半圆形一样向汗血骑兵团围去,课里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一股热潮在涌动。

没错,这就是契丹,骄傲的契丹人,他们自认为自己已经可以代替大唐发挥其马背上的荣光,他们自认自己可以超越突厥、匈奴,成为北方世界最强大的霸主!

……

然而面对这一切,银色面具下的眼睛只是射出一道冷光,发出一声冷笑。

同为骑兵,汗血骑兵团的强攻能力或许还稍逊于鹰扬军,但其机动力却是天下第一!

契丹的反攻令汗血骑兵团产生了数以百计的牺牲者,但却也造成了更大的混乱,在混乱中汗血骑兵团渗透得更快了!

纺锤的前部忽然分开了些许,然后就冲出了一百个银色的骑兵团体!

一百匹汗血宝马,一百副特制的新式明光甲,五十柄长刀,五十把加长双刃剑!

这是天策骑兵精锐中的精锐,这是汗血骑兵团强者中的强者!

……

“薛将军,斩首!”

当战争的焦点转移到马岭河北岸,马岭河南岸的战斗便进入半消停状态,几十个疲倦的伤病忽然发出了呼吼,然后是南岸数千人一起高呼:

“薛将军,斩首!”

“斩首!”

十几个工事兵,将发送烟花的竹筒炮对准了这一边,数十筒烟花齐放!

“为薛将军壮行!”

砰砰砰!

仿佛照明弹一样,将黑夜下的战场照得异样通明!

汗血骑兵团中涌现出来的明光甲汗血骑兵团,冲锋到了最前面!而面具下的眼睛,则位于明光甲骑兵团的最前锋!

双刃骑兵剑阵一动,那是怎么样的光华!

犹如剑轮舞一般,虽然不如陌刀阵那样猛烈,但是骑兵运动中的银光剑轮却更有一种进退若风的威胁!

课里咬牙切齿!在这混乱中骑射手无法发挥作用,潢水汉兵由于被推到南方前线,以至于少了成规模的绊马索、钩镰枪之类阵势,契丹有限的弩兵也无法有效对付身穿明光甲的汗血骑兵,就兵种而言,此刻的契丹阵营竟然无法找出最能克制汗血骑兵团的存在!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00章 染血的高地(一) 下一章:第202章 血战之后
热门: 妻乃殿上之皇 德意志帝国:一段寻找自我的国家历史,1848—1918 暗夜女子 皇家娱乐指南 纲吉在横滨 幻影城主 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辽东轶闻手记:纸人割头颅 红雨伞下的谎言 天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