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宗教与贸易

上一章:第204章 战后外交(二) 下一章:第206章 马贼与将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环马高地一战天策唐军的胜利,令长安方面由咄咄逼人的攻势一转眼改为守势,就在剑阁西北出现吐蕃骑兵后不久,孟昶便仓皇撤回成都,安审琦接到命令之后渡过渭河,天策唐军几乎兵不血刃地就接收了孟蜀在关中西部的渭南领地,收取了凤州。更令安审琦惊喜的是,孟昶竟然没有将带不走的存粮烧掉,安审琦一下子也未能清点清楚,但总数当在十万石以上,这下子安审琦部几乎就可以就地而食了。

秦州方面收到消息之后,慕容春华笑道:“听说那个孟昶本来也是有一些雄心壮志的,现在怎么变得这样听话。”

张迈笑道:“未经历过风雨的雄心壮志最是脆弱,一遇挫折马上就会倒向另外一个极端了。”

范质在旁道:“孟昶是被我们的军威吓破了胆,但交涉之道,需要张弛有节,如今他们服软,我们也该给他们一个下台阶,不如我们且安抚他们一下,稍稍恢复与孟蜀的交谊。若明年能重新开通兰州与巴蜀之间的商道,对我们来说是极有好处的。”

张迈这时也接到了郑渭的书信,知道政枢与蜀商之间有了暗中协议,便答应了,让范质代自己草拟一封给孟昶的书信。又向吐蕃传话,勒令他们不得侵犯汉中、川西——这勒令明着是向吐蕃诸族发出,以酬孟昶的退让,其实为的却是收取两川百姓的民心。

本来惴惴不安的蜀地军民听到消息果然心里都安定了下来。

自此天策唐军控制了秦岭北麓的西线,直接威胁长安。全军上下都跃跃欲试,连安审琦都想着要连冬围攻长安城了。

就在这时张迈却向诸主要将领传下命令,要他们在顾及士兵士气的情况下,“准备过冬”。

“这一回……是真过冬了。”张迈悠然道。

……

就在凉兰巴蜀转入宁定的同时,长安方面却愈加的不安了,原来西北方面竟传来了一个比环马高地契丹战败的消息更大的噩耗——据说,耶律德光的大纛忽然北移了!

……

这时已经回到夏州城的李彝殷更发现:不但耶律德光,甚至连耶律朔古也有北退的倾向!

定难军诸将赶紧聚集,现在天策的两大步骑精锐都遭受了重创,契丹在朔方、套南也不是站不住脚,为什么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准备撤退?

这种撤退,是真撤退,还是假装撤退的陷阱?

党项的几个元老都倾向于这是契丹的一个陷阱,但李彝殷却认定契丹是真的撤退。

“契丹会撤退,是张元帅不久前才给过我的一个预言,虽然我不大明白他为什么如此有把握,但他既然会作出这样的一个预言,绝对不会事出无因。眼下我们仍然是天策的一个屏障,”李彝殷说道:“我找不到张元帅将我们往火坑里头推的理由来。”

李彝秀道:“那么,我们要听张元帅的话,连冬追击了?”

诸元老一起惊道:“不可不可~!那样太危险了!”

李彝殷沉吟道:“如果真的打追击战,确实危险。但如果情况真如张元帅所说,契丹会弃套南、朔方,那我们不追又实在可惜。”当下传令,命李彝秀率三千骑兵出击,自己率领五千骑兵为后,进行试探性的攻击。

如今已是严冬,在这个季节,哪怕不是打仗,只是骑马出城去硬抗那可怕的西北寒风,也必须是党项一族中的精锐不可。

“如果契丹反击强劲就退却,如果契丹反击软弱,那就进攻。”

……

长安城内,关于契丹的消息是越来越坏,桑维翰派了人追上耶律屋质去质问契丹为什么不守盟约,谁知道耶律屋质不知道为什么,在出了长安城后不远,就因为北面来了一个耶律德光的使者,两人耳语了几句后耶律屋质脸色大变,当下就快马加鞭日夜不休地赶回去,以至于桑维翰的人竟然赶不上。

“什么!”石敬瑭的脸上,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愤怒。

耶律屋质才刚刚回去,双方的盟约言犹在耳,怎么契丹就背信弃义了?石敬瑭知道,契丹肯定是出事了!

桑维翰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契丹虽是胡虏,但耶律德光不是蠢才,应该不至于这边才答应我们,那边就干出祸害同盟的事情。天策若再坐大,对他们契丹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石敬瑭怒道:“那你来告诉我,契丹那边是怎么回事!”

“这、这……”桑维翰答不上来,他也觉得契丹不应该会在这个时候出尔反尔,然而事实胜于雄辩,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耶律德光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比甘陕大局更大的事情了?

……

刘知远的大营之中,一个和尚带着微笑,站在一旁。

当日远袭秦州之后,刘知远功败垂成,平心而论,他抛下大军自己去偷袭秦州,从事后成败而论,确实堪为他人诟病,但主将者有时候行事也不能太过拘泥,当年曹操与袁绍决战事,就曾率领五千精锐偷袭敌后,只不过曹操当初成功了,而刘知远失败了而已。

此事之后,刘知远不恨张迈、郭威,却恨孟昶不能作为自己的强援。他这几日回想之前种种迹象,越想越觉得自己的预料没错,只恨孟昶不肯为援,以至坐失良机罢了。

等回到大营,虽然主力军在慕容彦超的主持下大营幸保不失,但石敬瑭对他的信任却降到了最低点,眼下石敬瑭不撤换他,那只是为了不犯“阵前易将”的大忌!

就在昨日,当契丹忽然有大变动的消息传来之际,一个和尚秘密来到了刘知远的大营。

“你是说……”刘知远瞪着和尚:“契丹北退,都在张元帅预计之中?”

和尚微微一笑:“是。”

刘知远瞳孔收缩了一下,道:“这么说,这一切都是张迈布的局了。只是我不明白,你今天到这里来,为的是什么!”

和尚道:“贫僧于军国大事,所知不多,此来是转达元帅的一句话:希望刘大将军,还能记得当初的约定。”

刘知远也看得出这个和尚在天策军中地位不高,所以也就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向后倚着靠椅,猛地望向北方,喃喃道:“错了……错了……我们都猜错了!难道……杨易不在关陇……他在那边?”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不说已经进入寒冬的关中地区,却说当今年天气才渐渐转凉时,漠北与西域之间的通道却正处于繁忙季节。

这种夏季才过、秋季方兴时,野草正盛,马群正肥,当此之际,最适合赶路。

尽管西域、漠北处于两个政权的统治之下,但这并不能妨碍商人的步伐。漠北产皮毛,也产马,西域的马种品种较优,漠北之马则以量取胜,所以两地同是产马,却还有交易的空间,且西域则产有各种奇珍异宝——这些是漠北贵族酋长们所需要的,更别说自天策政权勃兴以来,龟兹、疏勒等地棉纺织业大盛,棉纺衣物的价格大大降低,以此与漠北的皮毛作为交易,也是大宗的交易货物之一。

除了西域、漠北本身的交易,还有来自东北地区与西域的交易。东北地区的出产可比漠北更加丰富,那里有海产品,有良木,有补药中的极品——人参,有珍珠中的极品——东珠,而来自印度的珊瑚,来自天方的绒毯等等,则是东北豪酋们的最爱。

本来东北地区与西域地区的交易,可以透过中原的商队进行,但通过中原的中间商成本甚大,于是漠北地区就有精明的回纥人打通层层关节,贿赂了漠北道路上的大小诸族,用马队将东北地区的货物直接运往小金山。

漠北大小诸族无论是族民还是酋长,其实也很需要这些商品,沿途诸族大多合作,不少酋长甚至还暗中参与了这种买卖。

而小金山那边,杨易奉行张迈的政略,从一开始就没准备截断漠北与西域之间的民间交往,只要不是铜铁之类的战略物资一律放行,且商旅一旦过了小金山,缴纳了一定数量的,便可以得到在天山北路通行的凭证,到了碎叶若再缴一笔钱,就可以南下进入宁远,或者在轮台缴纳一笔钱,就可以通行安西了。

天策政权下的这种管理,比起在漠北要贿赂沿途的大小诸族,无论时间成本、人力成本还是金钱成本都要低得多,更别说安全性了,这些都让到过这里的商人暗中感叹,希望漠北也能建立这样的秩序才好。

在这样的利益驱使下,只要不是天策大唐与契丹之间正在发生大规模的战斗,便会有一拨接一拨的马队行走于西域与漠北之间,哪怕甘陕地面上四国混战的乱局,也没影响到漠北的这一拨商旅潜流。

……

回纥商人的行动,除了给漠北带来货物以外,还带来了文化与宗教。

汉地的文化,比如儒家、道家,乃至汉传佛教,其实不是没有传入过漠北,但是中原地区生活较为安逸舒服,在这里酝酿出来的文化与宗教,无论是儒家的优雅自律,道家的闲暇安逸,还是禅宗的思维辩证,都与生活艰辛的漠北格格不入,这里的牧民,他们需要的是另外一种安慰,所以无论汉传文化中的儒释道,传入漠北之后都很难站稳脚跟。

倒是吐蕃高原上,其民众生活的艰辛程度与漠北牧民差相仿佛,在这样的基础上酝酿出来的蕃传佛教,虽然比之汉传佛教多了许多神秘乃至迷信的色彩,然而却更加符合漠北牧民们的知识水平与思维模式,因此蕃传佛教一入漠北便大受欢迎,漠北底层牧民们的生活其实要比中原底层农民的生活还艰苦得多,他们很难去欣赏高度发达的唐诗,很难去想象采菊东篱下的隐士生活,对当头棒喝式的禅宗机锋也没兴趣,却很容易与蕃传佛教产生共鸣。

且佛法之在漠北并非无根,从很多年以前漠北牧民就都已经知道佛的存在,有这样的基础,蕃传佛教的教义进入漠北之后,便在不长的时间内产生了相当的影响。甚至就是一些豪酋,还曾不远千里去寻求一些活佛开光过的宝物,甚至派遣子弟去接受活佛的加持。

这些宗教交往,也都与经济贸易混在了一起。

漠北、西域之间的贸易通道,虽然在规模上不能与丝绸之路的主干道相提并论,却也可以视为丝绸之路的一个分支。且这条民间商道也是在天策大唐鼎定安西之后才日发繁荣的。

……

这时,正有几支商队从契丹在漠北的军政重地——镇州出发,一路与阻卜等部大打交道,许多部族不仅为他们开了方便之门,甚至还托了他们购买各种西域货物。

这几支商队预计着只要能平安回来,赚个三五倍利润是不在话下的。他们拿着各族大族长的信物,翻过乌山山脉(今杭爱山脉),又走了一程,眼看着离小金山不过五百余里了。

“等走过这五百里,到了小金山,那我们可就发了。”一个商队首脑呵呵笑道,几年之前他还只是一个马夫,因缘巧合之下走了这条商道两个来回,如今就已经拉上了一支上百匹马驼的队伍,就是漠北的各族豪酋,遇上他也客客气气的,因已经走过几次,所以对这一条道那是极熟悉的了。

他的马夫道:“老爷,小金山那边,是唐人的领地了吧,我们虽然有阻卜等部的各族老爷们给的信物,所以这一路走的平安,可到了唐人的地方处,他们会不会抢我们的东西?”

那个回纥商主呸了一声,道:“你懂得什么!到了小金山才更安全。小金山的守将慕容旸,我也是见过的,过了小金山,让他们验过我们未夹带细作,就可以一路平安到轮台。轮台那边的市井,可比镇州繁荣多了,到时候让你小子开开眼界!”

轮台(今乌鲁木齐)在天策军之下虽然日益繁荣,但为时尚短,与疏勒、龟兹、凉州、兰州还是不能比的,可比起镇州来,强的却不是一个档次了。

那个回纥商主忽然想到了什么,道:“小子,过了小金山,你就要叫我张老爷了。”

“张老爷?”

“没错。”那回纥商主道:“你记住,你老爷叫张存仁,这是我的汉名。在唐地做买卖,总要有各种登记,有个汉名顺当得多。还有,你小子也该学学唐言,现如今这世道,若是不懂得唐言,别说生意总归做不大,就是做马夫的,不会说唐言也做不好。”

这三支商队是在乌山西麓遇到后结伴同行,声势甚是不小,整个商队由张存仁等三个大商主为骨架,另外有数十小商贩跟随,此外那些马夫、护卫之类,也大多自己夹带了一些私货,准备到了轮台出售再做点买卖。这三个商主其实也不是这三支商队的大老板,只能说是组织者或者盟主的角色。

说着说着,张存仁忽然望见前方一个山头,一拍大腿道:“不好~!这附近可有个煞星!得小心些。”赶紧让人传话下去,并知会另外两个商主。

那马夫道:“煞星?各族族长都和老爷你有交情,萧国舅也托老爷买珊瑚,还有大唐的将军我们都不怕了,还怕什么煞星。”

“你懂得什么!”张存仁道:“萧国舅是我们的靠山,慕容旸会收我们的关税,各族族长也托我们买卖东西,所以都给面子,但这个煞星,却是一个强盗!一帮马贼!”

“强盗?”

“没错!”张存仁道:“那是这几年忽然冒出来的一个小子,二十岁都还不到的年纪,手段却忒狠辣,纠结了数百号人马,就在这附近,平时游牧,遇到过往商人、部落就下手抢劫,走这条路的商队,没被他盘剥过的。”

“才几百号人马,那怕什么……”

话才落地,便见远方忽然烟尘滚滚,有数百骑士冲了过来,商队前面的护卫见状脸色都变了,赶紧变阵准备迎敌。

马夫叫道:“哎哟,可别真遇到那马贼了。”

张存仁眺望了一下,见冲过来的骑士气势如虹,其中更有人手持一面丝绸旗帜,绣着一头饿狼,那狼张大了血盆大口,两颗獠牙竟绣成了两把尖刀,张存仁叫道:“没错,真的是他!就是那双牙刀狼!”

这支商队有上千人,漠北的商队跟中原地区的商队可不一样,就算是马夫、商主也都是玩命的人,见状都拔出兵器来,张存仁的马夫眼看对方比自己人少,倒也不害怕。

忽然间背后得得声响起,那马夫向后一望,只见后方又出现了两支队伍,也都有数百人,正从后面包抄,眼看商队已经陷入包围!

忽然间又有人指着左前方的山坡道:“那上面还有人!”

张存仁举目望去,果然见山坡上又有数百人,树立着一面很大的双牙刀狼旗帜,人人有马,个个带刀。这四拨人马加在一起,人数已经超过两千。

张存仁的马夫这才害怕了,叫道:“老爷,他们可不止几百人啊!”

张存仁也有些惊讶,道:“拔野这小子!这才过了一年,又被他聚拢了这么多人!”

他虽然惊讶,却不惊慌,马夫眼看主人居然这么镇定,不禁佩服。

这时另外两个商主已经赶了过来,与张存仁商量如何迎敌。

张存仁道:“不能打,不能打!这个双牙刀狼我认得,厉害得很!他们盘踞在这契丹、天策两方都鞭长莫及的地方,打劫过往商旅,可有年头了。去年他们抢了达旦某部的马,达旦部派了两倍人马围攻也被他们打败了。后来又去小金山附近袭扰,唐军派出五百府兵,也只是将他们逼退,咱们就算人比他们多几倍,也不是对手。更何况他们如今兵马比去年更强壮了,打不过,打不过。”

一听张存仁这话,另外两个商主都慌了,其中一个道:“张老爷,听你的口气,好像认得他。”

“是认得,还有几分渊源。”张存仁说。

两个商主惊喜道:“什么渊源?”

“这个双牙刀狼马贼的头目,叫做拔野。”张存仁笑道:“他去年被小金山的慕容将军打了一阵痛的,烧了他的几个存粮窟,是我将商队多余的粮草资助了他一些,才帮他渡过了难关,因此算是有些香火之情。”

马夫一听嘟哝道:“老爷,原来你和强盗有勾结!”

张存仁骂道:“你懂什么!咱们出来做买卖,这些地头蛇能不招惹就不招惹。若是一路遇到拦路的都厮杀,能从临潢府走到镇州?能从镇州走到轮台?”

另外两个商主听了反而点头。

张存仁又道:“说起来,这个拔野虽然可恶,但竟也不像其它马贼,懂得不能竭泽而渔的道理,所以这几年路过的商队也只是给他雁过拔毛,只要不惹急了他,不会被下手往死里宰的。若不是他有这份眼光,我也不会资助他。”

另外两个商主道:“既然这样,那如今可要请张老爷去和他交涉交涉了。只要他不盘剥得太过分,我们愿意出点买路钱。”

张存仁答应了,便带了一个马夫,一个护卫,另外两个商主也各派了一个人跟着,五人拍马向山坡跑去,一边大叫:“是老朋友,老朋友,别放箭!”

那些马贼倒也容得他上了山坡,更有人将张存仁等待到他们首领面前,那马夫偷眼看去,只见那马贼首领骑着一匹混血的西域高头马,左手戴着一串佛珠,右手按着一把弯刀,左边半张脸颇为英俊,看上去不过二十上下,右边半张脸却满是刀疤,可见是身经百战,叫人一望就害怕。那马夫赶紧低下头去。

原来,这一伙马贼的首领便是当初柴荣放走的那个俘虏营的少年拔野,当年他与柴荣分手,带走了一批少年俘虏,这批人就是他的老底。

拔野本性凶悍机智,在俘虏营中目睹了唐军的一些收编手法与行军建制,他也真有天分,浪荡后竟以此来部勒手下,逐渐发展壮大,成为西域、漠北之间的一支两不属力量,活跃在小金山以东三百余里,在南北二千里间经营了十几个巢穴,向东袭扰漠北诸部,向西甚至去偷入天山北麓游掠,正面作战虽然还不能与大唐府兵相比,但侧面袭扰却叫天策、契丹的宿将也感到头疼。至于寻常商队,就算数量相当也不是他的对手。

却听张存仁嘻嘻笑道:“拔野老弟,恭喜啊,相别这才一年,就拉起了这么大的队伍了。用汉人的一句话,那叫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那拔野哈哈一笑,道:“我说是谁,原来是张老板。张老板发财,你的商队也大了十倍了。”

张存仁嘻嘻道:“没有没有,我在这商队里头,也只有一两成,其他的都是朋友。”

他说着又拿出一袋好酒来,上前奉上,拔野接过,也不疑有他,拧开了塞子就喝,叫道:“马奶酒,没去年那葡萄酒有味!”

张存仁笑道:“这一趟是往西边去,带的自然是马奶酒,都是随身喝的,得从轮台回来,那时候才有葡萄酒啊。”

拔野笑道:“张老板也是老朋友了,那就老规矩,你们商队的东西,我要两成!交出东西,就放你们过去!”

那两个商主派着跟来的人都面有难色,虽然他们也明白这一趟要出血,但每个关口就被搜刮去了两成,这趟生意也就别做了!

张存仁却依然笑嘻嘻的,道:“拔野老弟,你这样未免太不仗义了,像我们从东面往西面走的,口袋里都是粗货,值什么钱?总得我们去了轮台,换回了的才是好东西啊。不如这样,你且放我们过去,我们留下些酒水请兄弟们痛饮一顿,等我们回来时,那时再加倍奉上珍宝财物,你说如何?”

拔野冷笑道:“你当我三岁小孩么?就这样放你们过去?谁晓得你们到不到得了轮台!”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04章 战后外交(二) 下一章:第206章 马贼与将军
热门: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占星术杀人魔法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 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 火神:九河龙蛇 死亡飞出大礼帽 建设非人大厦 推理竞技场 妄神[快穿] 冲啊,太子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