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局外之局

上一章:第207章 各方算计 下一章:第209章 度尽漠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耶律阮看着帐外匍匐着的拔野,旁边耶律安抟在一边,将拔野的来历小声对耶律阮说知。

拔野辞了唐军之后,一路东遁,直迎契丹大军,声称自己有机密大事要禀报,契丹前锋将他层层上递,来到了耶律安抟这一层,耶律安抟智快谋深,这一路来将漠北沿途各部都记在心里,双牙刀狼部在漠北不算很大,却也不算很小,而且又不是普通部族,因此耶律安抟颇为留心,拔野一说来历他马上记起,叫来了原双牙刀狼部的部众暗中认出了拔野。

耶律安抟随即提审了拔野,拔野半推半就,一点点地吐露了西面唐军的来势,耶律安抟早知道西面来了一支军队,只是尚未弄清楚虚实,拔野所带来的消息,有一部分的确是耶律阮所需要的。

“双牙刀狼部?”耶律阮冷冷道:“为何之前并未来归?”

耶律安抟也冷笑道:“之前双牙刀狼部的部众称,彼之族长尚带着三百精锐在外,如今他却孤身来投。他自称是在西面遇到唐军,照我看来未必如此。他之前多半是不愿意部众被征,所以向西遁去,没想到却遇上了天策唐军,反而被天策唐军所征,这一点他虽不肯承认,我却也猜到了。他走投无路之下,这才转而来投靠我军。”

耶律阮并不将拔野这样的小人物放在心上,也没说什么处置的话来,只是道:“既如此,你觉得他带来的消息,有几分可信?”

耶律安抟道:“这小子带来的消息十分杂乱,但有两条,我觉得颇为可信。第一是唐军军队的数量,第二是唐军军队的年纪。他说唐军人数近万,却大多年轻气盛,这一点,颇为可信。”

“哦?”

耶律安抟道:“如今天策与我契丹正在进行倾国之战,我预估着,天策在北庭这边,来的不可能是主力,就算有精锐人马,也是起到骚扰作用,正与我军的策略相近。真正精锐的老兵强将,必要用在主战场,偏师骚扰,用新兵就够了。而且以新兵扰边,第一,无需动用原本的精锐宿将和老于战场的雄兵,第二也能起到练兵之用,第三,新兵锋锐敢拼杀,说不定也能建立奇功。”

耶律阮道:“你是说,这支兵马不强?”

“是否强大还看不出来。”耶律安抟道:“但经验多半不丰富,所以行军并不算十分严谨,否则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泄露机密。只是从已经交锋的情况看来,这支军队的装备并不算差。”

耶律阮道:“若是如此,你认为应当如何应对?”

耶律安抟道:“敌人若是强大则走避,若是弱小则围歼,这是我契丹百年间屡试不爽的用兵法诀。对方若是老兵老将,我们或要暂避其锋芒,若真是年轻气盛之辈,一个埋伏就能将他们全坑了。但是这个双牙刀狼首领带来的消息,我们却还要斟酌。得再加派人手,打探消息。”

耶律阮哈哈而笑,又过两日,果然西面又有人逃来,这次逃来的却是几个商人,其中有一个是镇州方面派遣混在商人中的细作,意图越过小金山打探北庭消息的,不料却在这里遇上。他脱困之后东走契丹,遇到大军之后连忙表明身份,见到了耶律安抟。

耶律安抟从他们这里得到的消息与拔野只是少有出入,大致上并无大误,又打听到了唐军这一次的领军人物姓安,叫安守智。

耶律阮道:“安守智?没听说过。”

耶律安抟道:“安是天策唐军中的大姓,仅次于郭杨。军中有不少宿将,只是没郭家、杨家那么有名。这个安守智,多半是那安守敬的兄弟。”

耶律阮道:“看来果然只是一支偏师。若能在此一举歼灭这支人马,或者追亡逐北,或者乘胜西迫,大可凭借此胜利,一举压倒小金山!”

耶律安抟却道:“王爷,那双牙刀狼部带来的消息,的确已经从我军派出去的细作验证了。但这次我却觉得,我们派出去冒充商人的细作,消息来得太过及时了。”

“哦?”

耶律安抟道:“那个拔野来投,身上已有可疑。跟着又有原本被对方扣住的商人来投,却带来了更多的消息。两边验证之下,消息已经显得真了,然而也正因为如此,却叫人觉得这个消息来得蹊跷。两军对垒之际,被抓住的商人要想从对面脱逃,机会实在不大。就算真有这个机会,他们脱逃的时机、带来的消息也未免巧合了一些。”

耶律阮道:“那你是说,这是唐军故意放出来的消息?”

“正是有这个可能!”耶律安抟道:“就算唐军并不知道商人之中有我们的细作在,但他们有可能只是想通过商人来散布他们想要我们知道的消息。”

“那他们放出这样的消息,为的又是什么?”

耶律安抟沉吟着,道:“对方示弱,为的必是引我军出战。既要引我军出战,则唐军或许不愿在此拉锯。”

“你既然有这样的疑虑,”耶律阮道:“那你认为该如何应对。”

耶律安抟沉思半晌,道:“对方既有心引我作战,那我们便不该落入对方的圈套。我们且谨慎以守吧。”

耶律阮却道:“我的想法,却与你不同。”

“王爷的想法是……”

“应战!”耶律阮斩钉截铁道:“对方拥有万骑,如果是鹰扬军这样的真正劲旅,你认为他们还会这样犹豫、这样故布迷局么?”

“不会。”耶律安抟道。

“当然不会!”耶律阮冷冷道:“若我有皮室万人,早已能纵横天下,何须如此畏缩?现在他们的表现,若真的是局,也只是泄露了对方信心不足,信心之不足,便源于战力上还没有绝对优势。对方既然设局,却叫你们看出了破绽,可见对方的智谋纵然有一些也不算多——武勇既然缺乏自信,智谋又被我们看出破绽,这一战,我们何必怕他!迎战!”

耶律安抟又问如何处置拔野,耶律阮道:“听说这人骁勇善战,往来这一段路程的人都怕他。且将他扣住,若他所卖消息是真,回头自有封赏,甚至许他回归本部。若他所卖消息是假,我自然有办法拿捏他。”

……

契丹既得了天策唐军的若干情报,行军便快了许多,继续向西面逼来。

唐军前锋诸都尉见契丹入中计都甚是高兴,双方仿佛有默契一般,彼此越靠越近。到了一个被本地人叫做翰达拉河谷的地方附近,这里周围都是山峰碎石地,但翰达拉河从西北淌下,冲出了一片河谷,此时河水最深处及马之膝,河谷四周虽有山峰环绕,但地形较为复杂,河谷周遭共有七八处缺口,乃是一个生地。耶律阮下令大军进驻在此,随河取水,就草牧羊。

同时八十里外,双方先锋已经发生了激烈的接触战。在这一轮的接触战中,契丹果然发现唐军兵将几乎个个年轻。但这些唐兵装备优良,马力又足,厮杀起来漠北强者也难占上风。渐渐的,唐军前锋逼到了翰达拉河谷西南。

耶律安抟道:“到现在为止,消息并无走误。”

耶律阮道:“消息若是无误,这个河谷就是这一支唐军的败军之地!”

耶律安抟道:“如果到目前为止都还只是唐军设下的诡计呢。”

耶律阮冷笑道:“那么,这里就是唐军的葬身之地!”

……

一百里外,石拔和安守智听着诸军的回报,安守智十分敏锐,他曾经在堪舆营呆过,对有这一带的地形都记在了心里,石拔虽然是主帅,但迄今为止整支军队的指挥都是安守智在进行。

安守智眼看契丹一步步地踏入自己所布置的陷阱,颇为兴奋。

一直以来他在后方的时间较多,虽然各种战斗协助得多了,对历来各战役战斗也研究得十分透彻,真的作为一军军师在外指挥战斗,这还是第一次,所以兴奋之情难免。

他闻说契丹进了翰达拉河谷,便传下命令,要第一府、第二府引兵邀战,然后诈败,引出契丹主力,退到第七、第八、第九府埋伏的地方,前二府一旦退到埋伏地点,后三府便点燃狼烟为号,同时杀出。

同时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四府埋伏在翰达拉河谷之外,在后三府点燃狼烟时,从山峰破口突入河谷,烧敌人粮草,断敌人后路,一旦契丹战败,后续大军——六个府的长矛阵便全线掩杀过来。

这是一个安守智算来算去,均觉没有破绽的计划,但石拔却没了往日的那种闻战则喜的冲动,听着契丹走入翰达拉河谷,忽然道:“契丹人,可能看破我们的计谋了。”

安守智反而一愕,道:“看破了我们的计谋?那他们还敢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石拔道:“但我感觉,自从拔野去了之后,他们一步步的,就好像都在配合着我们行军似的。”

安守智道:“或许正是因为对方进了我们的圈套。”

“可以这样解释,只是太顺利了。”石拔是一员猛将,却并不以智将闻名,他事前盘算、布局,均非其所擅长,但他打过的仗不晓得有多少,那两个小小的鼻孔,对战场上的风就像狼能闻到血腥一样,竟有一种预知危险的能力。

他对安守智说道:“漠北一些有勇无谋的小部族,或许会这样容易入圈套。但有皮室军的将领,不像会是这样的用兵风格。”

他在地图上,敲了敲那个翰达拉河谷:“这个地方,很可能就是决战之地。”

安守智问:“为什么?”

石拔却说不出来,只是道:“应该是这样吧。”

安守智见石拔的判断来得全无理由,并未被说服,却还是道:“都督乃是主帅,若是都督有疑虑,那么这次的行动便中止吧。”

石拔道:“儿郎们少年迅猛,就该用他们的这个力气,现在他们都兴冲冲的,如果现在还没见到危机就撤销原来的行动决议,只怕他们的士气会受打击,少了他们这股冲劲,若那个耶律阮也有一点本事的话,那我们岂非要在这里和他形成拉锯战?”

其实石拔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或者说,石拔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安守智不明白,石拔更倾向于统领一支大军,直接杀奔战场,在这种情况下不但石拔自身能发挥出最强的战力,连带着他麾下的士兵也都能变得更强。

但如果是那种阵势严谨、兵力分布依据天时地利人和而排布的复杂阵势,石拔指挥起来就觉得很勉强了。过去这段时间安守智才是这支军队真正的指挥,而要石拔临阵修改这种排布,他也觉得吃力。

“那么……”安守智准备妥协的样子。

“仍然出发!”石拔说,他决定还是不去打乱安守智的步伐,而是要将原本安守智略显复杂的排布变得简单些,毕竟,简单才是石拔的风格:“这一批少年,还不习惯太过复杂的战事,放弃原先多方分进合击的策略,让他们并于一处,齐进齐退。只能期望他们一路向前,创造奇迹。”

安守智道:“若是这样,万一契丹并未看破我们的计谋,那翰达拉河谷一战,我们就算能够取胜,也无法歼敌。”

石拔道:“这一仗,且先取胜再说。”

若是换了另外一个智将,见主将没提出任何有利证据就忽然战前变阵,定要抗议,安守智却是做惯了后勤,做后勤的人是将协调作为天职,因此他虽然不信石拔的判断,却还是接受了。

当下唐军仍然由第一、第二府邀战,第三府与第四府并作一处,第五府与第六府并作一处,埋伏在两个地点,准备从两个地方突入河谷,包抄契丹后方。

柴荣接到命令,要他放弃原先的进攻路线而与第四府合击一处,不免颇为奇怪。

……

翰达拉河谷之外,第一府和第二府两千骑兵便向契丹发出挑衅性攻击。

耶律阮听说唐军派出精兵约两千骑兵前来挑衅,叫来拔野,问耶律安抟道:“他双牙刀狼部,归入我军的共有多少人?”

耶律安抟道:“当初共有两千人左右归附,去掉残弱,约一千五百人入伍。”

耶律阮道:“把一千五百人全部给他。”对拔野道:“你不是恨唐军吞了你的三百精锐么?我就给你兵马让你去报仇。你敢去么?”

拔野的心脏跳得厉害,这一路来耶律阮都将他软禁,他也万没想到在临阵时耶律阮会交给他兵权!只是现在忽然给了兵权可不是好事——那定然是要自己去当马前卒。但当此时刻,他知道自己只要稍有犹豫马上就会大祸临头!眼皮也不眨一下,跪下道:“王爷若能成全小人,小人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耶律阮道:“如今唐人有二千人在河谷外邀战,你若敢去应战,我就表你为先锋。许你率领旧部,打开双牙刀狼旗号,去杀唐军。”

拔野脸上表现得又是欢喜,又是担忧,道:“王爷容禀,小人能跟随王爷,自然愿意卖命,只是那唐军颇为强劲,若是以一千五敌两千,小人恐怕不敌。”

耶律阮道:“只是令你为先锋,哪里就真的要你独自去拼命,我会另派敌烈孤鹜部、乌古鹿角部,共三千人马,为你左右两翼。四千五百人去打两千人,若这都害怕,漠北男儿还能与中原争雄么!”

拔野大喜道:“若是这样,小人一定奋勇作战,争个头功!”

耶律阮哈哈大笑,道:“若是争得头功,回头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

当即传令:“去应战吧!”

拔野出去之后,耶律安抟笑道:“王爷好计策!这一来便可试出这小子的真伪了。只是万一他果然是假装投降,临阵倒戈的话,却也麻烦。”

耶律阮哈哈笑道:“临阵倒戈?如果他是带着那一千五百人来投,我还有些担心他倒戈,但那一千多人虽然是他的老部下,经过我们的混编,和他已经有隔,他骤然领命出战,一旦临时倒戈,他那些部下一定会产生混乱。那时节,一百皮室足以突入乱军之中取他首级了。”

耶律安抟道:“那么,待属下去安排百骑督战。”

……

拔野出帐以后,也是一个头两个大,耶律阮的亲兵带了他到他的旧部所在军营传令,双牙刀狼营的二当家等看见拔野到了,登时欢声大作。二当家有心要问其他三百骑的去向,只是众目睽睽之下不好开口。

耶律阮的亲兵传下命令后,拔野不敢怠慢,只好领兵出谷,后面敌烈孤鹜部、阻卜鹿角部跟在左后方、右后方,就像钳子的两牙,钳制得双牙刀狼营有进无退,更何况双牙刀狼营后面又跟着皮室军督战队!拔野这时就算要说明什么,也没有功夫当着千余人的面说,就连要和几个心腹道明也不能够。因此钳制住拔野的不止皮室督战队与漠北二部,就连身后的一千五百人,不知不觉间也变成了耶律阮控制拔野的工具。

至此拔野不由得暗暗叫苦,这些年他能纵横于天策、契丹之间的两不管地带,自然拥有过人之能,可野路子出身的人,一旦遇上了真正大势力的正规军,办起事情来便都缚手缚脚,非智谋不足,乃势不所及,耶律阮虽然还没完全看破他的心思,却一下子就将他推入两难的境地。

这时拔野心中纠结无比,寻思:“我若奋勇作战,那是阵前自绝于天策唐军,唐军中的三百兄弟只怕都难幸免。但我若不奋勇作战,不用等别的,背后督战队就会冲过来宰了我。身边这一千五百个弟兄如果能与我同心,那我还有运作的空间,但现在兄弟们却都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如果我临阵倒戈,战场之上一千多人能有几个能听明白我的话?二当家等几个人也许能较快反应过来,但其他人却势必混乱。且唐军的布局都还没起作用,我若现在倒戈也立不成什么功劳。没有功劳,我在那铁兽石拔面前便说不上话,他也不见得能多优容我!”

短短的一段路程,拔野却是心念数转,转来转去,都觉得此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出了河谷之后不久,便望见天策唐军的两府骑兵在迤逦逼近,这边二当家拔野心道:“天策军的少年都尉们,其实都看我不起,现在两阵对垒,遇上了我,他们未必会手下留情。若是‘形势需要’,他们多半要对我格杀勿论!我为了石拔一个尚未推心置腹的承诺,就将自己的性命也赌进去?若说假意厮杀,战场之上又不是演戏,乃是拼命,万一对面唐骑是真打,那我一个手软就先死在这里了。”

他心中反复琢磨,看看战事已经不可罢免,一下狠心:“罢了!那三百兄弟的性命,就交给柴荣吧!我只为我自己而战!且顾眼前,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

契丹与唐军发现彼此之后,略一整顿马匹,就要交战,契丹督战队已命二当家等打出双牙刀狼部的旗号。十府都尉都知道拔野之事,第一府都尉猛地发现双牙刀狼营,对第二府都尉使了个眼色,道:“看!”第二府都尉也颇为诧异,对第一府都尉道:“这人怎么出现在这里,待会会有变数也未可知。”

第一府都尉道:“且随机应变吧,总之别忘了我们的命令。”

第二府都尉道:“他可是还有三百弟兄在我们处,难道还敢背叛我们不成?我们这次是来诈败,但若他阵前倒戈,局势对我们大利时,咱们要先胜一场么?”

第一府都尉想了想道:“小胜无妨,但恐误了大布局。”

本来两府都尉这次就是领命前来引诱敌军进入包围圈的,对面来的若是皮室劲旅,他们都还不会这样纠结,只因来的是拔野这个唐军派出去的间谍,忽然出现在阵前,两府都尉反而迟疑起来。这也暴露了孤儿军的弱点所在,他们若是被投入到一个特定的战场上,由一员猛将率领,凭着一股少年锐气,其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或许还可以逼追龙骧、鹰扬军,但遇到形势复杂的战场,经验不足、判断不快的缺点便展露无遗。

双方停马片刻,跟着号角吹起,拔野心道:“逼到此处,唯有向前!”拔刀喝道:“冲啊!”一千五百骑便进入加速状态,后面两部也跟着奔驰。

唐军两府都尉也下令迎战!

两府都尉齐声喝道:“大唐!”两府骑兵便应:“威武!”

两府都尉再齐声喝道:“大唐!”两府骑兵便再应:“无敌!”

无敌字落,两千骑兵也放马奔驰起来!

契丹军有四千五百人,人数超过唐军一倍有余,唐军的装备却远胜双牙刀狼、敌烈孤鹜、阻卜鹿角三部,因此唐军的气势并不稍逊。

双方互相冲荡,拔野一马当先,径向第二府都尉冲来,孤儿军的战将也全都是少年,全都以武勇著称,别的军队也许还有主将坐镇后方的,孤儿军的全军却都是队正必定冲在一队最前!校尉必定冲在一营最前!都尉必定冲在一府最前!

第二府都尉眼看拔野向自己冲来,心道:“他冲在最前头,向我冲来,莫非要和我有话说?”手中暗中留力,也向拔野冲来。

拔野见第二府都尉盯紧了自己,心道:“既然上阵,便无父子,杀吧!”一个咬牙,眼睛红了!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07章 各方算计 下一章:第209章 度尽漠北
热门: 上铺直男又痛经了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千秋(千秋原著小说) 瞪谁谁变猫[综] 剥皮行者 致命十三张 逆十字的杀意 民国就是这么生猛03:激战北洋 谋杀启事 文明的度量:社会发展如何决定国家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