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铁兽狰狞(二)

上一章:第210章 铁兽狰狞(一) 下一章:第212章 铁兽狰狞(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眠之夜。

拔野下令部下轮班休息之后,自己却并未入睡,望着穹庐顶,默想着自己的未来。

大唐和契丹谁胜谁负,他还看不出来,不过如果可能的话,他本是倾向于选择大唐的,因为天策政权内部如今已经建立了一种更加人性化的政治体系,军人在其内部也处于可进可退的地位,如果加入唐军,只要这个政权还能维持,那么就算无法建立赫赫军功,退役之后也依然能够过平民的日子。他过去所积累的财富如果能够索回,也能让他过上醇酒美人的生活。

而漠北呢?这里更加自由,但也更加野蛮,生活永远只有战斗、放牧、战斗、放牧。就如他此刻在耶律阮手下一样,充满了不安定感。放牧的日子将是苦日子,部落间是无时无刻的兼并,稍不留神,不是屈为人奴,甚至死无全尸。不得不说,漠北这种强大的生存压力,也是这个地区的民族能在冷兵器时代维持其强大战斗力的原因之一。只是,对于生存在这里的个人来说,却未见得是一件好事。

当然,拔野也知道,一旦进入大唐的话,他就必须收敛他的野性,在华化了的地区,要想获得社会内部的成功,靠的已经不是武力,而是手段,一旦入唐,自己的许多习性将成为短板,自己的许多优势也将荡然无存。而且,很多时候还得压抑自己自由惯了的习性。这些,都不是拔野所乐意的。

正因为看透了大唐与漠北之间的差别,所以拔野才一直游离于两大政权之间,不肯做出最终的选择,直到他得到石拔的许诺,允许他依附于大唐而得到一块半自由的领土,那对他而言将是一个最好的归宿了。然而世事莫测,耶律阮的一个小小动作,就改变了他自己所预定的人生轨道。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大时代,弱者的命运总是受强者拨弄的,而强者又受更强者拨弄,弱者所期待的自由在强者面前脆弱得如同一个笑话,或许,只有最强大的那几个人,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才有真正的自由!

比如……

他望向东南方,那里就有两个当世的最强者——张迈,还有耶律德光。

“在他们面前,我只是一只蝼蚁,一只根本还入不了他们眼界内的蝼蚁……”

拔野握紧了拳头,喃喃道:“那我,能和他们一样吗?”

只是,和张迈、耶律德光的距离,离得好远,好远……

忽然有人入内禀告,说三当家又来了,这次还带来了一个人。拔野有些诧异,三当家还会回来?但他很快又回过念来,还是让三当家进入。并吩咐下去,要心腹在大帐周围站岗,盯紧了,不许其他人靠近一步!因为拔野已经猜到,来的人应该是柴荣派来的。

三当家才踏进来,跟他来的那个人还在帐门口,拔野已经笑道:“我就知道,柴老大不会就这么算,他一定会派人来的。”

他话还没说完,门外那人已经进来,一见之下拔野也不由得一惊,脱口道:“柴……是你!你怎么……”

来的竟然是柴荣,他挥了挥手,道:“怎么,很奇怪我会来?”

拔野沉默起来,人却坐下,道:“我不奇怪你会派人来,但你居然会自己来……好胆!”

柴荣在拔野对面坐下了,道:“我不能不自己来,因为我派人来的话,事情肯定会失败。我只有自己来,事情才可能成功。”

拔野看了三当家一眼,道:“我杀唐军都尉的事情,你知道了不?”

柴荣眼中闪过一丝惋惜,点头道:“知道了。”

“那你还来干什么。”拔野道:“我知道你的来意,但是你也应该知道,现在我回不去了。”

柴荣道:“我想知道,打那场仗,是不是你的本心?”

“是不是我的本心,又有什么所谓?”拔野道:“问题在于,我已经在战场上,杀了你们的人,那不是一个小卒,而是你们的一军之将!是和你地位相同的一军之将!而且,我还打了一场令你们损失惨重的仗。”他苦笑了一下,道:“所以,当我打完了那场仗,我就知道,自己和大唐之间,怕就没什么缘分了。”

他顿了顿,道:“今晚你不应该来,因为……我很可能会拿下你,去永康王那里邀功的!”

柴荣道:“那你现在是拿我,还是不拿我?”

拔野低了头,足足又一盏茶的功夫,才道:“你走吧!以后在战场上见面,我不会对你留情,但我不想你死在这种情形下。”

柴荣却道:“好,就冲你这句话,我就不能不管你。老实说,翰达拉河谷内四府兵力,现在我已经能够说动其他诸府听我号令,就算没有得到你的情报,我也有把握能够突围,我们四府都是骑兵,只要抛弃伤员,突围之后要找回大部队并不困难。此战我们虽然受困,然而错不在我。回归大军之后,我不会受到军法惩处,只会得到抚慰。”

“既然如此,”拔野道:“那你就回去啊!还来我这里干什么?”

“我不能回去。”柴荣道:“你刚才能够放弃一场功劳,冒险不拿我去见耶律阮,那么,我也就不能看着朋友在一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不是吗?”

拔野看着柴荣,柴荣并非武勇之人,此刻眼光却异常坚定,拔野忽然有些感动了,他忽然笑了起来,道:“这里是战场,谈什么朋友!”

“正是战场,才需要朋友!”柴荣道:“我们是大唐,不是契丹!我们并不只是为了利益而战!我唐军能够百战百胜,不是因为我们是一支无情的部队,相反,是因为我们是有情的部队。我们和后方的家人,有亲;和后方的情人,有爱;和战场上的同袍,则是生死不能相弃的朋友!我们不只是为了军功而战,而更是为了这些人而战!这些话,你猜是谁对我说的?”

“谁?”

“我们的元帅!”柴荣昂起了头,骄傲地道:“张迈!”

拔野真正地错愕了:“张迈……你……你一个都尉,也见过张……张元帅?他还跟你说过话?”他不是不相信柴荣,只不过张迈如今已经是威震寰宇,地位犹如天上的太阳,柴荣虽然也在唐军之中,但毕竟只是区区一介都尉,说要面见张迈有所交谈,在地位上令人难以置信。

“不止见过他!”柴荣道:“我做过元帅一个月的近卫,他对我,便如子侄一般。后来分开之后,他也让我常给他写信,我给元帅写过七封信,他回过我两封,我认得元帅的笔迹,那是亲笔信。”

拔野更是惊奇了:“他为什么如此看重你?”拔野也知道张迈人在凉州的,和柴荣相隔万里,作为当今威权最重的统治者,竟然会和一个都尉通信,那这个都尉的身份肯定就不简单。

“我不知道。”柴荣道:“我一开始以为,是因为我的养父的原因,因为我的养父,是大唐上将军郭威。但后来我才知道不是,因为我大唐国内,地位与我父亲并肩甚至更在其上的人至少也有十余人以上,但他们的侄子却并不是都能得到元帅如此青睐。”说到这里,柴荣心中又涌起了一股无可名说的自豪。

拔野看着柴荣,眼神中带着难以完全掩盖那份震惊,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道:“郭威,可是轮台大战中坚如铁壁长城的那位名将?”

柴荣道:“不错。他是我的养父,我之前叫郭荣,最近我父亲生了一个儿子,后继有人,便让我改回柴姓,回归本宗。”

拔野道:“之前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石章鱼他们,闲聊时也未说过。”

“他们几个知道这件事情,但我平时并不提起,他们也就不怎么宣扬了。”柴荣道:“因为虽然以我父亲为傲,但我要成功,却不需要靠他。”

“那今晚你为什么忽然间跟我提起这个?”拔野道。

柴荣道:“我是要告诉你,我了解元帅。所以,你打的那一场仗,虽然对我们造成极大的损失,但只要不是你的本心,我相信元帅会谅解于你。有元帅的谅解,那么,石都督当初对你的许诺,便仍然有效。”

拔野听得心头一震,柴荣的这两句话,比其他什么说辞都更有力量,他若有所悟地道:“怪不得了,怪不得了,怪不得你当初能那么顺利地带我去见石都督。原来你不只是一介都尉而已。”

他在唐军之中没有其他人脉,能帮他说话的就只有柴荣,可是原本以为柴荣也只是一介都尉,自己杀了一个都尉,唐军高层必定问罪,在这种情况下,身为都尉的柴荣别说保住他,在这件事情上只怕连过问都没资格。但如果他能上达天听,那就是另外的情况了。

但是,拔野还是迟疑:“可现在是在漠北,如果我跟你回去,主帅一怒之下,一刀将我斩了,那你就算立刻写信去向张元帅求情,也来不及了。”

“不需要。”柴荣道:“我从元帅那里得到的并不是特权,而是明白了我军行事的最高准则。我坚信,只要你倒行逆施之事并非本心,那么引你回归正途,并不违反我军准则。你也应该知道,石都督是元帅最亲信的人,也是最了解元帅的人之一。如果你肯随我归唐,那么我愿意以性命为你作保——你的性命,就是我的性命!”

这几句话,并不大声,内中的力量却是无比坚定,拔野看着柴荣微布血丝的双眼,胸口一热,道:“好!就冲你这句话,我跟你回去。就算到头来真被你的上司斩了,我拔野也认了!柴老大,你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柴荣道:“我要你与我合兵一处,袭耶律阮之后!”

这也是一个令人震骇的主意,但拔野却笑了起来,道:“好!”顿了顿,又道:“你等我片刻!”他让三当家陪着柴荣,自己却去调了二当家,以及三十余名亲信头目。

过了一会,不远处似乎有异样动静,但很快就平息了,三当家在帐内坐立不安,柴荣却恍若无事地闭目养神,有一顿饭的功夫,便听脚步声响起,三当家听见帐外二当家急促的声音在说:“大当家,大当家,你怎么可以这样做?这样一来,我们可将契丹人得罪透了!”

柴荣这才睁开眼睛,却见拔野掀帐而入,将一个人头掼在地上,笑道:“这个是耶律阮派来监视我的那队皮室的首领。我可烦他烦得透了!”

刚刚入帐的二当家等人看见柴荣,惊诧无比。

柴荣微微一笑,道:“你看来还需要料理一下手尾。我这就告辞。破晓之前,我会领人来与你会合。”

“好。”拔野道:“我在这里等候!你动作麻利点,耶律阮的头颅,可等着我们呢!”

……

耶律阮打了个喷嚏。

是天气转冷了?他摇了摇头,就要入睡。

过去两天,他引导军势,将唐军切割包围,日落时分又击溃了唐军的援军,这场仗已经占据了先手,不过他预料明日应该还会更有变数。

唐军的第一拨援军并非弱者,这一点在作战时耶律阮十分清楚地感觉得到,只是在他以逸待劳的情况下被击败。跟着,又有第二拨唐军赶到。第二拨人马之后,似乎还有第三拨。

第二拨人马,似乎只有四五千匹马,且并非每一匹马上都有人,从这个情况看来应该是一支两千人左右的骑兵,从每人配备不止一匹马看来这支骑兵还是唐军的正规军。当耶律阮对安守智发动攻击的时候,安守智曾经发放烟花为信号,按照距离第二拨骑兵当时应该看到了烟花,但他们非但没有加速来援,反而减慢了速度。

从这一点耶律安抟判断:来军主将必是谨慎之人,耶律阮也赞同了耶律安抟的这一判断。

至于第三拨援军,人数也不过数千人。

算起来,和自己对抗的唐军的无论兵力还是战力都还真不弱,四府被困,三府战败,却还有两支援军随后开来,按耶律安抟的估测,唐军这次以人数而言应该还比自己略少,但综合的战力,或许还在自己之上。

但同时耶律阮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对方如此兵力,却落到如此下场,主将的用兵真是差劲到了极点,竟然将兵力分散成三四块,这才给了自己各个击破的机会。

“若是对方将兵力统和在一处,正面对敌的话,我们只怕就讨不了好去。”耶律安抟当时分析说。

当然,如果唐军是正面开来,耶律阮就不会如现今这般布置了,他年纪虽不算大,但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人,可不是没打过仗的愣头青。若是石拔正面逼近,耶律阮便会稍稍后退,一边设计各种陷阱与疑兵,以纵深抵消唐军的兵力优势,在二百里方圆内进退攻防,令唐军战不得、胜不得、退不得!

当然耶律阮也想到这一部人马的背后可能还有后续人马,但耶律阮的背后同样也有耶律察割。

到那时,双方将陷入一种对峙的局面。前锋进兵不顺利,后方也会跟着无法挺近。一旦进入胶着状态,那便是比拼国力的时候了。以当前契丹与天策政权的情况,到了国力比拼阶段,那势必会旷日持久。

在草原上打仗,并非人数多、武器精、战马强的一方就一定能赢的。

……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需要了,唐军如今已陷入被包围切割的劣势,只要维持眼前的优势,不需要耶律察割耶律阮也能打赢这场仗。

这一场棋路,唯一令耶律阮出乎意料的是翰达拉河谷内唐军的反应。在安守智发出危急信号的时候,谷中唐军没有再次冲击,之后耶律阮将安守智的首级送入,谷内的唐军竟然也毫无动静,以至于耶律安抟所安排的死亡杀阵没有起到作用。

“谷内的将领,很是沉得住气!”耶律安抟说:“对方可能换了主将。”

临阵易将,一般是不大会发生的,但唐军刚刚吃了大亏,如果主将在白天的战斗中在出了意外,副将接着顶上也非不可能。

虽然彼此没见过面,但在柴荣成为谷中唐军主导者之后,唐军行为模式那种微妙的转变,耶律安抟却能很清楚地感受得到。

“这个新将领,不断地派遣小部队试探各个出谷道路。我们没法将整个河谷围得水泄不通,如果他们选择休养马力,明日养精蓄锐之后,从正北或者东北突围,那里的人马可挡不住他们,就算他们是从正东突围,我们也未必能继续困住他们。”耶律安抟说。

“他们如果从正北、东北突围,那么迂回绕回西边寻找大部队,就需要时间。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再一次将他们各个击破!”耶律阮道。

柴荣如果是从正东或者东北突围,突围之后将进入对他们来讲相对陌生的地形地势,又是孤立无援,而且无论朝那个方向前进都会有遇到敌军伏击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行军的速度不可能很快,要想迂回回归西面和大部队会合,行军必须慎之又慎。

耶律阮道:“继续看好西、南两个方向的谷口,如果唐军要从东、北脱逃,那就让他们去吧,只派轻骑尾随就可。等到他们迂回绕到这里,我们早已经解决了唐人的第二拨、第三拨援军了,那时候再围攻他们不迟。”

耶律安抟脸含微笑,道:“王爷英明!”

这四个字他是发自内心的赞叹,这段时间耶律阮的决策也当得起他这四个字,同时也让他觉得依附耶律阮是做对了!

“不愧是天皇帝的嫡系,不愧是人皇王的嫡子啊!”这句话,耶律安抟没有说出来。

和耶律阮有吞并整个契丹的野心相对应,耶律安抟也拥有放眼天下的视野。翰达拉河谷的这场仗在耶律阮和耶律安抟心中都只是牛刀小试,不过此刻没有人会料想到,这一场局部战争的影响将会多么深远。这场战争的重要性,在后世部分史学家看来还要压过秦陇主战场的正面厮杀。这里是一个开端,一批新的英雄和一个全新的政治模式将在此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漠北的旧苍穹,也将在这里被撕开一道裂口。

……

四更,唐军造饭。

新委任的副将胡振觉得石拔这一晚的行军路数,许多细节都和安守智教的不一样。有不少地方简直就犯了“兵家大忌”。

他问石拔为什么要这样行险夜行,石拔却道:“行险?我不觉得行险啊,我们会赢的,就是这么简单。”

……

耶律阮闭上眼睛之后,耶律安抟也去安排接下来的军队调动,对谷中四府,他以堵为主,而将主要力量准备用来对付陆续开来的两支唐军。而耶律阮则趁机去休息了。

按照耶律安抟的猜测,随着安守智三府溃兵的西逃,唐军的援军应该已经得到了日落时分那场恶战的情报,对方只有两三千人,主将又是一个谨慎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首选之策应该是等待第三拨援军开近,合兵一处,然后进兵。当然,如果是更加谨慎的决策,则是干脆撤兵算了。

但让他意外的是,约莫四更时分唐军就有了动静,不断没有后退,反而在后续第三拨援军还没有赶到的情况下就前进了!

“对方这是要干什么?来送死么?”

这时耶律安抟已经抽调了皮室一千二百人,近族战力两千人,杂族诸部四千多人,共近八千人的兵力调到翰达拉河谷西面。如果唐军还继续逼近,在耶律安抟看来,一旦交锋,那么这场仗契丹必胜无疑!

虽然唐军的将领不大可能知道自己具体的兵力调动,但安守智已经战败的消息既然传到了后方,唐军的士气必受打击,且唐军将领也必定知道了契丹这边军力强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不等破晓就连夜进兵,这是为了什么?

他不怕遭受夜袭么?他不怕掉入陷阱么?他不怕遭遇埋伏么?

为什么唐军将领要如此冒险?

“莫非……谷中有贵人?”耶律安抟冒出了这个念头。他忍不住想,谷中是不是有什么军衔不高、身份却非同小可的大唐贵人,比如张迈的私生子之类,这才能解释唐军明知没有胜算,却还是源源不绝地赶来送死。

……

耶律阮在打了那个喷嚏之后便再睡不着,他躺了一会,干脆醒来询问军情,在听了耶律安抟的述说后笑道:“或许真有贵人,也未可知。张迈的私生子么,哈哈……”

五更将近时分,石拔已经率领唐军逼近,这时太阳还没露脸,大地正处于最黑暗的时刻,而他们竟然点火把夜行!

行军速度虽然不快,却是毫不迟疑地步步前进!

胡振不愧是得到了安守智的真传,而安守智又是师承郭师庸,在他的努力下,两千唐骑的行军阵容光明正大,无懈可击。只是虽然严整,却也将兵力人数暴露给了埋伏在暗处的契丹探子!

契丹探子快马加鞭,将消息传回。

“只有两千人!”耶律安抟道:“第三拨人马,落后了许多,至少还得两个时辰才能赶上来。”

耶律阮笑了起来:“如果这就是他们的全部人马了的话,那么这支援军我们就吃定了。”

耶律安抟道:“要派兵骚扰他们进兵么?”

耶律阮冷笑道:“骚扰?不必!对方只有两千人!就算来的是龙骧铁铠,或者鹰扬汗血,我也照吃不误!”顿了顿,道:“除非是陌刀战斧阵,那还有得一打!”

若是两千最精锐的陌刀战斧阵的话,以耶律阮的兵力还真的吃不下。不过陌刀战斧阵虽然攻防强大,缺点也同样明显,张迈从来就不会拿出来单独使用,更不可能抛到万里迢迢的域外做一支孤军。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10章 铁兽狰狞(一) 下一章:第212章 铁兽狰狞(三)
热门: 谋杀禁忌 微微一笑很倾城 后来,他成了魔王大人 好作一男的 死亡概率2/2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2:终结篇 放学后 少帝他不想重生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