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铁兽狰狞(三)

上一章:第211章 铁兽狰狞(二) 下一章:第213章 先锋政略(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封谏书送到了张迈手上,谏书是由天策大唐境内的保守派,假数个纠平台御史联名发出,这封谏书的基调是“国好战必危”,认为当前契丹已退,石晋震动,孟蜀臣服,天策大军应该见好就收,“以抚伤痛,以收战果”。

所谓以抚伤痛,自然是暗示陌刀战斧阵的巨大损失,那么战果呢?

“战果?现在有个狗屁战果!”张迈哼了一声,将谏书揉烂了扔到垃圾桶里去。

范质一看,慌忙从垃圾桶里将谏言书拿出来,道:“御史谏言,不管有理无理,元帅均不当如此对待。”

张迈愠道:“这帮人不识大局之至!什么好战必危!若我大唐内外不振,而四周是可以做朋友的国族,这四个字还有一点道理。但现在我们却正处于国力、族力的全面上升时期,而周围又都是一群白眼狼,尤其是契丹,百年来侵略我国土,蚕食我疆域,祸害我族百姓。当此之时,我们就该用好进攻姿态,就该狠狠地打击他们,为未来百年的子孙后代,鼎定一个进退有余的国族空间。什么好战必危,这话放在这时说就是狗屁!”

范质却不管张迈的激烈反应,静静地将谏言书抚平,又在其下将张迈的评语写上,跟着归档。

张迈不再理会这谏言,默默沉思着他上一辈子所知道的历史,将两宋积弱的缘故在心中过了一遍,又为某时代官方面对外夷挑衅的不振作而痛心,望向西北,默默道:“阿易,小石头,我们可不能这样!我们不会只是口头抗议,我们要用唐刀唐骑去雪耻,去征服!该打的就打过去,该杀的就杀过去!我们不当那种光说不做的人!莫说区区一岛一城,就是千里大漠、万里草原,乃至属于未来的大海,该是我们的,就都拿回来!”

……

当时间调回到石拔、耶律阮对阵的那天。

唐骑,正仿佛超时空感应到了张迈的默念,正向契丹骑兵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石拔这两年有些许养尊处优了,然而在轮台、碎叶这些地方,毕竟太苦,再怎么养尊处优,也不会如同中原、江南那样,将人的骨头都养酥了。石拔只是肚子发福,但在碎叶期间,他几乎天天都要骑马,这就保证了一个相当大的运动量。而且,他毕竟还年轻。

更何况,他的勇气亦未丢失,豪气则更胜当年。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冷兵器时代,有时候打的就是胆色!

一个名将就是一面旗帜,就是一支军队的胆!

石拔敢冒险,敢冲锋,是因为他的背后有张迈无限制的支持。而孤儿军们这时也忘命冲了过去,因为他们最前方是一个威震宇内的名将!没人知道这一仗的后果如何,有一些老成的人甚至担心寡不敌众,但连身为都督的石拔都冲在最前面了,那就冲吧!

……

终于接刃了!

战争,不但打人数,而且打装备。

孤儿军的装备十分精良,马匹都是西域高头大马,冲锋力量十足,又全部配备了马镫、鞍鞯,部分战马还有铁辔头。更难得的是,唐军有备用马匹,现在骑着的,是刚刚换上的生力马匹。

攻击武器有横刀和加长的斩马刀,无论是横刀还是长刀,都是钢铁精锻而成,奋力斩落,皮革必裂,铁甲也要留痕。直刺可破皮甲。所有士兵身上都佩有弓箭,箭头也都是尖锐铁簇,若是开弓力量足、准头好,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洞穿铠甲。部分士兵甚至还带着炼油弹。

他们三分之一配备了铁头盔,三分之二配备了皮盔,双肩与前胸是由两片皮革夹着一层压缩棉花的皮甲,关键部位镶嵌有钢片,这样的武装,攻防力比起皮室军来全不逊色。

而契丹的杂族骑兵,用的却都是杂色兵器,契丹虽然要用这些杂族部队,但同时也制约着他们,尽管契丹的镔铁锻造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但仍然像汉唐的中原政权一样,对漠北实行铁器限制。大部分杂族骑兵用的弓箭还是无法洞穿皮甲的骨镞,一部分骑兵甚至连马镫都没有。

按照耶律安抟的布置,他们有四千人,分成前后两层。之前耶律安抟还认为如果唐军战斗力不强,这前后两波攻击就足以将唐军击垮了。但现在已经没有人这样认为,就连耶律阮,心中也只是打定主意,希望这两波人马能尽量消耗掉唐军的体力。

翰达拉河谷西面这片颇为开阔的草地上,晨曦渐渐洒落,唐骑纷纷丢了火把。火苗熄灭,契丹却更清楚地看到飞奔过来的唐军骑兵。

日光从薄薄的云层透入,一道道的光辉斜斜地洒在两千骑兵凸出来的五百骑身上,铁辔头、铁马镫、钢马蹄!而他们的脸——竟然都涂抹成了黑色!不知道是用墨,还是木炭的灰烬,这让两千骑兵都变成了黑脸!

这次西征,战场在北,北方颜色尚黑,因此唐军的甲胄军装旗帜多用黑色,再加上这两千张黑脸,使得整支部队变成一团乌云一般,透露出极度危险的气息。

地面本来鲜嫩的杂草经过过去两天的践踏已经和泥土混成一团,这时在钢蹄的踩踏下又更糜烂了一回。五百骑兵没有开口,但他们的喉咙里头却发出了一种很微妙的低震,这种低震就像一头老虎的鼻音,在未发出虎啸之前已经形成一种令敌人感到恐惧的威慑。

跟在五百骑后面的孤儿军似乎受到了感染,尽管轮台的训练没有教过这种喉音低震,但他们却在战场上跟着前辈一下子就学会了。随着低震的韵律,孤儿军将士冲锋的速度,乃至作战的精神状态不知不觉中被调动了起来,慢慢地变得与铁兽五百骑同步了。

冲锋的速度在加速,耶律阮已经嗅到危险,但他已经没有时间临阵改变阵型了,而首当其冲的两千契丹骑兵在这种情况下更是没有回头的余地,面对唐军的强势,契丹杂族不少人产生了畏惧。一些骑兵向后眺望,要看看耶律阮的大旗没有后退,才有继续作战的勇气。这是他们害怕的征兆。但是他们毕竟还有数量上的优势。靠着这种优势,他们也冲了过来。

一边,是五百骑的勇往无情,一边,是契丹杂族暗藏恐惧的勉强前冲。

双方接刃!

契丹方面依靠数量的心理优势在一瞬间彻底撕裂!

石拔不是那种稳居大军核心的将帅,他的人不高,但双臂的长度却和身高不成比例,当他的獠牙铁棒横起,一个契丹骑士举刀挡住时,却被獠牙棒硬生生砸断,砸断了敌人兵器的獠牙棒夹带余威,重重地砸在契丹骑士的咽喉上,鲜血没有喷出,只是渗出,等到石拔倒拖獠牙棒时,棒上的倒勾一扯,契丹骑士的半个咽喉已经烂掉了。

这个契丹骑士胯下的战马惊恐嘶叫的时候,它的主人已经死掉了。右边又一个骑士冲过来要逼石拔的空门,石拔没来得及抽回獠牙棒,直接一挥,獠牙棒带着碎肉砸在敌人战马的脑袋上,那马连惊嘶都来不及就倒下了。

石拔胯下的汗血宝马怒嘶踩上,钢蹄带着冲锋的巨大惯性,竟然活生生踏碎了契丹骑士的胸骨!

前前后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血花飞起。

血腥味道开始弥漫于战场,铁兽五百骑就像鲨鱼一样,闻到了血腥,所有人忽然间变得面目狰狞。

如果上一刻他们还只是勇猛的将士,那么这一刻,他们就变成了凶残的屠杀者!

石拔冲上,一举手便是一个敌人,上撩敌人咽喉,下砸马脑,普遍高出敌军战马一个马头的汗血宝马,仗着钢辔钢蹄,用撞击,用踩踏,碾碎了所有拦在他们前面的敌人!

五百骑没有冲破最前方契丹骑兵两千人的阵势,他们只记得杀人!

后面的孤儿军,本来是紧紧跟在五百骑后面的,可是只落后了这么一点距离,就错过了最难的第一层突破战!孤儿军的将士们自然而然地就变成了五百铁兽骑兵的两翼,他们看见前辈们在前面厮杀,厮杀!也就跟着厮杀、厮杀!

刀和长斧,绞杀的是契丹的血肉。

和陌刀战斧阵的步步前进不同,铁兽军的前进同时也是马蹄的前进,陌刀战斧阵是步步绞杀,而铁兽骑兵则是真正的横扫!速度加上冲击的横扫!

一汉破五胡!

这一刻,汉家骑兵对上契丹杂族骑兵的战斗力,真正再现了一千年前“一汉破五胡”的场景!而在第二拨契丹杂族骑兵还没上前的短短时间里,两千唐骑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那就像一片乌云从西方席卷而来!使草原为之震动,使天地为之失色,使晨曦仿佛变成了黄昏,地面片片血腥犹如晚霞。

密集的马蹄声,就像乌云中夹杂着的闷雷,地面颤抖起来,契丹杂族骑兵颤抖起来,契丹近族骑兵颤抖起来,到最后,连皮室军也受了影响。

又是一汉破五胡的时代……

到来了!

……

“铁兽石拔……真是铁兽石拔!”耶律阮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兴奋,指着石拔叫道:“好机会,好机会!围住他!取他首级!”

不管耶律阮是否真的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他都要让手下感觉:永康王颤抖的声音是兴奋而非害怕。

皮室军在主将的号令下发出了吼叫,本来还在将养马力的他们已经准备提前行动。

与此同时,却是战场上发出了一声怒吼——

五百人,一声怒吼!

两千唐骑原本在喉咙中的低震似乎突然发作,那憋了好久的怒吼一发,就像被堵得高高的洪水忽然冲破堤防,那是石拔在契丹杂族第一波两千人阵势崩溃之际,首先出了声:“宰了他们!一个不留!”

他的身后,百骑齐吼:“宰了他们,一个不留!”

跟着是五百铁兽骑发出同一声怒吼:“宰了他们!一个不留!”

契丹第二拨人马,同样是两千人,这时尚未接刃,却在这铁蹄怒吼之中骇然变色。契丹杂族部队,至此已经破胆!

少年们的热血则被带动了起来。

不,那不是热血,那是野蛮的天性!

他们是什么啊,他们是战场产生的孤儿。西北战场上留下的孤儿,能够在残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每一个的体魄都是超人的。同时他们的性情也多偏激易怒。

这些年唐军的训练,那些军规纪律,就像一个个的紧箍,将他们野蛮的血液锁了起来。安守智他们,让孤儿军少年懂得了什么是文明的军人,然而也因此而抑制了他们部分的野性——而这一部分,恰恰又是孤儿军能被看好的精华素质之一。

军训,能够训练队列,能够训练武艺,却没有真正的杀人课程。毕竟,轮台方面也不能去弄一些人来给孤儿军杀。

但在这一刻,在石拔的言传身教下,在五百铁兽骑的示范下,他们的野蛮释放了。

……

在契丹第一波骑兵崩溃、两千唐骑与第二拨骑兵接刃之际,石拔忽然向左冲突!

“他干什么!”后面的契丹人都愕然。

唐军在干什么?

在总体兵力处于弱势的情况下,不是应该寻求中央突破,以捉拿敌军的首领么?

但是石拔没有,他没有中央突破,他几乎是凭着本能在作战——他不突击薄弱的地方,却是看着哪里人多,他就往哪里冲上去!这不是在突破了,这是在必胜自信下的杀人!

五百铁兽骑就像五百头尖牙利爪的虎狼,单兵战斗力甚至可以秒杀契丹杂族,而他们之间的组织联系则就像用钢筋联系起来,五百人就变成了一头硕大无朋的吃人野兽!

在五百铁兽骑的马蹄前面,契丹杂族部队根本就经受不了一冲!石拔就是靠着这样的冲杀力,不破弱而先破强,当契丹阵势的筋骨被瓦解之后,剩下那些失去组织的骑兵就变成了一坨坨的烂肉。

汉家铁骑征漠北,汉将为国破胡贼!

男儿横行恒轻敌,力尽山河破重围!

……

这样貌似违反兵法“常识”的指挥,让后面预备作战的契丹人都看的头皮发麻,唐骑每杀一人,士气便高涨一分,唐骑的士气高涨一分,契丹的士气就低落一分。

耶律阮终于忍不住了,他等不到四千人将唐军拖疲——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唐军还没疲,那四千人就彻底断送了!他提前下达了命令:“冲!”

契丹军近族两千淇左右夹击之势冲了上去。

他们高叫着:

“活捉石拔,活捉石拔!”

……

契丹的高叫响彻草原。

如果是张迈,其近卫听到之后,会高呼:“保护元帅!保护元帅!”

为了保护张迈,唐军会形成一种特殊的防御力。

石拔却不然,他听到谁要捉自己,他就冲了过去!

在第二拨契丹杂族骑兵刚刚混乱的情况下,石拔一骑当先,已经冲进了契丹近族部队当中!

契丹意图左右钳制,但石拔却无视这种钳制!

契丹近族部队中拥有一批骑射兵,在石拔接近之时猛然放箭,倏倏倏中,猛冲中的五百铁兽骑兵,有十余人中箭落马,就连石拔自己也连中三箭,胯下宝马连中五箭,人与马都流了血,却都不在要害!

骑射兵既拥有骑兵的机动力,又拥有射手的远程攻击能力,但也因同时拥有两种能力,两种能力都有所削弱,战场骑射,精准度固然偏低,而穿透力也无法刺透石拔的铠甲!便是刺透了也伤害不深。

骑射未能压制唐骑的逼近,而一旦靠近,那便只是肉搏,一旦肉搏,铁兽骑兵怕谁来?双方人马已经太过接近,骑射兵第一轮没能压制住石拔,便望见传说中的铁兽上将已经近在咫尺!

石拔身上还插着三支箭,但似乎丝毫不影响他的猛烈,他的坐骑还插着五支箭,但流血之后行动却更加猛厉!

看着这一切,所有敌人都心中发毛:这人是人吗?他胯下的战马是马吗?

铁衣战马白刃,誓令胡马空群!

眼前的场景,似乎是一个无视箭雨的神魔,驾驭着化成骏马的神龙驾临大漠了!

许多人几乎动了膜拜的冲动。

……

石拔在疾风电驰之中獠牙棒挥出,骑射兵倒下了三人,后方铁兽亲卫涌上,二三百骑射兵便倒下了一排,铁兽所到之处,契丹骑兵犹如被摩西分开的大海,如浪涛般纷纷向两旁闪避。

石拔已经不再是那个养尊处优的石拔,铁兽回来了!他已经进入到疯魔状态,完全无视自己身上的两个伤口,他望见了两千契丹近族中最大的两面旗帜之一,汗血宝马拼着冲击力硬生生冲到了十余步外,那面旗帜之下是敌烈部的一个酋长,他看到石拔逼近也惊恐了,数十族人围着他,要在援军抵达之前保住族长的性命!

电光火石之际,石拔的獠牙棒忽然整个儿脱出,越过数骑,砸向了那敌烈族酋长!

这不是箭,而是百斤铁棒,当它呼啸而过的时候,所有人都被那恐怖的威势吓得慌忙伏低,就算被劲风带到也都砭体生疼!

在上千人的高呼中,敌烈族酋长惨叫一声从马上轰然倒下!

铁兽五百骑再次发出怒吼,他们身边的孤儿军少年们热血狂涌,仿佛疯了一般!

石拔冲击至此,人力稍倦,马力稍疲,孤儿军中却冲出了一个少年,看军衔不过是个队正,却靠着双腿就能控制马匹,一双手同时紧握斩马长刀,横披狂劈,冲入敌群!

他到了那敌烈酋长落马处,他一个俯身,来一个脚挂马镫,飞身向下,抓起了暗血獠牙棒,跟着反冲,无数敌烈族骑士大叫:“拦住他,拦住他!”

那少年却无畏所有的阻拦,兵不留手,马不停蹄,他左手斩马长刀,右手獠牙铁棒,铁棒有百斤之重,在他挥来却如另外一把横刀,显然这个少年竟有千斤之力!

他一进一出,冲到石拔跟前,全身已经布满鲜血!就在马上向石拔捧上獠牙棒,道:“都督,兵器我替你抢回来了!”

石拔却不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铁拔!”少年高声说。

“铁拔?”石拔放声狂笑:“谁取的名字!”

他知道,孤儿军许多少年其实都没有名字,或者忘记了自己本来的名字。

“我自己取的!”

任谁一听,就知道这少年是石拔的崇拜者。

石拔狂笑大作:“好,铁拔,我现在将獠牙棒借你。今日你若得杀得百人,我这獠牙棒给你。”

铁拔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一个转身,战马仿佛与他通灵,他丢了斩马长刀,一手拿着獠牙棒荡圈儿一般狂挥!人中人死,马中马亡!向上砸中马脑横流,向荡时,更硬生生砸断了几根马腿。他这一冲荡,手杀三十余人。跟着他的一队人马也仿佛中了魔咒,看到队正发威,也不要性命一样前冲,杀戮!

这一仗,打得绝域边庭苍茫,这一仗,打得胡马心气飘零。

契丹近族骑兵望见,犹如见鬼。

几轮冲杀过后,大放异彩的铁拔已连杀五十余人,在他猛烈爆发后开始喘息时,契丹近族也终于承受不住了。

后面几个铁兽亲卫冲近,高呼:“铁拔,都督送你一匹汗血宝马!”

那是石拔的副马!

铁拔的战马冲击过猛,又已经受伤,他听到之后,猛地下马,跟着一勾马镫,上了生力骏马,再次冲入胡人群中。

孤儿军开始真正发威了,而且发威的,都不是在轮台军训时得到高评价的人,而是那些平时被压抑住的猛士。

他们表演的时刻来临了!

这个时候,铁兽骑兵五百精锐的冲击力渐渐弱了些许,但少年们却迎来了精神最旺的时刻!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昨日失败的屈辱,在混战之中胆色越来越壮,野蛮之性逐渐激发,而体力竟是历久弥长!

一支新的铁军诞生了,不是诞生在他们训练了多时的轮台,而是诞生在这个血肉洗礼的战场上。

……

在后方调集人马的耶律安抟,闻讯赶了回来,这时耶律阮的一千二百皮室军尚未正式投入战场,但唐骑已经气势如虹,两千人进退撕咬,犹如鲨群翻滚于杂鱼烂虾之中。

耶律安抟看到:唐军已经得势,除了皮室军之外,其它数千人的胆魄都已经被唐军震摄住了。皮室军还拥有一战的决心,但已经没有之前那种必胜的豪情。

这时候皮室军再投入战场也没办法取得全胜,就算胜利了,石拔也仍然有机会在这个混乱的战场抽身,而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契丹甚至可能会被唐军趁势击垮!

对追求稳妥与胜利的耶律安抟而言,这样的结果不是自己追求的。

“王爷,退吧!让皮室断后!对方人马不多,没法穷追我们!等在后方稳住阵脚,再行反扑不迟。”

“退?”耶律阮不是不知道石拔已经掌握了战场的主动,然而他依然大怒:“皮室没有不敢应战的将士,此战可以败,不能退!皮室的骄傲,不能在我手中堕落!”

耶律阮不但是一位王子,同时也是一个骄傲的军人。他可以战败,却不能在族人当中,留下一个不敢迎战铁兽石拔的污名!

耶律安抟听到这话叹了一口气,自知劝不住,赶紧回骑,准备去调回援。

……

“呼——”

后方号角再起,留下的数十马夫将二千闲置战马放出,战马进入战场,部分马力疲弱的将士争相换马。

就在这时,耶律阮抓住了时机,指着石拔,高声道:“皮室儿郎听令!取得石拔首级者,封侯爵,赏千金!”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11章 铁兽狰狞(二) 下一章:第213章 先锋政略(一)
热门: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穿成炮灰总裁的男妻 乌盆记 被吃播系统绑定后我成了万人迷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我到底有没有钱 [综英美]蝙蝠游戏 古井奇谈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