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涅盘戈壁斩首滩

上一章:第220章 萌古、蒙古……历史不会重复 下一章:第222章 危机降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鹫,亦称雕。《说文》称:南方有鸟,名曰羌鹫,黄头赤目,五色皆备。

契丹人饲养猎鹰,唐军中也有人饲养猎鹰,只是一直无法像契丹人的海东青那么凶猛雄俊。毕竟,猛禽的驯服需要世代积累,不是想要驯养,就立马能成功的。

直到西域有人献出了灵鹫,天策唐军在这个方面,才算与契丹拉成了平手。

此刻,就有一对灵鹫幼仔,在张迈身边的架子上啄食。

灵鹫幼子在张迈身边,它们的父母,却跟随张迈心中最牵挂的那个男人,远赴万里之外。

……

冬天还没到,眼前却是无比险恶的雪山!

“这条路,正确么?”

丁寒山原本有把握的,现在也变得有些没把握了。

这条道路,是用五十斤黄金从一个蛮荒部落的酋长手中够得,之后又派出勘筹营精锐实地勘察,前前后后死了二十几个弟兄,其中有一半都是从岭西一路的老哥弟啊!每每想到这些,丁寒山的心就滴血。

即便如此,这一路来的代价仍然巨大。

沿途的付出,远远超过了丁寒山的想象。

不过,杨易的目光却坚定依旧。

就在这时,一头灵鹫出现在了半空!

丁寒山望见了灵鹫,就仿佛徘徊在地狱边缘的人,看到了菩萨普渡饿鬼的佛光,忍不住泪流满面!

“找到了……找到了!”

……

契丹后方,镇州。

耶律李胡看着不安的萧翰,不悦地说道:“怎么,你还在担心胜败?哼!三五倍的兵力,又是本土作战,如果这样察割还输给那个石拔,那他就找块牛粪把自己埋了吧!”

“从唐军已经抛出来的兵力看,察割必胜!”萧翰道:“但是以这样的兵力就直逼漠北龙庭……这太冒险了。如果是杨易来,我会觉得很自然,但为什么来的却是石拔?我怀疑张迈还有后着。”

“什么后着?那个赞华都出来了,还能有什么阴谋诡计?”

“阴谋诡计,不可怕……”萧翰道:“察割此去,走的是堂堂进攻、正面决战的路子,不怕阴谋诡计。”

“不怕阴谋诡计,那你还怕什么!”耶律李胡道:“难道你还怕伏兵?莫忘了,这里是漠北,不是中原。唐军如果还有伏兵……除非是从天上掉下来!”

萧翰点了点头,脸色松了很多:“不错……不可能有什么伏兵,除非……从天上掉下来。”

耶律李胡忽然又笑了笑:“不过,说起计谋,也不只有唐人才会用。”

“什么意思?”

耶律李胡笑了笑:“既然已经决定出手,我便不会干坐着,你可记得,耶律安抟曾在我手下呆过的,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我派人给他送了一封信。”耶律李胡笑,这个笑容,让他这个曾经挂名契丹兵马大元帅的人,恢复了一点骄傲。

……

耶律察割让耶律敌猎,以两百队骑兵拖住了慕容旸,又一万五千人围攻窝鲁朵城,困住了耶律阮,沿途埋伏了五千骑等着柴荣。然而这些都只是插曲,他的目的不在这里,即便耶律阮不去窝鲁朵城,即便柴荣不出发,他也依然会挺进,能让他停下脚步的只有一件事情——石拔与赞华的人头。

不过,耶律察割还没有出手,他虽然望见了佛车,但却还没看见铁兽石拔的大旗。

超过十万骑兵猛然出现,其中两万人横掠冲出,截断了唐军的南路,夕色余辉之下,乌鲁谷河以南尽是胡马。又有数千骑兵徐徐如林而进,出没在这个“半围半死之地”的东北出口。

剩下八万人,便如潮水一般,一层一层地涌过来。

石拔没有着急,他下令长矛阵挺进防卫,挡在了最外围,辅战兵种就地排布阵势,安排陷阱,龙骧铁铠军三班倒地就地造饭休息。

夜幕已经垂下,契丹方面点起了火把,运动的火把超过五万,在夜空之下望过去犹如堕落的星辰。

石拔中军不过一万六千五百人,来归诸部不过两万,拔野所部也不过五千骑,所有人马加起来还不到对方一半,眼看这一仗寡不敌众,无论是精锐对比,还是数量对比,唐军都处于绝对弱势!

对此,拔野也是心有惧意。

石拔用鼻子嗅了嗅,仿佛猎犬能够嗅到危险的味道一样。

然后,他下令:“就地休息。枕戈待旦!”

然后他就自己跑到最外围的长矛阵,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夜,契丹果然没有进攻!

……

李膑离开了石拔左右,由四个将士抬着,朝佛车所在而来,赞华出来相见,李膑道:“大战当前,上师可有想法?”

赞华微微一笑,道:“五日之前,我已经看到灵鹫回向。想必鹰扬之日不远矣。石都督心意坚定,斗志甚决,现在只看我们能否闯过去。闯过去了,便是功业,闯不过去,便是涅槃。”

李膑在手推车上躬身行礼,道:“上师果然通达,有些事情,元帅未必全部告诉了上师,但上师看来也猜出了一二。上师虽然出身契丹,却已经比在下更得我佛妙谛。”

赞华笑道:“世尊眼中看来众生平等,蝼蚁且与人无异,何况胡汉?这世界上,没什么契丹、大唐!”

李膑道:“这一仗无论谁胜谁负,都势必青史留名。只可惜此地无名。”

赞华笑道:“李居士博通文史,便为此地命名如何?”

李膑哈哈一笑,道:“好!”指着西面隔断了唐军去路的戈壁,道:“就叫涅槃戈壁吧。”

赞华赞道:“好名字!”

……

这个夜,过得好漫长。

“详稳,还不进攻么?”罨撒葛跃跃欲试地道。

“今晚莫动!”耶律察割道:“命前军擂鼓!让敌人无法安歇。中军后军好好休息,明天日出之时,便是铁兽的死期!”

契丹这边火把如星辰,唐军这边却是一片漆黑。契丹鼓声擂动,长矛阵、拔野部、耶律安抟部、来归胡部都是一夜三惊。

到三更时,辅战部队完成了阵势准备,长矛阵后退三十步,他们架起了呼呼大睡的石拔,向后退了五十步,放他下来时石拔才醒来,问道:“什么更次了?”

胡振答道:“三更了。”

石拔问道:“我们的阵势弄了没?契丹攻打了我们几次?”

胡振道:“阵势已完成,但契丹没有攻来,只是擂了七通鼓。诸军将士都是惊乍莫名,无法入睡。”

石拔骂道:“没出息!”

这时石坚走了过来,问道:“你骂谁?”

石拔骂道:“我骂耶律察割没出息,他如果敢连夜攻过来,兴许我的人头就到手了。我更骂那些睡不着觉的家伙没出息,几通鼓就吓成这样!”

又问:“有多少人睡着了?”

胡振道:“都督旧部五百铁兽将士,个个都呼呼大睡。”

翰达拉河谷一战,铁兽精锐本来颇有损失,但石拔旋即从孤儿军中选拔勇士加以补充,仍然补足五百之数。选出来的都是在死战中活下来的孤儿军死士,极其凶悍,在铁兽精锐老兵的带动下很快融入氛围,因此五百铁兽的战斗力毫不下降。

石拔哈哈笑道:“好好!”指着石坚道:“大哥,你怎么不睡?”

石坚道:“后面军师给这地方起了个名字,叫涅槃戈壁,我来跟你说一声。”

石拔笑道:“你比我还无聊!也罢,你来得正好,现在大军暂时交给你,我去宰几个契丹崽子,万一回不来,你们就准备涅槃去吧。”

石坚微微一惊:“你现在出去?你是一军主帅,怎么能冒险!”

石拔脸色略略一沉,低声说道:“如今局势不利,除了千把个不怕死的,全军上下,十有八九都害怕。哼,连军师心内都这样了,他其实也有些怕的,起什么涅槃戈壁的名字,涅槃不就是死吗?晦气!所以我们得有一个胜利!”

石坚道:“但是……”

石拔挥了挥手,道:“放心,我死不了。真有危险时,我眼皮会跳,但现在整个人定得很,一定没事。”

他做事喜凭直觉,石坚倒也知道。

就在这时,羌笛响起,有人伴笛声唱歌,意甚悲悯凄凉,石拔听不懂,叫来胡振问他,胡振说这时高适的诗,又说了诗意。石拔再听,见唱的是:

边城十一月,雨雪乱霏霏。

元戎号令严,人马亦轻肥。

羌胡无尽日,征战几时归。

诗自然是好诗,而且高适是张迈最喜欢的诗人,张迈喜欢,石拔自然也跟着喜欢。

可是这时听到“征战几时归”,石拔脸色又是一沉,对石坚道:“元帅的决定,是对的!此次北扫漠北,条件其实并不成熟,但元帅还是决定冒险行事,国中有许多人不理解,我原来也不明白,只是觉得既是元帅的决定,那肯定是对的。但现在我真的理解了,元帅是对的!”

他听着羌笛,哼道:“征战几时归!真正死人的大战还没开始呢,就想回去了!我们的疆域大了,兵士多了,国势强了,但军中却有人开始软了!哼!”

胡振见石拔脸色变,急道:“我去制止那人!”

“不必!”石拔道:“说空话的军令无益,难道我因为那人吹吹笛子就处决了他?得用血,才能将军中死气激起来!”

石拔又叫胡振:“把我那五百头睡着的猛虎全部叫醒,随我去吃肉!”

……

时夜甚静,笛声远远传开。

耶律察割夜起,听到笛声,哈哈一笑,对罨撒葛道:“漠北没事了!”

“为什么?”罨撒葛问。

“你没听那笛声么?那里头有军怨的味道。”耶律察割道:“天策位处丝路上,听说这几年甚是富饶。人富了就思安稳,思安稳了就怕死。怕死了就不愿意来这苦寒之地。现在死战将起,对方军中却先起来这样的曲子,石拔竟然也不制止!看来他也在十丈红软中被泡得软了!”

罨撒葛问:“那还擂鼓吗?”

耶律察割笑道:“不用了。且让他们在笛声中好好睡一觉吧。现在四更了,离破晓已经不远,现在入睡,到天亮时最酣最熟,我们四更三刻准备,选拔精兵,五更突杀过去,就算不能取石拔首级,也要先让唐军破胆!只要唐军破胆,归附他们的胡部就会离心,从此不会再为唐军卖力。石拔就算逃得出这道河湾,也绝逃不出漠北!”

……

耶律安抟也聆听着笛声,他也睡不着。

帐内有一堆灰,那是一封密信。密信没有任何内容,只是一个记号,以证明带来记号的人是耶律李胡的亲信。

漠北不是文化发达之地,很多时候传讯还是用口信。耶律李胡自然是不会给耶律安抟写字的,那太危险,随时可能被人截到。然而让人假装俘虏,混在人群中最后七转八弯地见到了耶律安抟,这个安排也着实不易。

他给耶律安抟带来了一个承诺——不是他耶律李胡的承诺,而是地皇后的承诺!

只要他解决掉那个“假人皇王”耶律倍,那么地皇后会当众宣布,当初耶律安抟投靠唐军,并非真的背叛,而仅仅是契丹对付唐军的诈降计谋。

这个承诺,无疑是有相当诱惑力的。虽然在契丹内部,耶律安抟一直是暗中效忠人皇王一派而被耶律德光所忌惮,可是他和耶律李胡之间也有联系。

如果石拔,耶律安抟没有必要三姓家奴般降叛不定,可是现在的形势,对石拔是相当不利的。

两万胡部的心,此刻是不安的。如果他们阵前倒戈,那么对已经陷入劣势的唐军来说,将不是雪上加霜,而是必入死地!

张迈念兹在兹、时不或忘的怛罗斯之战,不就是这样惜败的么?

……

契丹的战鼓歇了,夜在悲凉的笛声中显得更静了。

涅槃戈壁东,窝鲁朵城以南一百三十里。

在夜风的吹拂下,太阳在白天留下的暖意彻底消失了。哪怕还有一点夏天的尾巴,可是漠北这个地方,日夜温差甚大,到了接近黎明时,寒意最甚!

还好,来到这里的契丹军,无论是腹心部还是漠北诸部,都是在苦寒之地生活惯了的人,这一点夜寒他们并不在意,军中几乎所有人都预感到,明天将面临一场激烈的大战,在大战之前,他们需要休息。

战鼓停歇之后,唐军才渐渐安稳下来,而契丹军则在笛声中继续睡着。

唯一不安分的是五百铁兽。

石拔一不擂鼓,二不点火,三不先探查道路,就带领五百众越过防线,只以契丹所燃火光作为目标,在四更时分悄没声息地摸黑闯入契丹阵地!

耶律察割的阵势安排,自然不可能将腹心部放在最前线,近族是对付唐军的主力,那些临时征集来的杂碎部族则注定了是炮灰。

他们驻扎下来的营寨,外围只是一排栅栏。他们的营帐只是破帐篷,甚至有些人是吃饱之后干脆露宿,营帐外是呼啸的夜风。

可是即便这样的部队,在耶律察割的调度下还是拥有严密的夜防系统。

五百铁兽的战马,都绑住了嘴,包住了铁蹄。但还是被发现了。

“什么人!”

“是唐军夜袭?”

对方警觉了!

不过,这警觉并未第一时间扩大开去。

在大军对持中,一方可以用擂鼓来扰敌,另外一方自然也可以派出少量兵力进行骚扰,因此对夜防将领来说,对夜袭的判读将十分重要:对方究竟是真的夜袭,还只是骚扰?

如果是突杀性的夜袭,那么就要尽快通知全军,如果是骚扰性夜袭,那也不能遂了敌军的心意。

契丹夜防将领在接到消息后,马上率领应急部队出现。

被发现的唐军已在栅栏之外。

漠北地势平坦,耶律察割安营寨,自然不可能让营寨附近有能够埋伏的树林,所以唐军一被发现,火把竖起,马上将对方的兵力数量一览无遗。

“四五百人而已!是骚扰!”

只是几百人的骚扰,虽然需要上报,却不需要即刻扩散消息,甚至靠着应急人马就足以将对方击退了。这就是契丹夜防将领的判断。

如果他能预判到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那他将为今夜的判断后悔十辈子!

契丹夜防军出战了。

唐军的战马已经冲破了栅栏,躲避不及的驻军纷纷退避,与此同时,八百多夜防部队冲上前去!

八百多人对上五百铁兽!

可五百铁兽是何等战力!

不需要等到接战,只到了双方能看清楚对方的面目,契丹的夜防将领就后悔了!

对面来的,绝不是骚扰部队!虽然人数很少,但是每一个人身上所配备的,却是这个时代顶级的轻甲,是这个时代顶级的兵器!还有就是战马!

天策唐军拥有天山南北、河西走廊,这都是传统的产马之地,更不用说出产汗血宝马的大宛旧境!从马的数量上,契丹或许还压天策一头,但从良马的比例,天策大唐却胜过契丹。此刻五百铁兽所乘坐的,虽然不全是纯种汗血,但即便是二三代汗血,就已经拥有高敌一头的压迫感!

更不用说五百铁兽身上都有一股恐怖的杀气!五百股杀气凝在一起,那便是冲杀万军取大将首级的铁军!

在大决战前夕,这样的军队,自然不可能仅仅用来骚扰。

“糟糕!”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满脸伤疤的汉子冲在了最前面,他的手扬起,手中抓着的是一条令人闻名丧胆的重型兵器——獠牙棒!

“獠牙棒!铁兽石拔!”

獠牙棒的主人,不是石拔,而是铁拔,他却为这个误会而窃喜!

他哈哈一笑,纵马冲来,借着马匹的冲力,獠牙铁棒一个倒钩,将契丹夜防将领送入了地狱!

八百对五百,却是杂碎对精锐,在接触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完败!就像豆腐砸到了石头上,烂得没有一丁点的完整。

五百铁兽在夜的黑暗与火把的昏黄之中行动,他们并非无声无息,却令人感觉就像一批阴魂!

这座大营的所有人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五百铁兽踏成稀烂。

石拔不需要语言,就掌控着这支部队,仿佛五百众都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营既破,兵不留行,马上冲向其它营!

不向左、不向右,更不向后,而是直接向前!石拔要的,竟是契丹的核心!

混乱声渐渐起来了,刁斗声渐渐起来了,但给第二座大营带来的却是慌乱!

拿着杂色兵器、甚至还来不及拿好武器的契丹兵,忽然发现有马蹄踏破他们的营帐,刀锋闪出,许多人从此再也无法呼吸。

“敌人!敌人!”

有多少敌人?不知道!

然而却是空前强大的敌人。

石拔轻轻松松地就突破了契丹外防,趁着黑暗,朝着契丹大营心脏的方向,连破三营。契丹才算反应过来,慌忙整体告急!

“不是骚扰,是夜袭!突进夜袭!”

可耶律察割本吩咐过诸部今晚好好休息,不必担心的,契丹这一夜又擂了七通鼓,许多漠北骑兵听到刁斗之声还以为只是自家扰敌,许多人仍在睡梦之中,五百众人数少,目标小,冲入时也没形成很大的动静,竟然就叫石拔冲入契丹核心营区!

杂族部队已在警备声中慌乱开来,而五百众在突破三营之后也抵达了奚族的驻防地。奚族的后面,就已经是契丹腹心部了!石拔并不知道耶律察割离他已经很近,他只是从敌人的抵抗力来判断对手的身份。

即便面对的是奚族,但后者也没能阻拦得住石拔的步伐。他已经在这场夜袭中抢到了先机。“还可以冲!杀吧,兄弟们!杀吧!儿郎们!”

军势之来,犹如黄河崩堤!

夜袭之来,似迅雷不及掩耳!

铁拔那冰冷冷的獠牙棒,就这样冲入契丹军中,几乎都没有喊打喊杀的声音,就这样敲过去!粉碎的是人脑还是骨髓,他半点也不在乎。

他只是用鼻子闻到那血腥的味道在静谧中飘荡开来。

对于五百铁兽来说,那是多么美妙的图画——无数睡着或者刚刚醒来的胡人,就这样在那里等待着屠杀。这哪里是战斗,这分明是厨房中的一场刀工盛宴。

当契丹全营的刁斗之声都响起,石拔下令不需要再克制响动时,五百铁兽又爆发出了欢呼!

用刀杀人,还是太慢!炼油弹出手了!

五百众就像对着契丹大营刮过去的一场风,大风中却夹带着冰雹,可这冰雹却不是冷的,而是热的!

一种焦味传开,然后是噼里啪啦式的爆炸。团团白烟在营帐之中升起,然后是连成一片的爆炸声!

警觉的契丹人逃出了帐篷,但迎接他们的却是加长的横刀!又有慢一拍的契丹人被裹在火焰之中翻滚呻吟、呼号。爆炸声一个接一个,就像冬日的闷雷,火舌吞吐,迅速席卷全营,跟着向临营蔓延开去。

火光带着泥尘,激起的烟柱将五百铁兽都熏黑了——当然,那些败乱的漠北兵将也都熏黑了。他们在混乱之中乱走,来来去去,使人不知道有多少人陷入战斗,更不知道来袭的敌军有多少。

就连那些没有被波及的营寨,也都人心惶惶地自乱了起来。

火光是不安定的,那光明无法完全抵消夜的黑暗。

这仍然算是一场夜战,在模糊的火光中,临时凑集起来的十万胡人几乎分不清了敌我。

而同生共死的五百铁兽,却几乎能从呼吸与动作中便判断出同袍与敌人。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20章 萌古、蒙古……历史不会重复 下一章:第222章 危机降临
热门: 穿成主角受的早逝兄长 狐狸精饲养指南 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 人性的证明 离婚前上了结婚节目 伪白莲的修罗场生存日记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 宠爱我的校霸同桌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学生街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