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鹰鸣破梦(一)

上一章:第222章 危机降临 下一章:第224章 鹰鸣破梦(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五更天后的大漠,天色渐渐发白,遥远的东方曙光渐显,火把已经变成无用之物被丢弃在地上践踏成粉碎。原本靠着听觉、直觉的行动,渐渐依靠视觉的恢复而加剧。

阳光铺洒大地,一场大乱杀在涅槃隔壁以东出现。

契丹人依靠弃子部族,消耗掉了唐军的前锋阵势,赛因部的器械队伍,打乱了长矛阵的布防,当石拔下令长矛阵各自为战之后,契丹的近族部队达旦、敌烈共六部骑兵两万人,便横扫而至!

长矛阵的校尉们呼吼着:“抵挡!抵挡!”

而迎接他们的是契丹毫不留情的屠戮!

这些从辅兵系统出身的士卒,单兵作战能力远比不上孤儿军。他们是靠着坚实的阵势而成为辅助部队,一旦阵势被打乱,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战力也就仅比后勤队伍略强而已。不过不同的是,经历过几次战阵的厮杀,长矛阵能于败中而不溃散,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精神了。他们以十余人到数十人为一个小团体,在混乱的战斗中苦苦求生存。

孤儿军那边也陷入了苦战,少年们沐浴着初升阳光与火热的鲜血,但他们的敌人也是从小经历着草原残酷生存环境的野蛮人。契丹军以数量优势冲击过来,陷入近战之后,刀剑锻造方面的优势也被敌人人数上的差距所抵消。

唐军的前方阵势已被打散,达旦三部从容越过大乱战中的空隙,逼近铁兽石拔的大旗所在!

……

“近了!”

达旦人欢呼着。

“黄金五千两,女奴百人,马五千匹!羊一万头!”

这是石拔人头的价钱!

“铁兽石拔,铁兽石拔!”

那是八万人一致的目标!

……

远处,石坚通过千里镜也望到了这一切,弟弟所部仅数百人,如今已经被达旦人逼近!

不止石坚,拔野和耶律安抟也都看到了。耶律安抟尚未遭受攻击,而拔野却已经自顾不暇,来自南路的契丹外族人马,已经威胁着他所负责的战线。

石坚几乎就要下令龙骧铁铠军出动,但副官却提醒了一句:“都督还没擂鼓啊!”那是石拔与石坚的约定!

与此同时,却有一股青烟、一股红烟冲天而起。青烟是召拔野,红烟是召耶律安抟。

拔野望见了青烟,左右为难,但想起了柴荣临别时的托付,还是一咬牙:“杀!救都督!”

他所引领的外围战力,迅速回扑,冲击着达旦三部的左侧。

耶律安抟那边却是按兵不动。

“上?还是不上?”

他想起了和耶律阮的密议。

赞华和耶律阮之间,其实是有一定区别的。赞华自入漠北以来,所有言语都不脱离佛教的语言范畴,他的每一句话都暗含慈悲心。可是,对这些言语究竟应该怎么样解读,耶律阮心中自有一套想法。在唐军内部得到有限的行动自由后,他曾会晤过耶律安抟,对于这位旧主,耶律安抟自然还是暗中奉其命令。

不过,鬼面军的过半人都是石拔下命令救活的,也是在唐军这里他们才能不受歧视,因此鬼面军的一部分人虽然仍然以契丹为傲,却有一部分人已经对大唐真正归心。在这样的情况下,耶律安抟如果心怀不轨也无法自如地掌控整支部队。

此刻契丹腹心部尚未出手,这时候冲上去,倒是表忠心的好时机。然而这一冲上去,就是要与达旦部、敌烈部对耗,成为五百铁兽军前方的炮灰。如果唐军必胜,倒是好说,但此刻任谁也看得出唐军处于明显的劣势。

耶律安抟迟疑了。这一迟疑,让战局不明显地向契丹倾斜。

……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铁兽军一个老兵哀叹着。他已经四十五岁,铁兽军组军时,当时都是与石拔差不多的年轻人,但也保留有很少的一部分年纪较长者,以作为军队的龙骨。这些年过去,铁兽军的大部分人都已不是当初的少年,四十五岁,在铁兽军已经是元老级的存在。刚才的青烟、红烟,就是这位老兵所放。

眼看着耶律安抟不动,只片刻之间便失去了介入的战机,敌烈三部从另外一个方向迅速切入,直扑石拔的大旗所在!

“冲!冲!大旗之下,就是黄金万两,马羊万头!”

先行切入的敌烈部,有二千骑。每一个骑兵都是杀气如饿虎,将要择人而噬!

“保护都督!”老兵叫道。

“保护个屁!”

石拔盘踞在观战台上,指着道:“儿郎们,兄弟们,给我杀!一汉敌五胡!每个人得杀得五个人,才算够本!”

本字出口,五百铁兽登时发作狻猊,扑向饿虎一般的敌烈胡骑!五百铁兽的前数十人,是穿上铠甲后就敢将胸背任马践踏的山石之雄!他们的臂膀犹如巨熊一般,挥动着犹如铁锤般的大棒,面对冲锋而来毫不为动,眼疾手快,望着马膝盖就砸!悲嘶中,数十匹战马栽倒,敌烈部凶狠的攻势遭到了重挫。

新近冒头的小将铁拔骑着汗血宝马踊跃而出,挥动獠牙棒,横扫而过——

五棒,五个脑袋!

铁拔身后又涌出了数十人,都是铁兽军中身材精壮、长臂如猿者,他们所使用的,都是加长的弯刀——那是用大唐陌刀锻造技术综合波斯弯刀刀型新造出来的马战刀种,以极强劲臂力挥动,劈铁甲如皮革,劈皮甲如败草!

敌烈诸部,将领所穿也不过皮甲罢了,面对这种利器如何抵挡?

当然,要使用这种刀,除了两臂都要有数百斤的力气之外,更需要百战余生积累下来的经验,每一刀过去,都要斩中要害。

铁拔开路后,这数十人便随着铁拔纵冲而进,犹如芟草,敌烈部首级一个个脱落,好像草茎一般一个个跌落在地!

欲择人而噬者,反为狻猊所吞。五百铁兽反身一扑,就将二千敌烈撕咬出一个大大的口子!

太可怕了!五百对二千,竟然是压倒性的优势!

如果说,昨晚五百铁兽所建立的功勋,更多的是依靠奇袭,那么今天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地展现了新一代唐军悍强无比的可怕战力!

死亡似乎是有味道的——腥味!

风掠过,带着这股腥味,让后续的敌烈部仿佛看到前方乃是地狱敞开的大门!

尽管敌烈人是漠北的勇士,在这死亡威胁下也骇然后退。

“壮哉!”

铁兽军这么一反扑,将番号随清风去的文官感动得流下两行热泪,他几乎就像吟诵诗篇,来颂扬眼前这一直壮烈不逊于陌刀战斧阵的死余精兵!

然而,又有什么诗篇能够描绘出这一扑的迅猛、桀骜与暴怒!

……

五百众刚才猛然一扑时,石拔所在的观战台就孤零零的什么防护也没有,可五百众一进一退,动作神速,直到五百众去而复回,观战台竟然丝毫无损。

石拔向东环顾,犹如狮子环视自己被人入侵的地盘,他不像奚胜,战争空隙总坚持读书,张迈教给他的唐诗,他记住的不多,要想如奚胜一般临阵发挥吟诵,既不大能够,也不是他的风格。

他只是拧开了一壶壶酒来,随手扔了出去。有将士接到了,便随口吞饮,酒入刚肠,热血更沸。

“都这时候了还喝酒,真是托大!”石坚恨恨骂道。然而他很快看到了石拔动作中的落寞,那是弟弟从未有过的。他心中忽然一颤,难道弟弟已抱了必死之心了么?

……

众人惊讶之中,只有耶律察割不怒反笑。

“铁兽石拔的亲卫人马,果然名不虚传,但这么早就投入心腹人马,铁兽的首级,此番稳拿了!”

他旁边的副官在他的示意下挥动令旗,契丹的人马再一次涌动。契丹的联盟近族——奚族也出动了。同时遁入漠北的回纥残存部落从东北端绕了过来,也威胁向石拔所在的方向。

合围之势渐渐形成,而五百铁兽的身边只剩下不算坚实的拔野一军,其它长矛阵已散,孤儿军也被隔绝了。

……

石拔回过头,眼光扫向鬼面军的方向。

隔这么远,耶律安抟自然不可能清楚地看见石拔的目光,然而这么一扫,却还是让耶律安抟打了个冷战。他知道石拔在关注自己了!

同时,又一股红烟冲天而起!那是石拔在促他出战!

耶律安抟再想按兵不动,却发现周围投射来好几道异样的目光!

鬼面军毕竟是在唐军的羽翼下得到了新生,耶律安抟虽然得耶律阮授意要尽量保存实力,但现在形势危急,若再不出手往后在唐军之中将难以立足。

而且此战若唐军失败,契丹那边也不见得会有鬼面军的立足之地!

终于,他扛不住了。

“动手吧!进前!”

鬼面军裹挟着来归的漠北诸部,切入到敌烈部与铁兽军之中。敌烈部的战力较之鬼面军颇有不如,加之之前为铁兽军所威慑,一时间又被逼退。

……

然而这种逼退只是暂时的,一刻钟后,重振旗鼓的契丹骑兵又如潮水一般涌来,逼退一波,又来一波。

回纥部威胁着鬼面军的侧翼,在回纥的牵制下耶律安抟没法完全放开手脚,敌烈部被五百铁兽打怕的恐惧渐渐消散,在奚族的催促下再次冲来。而在西南面,无论装备、战力还是兵力都比不上对方的拔野一军也抵挡不住,他们被达旦三部切割起来,如果达旦三部肯继续围攻,半日功夫就能将拔野部全部吃掉,但达旦三部的主要目标却不是这个无足轻重的漠北小贼,契丹麾下所有的目标,都指向五百铁兽!

……

东北是敌烈,西南是达旦,正面则是奚族,三大部族统帅数十个漠北部族,以超过三万人的兵力将五百铁兽团团围住!

石坚终于忍不住了,指挥龙骧铁铠军向东进击,他自己留下了千余骑在后方守护住赞华的佛幡。

……

一时之间,耶律察割屏住了呼吸。

他早已从对面这支部队的装束中猜到了那是龙骧军,契丹腹心部之所以迟迟不动,为的就是预防唐军的这一支预备力量!他最忌惮的,就是这支军队!

……

“来干什么!”

观战台上,石拔却闷哼了一声。不过他也知道石坚别无选择,这时候自己也快挡不住了。

石拔望了望天空,灵鹫还没回来。

“可别错过啊。”石拔喃喃道。

紧跟着,龙骧军密集的铁蹄响动打断了石拔的思绪。

……

这一支龙骧铁铠军并非龙骧军的全部,但张迈威名远震,他麾下龙骧军居然出现在漠北,本身就为契丹带来沉重的心理压力。这是一种威慑,也是另外一杆大旗。

五百铁兽战力强大,但毕竟人数太少。耶律安抟和拔野等人之所以敢面对远过自己的契丹兵力还继续战斗,其中一个心理依靠就是龙骧军。

这时石坚放马纵出,耶律察割细心远望,观察的首先是战马——全军上下,匹匹都是良马,就没有一匹毛色杂乱的,马蹄都用铁掌,踩踏草地,如践烂泥,其中两成的马匹甚至在一些重要部位装有皮甲。这些战马,显然在平时照顾得极好,这样的一支部队,就算放到大唐盛世参加长安的阅兵也不会丢了威风!

然后耶律察割又注意到了龙骧军的铠甲——那是改良过的明光铠,轻、薄却极坚韧,在杨光之下反射生辉。耶律察割曾得到过这样一副铠甲,虽然因不合身而赏赐给了心爱将领,但他也知道一支这样的军队至少有一千人穿上这样的铠甲会是什么样的防卫效果。

跟着耶律察割留心到了这支军队的行动模式——万蹄奔跑之际,不躁不抢,十分稳健,骑兵行进自然不可能如步兵那样严整,但一支支的骑兵队向东开进时却隐有规律——只一眼,耶律察割就看出这支军队训练精良——他早预估到张迈的亲卫军武器铁定精良,却还存着万一的念想,可这时望见龙骧军行进的步伐就知道这支军队不仅装备好,而且训练精!

“张迈果然没有懈怠!”

龙骧军越奔越近,随着石坚一声大吼:“拔刀!”数千把刀闪动着寒芒——把把都是百锻好刀!这一把把的好刀不但继承了唐刀的优良传统,而且也吸纳了波斯、拜占庭传来的一些造刀技术,刀身又刻了可怕的血槽!

耶律察割的心沉下去了。果然是精兵啊!这样的军队,若再有如五百铁兽那样的血性,千骑足以击溃三万漠北杂骑,若在一员名将的统领之下,万骑足以横扫大漠!

敌烈、达旦诸部震慑于龙骧军的威势,不等石坚逼近,竟然便先稍稍引退,不但石拔压力大减,就是拔野也觉得肩头一轻。

“详稳!”副将请令道:“得赶紧增援,外族人马只怕不是龙骧军的对手!”

耶律察割麾下第一猛将罨撒葛也说道:“详稳,请许我出战!”

耶律察割却依然沉吟,他的拳头已经捏紧,远处李膑当然不可能看见他的神情,但眼见契丹腹心部仍然没有出动,便不禁一叹,心道:“这个耶律察割,好生忍得!”

龙骧军的战马加速度一起,越跑越快,敌烈、达旦退势未成,龙骧军已经冲入敌阵!

耶律察割忍不住向前迈出了一步!

他很明白,若是战力相差太远的军队,将有可能会在双方接锋之时就出现单方面的雪崩式垮塌!敌烈、达旦并非弱旅,但当世仍然有寥寥可数的几支军队可能造成这种后果——比如石拔的五百铁兽,人数若多上十倍,那种尸山血海中滚出来的冲天死气将弥天蔽日!在这样的威势下,就有可能瞬间将敌烈、达旦彻底冲垮!

一旦敌烈、达旦崩垮,唐军将能长驱直进,一举扭转整个战场的局势!尽管这样仍然未能真正战胜契丹,但唐军在漠北也将不为契丹所制了。

在那一瞬间,耶律察割甚至想到了若是这样情况下自己在接下来的战术与战略上应该如何调整了!

不过这一瞬间的念头一闪而过,很快他就看见龙骧军冲入了达旦军中,达旦三部在龙骧军的冲击之下节节败退,拔野欢喜地呼唤起来,唐军也仿佛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然而在唐军的欢呼中,却夹杂着李膑的一声叹息,契丹方面,耶律察割放声大笑,哈哈大声道:“张迈的亲卫?不外如是!不外如是!”

龙骧军虽然占尽上风,但耶律察割所担心的雪崩式垮塌并未出现。眼前这支军队,也只是装备精良的精兵而已。

“素闻张迈占据了丝路上的富贵膏腴之地,他手下的将兵都发了财,因此人人归心。不过归心之余,他们的刀,看来已经钝了啊。”耶律察割笑了起来。

罨撒葛也有些疑惑地道:“这龙骧军,应该算是他们唐军的‘腹心部’吧,怎么看起来还不如铁兽的亲卫。”

“这不奇怪。”耶律察割笑道:“自古以来,汉人的战力从来都是边军胜过中央军的,边军常战,日夜与天地荒野相磨难,所以锋芒利害,中央军虽然装备可能更加精良,但在富庶地方呆着,身上那股血气自然减弱。这支龙骧军虽然仍算得一支精兵,不过比起那五百铁兽来可差远了……”他一边笑着,却不妨碍其继续指挥军队。

契丹腹心部令旗挥动,八万契丹继续合围,奚族挺入,以正面迎敌之姿态代替达旦人应战龙骧,奚族乃是契丹的近亲之族,也是装备精良,马力充足,虽然还比不上腹心部,但战力已几乎不在龙骧军之下了,再加上有其它部族为辅助,人数上的优势慢慢抵消掉了龙骧军的锋芒,石坚渐觉得挺进困难,龙骧军的反进步伐终于渐渐停滞。

七万大军合围,而后是精强部族轮番进攻,奚族暂退之后,回纥冲上,回纥暂退之后,敌烈冲上,敌烈暂退之后,奚族又冲上。由日之东升,战到烈日方中!他们每一次冲上去都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但缺乏休整的龙骧军也在这一轮轮的无休止战斗中渐渐疲弱下来。

天气在变热,日头西斜后的一段时间,燥热还在不断提升,超过十万人的汗水和血杂渗在了一起。地上是烂泥还是碎肉,已经没人能顾及到了。

这一片土地此刻已经变得太过残忍!残忍到赞华也不忍再看,闭上了眼睛。

……

唐军的辅兵部队几乎已经耗尽了体力,一个将士忽然哈哈大笑,似乎在死亡面前已经绝望,他猛地跳起来,冲出战友的卫护,点燃了一颗炼油弹冲入人群,奋身抱住了一个冲过来的骑兵,烈焰焚烧中汉胡二人同归于尽。

他的同袍一瞬间惊呆了,但很快就有人也跟着狂笑,在笑声中冲入敌群。一点一点的火光,一个一个的生命。就这么在草原上消逝了。

随清风去看的泪流如水泄,手颤抖着再无法书写了,赞华双手合十,默念佛号,心中怜悯不已。

他本来从未干预战场的指挥,这时却传出了言语,让护卫着他的士兵也都投入战场!

“可是活佛!我们得保护你啊!”

赞华只是摇头,坚定地要他们作战。

千余龙骧军已经跃跃欲战,但是命令不应该由赞华来下!他们望向了李膑。

李膑按着胸口,他知道这样做并没有用,但他更知道此刻留着兵马一样没用,他闭上了眼睛,终于点头道:“去吧!全都去吧!”

千余汉,二千胡,三千余人也投入了战场,然而比起契丹的数万大军来却不过是杯水车薪。

……

柴荣在奔驰。

他一边告诉自己要保存好体力,但一边又隐隐感到前方有使命在催促自己!

得快,得快!

得稳,得稳!

按照计算,应该是赶得上的。不过战场上千变万化,很多时候并不是靠着计算来决定胜负的!

“荣小子,还没到吗!”落后柴荣一个马头的丁寒山有些焦急。他是堪筹营的主将,但这一条路却是柴荣更加熟悉。

“快了!快了!”

……

涅槃隔壁东的战场上,这片战场,真不愧“斩首滩”之名!

战局太惨酷了!

高台之上,就连石拔也长声呜咽着,却是喉咙发干一般,发不出声音。眼前除了敌人就是自己的部下,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石拔的心却变得更加刚硬。

战场之上有时候是很奇妙的,他站在那么高的地方,本来就是流矢的最佳靶子,但石拔偏偏什么事也没有。而他的存在,就是唐军尚未倒下的象征,只要石拔存在一刻,所有唐人就都能继续战斗。

石拔痛饮了一口烈酒,远眺天空。天上空荡荡的,连云彩都没有,更没有飞禽。

“还没到么?你迟到了啊,大都督!”他自嘲般笑了笑,望着在草堆烂泥中翻滚的濒死将士,又是一笑,笑意中已带着死色。

……

拔野想起柴荣的嘱咐,也是时时望向东北。不过,就算柴荣回来了又怎么样,他的几千人马全部投入战场,也不可能扭转此刻的战局了啊!

……

耶律察割仿佛看到了石拔的人头送到自己面前的场景,他忍不住笑了,就在这时东北一骑飞来,东北有大变故!

耶律察割接到情报之后,眼光寒芒一闪,下令道:“罨撒葛!马上去给我取石拔的脑袋回来!”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22章 危机降临 下一章:第224章 鹰鸣破梦(二)
热门: 夜夜夜惊魂(第1季) 校草说我渣了他 那个要渡我的和尚弯了 偏爱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失控的玩具 全球通史(下):从史前史到21世纪 八卦侦探 唐砖 德川家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