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国家的未来(三)

上一章:第228章 国家的未来(二) 下一章:第230章 牛马疲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白雀来见韩匡嗣,说的是绝密之事,陡然听见屏风后有咳嗽声,心中大惊,再怎么沉着的人,脸上也是微微变色。

韩匡嗣道:“莫指挥使且坐,我权且更衣便出来。”目视管家要他将莫白雀留着,到了屏风内,里头坐着韩德枢。

韩德枢那日见了韩匡嗣以后,便由他引去见萧辖里,韩德枢来萧辖里之前早将自己的脸色涂得蜡黄,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

萧辖里对被俘后无端归来的韩德枢颇有存疑,不过韩德枢一口咬定自己是趁着战乱逃回,萧辖里念着韩延徽毕竟是契丹汉臣第一人,且韩延徽也有入汉地后逃回来的“前科”,耶律阿保机也未因此降罪,韩延徽逃回契丹之后也一直忠心于耶律氏,因此萧辖里便未作什么激烈的举措,要将韩德枢送往中枢,韩德枢自陈病躯难再折腾,萧辖里看韩德枢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就将他留在云州,派人前往耶律德光处汇报此事,且看皇帝如何处置。

这段时间韩德枢一直住在韩匡嗣家,这时两人走入内室,韩匡嗣问道:“怎么?”

韩德枢道:“我怕孝祖回绝他,所以出声提醒。”

韩匡嗣道:“道柄要我答应他?”

“为何不答应?”韩德枢道:“以你我二人才具,有这九千人听从调遣,云州城内就是萧辖里也制不得我们了。”

韩匡嗣沉吟道:“话虽如此,但只恐将来主上得知,咱们无以自处。”

他毕竟是家奴出身,平时智谋足多,遇到主子事事便怯。

韩德枢却曾往天策那边走过一遭,又面见过张迈,有些心理障碍反而被打破了,哈哈笑道:“你当从今往后的契丹,还是以前的契丹么?就算主上挡得住张迈这一轮攻击,契丹也不复从前了。若是契丹危亡,主上便顾不得我们小小不顺,此其一;若是契丹守住眼前盘面,则燕云之地也需要重用汉臣以为胡、汉之缓冲,此其二;我等文臣,手无缚鸡之力,在这乱世飘摇中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只有文武结合,将来自成割据局面,若契丹守住国势,也需要笼络我们,若是契丹守不住国势,咱们投唐内附,也多了几分被重视的筹码,此其三。现在可不是讲究什么忠心的时候,实力才是第一要紧的。”

韩匡嗣道:“有理,有理!”

韩德枢道:“不过莫白雀处,也要敲打敲打,叫他小心伺候。你可安排人守在厅外,若他完全顺从,此人可用;若他有铤而走险之意,当场拿下送萧辖里处。”

韩匡嗣笑道:“那是自然。”

……

他出来见了莫白雀,道:“这就跟我去见萧将军吧。”

莫白雀在他入内之后就坐立不安,要想走却被管家笑脸留住,韩匡嗣出来后又未允自己所请,便要带自己去见萧辖里,实在不知韩匡嗣是什么意思,额头冷汗直流,忍不住跪下道:“司事!卑职非敢有异心,实在是事乱心混,胡说八道,还请司事看彼此都是汉家一脉份上,饶我一命!”

他与韩匡嗣官位相距不远,契丹又是重武轻文,只不过韩匡嗣在后宫有人,是能在述律平跟前也说的话的人,不像莫白雀这样没有根基,可说韩匡嗣只是隐形地位高,明面的官位并不比莫白雀高多少,所以刚才说话还能抗礼,但这一跪下,两人主从高下已分。

韩匡嗣笑道:“莫指挥使何必如此,我只是要带你去见萧将军而已,没说要对你如何,谈何饶命?”

莫白雀见他不肯许诺,更是紧张,若换个刚烈点的人来,此时说不定就拔刀反了,莫白雀却只是磕头,道:“不是饶命,不是饶命,只是卑职做错了事情,还请司事救我!”

韩匡嗣眼看他跪在地上涕泪失禁无比狼狈,心想也搓揉得他差不多了,这才将他扶起,道:“莫指挥使何必如此!我就是要救你一命,所以才要带你去见萧将军啊。如今正当乱世,你我都是汉人,在这契丹朝内,自该互相扶持的。”

莫白雀听了这话,转惧为喜,道:“司事救卑职一命,就是卑职的再生父母,往后卑职愿意鞍前马后,但听司事驱遣。”

韩匡嗣哈哈一笑,道:“好,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去见萧将军吧。”

莫白雀道:“我自己去?”

韩匡嗣道:“自然是你自己去。若是我带你去,萧辖里面前咱们分说不清,你且先去,我随后就来。记住,你并未见过我,是得了书信马上入内,明白么?”

莫白雀喜道:“明白了,明白了!”

……

云州城留守府内,萧辖里尚在梦中,忽听莫白雀求见,心中奇怪,召他进来,莫白雀见面就道:“将军,不好了,白承福要反!”

萧辖里一阵愕然,莫白雀已经呈上书信,萧辖里大怒:“吐谷浑这狗杂种,竟敢背叛!”随即看向莫白雀,道:“你和他交情倒是不错,他要造反,还不忘拉上你!哦,我记得了,在套南的时候,你们一起挨过军棍,按你们汉人的说法,可谓难兄难弟。”

莫白雀一阵哆嗦,呼道:“将军明见,属下若有异心,早随白承福去了,怎么会连夜来见将军。”

萧辖里冷笑道:“谁知道你们肚子里藏着什么心思!”

莫白雀见他疑心这么重,心想看萧辖里的样子,事后必然去查,自己若无靠山,难保方才召见商议的“心腹”没一两个不会出卖自己,心中更是后怕。

萧辖里才派人去看吐谷浑的情况,手下才出门不久,忽报韩学士、韩司事求见,萧辖里皱眉自语:“怎么他们来了。”吩咐:“有请。”

二韩都是有根基的人,此时正当乱世,云州地方汉家势力很大,萧辖里还得依赖懂得治汉的韩匡嗣。

韩德枢、韩匡嗣前后入内,还没坐下,韩匡嗣就道:“萧将军,我收到消息,听说吐谷浑不稳,请你赶紧派人查看。”

萧辖里咦了一声,看看二韩,再看看莫白雀,道:“韩司事消息倒快。”

韩德枢笑道:“看来萧将军已知道了。”

韩匡嗣道:“萧将军若早有准备,那我们就放心了。”

萧辖里听他二人的说法,不像从莫白雀处得知,便将莫白雀来告发的事情说了。

韩德枢道:“莫指挥使收到策反书信,没有从贼而选择连夜来告,忠心可知,回头我必上书主上,厚加封赏。”

韩匡嗣道:“确该封赏。”

莫白雀认得韩德枢,知道他在云州城虽然没有实权官位,但也是通天的人物,自能直接向耶律德光上书,而且有韩延徽身在君侧,他的意见还必定会引起重视。莫白雀想起方才屏风后那声咳嗽,细辨声音,似乎就是韩德枢,他本来只想攀上韩匡嗣,没想到连韩德枢也攀上了,攀上了韩德枢,不就是攀上了韩延徽么?心中更喜更定了。

萧辖里听韩德枢这么一说,对莫白雀的疑心便打消了,却马上道:“这是我治下之事,不劳二位费心!”

韩德枢笑道:“按照文武分途,莫指挥使自是将军治下,但陛下命家父总领境内汉儿事务,我为家父辅佐,有监察全境汉儿事务之权,白承福谋叛,莫指挥使告发有功,我向陛下说明请功,也是应该。”

韩匡嗣也笑道:“我奉命总领晋北汉儿事务,也有举荐弹劾之责,萧将军走军方事务途径禀萧将军的,我们走汉儿事务途径,两不冲突。”

莫白雀大喜,对二韩施礼道:“小人多谢韩学士、韩司事抬举。”

萧辖里看看二韩,眼神中露出警惕来,但二人在他逼视之下却是神色自若,萧辖里更是若有所悟,冷笑道:“我可不知道这莫白雀还有这好门路,什么时候攀上你二位了?”

韩德枢道:“萧将军这是什么话!我们都是一心为公,哪有什么攀不攀的?如今局势混乱,危机四伏,萧将军还是专心对付薛复、镇压叛乱的好。至于内部之事,有孝祖在,局面还控制得住。”

韩匡嗣也道:“正是,咱们文武一体,分工合作,这样才能力保燕云,为主上分忧。”

萧辖里一个契丹武将,论口舌哪里是两个汉家文臣的对手!名知道三人有猫腻,却是指摘不出一点错漏来,心头郁愤。

不久手下来报,白承福果然带兵逃叛,辎重一概未动,但军营中人马都走空了!

……

契丹人此时对云州的控制力很难称得上严密,吐谷浑一族又是借着夜色行事,事情做得机密,竟然瞒过了城内耳目,一路南行,抵达怀仁县时正是天色黄昏,白承福听了折德扆的计谋,派人入城要县令出城迎接,说自己奉了军令,到怀仁来换防。

怀仁不是军事要地,城内只有百来个驻军,吐谷浑一族又住城外桑干河畔,白承福不止一次回来过,县令与他相识,不虞有他,出来迎接,白承福带了数十骑入城,一路上县令问起调防文书,入城门后白承福道:“实话对你说,我不是调防,而是要借你这县城起兵,内附汉家,外反契丹。老兄,你也是个汉人,是准备跟我起事,还是要做个汉奸到底?”

县令听了无比错愕,手足无措,折德扆一声暴喝:“拿下了!”白承福一个眼色,数十骑便将县令及其从人围住,看住了城门,跟着数千人一起涌入,折德扆帮白承福一阵排布就接掌怀仁。

当晚全城戒严,连夜便竖起了汉家旗帜,怀仁归附契丹未久,城内虽然胡汉混杂,但真心忠于契丹的只是少数,这一二年来胡来汉往,正是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节,居民对突起的变故也没有过多的抵触,让白承福与折德扆顺顺利利地就接掌了全城。

白承福又派飞骑摸黑出城,招城外吐谷浑全族入城,第二日便发出檄文,宣布起兵反了契丹。

怀仁城内只有不到千户人家,但这里是交通过往之地,经常驻军,因此城池设置上预留了空军营,便驻扎一二万人也足够,又屯有一定的粮草,控制住城内之后,折德扆又将郊外所有粮草牛马全部运入城内,做了迎战的准备。

折德扆对赵普道:“之前我已联系了朔州的汉家坞堡和应州的绿林僧兵,这边一起事,那边必有响应。但薛将军那头也得通知一声,他就算兵马不入大同府,至少也得做个姿态,以牵制契丹的主力人马。还请赵兄莫辞劳苦,往阴山走一遭。”

赵普道:“我早有此意!只是等着这边起事告一段落而已。”

折德扆便安排了十余人,引赵普间道西行——这十余人都是折德扆这段时间搜罗的向导,一部分熟悉燕云道路,一部分熟悉敕勒川环境,还有三个曾几次去潢水、辽东,无论薛复是兵入燕云还是前往临潢府,这些人都可作耳目。

……

云州城内,萧辖里收到消息,知白承福号称领了张迈帅令在怀仁起兵,又传檄四方要各族响应,一时间晋北风起云涌,就连云州城内也是人心浮动!

萧辖里大怒,就要发兵踏平怀仁!

韩德枢拦住道:“萧将军,你看吐谷浑人的心性,是敢独力反抗我契丹的么?此族虽然三心二意,但却不是刚烈之徒,若背后没人撑腰,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妄为!”

萧辖里变色道:“你是说,这真是张迈的安排?可张迈远在秦西,他的手伸得到这里来?”

韩德枢道:“张迈的手连漠北都伸过去了,何况这里?当然具体执行的人不会是他,但可以是薛复啊。”

萧辖里听他提起漠北,脸色更是难看。

韩德枢道:“怀仁小县,云州的大军开去,踏平不难。可万一这边去攻怀仁,那边薛复就引兵奇袭云州,那可如何是好?这可是天策惯用的诡计。如今我契丹新败,人心思变,周边叛乱还可说在所难免,有家父在陛下跟前说两句话,陛下未必会降罪,但若云州有失,将军可就难辞其咎了。”

其实萧辖里本就担心这是薛复的阴谋诡计,被韩德枢一说,心中更是举棋不定。

……

从留守府中出来,韩匡嗣低声道:“道柄看这是不是薛复的诡计?他会不会来攻云州。”他胆色一般,真的是有些害怕唐骑来攻。尤其是漠北失守以后,契丹内部各族对天策唐骑如今都是怕得厉害,未战先怀三分畏惧。

韩德枢道:“薛复来不来都好,但四方叛变,使得晋北局势危险、微妙而平衡,对我们才最有利。局势越危险他越要仰赖我们,若真叫萧辖里踏平怀仁,他军威大振,这里可就没我们说话的地方了。”

韩匡嗣道:“但就怕薛复真的来攻啊。”

韩德枢道:“怕什么,最多到时候放弃云州,逃回临潢府就是了。守土有责的是萧辖里,怪罪不到我们头上。”

韩匡嗣皱眉道:“你自然没什么责任,可我……”

韩德枢道:“有家父在,你怕什么!”

……

赵普间道出大同,才入敕勒川就被薛复的斥候遇上,带回驻地,赵普将先将带来的向导交割,又将晋北的形势向薛复汇报。

若是韩德枢送来的向导薛复还要迟疑几分,但折家与天策大唐早已密不可分,赵普又是郭威推荐的人,薛复自无怀疑,有了这些向导,他的大军无论是直扑潢水还是兵入燕云都不会有眼如盲了,心中自是大喜。

再听了晋北的局势之后,脸色转为凝重,道:“折小哥冲锋陷阵的能耐怎么样还没看见,这翻云覆雨的本事,可是不小。只是怀仁那样一座小城,又靠云州那般近,凭着吐谷浑的乌合之众能守得住么?”

赵普道:“萧辖里若能兵发如火,连夜尽起云州精锐直扑怀仁,白承福极难抵挡!但他若有个犹豫,怀仁能否守住就不在怀仁本身,而是看汗血骑兵团了。”

薛复道:“你要我引兵救援么?”

赵普道:“将军是准备直扑临潢,还是兵入燕云,在下不敢妄议。但无论如何总得作出兵逼云州的姿态。只要将军兵逼云州,萧辖里就不敢妄动,时日一久,晋北必定烽烟四起,形成内乱制衡的局面,那时候将军若选择引兵东入,固然可以一举打破晋北的平衡内乱,就是直接引兵而向东北,也不用担心萧辖里侧击断后。总而言之,保住怀仁对将军有利无害。”

薛复深深看了他一眼,道:“这些可是郭将军所教?”

赵普道:“有一些是郭将军的指点,但也有一些是赵普的妄测,若有不当之处,还请将军恕罪。”

薛复笑道:“没什么不对,就是太对了!”转头对李彝殷道:“李将军,还请莫辞劳苦,打我旗号,往大同边境走一遭。”又对赵普道:“事已至此,我不瞒你,燕云我肯定不会进入的,晋北如今只是疥藓之疾,得失非关轻重,潢水那边才是生死必争的关键!你且再入大同,告诉折德扆,无论怀仁如何取舍,一定要配合我的大事,晋北得失,无关痛痒,牵制住云州契丹兵马,这才是最大的功勋。”

赵普道:“将军放心,我等明白!”

……

当晋北风起云涌之时,战后的秦西却是一片平宁。

陇州城外的一个无名山坡上,范质要听张迈讲述未来国家的选才战略,不想张迈口风一转,却问郑渭这一路来的见闻。

郑渭道:“这几年,凉兰在我们的治理下日渐富庶,民间的人力财力都调动起来了。尤其是兰州,战后复原得最好,一来这边的负担比凉州轻,二来汉化胡民的人数很多,我们所开设的肉干场如今有部分转入商营了,又种植了棉花,棉布制造在接下来几年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新的进项。将来商业的发展或许还会胜过凉州一筹。”

“秦西的感觉如何?”

“秦西可比凉兰破败多了。”郑渭道:“不过再破败,也不比我们当初刚刚接掌凉兰的时候更坏。”

天策政权刚刚接掌凉兰甘肃的时候,这片地区胡化已久,在吐蕃等异族的统治下,凉兰甘肃四州农业商业都大面积退化,很多地区都退步回半游牧状态了。

“秦西几个州县,就我一路所见,农业的旧基比当初的凉兰更好些,未来几年若能安稳下来,经过三年的治理,加上丝绸之路带来的财富输入,应该会有很大的改观,或许还会比凉兰更胜一筹也未可知。”

“胜过凉兰,我觉得是不大可能的。”张迈说道:“这一带从来都是边鄙之地,没有凉州、兰州那样的贸易传统,这是地理形势所决定,成为商业中心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你说的对,这一带的农业旧基础还在,农业的恢复会比凉兰地区来得更快。只要将吏治上了正轨,这片地区很快就能稳定下来。主要还是接下来这一年,稳住了这一年,我们就能在关中站稳脚跟,再积攒一两年的家当,我们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郑渭听到“积攒一两年家当”,问道:“两三年后,又要打仗么?可是准备规复长安了?”

说得这里他心头固然一动,范质也是心脏一跳。

天策唐军虽然有雄霸天下的姿态,但凉兰相对于中原来说毕竟太过偏远,很难让天下人产生中央政权的归属感,但长安就不同了,若是能夺取长安,哪怕将来占据的是一座废墟般的城市,光是其地理位置与历史传统就足以打动天下人心,使之成为天策大唐新的政治中心了。

“长安啊……”张迈想到这座城市,也忍不住悠然神往。

长安,就是汉唐的另外一个表述,她本身就是汉唐的代表,对华夏民族来说,这座城市代表着这个民族的无上荣光,代表着这个民族文明的巅峰,是千余年来汉民族最强大时期的梦幻之地。

但是,现在这座城市还能继续承担起作为整个帝国中枢的任务么?秦汉时期关中地区还能作为兵粮与兵员的输出地,到隋唐时期再作为首都,无论物质还是人才就都需要来自山东与江南的供养了。大唐灭亡之后几个割裂政权政治中心的逐渐东移,都是出于不以部分人主观意愿而转移的现实所迫。

毕竟,这个地方的生态,这个地方的环境,似乎都已经到达极限了。更何况唐末以后,这里又经历了巨大的破坏,以后若是还想作为首都,那可得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行。

“长安是要收回的,这是我们的梦。不过不用着急。”张迈道:“至于关中地区,这一带的重要性,已经没有汉初张良等人所议论的那样了。今天的关中,已不是得秦川者得天下。这里的农业用于自给自足都已勉强,再要供养庞大的农余人口已绝无可能。至于商业前途……骆驼的运输所能带来的财富终究有限,只是惠及部分勋贵与商贾豪强,将来若要有更大规模的商贸贸易,大到可以惠及平民的程度,那只能是……”

他望向遥远的东方,望向那个和一直在内陆地区奋战的天策唐军似乎毫无关系的蔚蓝,低声道:“海运!”

……

在遥远的东方,一个骑士奔驰到了大海边上,这里是环渤海沿岸,骑士向丹东地区传达耶律德光的旨意后,又回头向燕京地区疾驰。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人则往丹东地区走,那是契丹人,却不是耶律德光的人,而是赞华活佛的人!

赞华想做什么?或者说,是杨易想做什么?

如今契丹的状况,已经坏到耶律德光战前难以想象的地步!在大军回撤期间,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漠北部族中途离队,以半逃跑的方式,不顾一切逃回老家,剩下三分之二的人马进驻潢水流域以后也是人心不稳。

耶律德光试图以“夺回家园夺回草原”的口号来号召漠北诸族,但效果并不明显。素来只佩服强者的漠北诸族,对打了败仗又丢了地盘的契丹已经出现看不起的潜在情绪了,这种情绪尚未爆发,但已在发酵。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28章 国家的未来(二) 下一章:第230章 牛马疲春
热门: 娱乐圈吉祥物 破镜谋杀案 落幕之光 黄色房间的秘密 [综英美]超英桌宠全身变 关上门以后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山村一亩三分地 伦敦口译员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