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外交争衡

上一章:第238章 无敌的底气 下一章:第240章 璧与罪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迈在耶律屋质抵达后的第三天,以较为正式的礼仪接见了耶律屋质。

接见的地点在秦州城外的军营,自杨定国、郑渭、郭威以下,文武大臣都参加了这次的仪礼,耶律屋质虽不敢直视张迈,却也以不失礼的目光细加打量,见张迈一身戎装,腰杆挺得笔直,胡子剃了,人更显得年轻,但衣服是旧衣服,大概穿了几年了,却洗的干干净净,浆得笔挺笔挺,这就是将契丹逼入生死两难境地的男人啊!

临潢府一役之后,契丹全族上下都不敢直呼张迈的名字,只说西南方那个人,各个提起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但这时耶律屋质真的见到了张迈却又是敬畏交加。

毕竟,能够率领一群陷入绝境的异国遗民,一路东征,突破重重困难回到中原,建立起如此军威赫赫的万里大国,不是英雄是什么!就算是他的敌人也不能不打心里生发敬意。

范质从耶律屋质手中接过国书,打开来交给张迈,国书的副本昨日就已经交给了范质,内中并无会引起纠纷的语言。

张迈打开来扫了一眼,第一行就是大辽皇帝致大唐天策上将的字眼,张迈略略扫了两眼,交还给范质,对耶律屋质道:“昨日洛阳有消息传来,石敬瑭昭告天下,说契丹将交还燕云十六州给他,此事耶律将军知道不?”

他没有发怒,也没有责问,倒像拉家常一样,却比那日曹元忠的发怒更具力量。

耶律屋质弯了弯身子,也不绕弯子:“前往洛阳的使者,正是在下所派遣。”

张迈嘴角露出不知是笑是冷的表情:“那么事情是真的了。一个燕云,既给了石敬瑭,又要给我,我倒得问问契丹是什么意思。是拿我张某人戏耍么?”

耶律屋质道:“不敢。”

张迈没再接腔,身子后倚,斜目睨视,曹元忠冷笑道:“既然不敢,为何一个燕云,分献两国!”

“曹将军口误了。”耶律屋质:“燕云不是献,而是让。但国土在我大辽手中一日,要让给谁,便是我大辽皇帝做主!且此次让土,并非无偿之让,说直白了,这就是一桩买卖,既是买卖,谁愿照价出偿,燕云就是谁的。”

杨定国大怒道:“燕云乃我大唐国土,上面生活着的是我大唐子民,国土之重,重于泰山,国人之重,犹在国土之上!你出口买卖,闭口出偿,将我大唐国土与人民当作什么了!”

耶律屋质不认识杨定国,但从他的年龄与座位推测道:“这位莫非是鹰扬将军的尊大人?”

杨定国傲然道:“不错!”

耶律屋质向杨定国行了一礼,道:“鹰扬将军侵我漠北,使我漠北诸族横尸三千里,如今大漠南北,闻鹰扬之名就是小孩也会止啼。耶律屋质今日有幸,得见其父,自当替漠北诸族数十万死难者,祝祷老将军多福多寿!”

他语气开始平和,到后来还是忍不住激动起来,语意中的恶毒更是人人感受得到。说是祝福,其实暗含诅咒!

杨定国仰天哈哈一笑,笑的却非爽乐,而是悲凉,沉声道:“说到杀人,是你们胡人杀我汉人多,还是我汉人杀你胡人多?不说胡汉相杀,就算是你们胡人本身,死在阿保机马刀之下的漠北诸族,怕是远过死在我儿手中的吧?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大唐本亦不好杀,然自安史之乱以来,诸胡欺辱汉家数十载,杀我百姓毁我祖庙,使我汉人不得不奋起反击,诚如先英冉闵所言:犯我大汉者死,杀我大汉子民者死,杀尽天下诸胡,匡复我汉家基业,屠戮胡狗,此乃汉室子弟之义务!我儿漠北行杀,正是代天行道,列祖列宗在上,亿兆汉民在下,群保群佑,方使我大唐光复疆土,建此功业!吾杨经有此佳儿,吾其何幸!莫论福寿几何,当漠北捷报传来时,我死亦无憾矣!”

他声声句句豪迈无比,说得须发张扬,在场武将无不感染。

张迈亦站了起来,道:“国老说得没错!我这一生,但求有见到大唐重光那一天,当漠北大捷传来时,纵然我当时身死,亦可无憾了!”

他一站起来,帐内所有人都挺身直立,诸将尤其怒血贲张,齐齐逼视耶律屋质,气势惊人,犹如将环马高地的战场重新拉到了秦州!

耶律屋质被这股气势一逼,不自觉地退后一步,但他很快稳住了身形,他的心志也当真无比坚定,迅速就转换话题,说道:“杨老将军这样说就没意思了。国土无论以前属于哪族哪国,都是只看当前罢了。燕云如今是在我手中,既然是两国谈判,讲这些虚妄的大义又有何用?正如敝国也不会幼稚到靠证明大义所在来讨回漠北。我今日来此,是奉了敝国皇帝命令,代表敝国,以最大的诚意与耐心,愿与贵国讲和,张元帅若无心于此,何必见我?若是心有和谈之意,又何必搞这些威吓之举?”

曹元忠道:“若真有诚意,就不会一土让两国了。”

耶律屋质道:“不然,正是有诚意,所以才会将交易拿到台面上来,若此来在下只是一味地说好话,那元帅和诸位将军还敢相信我的话么?”

郭威冷笑道:“如今的局势,你契丹必是狗入穷巷,这才想通过议和苟延残喘!当你们发动三家围攻我们的时候不来议和,现在大事不妙就要来求和,天下事没那么便宜!”

“不便宜,不便宜!”耶律屋质道:“正如刚才杨老将军所言,国土之重,重于泰山,国民之重更在国土之上!区区一纸和议就以燕云十六州千里之地、百万之民为代价,不算便宜了。”

他这两句话说得市侩,却是难以否认,在契丹提出来前谁也想不到,所以当初连薛复第一次听到时也十分吃惊。

曹元忠道:“在我们这边,贵国要以燕云十六州换取和议,在洛阳那边,却不知道石敬瑭又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耶律屋质竟不隐瞒,直截了当地说道:“出兵天策,牵制贵国军马,不使侵辽。”

曹元忠作色道:“你们一边来秦州说要讲和,一边却去让石敬瑭出兵攻我,这就是你们大辽和谈的诚意?”

耶律屋质笑道:“怎么没有诚意?贵国若许和议,两厢罢战,难道洛阳那边还敢独力向贵国挑衅?若是贵国不许何议,难道还不许我大辽另寻强援?”

这话说出来虽然难听,却是叫人难以反驳。

张迈忽而笑道:“你们对石敬瑭也是这般说么?”

耶律屋质笑道:“对着的人不同,说的话自然也就不同的,元帅明见万里,耶律屋质觉得没必要绕弯子,所以就直说了。想必以元帅之英明,胸中必有定见。”

张迈哼了一声,就要说话,大帐之中,一时静了下来,曹元忠叫道:“元帅!”杨定国亦叫道:“元帅!”鲁嘉陵也叫道:“元帅!”

三人都叫元帅,但三人语气之中的含义却不尽相同。曹元忠急,杨定国急,鲁嘉陵也急,但急的事情却又不同。

张迈扫过身旁诸人:范质在暗处将手微微下暗,示意缓作决定,再作商量;慕容春华一脸急躁,很怕张迈竟被辽使说动而放弃如此进兵良机;郭威则在张迈目光扫过自己时微微摇头,似亦劝阻;郑渭则咳嗽一声,张迈很熟悉他的举动神情,就知道自己的这位国相支持和谈;安审琦和杨光远则对视一眼,还是不敢表达自己的意见。

大帐之内,针对辽使抛出的诱饵,已经分裂成几派意见了。

本来已经站起来的张迈,在众人的急切中反而坐了下来。

耶律屋质见他坐下,心中反而一放,在他的印象中,这位张元帅虽然谋略深远,临阵之时却总是热血沸腾,他就怕张迈一时发怒就拒了此次和谈,但只要张迈能够冷静下来,耶律屋质相信自己有足够的筹码打动这位帝国领袖走上谈判桌。

“定见,当然有定见!”

坐稳了的张迈,挥了挥手,语气沉静却不容置疑地对耶律屋质说道:“你回去告诉耶律德光,燕云我要了。”

杨定国心头一震,几乎就要打断,却听张迈紧接着道:“不过我不需要他来让。石敬瑭是否要与你们媾和,那是石敬瑭的事。至于我张迈,该属于我的东西,我会堂堂正正地拿回来,以刀以火,以铁以血,堂堂正正地拿回来!这就是我的回答。”

杨定国、慕容春华转忧为喜,鲁嘉陵眉头微蹙,郑渭垂下眼帘沉思起来,曹元忠更是失望之情表于脸上!

耶律屋质还要说什么,张迈一侧身,道:“这就是我的回答!你可以回去了!”

这下连耶律屋质也有些黯然了,他没想到自己多方设法,自觉推算已深入敌人心腹,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

耶律屋质告辞之后,安审琦以下所有的文臣武将全部也都退下,只剩下上次会议中有参与的几个人,张迈道:“对于这次大辽之事,诸位还有什么提议。”

杨定国道:“不用论了,元帅刚才的定论就已经甚好!甚好!”说着哈哈而笑。

郑渭嘿的一笑,杨定国微愠道:“你笑什么!”郑渭笑道:“国老你也在笑啊。”

杨定国一时语塞,他虽在笑,但郑渭的笑容和他不一样啊。只是一时无法分说。杨定国对郑渭一直是有心爱近,但郑渭的言论行事却总是和他格格不入,就像受两家祖先的命格影响一般,让他十分无奈。

郑渭笑道:“元帅刚才说的话,拿来沮丧敌人、鼓舞人心,那是好的。不过那耶律屋质说的也没错。国家之交,最后还是得看做什么最有利,而不是看做什么最痛快。”

杨定国大是不悦,道:“元帅都已经定下论调,难道你还想推翻元帅的定论么。”

“没有啊,元帅既下定论,为何还要推翻?再说我并不觉得元帅刚才的决断有错。”郑渭道:“但元帅刚才只是不许契丹此次提出的条件,也算表达了我们对他货卖两家的愤慨,然而不是说我们和契丹之间已经完全不能谈判了啊。”

杨定国不悦道:“谈?你还想谈?你还想怎么谈!”

郑渭道:“这次耶律屋质是代表契丹前来,无论对方意图是什么,条件都是他们开的,内中难保不包藏祸心,按照他们开出的局面来下子,说不定一不小心就入了局。所以我们不管他们所提议和条件是什么,先全盘推翻了也无不可。接下来再要谈,那就按照我们提出的谈法来谈。”

杨定国皱眉道:“你是说……还要与那耶律屋质再谈?”

“当然要,辽使数千里南下,这趟路走的不容易,这条线不要一下子就断了。”郑渭道:“我们可以派人再与他接触,按照我们开出的条件来跟他们谈,谈得下自然好,若耶律屋质不能决断,我们还可以派出使者,直接去跟耶律德光谈!”

鲁嘉陵已经在点头赞许,杨定国摇头道:“有这个必要么?”

“自然有!”鲁嘉陵接着道:“战争之后,通过谈判收取战场之外的红利,甚至扩大战果,此乃国交正道。昔日强秦蚕食六国,战场之上固然屡屡得胜,但战场之下通过外交取得的城池,怕也不比攻城伐地少多少。现在我们正处上风,契丹若不肯谈便罢,若是和谈,必然对我们有利!”

曹元忠在这次会见耶律屋质之前其实就已经倾向于和谈,至于刚才对耶律屋质的呼呼喝喝——正是因为他希望和谈,所以要在人前作出强硬之姿态,不料张迈竟当场回绝了耶律屋质,就在他心感失落之时,不料奇峰突起,郑渭和鲁嘉陵竟然先后表达了不同的意见。

在天策大唐境内,张迈一旦作出决断,便是如箭离弦,若说还要将局面挽回,可能做得到这一点的人,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而郑渭就是其中一个。

眼看张迈还没什么反应,郑渭又道:“我们不但要和契丹谈,而且还要和石敬瑭谈!”

杨定国眉头皱得更紧:“和石敬瑭谈?”他是个老派军人,在新碎叶城时,主要负责治军,等到张迈主掌全局之后又慢慢退居二线,他的一生都在军方内部度过,就是到了纠评台也是就着本心议事论政,直来直往惯了,并不是很习惯这种花花肠子多多的外交争衡。

郑渭笑道:“契丹既然能派人出使洛阳,我们为何不能派人去见老石?契丹能争取洛阳方面向我发兵,难道我们就不能通过外交牵制晋军的干扰?其实这件事情早该做了。只是先前元帅将心力都用在临潢府攻略上,于此略上偶有小漏罢了。”

鲁嘉陵道:“其实我们也有派使者前去洛阳的,不过谈的都不算极重大的事,尤其没有像契丹这样,抛出这么重的外交秤砣,这是我的过错。”

曹元忠本来也想议论一番,但想想郑渭所言,自己未必能说出更有力的话来,就闭上了嘴。

郭威忽道:“和议可以进行,但必须以不影响当下军政大略与用兵方向为前提。”

郑渭道:“外交与用兵,自然要相辅相成,而不是互拖后腿,这一点何必多言。”

杨定国见张迈还在沉吟,也有些焦躁,说道:“元帅,你看……”

张迈看向郑渭,两人眼神交汇,已经明白彼此的意思。

在这个大帐之中,甚至推广到全天下,实以郑渭对张迈的一切军事布局了解最深,就算是漠北战役,杨易只是具体执行者,身在前方;郭威在旁作为军事参谋;郭洛远在河中,张迈要做如此大事需要和他通通声气——可就算这三个人,对张迈的全盘谋划也都没郑渭知道得全面而深刻——因为所有的军事都需要财力物力的配合,因此张迈但有大的国事行动,都必须取得郑渭的支持与同意。

而现在,在一个本不属于郑渭该管的外交领域,郑渭却插口干涉,张迈就知内中必定涉及到内政,前方的仗是杨易薛复在打,但打不打得起仗,却要看郑渭。

他的手指,敲了敲座椅的扶手,扶手中有个暗格,暗格中有一封薛复写给自己的密信,将密信的内容在脑中过了一遍,张迈似乎下了决心,说道:“郑、鲁两位所言有理。”

杨定国看起来有些泄气,但却反驳不了郑渭和鲁嘉陵的说法。

张迈看看帐内诸人似乎没有大的反弹,这才道:“那我们就派出二使,分别前往契丹、洛阳。尤其是契丹,此事牵涉重大,必须由重臣前往。帐中诸位,不知谁愿意前往?”

鲁嘉陵听张迈要派重臣,又想自己该管外交,就像出面,曹元忠已道:“我去!”鲁嘉陵还没反应过来,张迈已经喜道:“元忠是福将!巴蜀臣服、湖广路通,都是靠着你。若是元忠去,此行必定万无一失!”

曹元忠见张迈这般当众夸赞,心中倒也是一喜,心道:“这几年我以外交屡屡立功,看来在元帅心中毕竟不同往日了。”他知道如此重任落在自己的肩头上,将来的功勋虽不可能压过杨易,但要是处置得当,那也是一等一的大功劳!

杨定国哼了一声,道:“战余外交,也不是不行,但你此去可要记住,万万不能丧权辱国!”他眼看张迈已被郑渭说动,却还是不忘扣紧“战余”二字!

郑渭听了,嘴角一笑。

曹元忠自也听得出其中三昧,也含笑道:“国老叮咛,元忠万不敢忘!”

张迈道:“契丹方面,元忠主理。洛阳那边……”他犹豫了一下,道:“文素,你去吧。”

范质见张迈委任自己,略有惊讶,随即欣然领命。

人选既定,曹元忠与范质又来请张迈定下外交方略,张迈道:“你们且去准备准备,临出发前,我再与你们详谈。”

……

众人告辞而去,郑渭独留,张迈道:“你素来懒散,事情能少做些必不会多要,今天怎么会越界侵权?”

郑渭道:“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早告诉你,两年之内,我们打不起仗!不动手只好动口,既打不起,自然要谈!再说,打完仗后本就该谈。我们之前不一直这样做的?我过去几个月刚刚安顿好农事,这是立国之本,跟着就要对内敲敲商户大族,对外敲敲孟蜀石晋,契丹肯自己凑过来我求之不得!这都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虽是外交,却也是我该管事务的延伸,怎么算越界!”

张迈忽地打开暗格,把薛复的信递过去,郑渭接过看了一眼,有些讶异,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如此表现。那你岂不是要……”忽然瞪了张迈一眼,骂道:“你这个人!忒坏!”

张迈斜嘴一笑,道:“这事虽未跟你商量,但今日你说的话,倒似跟我商量了一般。对契丹的事情,元忠出发前我来跟他讲;洛阳那边,范质出发之前,你跟他谈吧。”

……

耶律屋质回到馆舍,回想一路自己的言行,明明已经针对当前局势、双方优劣,甚至还深入到对张迈的性格分析,最后却还是功亏一篑,真不知是哪里出了纰漏,便听曹元忠来访,正自抑郁,忽听曹元忠来访。

见面后耶律屋质道:“曹将军此来,是来给我送行么?”

曹元忠笑道:“不是送行,是要伴耶律将军到临潢府一行。”

耶律屋质一愕,随即转喜道:“张元帅回心转意了?”

曹元忠笑道:“事情已有转圜,不过你们开出的条件不合我家元帅的心意,真要议和,必得另谈!”

耶律屋质笑道:“好说好说,只要肯谈,一切好说!”

……

潢水侧畔,一个须发半白的汉人老者看着手下交上来的卷宗,眉头深蹙,这个老者正是耶律德光的谋主韩延徽,在他身旁,耶律德光略显疲倦地道:“办得怎么样了?”

韩延徽道:“已经准备得七七八八了,再有一个半月,大事便定!”

耶律德光站起来,掀开大帐,看着正在变薄的潢水冰面,冷冷道:“没想到我契丹竟有这样一天……张迈,这笔账,我们迟早要算清楚!”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38章 无敌的底气 下一章:第240章 璧与罪
热门: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 犹大之窗 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 民国就是这么生猛02:辛亥革命 完全犯罪使者 法兰柴思事件 永远是孩子 乡村御医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鱼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