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谁的土地谁的家

上一章:第250章 驱虎吞狼 下一章:第252章 三月赌约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朔州的说书人形势,并非朔州所独有,整个河东地区,中部的太原有重点关照,汾南地区是由洛阳那边一步步渗透过来,至于北部,则主要是去年赵普带来的人马,除了太原以外的汾中地区,天策的宣传渗透已算十分成功。

洛阳那边各种娱乐相对丰富,天策的说书人变文僧进去了一批,只是增加了那里的娱乐项目,而且洛阳的文士众多,文人大多自负,不会因为几个故事思想就彻底投靠过去,所以天策的说书人和变文僧进入洛阳就像一条小河流入湖泊,很快就稀释掉,并未能取得一种近乎垄断的宣传效果,只是发出一种声音罢了。

但河东这边就不同了,这边的人大多文化程度比较低,是华夏尚武轻文的一块重地,民心淳朴爱国,民风质胜于文,唐末以来历代统治者都十分倚靠这个地方的兵源,却几乎都不怎么关心这个地区的教化,所以天策的宣传一进入到这个地方,就像一场大雨滋润了一片暗藏种子的干旱土地,很快就生根发芽,云、应、寰、朔诸州,百姓的华夷观念都被激发了出来,并且迅速形成了行动,各地汉家豪强坞堡自守,令得萧辖里军令不出州城,韩匡嗣政令难出云州。

赵普从朔州赶赴云州,一路上亲契丹的势力和亲汉人的势力犬牙交错,契丹人已经无法轻易控制全境道路,赵普甚至都不需要隐匿行踪了,只要避开那些亲契丹的庄园坞堡就可。

……

他快马疾驰,不多久便抵达云州。

代地如今正陷入半失控状态,萧辖里听了耶律屋质的话,干脆放开管制,不但放开了对境内汉人的管制,甚至允许境内商人和南部的晋国、西部的唐国做买卖。萧辖里本来担心如此放纵会让细作横行,耶律屋质用两句话就打消了疑虑:“我们现在就算管也管不住,不如就全放开了。反正我们的兵力调动不怕被人知晓,但商贸往来得多了,反而可以透过各种途径窥知平安城那边的动态。”

这一松动,竟意外地让民间的商业因子大大活跃起来。赵普到了云州城外后扮成商人,没怎么难就进入了云州,找到了接头人,在接头人的帮助下混入曹元忠居住的驿馆——若是在临潢府一带,曹元忠进入那里就会像耶律屋质进入秦西,和白珍珠掉进黑芝麻里差不多,想不被看出来都难。

而这时的云州胡汉混杂,萧辖里的控制力本就有限,而耶律屋质又效仿天策给予自己的待遇,没有断绝曹元忠的对外联系,竟许他进出酒楼、市集,许他与商贩士绅接触,只是暗中派人监视罢了,但契丹内部既然还有韩德枢这样两面三刀的人在,对曹元忠的监视网就可能没有漏洞,因此赵普才能见着曹元忠。

曹元忠既然北上,韩德枢、赵普、折德扆等人的情况鲁嘉陵都是知会过他的,这时听赵普说完朔州的情况,曹元忠心道:“当初放折、赵两个小伙子入代,也没寄多大的期望,没想到他们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现在代地的反胡联军遍布寰、应、朔、蔚诸州,只要拦住晋军北上的脚步,耶律屋质一旦同意割让代地,都不需要敕勒川那边移兵了,光是折小子折腾起来的人马,勉强就足以守土了。”

因此对这支人马颇为看重,再加上听说自己才到云州,耶律屋质就将朔州交割给石晋,这实在是对自己的侮辱蔑视,当日就去找耶律屋质,开口便向他告辞。

耶律屋质奇道:“曹将军才到云州没几天,我大辽皇帝都还没见,使节未完,怎么就要回去?”

曹元忠冷笑道:“还完什么使节?我此来是要议交割燕云十六州事宜的,现在贵国既然都要将此地割给石晋了,我还留这里做什么?被人看笑话么?”

耶律屋质一听就明白了,哈哈笑道:“曹将军若就这样回去,岂不无功而返?同样贻笑四方!”

曹元忠道:“那是我姓曹的犯蠢了!竟然相信了阁下!我殷殷而来,却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叫你们给耍了。但今日契丹信用既破,以后休想与我大唐再有和谈之日!”

他说完就要走,耶律屋质赶紧拉住,笑道:“曹将军何必急切,有话好说嘛。来人,上酒,给曹将军消消火气。”

曹元忠拍开耶律屋质的手,道:“严冬才过,哪里有什么火气!耶律将军也少跟我套近乎。我们唐人行事,信字第一。你既邀得我来,就该有些诚意。现在既要将朔州割给石晋,你我盟约便破,我还留在云州做什么?你若不放我走,大可将我看押起来,但那就是以我为囚了。”

耶律屋质见他神色不肯缓和,便也不再故作轻松,声音转冷,说道:“不是我大辽没有诚意,乃是贵国没有诚意。”

“哦?”曹元忠脸上露出怒极而笑状:“之前却不知道耶律将军倒打一耙的本事也很了得啊。”

耶律屋质道:“我大辽将燕云一货卖两客,这个贵国元帅早已知道,既然如此,就该知道一货两客,谁出的价高,谁给的钱快,谁就得货。洛阳那边已有动作,你们汉人有一句诗: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彼既有所投于我,我自然要有所报——这便是我契丹的信义所在!但贵国呢?既要议和,可曾有诚意释出于我?”

曹元忠道:“你要什么诚意?”

耶律屋质哈哈笑道:“很简单,只要贵国给我国一个承诺,我现在就能代替我主将燕云全部交给阁下——洛阳那边,一个县城也别想拿到!”

“什么承诺?”

“我们所要的承诺,曹将军应该早就知道了吧。”耶律屋质道:“只要曹将军能确保鹰扬旗不南下、汗血兵不北上,这燕云十六州就是贵国的了!”

曹元忠哈的一声笑了出来。

耶律屋质不悦道:“曹将军笑什么!”

曹元忠道:“阁下认为这可能吗?”

耶律屋质道:“两国既然要订盟约,自然要先停战,连战争都还不肯停,就要我大辽割地?古往今来,从没有过这样的事吧?”

曹元忠道:“当初阁下往见薛复将军,曾说你辽国寸金不求,便送出晋北,并助我天策吞太原、并河东——这是我们答应进行和谈的前提。如今和谈将要开始,你们却将和谈的前提,变成了条件——用如此偷梁换柱的手法来糊弄我,真当我曹元忠是傻瓜么!”

耶律屋质道:“我大辽的确寸金不求,这个说法当时出口,今日仍然有效!往后到了我主面前,一样有效!但我们就算寸金不求,至少也得保和谈可以成功吧,否则和谈未成,这边割州让土,那边却让让鹰扬军捅了一刀,到时候贻笑天下的就是我耶律屋质了。”

曹元忠道:“和谈未成之前,我岂能就制止杨、薛的进兵?焉知你们不是缓兵之计!再则,如今和谈尚未进行,贵国已决定割土,今日朔州,明日应州,一刀刀割下去,等到和谈就算真的成了,贵国拿什么给我们?割剩下的残州裂土么?”

“这个倒不怕。”耶律屋质笑道:“只要和谈能成功,我大辽自会交一个完整的燕云十六州给贵国。”

“都已经割给别人了,还怎么交?”

“土地在那里,又不会跑。”耶律屋质笑道:“到时候我们让石敬瑭再交出来便是。石敬瑭若敢不听,我大辽便帮贵国攻占,如果贵国嫌麻烦,由我们直接取了再交给贵国也不是不行。”

曹元忠仰天一笑,道:“你认为我们张元帅,会答应你们这等做法?”

“若曹将军认为此法不妥,”耶律屋质道:“那曹将军认为应该如何做才合适?”

曹元忠道:“我对你们契丹的诚信,已表怀疑。这场和谈,要么我现在就走,和谈破局;要么你们暂停割让燕云给石晋,等我们谈出一个结果再说!”

耶律屋质道:“那曹将军能保证和谈期间,杨、薛不会进兵么?”

“不能!”曹元忠道:“但我能保证,一旦和谈成功,杨、薛便不会进兵。”

“这样的做法,对我大辽来说太过被动。”耶律屋质淡淡道:“这样吧,我们各让一步。朔州,我们既已答应交给石晋,总不能出尔反尔。但为了表示对此次和谈的诚意,我们愿提前割让一州给贵国,以示公平,曹将军以为如何?”

曹元忠道:“割哪里?云州么?”

耶律屋质笑道:“云州是代地心腹,和谈未成之前,如何割让?我的意思,是先割让应州。”

曹元忠冷笑道:“咱们这是买卖牛肉?可以割一刀给我,割一刀给他?”

耶律屋质笑道:“依我看来,这和买卖猪肉也无不同。”

“你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诡计!”曹元忠道:“应州在云州之南,东毗蔚州,西南正挡着雁门关的路!石晋已经布置了重兵在雁门关,又有一支人马进入蔚州,你当我不知道么?这两支人马要进入云中,应州就是必经之路——你将应州给我,居心不问可知!”

“正因为应州有这样的地理位置,我才提议先给贵国啊。”耶律屋质道:“曹将军只要拿到应州在手,就可以封阻石晋北上的道路。往后我国就算要再割别的州县给石晋,也过不了贵国这一关了啊。这不正好能确保贵我两国和谈的继续进行么?”

“确保和谈?”曹元忠笑道:“我看你们契丹是想驱虎吞狼吧。让我们进入应州,不刚好能帮你们一挡石敬瑭的兵锋?”

“石敬瑭的兵锋?”耶律屋质笑了出来:“曹将军这话就好笑了。石敬瑭什么东西,他是我主的儿子,是我大辽皇帝的臣子!敢对我大辽动兵?我契丹就算把边境的兵马全撤了,只要插一支旗帜在城头,就管保石敬瑭不敢犯边!这几年天策铁骑纵横万里、威震天下,区区石敬瑭,我们都不怕,贵国却怕了?”

曹元忠怒眉一竖,道:“谁会怕那儿皇帝!也罢,土地人口,我天策唐军从来不嫌多!你既愿意提前割让,应州就拿来吧。你们有什么阴谋诡计,我曹某人也一并接下。但我警告一句,不要再玩火,省得惹祸上身!”

他说完这话,拂袖而去。

韩德枢韩匡嗣从屏风之后转出,韩匡嗣道:“恭喜耶律将军,激将成功了。这应州在朔州西北、雁门关正北,高行周部如今在灵丘县南,从朔州与雁门要北上,必须经过应州河阴县,从灵丘南要入云州,必经应州浑源县。应州若归了天策,他们两家就撞到一块去了。那时候便不想打也得打了!”

他这一阵马屁拍得响亮,自忖应该是恰到好处的,不料耶律屋质却没什么反应,反而陷入沉思。

韩德枢道:“屋质兄担心什么?”

耶律屋质道:“这条计谋颇为明显,曹元忠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后生了,会这么容易中计?若他是受了我的激将法,回头仔细想明白了,只怕反悔。”

韩德枢道:“这条计谋虽是明显,但他若不接着,又能如何?真的要和我们破局么?”

刚才话说到那份上,曹元忠若不接着,和谈便没法继续了,若他什么都没带回去就走,只会更加尴尬难以下台。

韩德枢道:“我曾到秦西,对那边的情况有所了解,他们天策大唐从外部看来十分团结,其实内部也分派系的。曹元忠这一派和杨易、薛复他们并非一系,这次来和谈,有点抢功劳的意思。若是成功,回去之后自然风光,要是就这么破局,轰轰烈烈地来,铩羽而归地走,回到秦西肯定没好果子吃。所以我以为,不是曹元忠看不破屋质兄的计谋,而是他有所顾忌,内心底气不足,所以就顺水推舟,作出一副被激怒的样子。”

“道柄所言有理!”耶律屋质沉吟道:“但曹元忠和薛复既非一派,他愿意接手应州,薛复那边却未必肯答应!薛复若不答应,那他们天策唐军的文武两派就会产生裂痕。但如果薛复答应了……”

韩德枢接口道:“那就是薛复也不想这次的和谈破局!”

“也就是说,如果薛复也顺水推舟……”耶律屋质道:“那就是平安城那边,也是底气不足!好,很好,非常好!”

……

曹元忠回到驿馆,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赵普,赵普惊道:“应州是河北西进、河东北上的必经之路,又正当云州之南——此三面受敌之地也!这种地方,如何能要!曹将军被那耶律屋质欺了!”

他这句话说得直了,这话换了杨易薛复来说,曹元忠还能承受,换了赵普——他算老几?

曹元忠横了他一眼,道:“应州地理我岂不知?我会答应,自有道理!”

赵普道:“就算有什么道理,也不该接手啊!这是一个大坑!”

曹元忠怒道:“元帅赋我大权,我军已占之地外,任我翻覆!既然是我已经决定的事情,就算是杨鹰扬、薛大宛来了,也不能推翻,却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赵普道:“可是……”

曹元忠挥手道:“有些事情,非汝所知!你这就去朔州,让折德扆将人马拉到应州来,先不要与雁门关的人冲突。我再致信平安城,让薛大宛派一支军马进入应州。代地虽然民风彪悍,但那几支军队总得好好整编整编,否则难以放心。”

这一次,曹元忠派出去的人耶律屋质虽然看在眼里,却是全不阻拦,任他们西去南下。

……

赵普才出云州,已有一人进入了朔州。

这日折德扆正在朔州城外训练士卒,他府州折家是将门世家,行军打仗于折家子弟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有这样的好根底,到了郭威手下后,很快就摸到了天策唐军的军事门路,而且他又是折从适的侄子,折从适对他自然不会藏私,从军事训练到作战指挥的系统都是倾囊相授,天策唐军的军事组织是在旧唐军事组织基础上,经过一路实战而沿革至今时今日的模样,与中原军事组织有所不同,但毕竟系出同源,尽管由于张迈的介入,天策唐军的某些军事理念已经半只脚踏进近代,但整体来说还是处在冷兵器时代的巅峰,与中原的军事组织还没有去到明显代差的地步,所以折德扆接受起来非常快。

他自以倡汉反胡的大义名分,召集起了代地这些军马后,好几次都想要进行整编,但正如雁门关内的那位宿将所料,他手底下无兵无卒做班底,靠什么来整编别人?所以几个月过去,只勉强整合出一营兵马来,其他部队仍然处于愿协调不听命令的情况——整个朔州的军备是靠着十几个首脑开会,大家集体决策来作战争准备。

这日折德扆正在将一批新的乌合之众整合起来,准备筹建第二个营,忽听人报说雁门关有二十余骑向这边开来,白承福已经带人去查看。

折德扆这段时间来对雁门关那边自是密切注意,但听说只有二十余骑就不放在心上,心想白承福应该可以摆平。

他正继续专心训练,不知过了多久,忽听马蹄声响,有数十骑朝这边而来,折德扆带了十几个手下迎到辕门,见来的是白承福就不甚担心,但很快就见与白承福同来还有二十余骑全是陌生脸孔,只为首一人似曾相识。

折德扆心道:“这是哪里新赶来的义军么?”

朔州的军马三分天下,一是本地豪强,一是白承福带来的吐谷浑,还有就是从各地赶来的义军。

人马近前,白承福哈哈笑着叫道:“折兄弟,你看谁来了!”

折德扆定眼看来人,那人笑道:“怎么,不认得老夫了?当初你游历秦晋各地,在老夫家可是打了整整半个月的秋风!”

折德扆大吃一惊,叫道:“原来是安叔叔!你怎么来了!”

来的竟然是安重荣!

这次石敬瑭派出三路大军,西路以石重贵为主将,而由两个老辣的宿将作为扶持,安重荣便是西路大军的副帅——此事折德扆当然知道!一军副帅,自然也不可能作义军前来投奔,虽然还没交谈,但折德扆隐隐然已经猜到安重荣要来做什么!心中一阵紧张,手不自觉地就朝腰间的横刀按去。

他的动作虽然细微,却还是逃不过安重荣那双毒眼,一声长笑道:“怎么,咱们五六年不见,你就这样迎老夫?”

府州与代地连成一气,边境上的各大家族素有来往,在这个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代,谁家拥立哪个皇帝都不打紧,各为其主嘛,但豪杰与豪杰之间、家族与家族之间,却自有一股不可轻犯的武人义气与江湖秩序在。

折德扆不敢失礼,上前跪下磕头,道:“折德扆给安叔叔请安。”

安重荣哈哈一笑,道:“不用客气,起来吧。”

折德扆站了起来,道:“听说叔叔如今是石晋太原留守的左膀右臂,怎么有空到朔州来。”

“你这话算人话?”安重荣道:“朔州是我家!雁门关又近在咫尺,老子顺便回家一趟,还论什么有空没空!”

折德扆哦了一声,道:“原来安叔叔是回家省亲了。也是,自从石敬瑭做了契丹人的儿臣,将燕云十六州割给外族,使我祖宗坟墓尽数沦陷番邦,自那以后,叔叔应该就没空回来了吧。”

石敬瑭卖国求荣,名声之臭在燕云十六州最甚!但他毕竟还是安重荣的皇帝,折德扆在安重荣面前直呼石敬瑭的名讳,还揭他的短,正所谓主辱臣死,安重荣身为人臣是不应该忍耐的,但他若要就此呵责折德扆,那就要得罪桑梓!折德扆一句不敬安重荣的话都没有,却一下子就要他难堪。

安重荣却是好像没听到一般,只是道:“正是!祖宗坟墓所在,岂能轻弃!幸好,陛下已经从契丹手里收回来了。我这次来,就是准备来接管朔州。石留守肯将这个重任交给我,也算是让我安某人衣锦还乡了。”

折德扆没想到他说的这么直接,脸色微变,那边白承福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就在这时远处马蹄声响起,却是有些凌乱,乃是各路义军以及朔州本地的豪强听说安重荣来纷纷赶来相见!朔州本地豪强自不用说,便是晋北各路义军,也大多与交游广泛的安重荣有交情。

不一会各路人马纷纷赶到,远远看见安重荣一个个翻身下马,有抱拳叫老兄老弟的,有跪下磕头叫叔伯公祖的,有的更抱着安重荣的大腿嚎啕大哭。

安重荣被一大群人团团围住,不是他的兄弟哥们,就是他的侄子侄孙,笑道:“几年没回来,没想到安某人在老家还有那么一点人气。”

他挥手招了招折德扆,道:“小子,这边的事情先别折腾了,走,跟老夫进城,老夫请你喝酒!”

他是初来乍到,但这朔州的确有他的老家,这句话说将出来理直气壮,一下子将折德扆变成了客人,而周围所有人听了这话却觉得再自然不过,半点不以为非。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50章 驱虎吞狼 下一章:第252章 三月赌约
热门: 不准跟我说话! 甩掉渣攻后嫁入了豪门/恶毒男配嫁入豪门后 绝对主角[快穿] 余音绕梁[重生] 大地主 迢迢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 医统江山 死亡飞出大礼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