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夜惊校园09

上一章:第8章 夜惊校园08 下一章:第10章 夜惊学园1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俩人还没正式跑进后厨呢,就听到厨房里传来了动静,于是俩人很有默契地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这里没有门,就是用塑料帘子挡了一下,能够隐隐绰绰地看到对面晃动的影子。

“谁!什么人在后面!”后厨里的人喝道,同时还传来金属和金属相撞击的声音。

齐思元以为,躲在食堂里头的人大概是秦海和张向荣,没想到传来的,却是高家骏的声音。

看来,那个时候高家骏先行离开,居然也是去了食堂。此时可能是听到后面的动静前来查看的。毕竟,制裁者砸墙那会动静不小。只是那时候还是制裁时间,估计他们不敢过来,一直磨蹭到这会。

“是我们。”肖莫航淡定地回答着:“我们刚从小卖部逃过来。”他一边说着,一面把他之前找到的小手斧悄悄塞进了自己的后背。

董非的那把小电钻在门开了以后就没顾上拿,当时他一手拉着齐思元一手拖着董非,那时就顺手扔了。

“肖莫航?”高家骏听到声音似乎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下。

“对。我和齐思元。”肖莫航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撩开了遮挡的塑料帘子。

此时后厨里正站着三个男人,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武器。高家骏手里拿着原本是大徐的十字弓,大徐手里拿着一把长西瓜刀,而李文涛则抓着一根大铁棍,都是紧张着蓄势待发的模样,对准着门边。

见到果真只有肖莫航和齐思元俩人出来,并且他们二人手里并没有拿着武器,气氛也就随之缓和了下来。毕竟之前也算是一伙的,高家骏对这俩人还是比较放心的。

此时俩人也听狼狈的,灰头土脸的,从头发到衣服都是灰扑扑的。

“你们怎么回事呢?刚才什么动静?”高家骏问,倒是放下了手里的十字弓。

肖莫航慢慢走过去,脸上做出惊魂刚定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道:“之前我们也逃到了食堂外头,谁知道门锁了,眼看没什么时间了,我们就躲进了隔壁的小卖部。谁知道,那怪物还是追来了,很快就破坏了大门。我们逃进隔壁的仓库,才发现仓库和这边的仓库连在一起,就逃过来了。”

“刚才真是千钧一发,怪物差点就追上我们了,刚好制裁者时间结束……也许是我们命大吧。”肖莫航感慨着说,眼神很是真诚。

高家骏几人听得是心有余悸,只有齐思元撇了肖莫航一眼默不作声,肖莫航的话不尽不实的,对于另外两个人,他没有提,但也没有刻意隐瞒的样子。就是那种,我没说是因为你没问到,而不是我故意不说的样子。

“走吧,大家现在都在大堂里,我们去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高家骏算是接受了肖莫航的说法。毕竟,怪物原先攻击的是食堂,砸了半天门以后,才转移去了其他地方。小卖部最近,和他们听到的动静符合,肖莫航的解释很合理。

肖莫航点了点头,跟在三人后面,就要一起离开厨房到大堂去。只是,高家骏在这个时候忽然停住了脚步,回头打量了齐思元一番,打量得齐思元一脸莫名。

“好像一直都没有听到思元同学说过话呢?还是像从前一样不爱理人啊!只是,二位什么时候交情这么好了?孟不离焦的。”高家骏笑着,像是在闲聊一句玩笑话,但是他望着齐思元的目光却充满了审视。

齐思元仔细一回想,确实,从遇到高家骏开始,有高家骏存在的场合,自己还真就没有说过话。

一开始是因为他谁都不相信,对高家骏一伙也好对肖莫航也罢,都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警惕。后来高家骏一伙人先离开,齐思元对秦海和张向荣说的话,他也无缘听见。再然后是现在,他不说话只是在把主动权交给肖莫航罢了。他总觉得很多事情肖莫航是胸有成竹的,自己何必多此一举。

结果,好像正是因为他的沉默,反而引起了高家骏的注意。

“第一轮制裁者时间,他救过我。”齐思元言简意赅,他无意解释太多,高家骏对他什么看法他并不在意,解释只是为了目前暂时的和平相处。他相信,未来这样的和平大概会越来越少。

“哦。齐思元同学两次都遇上了制裁者,也是运气挺不好的。”高家骏笑着说。

齐思元带着几分奇怪的神色直视他的眼睛,道:“你们没有遇上?第一次制裁者出现在了第一教学楼,我们就是在那里遇见你们的。你们没遇上?”第二次就不用说了,制裁者是先到食堂,发现进不去才去了小卖部的,那么高家骏那番意有所指的话就显得多余了。

高家骏被齐思元堵得一愣,从他遇见二人以来,似乎都是肖莫航在主导着节奏,所以他自然而然地认定齐思元是依附于肖莫航的,不说话是因为不善言辞,所以才故意试探一下,那里知道,立刻就被怼了回来。

而且齐思元望着他的眼神冰冷,还有几分对他智商的质疑,这令高家骏心中有几分恼怒。只是现在情况不对,他发现齐思元并不怕他,或者是,齐思元其实并不畏惧任何人,就像从前他刚转学过来那时候一样。因此,他在这里同齐思元起争执,是没有意义的。

一转眼,高家骏又瞧见肖莫航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居然有几分吃瓜群众看戏的意味。一时间,他也只好讪笑一声,自己转移了话题:“我们快走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说完依然率先带头离去,只是在心里给齐思元记了一笔。

落在后头的齐思元却在此时轻笑了一下,以极低的声音对肖莫航说:“欺软怕硬是人类根深蒂固的劣根性,当你预期的和实际不一样的时候,剥离出来的落差感会变成愤怒和仇恨转移到落差体身上。”

“大律师,我知道你还懂心理学,所以,请用通俗的语言概括一下,谢谢。”肖莫航挑了挑眉。

“通俗地说就是,他本来以为我好欺负结果发现并不是这样,这种曾经错误的认知在他心理形成了落差感,他开始厌恶我了。”齐思元说,他的眼神冰冰冷冷的:“他还是和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也没有吸取到教训。”

齐思元的话语间,似乎还带到了曾经的前尘往事,不过肖莫航没有追问,因为他们已经来到了食堂的大堂。

大堂里果然还有其他人,都是见过的。甚至,包括了那个满脸是血状若疯癫的方之俞。

只是他现在不疯了,整个人看起来也正常了,脸也洗了一下,只是大概受限于条件没有清洗干净,头发和脸上依然看得出血迹。

额头上的伤口也包扎了一下,看得出来包扎的手法并不专业,只是撕了衣服草草裹了一下,但方之俞的精神看起来还不错,脑袋上的伤大概就是看着吓人,其实并不重。

他自己一个人在一张桌子上坐着,眼睛盯着从后厨来的一行人。

然后就是秦海和张向荣,此时,马小露也和他们在一起,他们占据了大堂的南侧,最靠近门的地方,两个男人也是盯着从后厨走来的一行人,而马小露却躲在他们的背后,并不抬头。

韩叆则是一个人站在靠近后厨的位置,大概就是在那里等里面的人出来。见到高家骏几人完好地出来的时候,她有一个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的动作。

见到齐思元和肖莫航两人,方之俞的反应是挑了挑眉,而秦海他们显得十分惊讶,最后却是冷哼一声:“你们倒是命大得很!”

当初他们开门放马小露进来的时候,方之俞也趁机一起挤了进来,没见到那俩个小子,以为他们丢下马小露自己跑了。那时制裁者时间几乎就要到了,没有铁门的庇护,秦海希望他们瞎跑着就于是制裁者最好,一来可以延缓其他人的危机时间,二来他们总觉得这是两个碍事的人,消失了也好。

肖莫航和齐思元都没有理他们,甚至连眼神都是一扫而过,然后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观察起独自在那里玩军刺的方之俞。

“又见面了。”方之俞冲二人招招手,跟之前那疯癫的模样判若两人。

肖莫航朝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的招呼,不过也对着方之俞问了一句话:“为什么要杀林珊珊?”他问的时候,神情语气都和闲话家常一样,仿佛并不是在说杀人的事情。

此话一出出,除了齐思元和方之俞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你说什么?”高家骏瞪大了眼睛,望望方之俞,又看看肖莫航。

其他人的眼神,也齐齐聚向了方之俞。

方之俞的神态倒是没有太多的变化,并不因为骤然紧张起来的气氛而有所防备。他耸了耸肩,盯着肖莫航说:“那是因为她该死,她害死了宣美,又想害死我。”说着,他还指了指自己的额头,继续说:“这就是那个女人的杰作,她还以为我死了,结果我命大。杀她只是报仇而已。”

“她一个女人,是怎么伤到你的?你的力气那么大。”齐思元问,就按照当时方之俞和他们的距离,甩出军刺射杀林珊珊的力道来看,他的力气一点都不小。并且如果他的目标就是林珊珊并且准确命中的话,他甚至还练过。

方之俞冷笑一声,看了齐思元几眼,大概是觉得他有点面生,但是他依然对此做了回答:“她是宣美的闺蜜,我是宣美的男朋友,再加上,我们原本就是高中同学,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是朋友。结果——那个贱人——”他咬牙切齿地说。

随后,他朝众人大致说了一遍经过。

在平津中学的最南面,是学校的小树林。小树林后头有一个很小的人工湖。学生时期,有不少早恋的学生趁着晚自习,在那里头幽会。在很早很早以前,方之俞和吴宣美就是在这里幽会的人们中的一员。

毕业之后,方之俞和吴宣美进入同一个大学,维持着稳定的情侣关系,而林珊珊作为吴宣美高中时期的闺蜜,俩人也一直维持着稳定的友谊关系。

第一轮游戏的时候,方之俞和吴宣美还有林珊珊就是从人工湖那里醒来的。

这天晚上,三人本来应该在方之俞的家里进行朋友间的日常聚会的,结果醒来,就出现在了人工湖附近。

一开始,大家都很懵,没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大家都发现了手机和手机里的内容,也没有真正的把那些内容当一回事。甚至,吴宣美和林珊珊还怀疑,这些是不是方之俞的恶作剧。

他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弄清楚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然后才是惊讶和些许的恐惧。最后,三人决定离开。

小树林的西面是图书馆,图书馆正门是朝北的,对面是实验楼,实验楼再往北就是第一教学楼,三栋建筑几乎成一条直线。

在第一教学楼与图书馆之间的西面,正对着实验楼的是学校的小西门。那时一个很小的后门,日常并不开启。但是,那里却是离小树林最近的一个出口了。

于是三人决定到西门看看能不能出去。

上一章:第8章 夜惊校园08 下一章:第10章 夜惊学园10
热门: 杀人奇面馆 诗人 死神的新娘 男主跟渣男跑了[快穿] 被迫成为蜂王后 飞剪号奇航 玻璃之锤 与上帝的契约 罪案迷城:消失的女高中生 重生之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