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夜惊学园27

上一章:第26章 夜惊学园26 下一章:第28章 夜惊学园2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卫国强显然有些猝不及防,一时间他竟不能理解燕南瑞的意思。他望着燕南瑞,眨着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可是齐思元却明白了,燕南瑞这是彻底决心甩下他们了。于是齐思元想了想,从自己的三个燃烧瓶里,抽出了一瓶,递给了燕南瑞。

燕南瑞看了齐思元一眼,没说什么,将燃烧瓶默默地收下了。

方之俞动了动嘴唇,似乎是想阻止,但到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之后,齐思元就将剩下的两个燃烧瓶递给了方之俞,自己并不留,然后说:“一个给肖莫航。”

“你呢?”方之俞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

齐思元闻言笑着摇了摇头:“我们在一起,你们身手好,你们拿着也是一样的。”

燕南瑞看了看齐思元,他看齐思元的眼神带着一些疑惑,他大部分的时候,可以从齐思元简单的行为、动作和语言了解他的意思和想法,但是有的时候,他并不是特别能够理解齐思元的行为。

你说他冷漠吧,但不管是当初救程帅的时候还是大家逃出出地下室的时候,他都对别人伸出了援手。哪怕是现在,他把自己制作出来的保命利器,也毫不犹豫地将大部分分给了别人。

可是要说他乐于助人,又完全不是!他从来就没有表达过要帮助别人的意愿,大多数时候,他几乎是只理会他自己的小团体,甚至对于孙倩倩的求助,他都一口回绝了。

在这些事情上,燕南瑞并不是太能够理解齐思元的想法。

“南瑞,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卫国强直到此时,才有些明白过来,但似乎又不是真的能够理解,于是结结巴巴地问道。

“对不起。之前是我太天真,耽误大家了。孙倩倩说得没错,是我太过狂妄,自以为能够带领大家。如今,我放弃我天真的想法,大家请各种努力吧。抱歉。”燕南瑞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是一贯的冰冷,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更加理智冷静了。

“怎么会……你只是……我们没有人怪你,孙倩倩同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卫国强上前几步,急切地说,这时,他意识到了,燕南瑞放弃了他们。他从来没有想过,燕南瑞会不管他们。

孙倩倩闻言,看了卫国强一眼,冷哼了一声,眼睛里充满了对他鄙夷。

齐思元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他最不理解的,就是像卫国强这样的人了。什么叫“我们没有人怪你”?试问,你有什么资格怪别人?

燕南瑞只是一个判断失误,或许这个失误会要人命,但现场并没有谁是谁的责任,这个潘多拉系统给予大家的条件是平等的,在这种环境里大家也都是平等,每个人都有脑子,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

既然你们选择了相信并且跟随他,享受到这种选择带来庇护的同时,也要承担这种选择带来的风险。

可是,他们到了现在,依然还不明白。

但燕南瑞却想明白了,于是,他们说得越多,做得越多,就把燕南瑞推得越远。

显然,燕南瑞也并不想再同卫国强多说些什么了,只是重复着:“抱歉。”

“南瑞,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不管我们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说过会带我们出去的!”程帅到此刻也听明白了,一下子就着急了,燃烧瓶也不抢了,一下子就冲了过来,冲到了燕南瑞的面前。

“抱歉,能力有限。”燕南瑞就和齐思元并排坐着,也不管程帅是否居高临下,依旧是重复着那句话。

孙倩倩在一旁,发出了刺耳又嘲讽的笑声。

丁煜被这边的事情吸引,一不留神松了手,原本抱住的箱子,居然就那么轻而易举地被高家骏给提走了。

怀里一空,丁煜一惊,反应过来,又立刻朝高家骏扑去,想要将箱子抢回来。

齐思元一直在注意着在场所有人的动静,丁煜那边的变故一发生,他就皱起了眉头,然后说:“别抢,掉下来炸了大家都别想活!”简陋的实验室里临时制作出来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什么保障措施,这些人真是……

丁煜和高家骏听到齐思元的警告,这才有所收敛,抢夺的动作一下子就慢了下来,但是即使小心翼翼地,丁煜也是死死抓住了高家骏的手臂不放。

齐思元心中突然不耐烦起来,有些不想再和他们待在一块。只是,除了图书馆,不知道还没有其他安全的地方。肖莫航到此时都没有回来,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那头争执不休,这边的卫国强和程帅依然在纠缠着燕南瑞,直到——

“这么热闹啊?看来,我回来晚了。没有错过什么吧?”

一道声音响起,众人齐齐扭头,便看见了从门口大步走进来的肖莫航。

肖莫航笑嘻嘻地望着大家,仿佛并没有看见那些争执和矛盾,如在朋友聚会上迟到的人那般,笑着和所有的人打招呼。

见到他回来,齐思元莫名松了一口气,对着他点了点头。方之俞则大步朝肖莫航走过去,借着将燃烧瓶递给他的动作,稍微地同他解释了一下眼前的状况。

肖莫航听完,脸上的神色并没有丝毫地变化,就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他只是朝齐思元走去,在路过燕南瑞身边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将卫国强和程帅挤远了一些。

场面上的争执,因为肖莫航的突然出现,而暂停了。

“找到了吗?”齐思元问。

肖莫航摇了摇头。他知道,齐思元在问他有没有找到其他安全的地方。

齐思元显得略微有些失望,但是他仍然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随着肖莫航的进入,他的身后又缓缓走进来两个人,一下子又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

进来的人确实有一些醒目。正是秦海和马小露。

此时,马小露正搀扶着秦海,她还是那副柔弱的样子,红着双眼,抽着鼻子,仿佛刚刚哭完。她搀扶着秦海显得很吃力,也有些委屈。看在别人眼里,就好像她是被人胁迫的。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秦海。他的脸上、身上、鞋子上,甚至是头发上都沾染了血迹。

这些血迹大部分都是飞溅状的,因此看起来并不像是他自己的血。不过,他左侧的腹部有一大块浸染的血迹,并且,他正用手捂着那里,显然,他左侧的腹部是受了伤的。

“遇到了他们,跟他们说了一下情况,回来就晚了。本来还想提前去实验楼找你的。”肖莫航指指那俩人,对齐思元解释着。

齐思元看了一眼进来的秦海和马小露俩人,心到,这回人倒是齐了。他想了想,从地上站了起来,还拉起了和他一起坐着的燕南瑞。

齐思元看了一眼手表,三分钟倒计时,即将进入制裁者时间。

他也不管其他人,拉着肖莫航和燕南瑞,给了方之俞一个眼神,四个人独自走到角落,齐思元简单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方之俞和肖莫航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意见。燕南瑞略一思索,便提出了自己疑问。两个人一问一答,倒是将这个临时想出来且并不算太完整的计划逐一补全了。

“虽然还是有些冒险,但已经是目前能够做到最好的办法了。”一分钟之后,燕南瑞冷冰冰地总结道。

齐思元严肃地点了点头,肖莫航笑了笑没有说话,却伸出手细心地拍掉了齐思元因为坐在地上而沾染上衣服的灰尘。

因为这个动作,燕南瑞看了肖莫航好几眼,眼神奇怪。

方之俞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但他显然并不太在意这种细节,只是说:“反正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呗。”由此表达了对队友智商的充分信任。

对于方之俞这种莫名其妙的迷之信任,齐思元也有一些无奈。

此时,秦海和马小露也已经走到了大厅的光圈内,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而程帅和卫国强见到齐思元拉走了燕南瑞,也想追过来,但是中途被肖莫航看了一眼,莫名其妙地,他们站在原地就迈不动步子了。仿佛那一瞬间,有什么在阻止他们离开原地一般,仔细一想,又明明没有什么,他们依旧行动自如,却无法再朝燕南瑞走过去了。

他们没有追来,高家骏却是慢慢走了过来,他怀里还抱着那一箱子燃烧瓶,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摆脱丁煜的。

“四位聊些什么呢?为什么不和大家分享一下?现在这种情况,大家如今都坐同一条船。眼看制裁者时间又要开始了,如果你们有对付制裁者的办法,不妨说出来,大家的目的和诉求都是一样的。人多力量大。”高家骏说。

没等其他人说话,方之俞就先嗤笑出声了:“我说班长大人,你不如先把你怀里的东西给大家分一分啊!那可是对付影子怪的利器,你不妨交给大家,眼看制裁者时间又要到了,大家如今都坐同一条船,目的和诉求都是一样的。人多力量大。”他用高家骏自己的话,毫不留情地反讽了回去。

上一章:第26章 夜惊学园26 下一章:第28章 夜惊学园28
热门: 军少掌中宝 别打扰我赚钱[星际] 那时的某人 我在星际养熊猫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我们哥哥没划水 当事业狂遇见工作狂 异域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