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夜惊学园53

上一章:第50章 夜惊学园52 下一章:第52章 夜惊学园5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距离吴美丽最近的人自然是高家骏,吴美丽一动,几乎就是要同他脸贴着脸了。

偏偏高家骏此刻动弹不得,他惊骇地挣扎了一下,发现身体又往下沉去,很快,漫出泥面的泥水就呛进了高家骏的口中。

吴美丽还在奋力地挣出泥潭往外爬着,董非却只是淡淡地撇了她一眼便不再理会,反而更加专注地欣赏高家骏已经满是泥土还混合着眼泪和鼻涕的脸。

“求求你,放了我。我已经知道错了,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错了,对不起……对……咳……”又一口脏水混着泥沙灌入了高家骏的喉咙,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了,然而更加刺激着他的神经的,却不是这种马上就要被埋葬的窒息感,而是他身旁依然不断蠕动着的吴美丽。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董非却真的伸手去拖高家骏了,他把已经被泥土淹没到下巴的高家骏用力拖了出来,使他的胸口得以再次露出水面。

那一瞬间,高家骏觉得自己的呼吸顺畅多了,丝毫都没注意董非那伸手一提,力大无比。

“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初你看着我的时候,一直说的‘恶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董非笑着身手拍了拍高家骏的脸。

“就像你现在的样子,肮脏、卑微、渺小、可怜,就像臭虫一样,确实挺恶心的。”董非说。

“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高家骏神志不清地胡乱道着歉,可是吴美丽突然用力一拉身体,直接就将冰冷的脸贴到了他的脸上,吓得他连声惨叫。

吴美丽的手终于从泥土里挣脱出来,那双泥泞的手在高家骏的头和脸上摸索着,口中发出沙哑的声音:“为什么啊!我是老师啊!我是你们的老师啊!怎么能这么对我……你们都是魔鬼……魔鬼……”

高家骏吓到后来,几乎都要昏厥,但董非似乎并不愿让他昏厥,反而抽出了一把长刀,直接斩断了吴美丽的双手,然后用力拍拍高家骏的脸:“清醒点,别吓晕过去,否则她一会咬你脖子我可不管。”

这样一来,高家骏愣是没让自己吓晕过去。

吴美丽的双手被斩,身体的另一半还在泥土里,于是只能扭头转向董非,一边问着为什么,一边喉咙里还发出“嗬嗬”的声音。而董非却对她狰狞可怕的模样毫不再意。

“你害怕吗?”董非问高家骏,视吴美丽为无物。

高家骏只知道拼命地点头,其实早已神志不清。

“我那时候也很害怕呢!”董非说,“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董非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个清冷的声音突兀地从他的背后插了进来。

董非没有回头,却是眉眼弯弯地笑了:“你来啦。”语气里不带一丝意外,还仿佛是遇见老朋友一般,略显雀跃。

齐思元慢慢地靠近小湖边,吴美丽还在摇晃着,跟天上挂着的风筝一样。董非脚边不远处躺着半身是血一动不动的马小露。然后就是哭得已经完全丧失了尊严的高家骏。

“你是今晚这场游戏的监管者吗?”齐思元一贯的性格就是不拖泥带水,说话连个弯都不绕。

“肖莫航跟你说的?”董非终于转身面对齐思元。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五米,可是董非现在背着光,齐思元忽然觉得他的面目有些模糊不清。

“一半吧。他只跟我说了系统和监管者的事情。但我总觉得我应该来问问你。”

“为什么是我?”董非好奇地反问。

“因为好几件事情串联起来,我能想到的人,大概就是你了。”齐思元叹息。

董非的眉头一挑:“愿闻其详。”

可是齐思元却没有立刻说出董非想要听的,而是想了想却反问:“我要是说得对,你能停手吗?”

董非又笑了:“那就要看你说得对不对了。”

这其实已经算是变相的承认和拒绝了,齐思元现在猜测的一切也都只不过是他的猜测,对不对的,还不就是董非一句话的事情吗?

然而齐思元想了想,还是上前了几步说:“好,我说,你听听看。”

“从一开始,我见到所有人之后,心底里就一直有一个疑惑。那就是这个游戏为什么会以班级为单位将所有的人都拖进来?又为什么是平津中学的高三一班?我相信,所有事情的发生,一定会有一个共同的支点,而支点的背后,也必定有相应的缘由。”

“所以又回到原来的问题上,为什么是我们?我们究竟有什么特别?”

“你凭什么认为今晚的游戏参与者是特别的选择而不是随机性的选择?”董非此时突然插话反问了一句。

齐思元点点头,回答他的问题:“必然是特别的,因为假如随机以某样事件为单位的话,必然就会遵循某一种原则,比如,就近、方便或者隐蔽。因此,被选中概率最大的应该是同一时间地点同时在某一处的人,比如郊游的旅行车、突然失去联络的飞机,某个偏僻区域的村落等等。如果是以集体为单位的话。”

“假设,在本次游戏中一定要以班级为单位的话,那么有大把人员多样并且集中的在校生可以选择,可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已经毕业十年、所有的人散落在天南地北、并且早已各种拥有着各种不同的人生和命运的我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和力量让我们重聚,并且,地点还是在十年前我们曾经就读过但如今早已陌生的学校?”

“所有人的重聚,一定不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我猜测,我们因为某一种原因,在十年之后的今夜,重聚在了游戏里。可是这个原因是什么呢?这就是我今晚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于是,在我不知道这个原因之前,我先假设这个原因的存在,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慢慢寻找答案。”

“呵,不愧是学霸,你把今天的游戏,也当数学题解了是吗?”董非这句话倒不是在问齐思元,他轻笑着低喃,反而像是在自言自语。

齐思元也听不清他嘀咕了什么,于是继续说自己的:“在肖莫航对我说系统和监管者之前,我更多的在思考游戏是什么以及它存在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这令我走进了一个误区。”

“直到肖莫航对我解释了系统和监管者之后,我才明白,我需要思考的,并不是系统制造游戏的意义,而是本场游戏对我们这些所谓逃生者的意义,以及对于本场监管者的意义。”

“我的第一个假设是,我们进入游戏是特殊的。那么,建立在这个假设的基础上,得到的第二个假设就是——我们是特殊的,本场游戏的监管者也是特殊的。”

“在这两个假设都成立的基础上,推理一下子就变得简单多了。”

“事情很快就划定在,十年前,平津中学,高三一班所有人,以及和这个时期和我们有关的一切大事件。”

“为什么一定是十年前的高三?不是还有高一和高二呢嘛?我们一直是同学,没有分过班。”董非又问。

“因为我和肖莫航。”齐思元停下来看了董非一眼,眼神宁静:“因为我和他都在。”

董非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齐思元和肖莫航是高三下学期才转入他们班的转学生,此前的所有事情,他们都不曾参与过。既然他们也在,那就表示,在齐思元的假设之上,他们二人也是假设二的参与者,不仅能够划定是高三时期,还能够直接划定是高三下学期发生的事情。

“原来如此。”董非恍然大悟地说着:“时间过去太久,我都差点忘记了。”

“既然时间过去那么久了,既然你也忘记了很多事情,不如就全忘了。何必一直苦苦记着一些梦魇,束缚得自己无法挣脱呢?”齐思元略略歪头望着董非,没有继续原本的话题,反而转移了话题。

董非倒是并没有齐思元预期中的生气,反而是笑了起来,他反问齐思元:“你知道什么是跗骨之蛆吗?就像是刻在骨头上的烙印,不管你走到哪里,它一直都在那里,时不时就跑出来,令你钻心地疼,越想要忽视就越痛不欲生。记忆中的梦魇便是如此,挥之不去。后来我想通了,你如果想要让它不再疼痛,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们彻底地拔除。”

“所以,你是在拔除你的跗骨之蛆吗?今天?”

董非仰头,哈哈哈地大笑起来,然后,用像是一个极其熟稔的朋友那样的语气对齐思元说:“你别想提前套我话,我们谈好条件了,你要先说完你的分析,我再决定什么告诉你,什么不告诉你。”

“好的。”齐思元点了点头,情绪上依旧没有太大的波澜,仿佛对董非的应对早有预料。

“那我继续说。也就是在二十分钟之前,我才完全理清楚了我假设的可能性和肯定了以上我说过的已知条件。随后,我很快就想到了你。”

“想到你这件事就更简单了,在我们高三的下学期,发生的所有事情基本都与沉闷的学习息息相关,排除掉那些,可以称之为特殊事件的只有两个。”

“一,你的突然转学;二,肖莫航的突然转学。肖莫航的转学虽然突然,但是他来学校和大家道过别了,当时不少暗恋他的女孩子还偷偷哭了。而你的所谓的转学,你我心里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对吧?”

“既然目标锁定了你,那我就把从遇见你开始到后来发生的一切进行回想和联系。很多事情,自然呼之欲出了。”

上一章:第50章 夜惊学园52 下一章:第52章 夜惊学园54
热门: 修仙之逆徒追妻记/逆徒修仙指南[穿书] 将军攻略 怼妮日常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 别相信任何人 永夜君王 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 穿成万人迷受的白月光[穿书] 半脑 真相推理师: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