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古村迷雾04

上一章:第62章 古村迷雾03 下一章:第64章 古村迷雾05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院子里的暗处还站着两个人,刚才这头几个人的互动全都落入了他们的眼底。

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可是他的脸上却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儒雅和沉稳。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娇俏的女孩,大大的眼睛,满脸的天真无邪。

“哥,那两个人好厉害,出招的速度真快,我几乎都没看清他们的动作。”娇俏的女孩一脸单纯地说。

“有趣的难道不是那个叫‘元元’的男人吗?瘦弱、干净、斯文,不说话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仿佛是他身边的男人在主导着一切。可是当他一开口,焦点却一下子就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令人无法忽视。有趣有趣。”年轻男人淡淡笑着说。

几个人说话之间,天上的浓雾渐渐地越来越浓厚了。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手机,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叮”的声音。

老玩家们几乎都是条件反射地就去拿手机,新人们却还有一丝茫然。

欢迎大家来到古村!

现在发布古村第一个任务:

躲过今晚的危机,顺利活到天明。

祝大家好运!

手机上就只有这么短短的几句话,很多人都不明所以。

“真是好简短的任务啊!连提示都没有。”方之俞抬起头来,一脸茫然地望着齐思元。

“系统没有提示,就说明,提示在其他的地方。或者提示早已经给出了。这类型的游戏不可能让我们纯粹地去拼运气。对于系统来说,运气的变数太多了,并且毫无指导意义。”齐思元轻声说着,已经开始仔细观察起整个院子来。

“对面是不是有一个一样的院子?”这时,燕南瑞朝着齐思元走了过来。

齐思元点头:“没错。”

“你注意到每间屋子的门了吗?”燕南瑞又问。

齐思元眉头一黜,摇了摇头。

“这间院子,有十二个屋子,从西往东数,我在第五间。木门上有一个磨损得快要消失的‘辰’字。”燕南瑞说。

“我在南瑞隔壁,门上是一个‘卯’字。”孙倩倩也跟在燕南瑞的后头说。

听到这里,齐思元就明白了:“十二间屋子,十二地支。看来我还是错了。”

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我原本以为两个院子是相互对称的,其实并不是。我们那边有十个屋子,如果这边是十二地支的话,那边对应的就是十天干。可是这样的话,就有一点显得非常奇怪了。”

“哪一点?”燕南瑞偏头一问。

“我们来的时候发现,你们院子的地势和墙面都高过我们的院子。天干代表天道,地支代表地道,天干怎么会低于地支呢?”齐思元说。

“你对这个也有研究?”燕南瑞略有些讶异地问。

齐思元苦笑:“并没有,只是知道一点常识和皮毛而已。”这种古老的风水阴阳学说,年轻人懂的确实不多。

这两个人已经快速进入了案情分析的状态,可是其他人,特别是大部分新人却并不能理解。他们彷徨着,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才好。只有本就彼此认识的人之间,才压低了声音互相说着什么。

即使方之俞同新人们说明了系统和游戏的性质,可仍然有人是并不相信的或者说并不在乎的。

“你们够了!不要在这里演戏了。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究竟想要干什么!更不管你们编了什么鬼话来骗人!总之,我们要离开这里!”院子中央的一个中年富商模样的男子大声说着,他长得肥头大耳的,手里却紧紧牵着一个浓妆艳抹的靓丽女人。

“对!我们要离开!没人要相信你们的鬼话!”接话的人是原本躺地上同另一个人扭打的其中一位,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也不打了。这人此时正抹着脸上打出来的血说。

“走哇!又没人拦着。”方之俞瞪圆了眼睛说,那表情仿佛在说“你们好奇怪哦,门就在那里又没人拦着,走啊,吼什么吼,多吓人啊!你们是智障吗?”

那富商模样的男人一愣,确实,院子的大门敞开着,不仅没有人想要留下他们,其他人都明显是并不想理会自己的模样,所以他为什么会紧张地觉得有人要留下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那头忽然又进来了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吴刚。他带着对面院子的人一起过来了。

吴刚一到,就屁颠颠地跑到了肖莫航的身边,邀功似地说:“肖兄弟,我同他们都解释清楚了,果然,很快就接到了系统任务。只是……这任务,连个说明都没有,您看这是什么意思呢?”

系统说存活到天亮,并且只是第一个任务。可是这个游戏本身就是一个生存游戏,哪一次不是为了存活?

所以,这任务说了不是等于没说嘛!

“刚哥您等等,我们这边也在分析着呢。”肖莫航回答说,吴刚对他客气,他也不介意礼尚往来。

吴刚被肖莫航一声“刚哥”喊得受宠若惊的,口中连忙称是,立刻识时务的不再多说话了。

那中年富商见人又多了,也许是为了挽回面子,也许是为了壮胆,于是又大喊了一声:“我们要走了,还有人要一起走的吗?”

除了刚才帮腔的打架男之外,之前围在方之俞身边听科普的还有两个年轻男人,都是二十来岁大学生的模样,他俩明显是互相认识的,默契地互相对视了一眼,也走到了中年富商的身边。

这时,天上的浓雾已经降到了肉眼可见的位置。

没有其他人再响应中年富商,于是他牵着浓妆女子,带着三个人,快步地朝门外走去,时不时还转头警惕地望着其他人,害怕遇到阻拦。

这时,从齐思元他们院子里过来的那对中年夫妻中,男人很快也朝富商喊了一句:“能……能带上我们吗?我们也走!”

他们虽然进来得晚,但并不妨碍他们判断出中年富商这一行人是想要离开这里的,于是赶紧开口发出请求。

那中年富商只是稍微一犹豫,很快便点了点头。夫妻俩便也很快就跟了上去。这期间,他们还紧张地看了看吴刚和肖莫航,发现他们完全没有阻拦的意思,这才放心地走了。

确实没有人愿意理会这些新人要干什么。老玩家们心里都明白,他们是根本无法离开的。

齐思元和燕南瑞在交换了信息之后,已经在院子里四处查看起来了。

那一堆隔岸观火的兄妹,却在这个时候一齐朝齐思元走去。

“天干和地支中又分阴阳,阴干阳干与阴支阳支。同时地支又划分五行。你说的高低或许指的是阴阳。这里头各种学问和门道太多了,一时半会是找不出什么规律来的。所以我觉得,这第一个逃生任务的关键,未必就在天干地支上。”儒雅的年轻人来到齐思元的身边说。

见齐思元回头,有些惊讶地望着自己,年轻人伸出手去说道:“你好,我叫白庚。这是我的妹妹,白癸。”

齐思元愣了一下,随即也伸出手去,轻轻和这年轻人握了一下才松开,然后道:“你好,我是齐思元。请问你有什么高见?”

这一幕看得吴刚心里可不是滋味了,想当初他想和齐思元握手的时候,齐思元可不是这个反应。

“白鬼??这名字……”方之俞上下打量着那位看起来天真可爱的小姑娘,都说人如其名,可人家这么可爱,跟鬼可一点都沾不上边。

“你可闭嘴吧你!”肖莫航揪着方之俞的领子,将他丢到了一旁去。心想,这两兄妹的名字,可真是应景啊。

白庚倒也没有理会方之俞,转而又去和燕南瑞握手,俩人交换了姓名之后,他才开始回答齐思元的问题:“我觉得这天上的雾气十分奇怪,与其纠结于暂时想不明白的天干地支,诸位不如想想自醒来之后,身边有没有发生什么可能与线索有关的事情。”

燕南瑞礼貌地同白庚握了手后,听了他的话,也沉思起来。

“起雾了,关门关窗,小心火烛。”齐思元突然说出了这几个字。

他们三个说话并没有避着其他人,别人听得不明不白的,可白庚和燕南瑞马上就想到了不久前打更路过的更夫。

“起雾了是?”白庚疑惑地问道。后两句的来源他们知道,但前一句,燕南瑞和白庚并不知其源头。

“我们那个院子的老东家说的。他强调了不止一次关于雾的事,还叮嘱我们夜里要待在屋子里不要乱走,并且,还给我们送来了一盏油灯。”接话的人是肖莫航,他来得早,算是比较了解情况的。

“你们那边还有房东?”白庚的脸上立刻浮起了感兴趣的神色,他们从醒来之后,这院子里出来的都是玩家,而对面的院子却似乎出现了NPC。

“油灯?”燕南瑞却注意到了这一点,然后他突然转身,朝同院子的其他人的屋子走去。

燕南瑞按着顺序,一一推开了别人的屋子,俱是漆黑的一片,别说油灯了,连点火星都没有。

“思元,你那个屋子,今晚怕是不能待了。”跟随在燕南瑞身后查看了一圈的肖莫航,脸色沉重地对齐思元说。

齐思元点了点头,没想到,自己居然是本关第一个被选中的死亡对象!

“雾气越来越浓了,感觉再过不到半小时,就会笼罩整个院子的。你们那边的NPC还说过,要待在屋子里关好门窗?”白庚问。

“这句话是一个陷阱吧。”燕南瑞皱着眉说,他也弄明白了第一关的伎俩。

“这个游戏是这样的。有时候,这种提示既是陷阱又是生机。既然对齐思元来说是一个陷阱,那对别人来说,未必就不是生机。”白庚说。

他这样解释也有道理,倒确实符合系统一贯的套路。

“那我们先各自回屋吧,等雾下来了再看看。”肖莫航说:“思元就去我屋子里。你们……”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就有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了山涧之中。

老玩家们还算淡定,心里都知道,大概是那几个准备要逃跑的新人出事了。但凡有新人比较多的场次,总要出点类似这样的事情,大家也算习惯了。

新人们就完全不一样了,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但是,齐思元注意到,唯一例外的却是那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不管发生了什么,他的眼神都一直是平静而且冷漠的,并且他一直站在角落里,面无表情,一声不吭。对于其他胆怯的成年人,他也没表现出什么不屑的神情来。

望着那个少年,齐思元不禁有些愣神。

“是不是很像?”肖莫航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伏到了齐思元的耳边低声说。

“嗯?”齐思元眨了眨眼睛转头。哪知,肖莫航的嘴就靠在他的脸颊边,贴得极近,这一扭头,他的嘴唇居然就直接擦过了肖莫航的嘴唇。

当齐思元反应过来的时候,耳根已经红透了。他立刻扭回头去,面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

肖莫航发出了低沉的轻笑,然后才若无其事地轻声说:“像你十二三岁的时候。那种气质和状态,简直一模一样。不过,你长得比他可爱多了,却也比他瘦多了。”

自己十二三岁的时候?齐思元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每次看到那个少年,都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如此。竟然是像自己!可是!肖莫航是怎么知道的?他们成为同学的时候,自己也已经十六七岁了吧!

在肖莫航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思忖间,院子外面很快就有了动静。

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喊声由远及近,然后门口就呼啦啦地跑进来一串人。

他们奔跑的速度极快而且惊恐万分,惊得原本站在门口附近的那几个新人纷纷避让。

第一个跑回来的那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他们还好,就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表情惊恐万分。

第二个进门的那对中年夫妻就不一样了,衣衫不整、丢盔弃甲的模样。妻子尤其狼狈,原本盘在头顶上的长发披散了下来,随风乱舞着,发丝还有一半贴在了脸上,披肩掉了一半,鞋子也跑丢了,光着脚被她的丈夫一路拖了回来。

第三个进门的是那浓妆艳抹的女子,她紧跟在夫妻二人的身后进门,虽然也狼狈,但比那妻子好多了。

五个人进门了好一会,那中年富商才哭叫着跑了进来,嘴里还不断喊着:“别跟着我……别跟着我……又不是我害你的……别跟着我呀!”

富商冲进院子的时候,半边脸上、手上全是血,身上的肥肉不断抽搐抖动着,艰难地向前奔跑。

当最后一个人也跑进来的时候,新人们发出了尖叫声。其中,齐思元他们院子的那对姐妹叫得尤为大声,仿佛吓得肝胆俱裂。

最后进来的,是一个早已经血肉模糊的人。

他的浑身上下已经没有完好的地方了,连头发都没了,血人一样的就奔进了院子。

然后,血人伸出了手,抓向众人。新人们一阵惊慌失措地乱跑。

可是血人却在下一秒轰然趴下了。他嘴里最后发出的,只有一个“救”字。之后,他趴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动静。

“发生了什么?”燕南瑞走到惊魂未定的两个大学生身边。他们两个的状态看起来比其他几个人要好得多,比较适合问话。

果然,他们虽然也受到了惊吓,但并没有丧失理智。其中个子高一些的大学生说:“我们跟着老魏出去,顺着大路走,没有看到一个人。我们也不知道哪里能出村子,然后林海就说,往下走就是下山,肯定没错。”

“于是林海就开始带路,我们越走房子就越少,本来还高兴来着,想着很快就离开这个奇怪的村子了。可是,村子外面却起了大雾。那个雾特别奇怪,在村子外头浓得像白烟一样,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却没有漫进村子里来。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阻挡住了一样。”高个子大学生的语言组织能力还挺强的,表述得非常清晰。

他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又咽了几口口水,这才又接着说:“我和小宁觉得那雾气不对,当时就稍微停了一下。可是,林海却一头扎进了雾里,然后就传来了他的惨叫声。当时老魏半个身体也跨进了雾里,然后又叫着摔了回来。之后……之后……我们就看见……就看见……”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我们就看见一个血人跑了出来。我和小宁吓得掉头就跑,头也不敢回,就一直跑回了这里。”

这样一来,他把情况大致就都说明白了。

高个子大学生口中的老魏,指的大概就是那个中年富商。林海应该就是之前与人扭打并给老魏帮腔的人,也就是现在地上趴着的这个血人。

林海出事之后,剩下的那些人还算机灵,就一路跑回来了。林海一直也没死,居然也在他们身后跟着跑了一路,直到刚才……

其他人都没受伤,就一个老魏也碰到外面那雾气了,所以被腐蚀了半边脸,加上身材富态平时又不运动,跑了这一路,进了院门就躺地上不动了。要不是他还喘着粗气,别人几乎都要以为他和那位林海一样,已经死了。

值得玩味的是原先一直被老魏牵着手的那位浓妆女子。她逃跑的时候可没记得要拉老魏一把。甚至是到了现在,她望着老魏那半张血脸,整个人都躲得远远的,不愿意靠近老魏半分。

“看来。今晚就是这雾了!”白庚一直手撑着下巴说道:“各位,现在赶快回自己的屋子里去吧!切记,禁闭门窗,不要出来。不要点灯,更不要点火。如果系统没有特别提示,最好都别点开手机!切记。”他对着所有人说。

齐思元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白庚抢先说了。这样也好,省了自己口舌。他和肖莫航对视了一眼,又抬头望了望天,果然已经肉眼可见的白茫茫一片了。他们也不再多说,立刻打算回自己的院子去。

方之俞见状也想跟着过去,却被齐思元阻止了:“方之俞,你在哪里醒来,便回哪个屋子里去。这些屋子的排列和那些天干地支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先过了今晚,明天我再来找你。刚才白庚说的话你也要切记,不要乱来。”

上一章:第62章 古村迷雾03 下一章:第64章 古村迷雾05
热门: 有凤来仪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 迷宫馆诱惑 假正经男神 一张俊美的脸 樱的圈套 抽泣的死美人 全职高手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世界第一度假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