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大风起兮

上一章:第1043章 定计 下一章:第1045章 王寅的决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次辅的值房不算奢华,只有一张胡木小床,梨木的桌子,随便放着几把椅子,小火炉烧着,上面放了一把铜壶,白气从壶嘴窜出来。

光看摆设,几乎就是个苦读的书生,实际上高拱这些年也的确如同苦行僧一般,他很认可唐毅的一句话,要先正己再正人,尤其是执掌吏治,百官升赏处罚都在一念之间,要求别人做到,自己必须先做到,这样说话才能硬气。

自从隆庆南巡之后,千斤重担都压在了高拱的肩上,他每天睡觉的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时辰,身形日渐消瘦,不过高胡子眼睛里不揉沙子,哪怕一点错误,也瞒不过他的眼睛,京中百官在高拱的统御之下,战战兢兢,临渊履薄,一点不敢懈怠。

高拱闷着头拟了二十几份公文,口渴难耐,起身抓起铜壶,给自己沏了一杯茶,不是什么好茶,就是普通的花茶,一个银元二十斤的大路货,高拱也没心思品尝,能解渴就行。

正在倒水的功夫,外面脚步声急促。

“中玄公,小弟求见!”

门一推,张居正从外面走了进来。

高拱瞳孔猛地一缩,突然一屁股回到了座位上,轻蔑一笑。

“敢情是张大阁老来了,不容易啊,难得你眼中还有老夫!”

张居正心里咯噔一声,陪笑道:“中玄公说笑了,您奉命留守京城,乃是百官的主心骨,小弟凡事都要听从中中玄公的指派。”

“未必吧!”高拱抓起茶杯,灌了一口,饱含讥讽道:“私会阉竖,密谋于暗室,封锁宫廷,捉拿内相……”高拱越说越气,狠狠一拍桌子,“你好大的威风,只怕元辅大人都多有不如。倒不如我高拱把椅子让给你,这大明朝全都听你一个人的,如何啊?”

高胡子须发皆乍,声若洪钟,说不吓人,那是扯淡,张居正的后背都潮了。他勉强稳住心神,深深一躬。

“中玄公,小弟此番前来,正是要向您老坦白,宫中的确出了大事。”张居正见高拱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又凑近了几步,压低声音道:“冯保和李芳内讧了!”

此话一出,高拱僵硬的脸终于缓和了一丝。

高拱身为次辅,为国多年,那也是耳聪目明,昨夜冯保和李妃骤然发动,把李芳拿了下来,虽然深夜之中,高拱得不到消息,但是天不亮就有人告诉了他,甚至高拱知道的比张居正还早一点。

但是高胡子却没有动作,原因何在呢?

首先高拱认为情况不明,内廷的事情,外廷不好插手,再有隆庆不在,他身为帝师,这时候硬闯内宫,有倚强凌弱的味道,他没法向隆庆交代。

其次高拱并不在乎,以如今文官集团的实力根本不怕他们玩什么花样,高拱有足够的信心力挽狂澜,即便他做不到,还有身在东南的唐毅,所幸就好好看看猴戏。

但是,令高拱意外的是张居正竟然跑到了宫中,还商讨了好半天,高胡子心中的火气蹭蹭蹿起。

以往张居正就和阉竖多有往来,身为宰辅,不能爱惜羽毛,和那些腌臜龌龊的太监断然切割,难免有失相体,高拱相当不满。

“张太岳,宫中规矩大若天,李芳身为司礼监掌印,冯保不过是区区一个秉笔,他凭什么拿下李芳,以下犯上,这样的事情是内讧吗?我看是造反!要立刻把冯保抓起来,严刑拷问,绝不姑息!”

高拱怒道:“陛下南巡,首辅托付,老夫已经立下了军令状,无论如何,都要维护朝中大局,断然不会允许破坏规矩的事情!”

高胡子果然法眼如炬,一下子就抓到了关键之处。张居正深吸口气,“中玄公,请容小弟把事情原原本本,向阁老禀报。捉拿李芳并非是冯保一人所为,还,还有李贵妃!”

“老夫早就知道,没有她下令,谅冯保也不敢胡来,不过想用一个李妃就吓住老夫,那也是痴心妄想,等陛下回来,老夫第一个要弹劾的就是李妃!司礼监掌印虽为皇家奴婢,却肩负批红之责,与内阁共同把持相权,关乎朝廷制度安危。她一介女流,连皇后都不是,就敢随意罢免一个内相,谁给她的胆子?莫非要后宫干政吗?”

张居正的心都在滴血,李氏啊李氏,你个蠢材,捅了多大的篓子,你知道吗?

换成普通人,早就被须发皆乍的高拱吓住了,不过张居正终究不是凡品,他连连施礼。

“中玄公高见,不过李贵妃毕竟是太子生母,关乎重大,动了她不要紧,太子殿下刚刚十岁,尚在冲龄,宫中诸事又以李贵妃为主,身为臣子,陛下不在京城,我们不能随意妄动。”

高拱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若非拿不住,高胡子早就带人把宫里给围了。

眼下隆庆不在,高拱虽然大权在握,可是却更要谨慎小心,一旦随便行动,就会被说成要谋朝篡位,图谋不轨。

高胡子也是有苦自知。

“张阁老,老夫拿李贵妃没有办法,可是陛下有,要不了几天,陛下回京,自然见分晓。她李贵妃有几个脑袋,能向陛下交差?”

张居正叹口气,“中玄公,以小弟之见,李娘娘也有为难之处。”

“什么?”高拱的眼珠子一瞪,像是暴怒的公牛,“张阁老,你帮着李贵妃说事,是不是进宫的时候,你们有什么勾当?”

张居正吓得立刻站起,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他高举手臂,一手指天,“高阁老,这种玩笑开不得,倘若下官真有出格之举,下官愿意天打雷劈!”

见他赌咒发誓,十分诚恳,高拱也不由信了三分。

“张太岳,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老夫说清楚吧!”

张居正暗暗擦了一把汗,重新坐好,苦着脸道:“中玄公,是这样的,宫里头出了大事。”

“什么大事?”

“几年前奇喇古特部不是献上过十美图吗?那些异域女子不守朝廷规矩,陛下离京数月,她们受不了寂寞,竟然,竟然……”

“竟然如何?”高拱提高了八度。

“竟然和宫外私通,让男子扮成宫女,秽乱宫廷,有辱圣誉!”

高拱脑袋忽悠了一下,险些昏过去。

他早就对隆庆贪恋女色,生冷不忌,颇有微词,还多次劝谏。隆庆每一次都是虚心受教,但绝不改正,把高拱弄得一点脾气没有。

“究竟是谁,放外人入宫的?那十个异域女子,一点根基没有,没有人帮忙,绝对做不到!”

高拱迅速找到了话语中的漏洞,张居正心里早有腹案,连忙说道:“中玄公,这个人正是司礼监掌印李芳!”

“他!”

高拱迟疑了一会儿,连连摇头,“我不信,李芳为人老夫还是清楚的,他忠心耿耿,做事极有分寸,怎么可能胡来?”

“高阁老,小弟也是这么看的。”张居正叹口气道:“所以小弟一开始就说是冯保和李芳闹了内讧,以小弟之见,李芳未必就那么清白,他刚从东南调上来,屁股坐不稳,唯有指望圣眷。他帮着十美女勾搭野男人,从此之后,这十个人只能听他的,陛下又那么喜欢这十个人,自然就会对李芳另眼相看。”

高拱面色凝重,他不是轻信的人,人品素行,李芳不像是胆大妄为之辈。但话又说回来,身在九重之内,就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

没有证据,他也不好说李芳就是清白的。

高拱在地上转了两圈,闷声道:“张阁老,既然李芳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为何李贵妃要把你叫到宫里,为什么不是老夫?”

好家伙,高拱疑心到了张同学身上。

“中玄公,说来凑巧,小弟今天要去给太子讲课,太子住在钟翠宫的后面,赶上了此事。其实李贵妃也说过,邀请中玄公过去。”

“为什么没有?”高拱咆哮道。

“是小弟不让!”张居正挺直了胸膛。

高拱气得眼珠子冒火,冲到了张居正面前,一字一顿,“为!什!么!?”

“为了陛下!”

张居正不甘示弱,“中玄公嫉恶如仇,明察秋毫,要是您知道了此事,一定会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历来宫中的事情都最为民间津津乐道,没有故事也要编出故事,万贵妃的例子不消多说,北宋仁宗皇帝,贤明君王,也弄出了什么狸猫换太子的闹剧!明明是假的,可是长盛不衰,流传广远。身为陛下的臣子,小弟断然不能让陛下成为一些人嘴里的笑柄!”

这话当真是戳中了高拱的痛处,没有人能比他更在乎隆庆了,高拱早年无子,隆庆有父等于无父,他们像是父子多过君臣。

要不是担心闹得宫中大乱,皇室颜面无存,高拱哪有闲心和张居正扯淡玩。

“陛下圣誉固然重要,但是身为臣子,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陛下被欺瞒,而默不作声。到底是何人扰乱宫闱,必须对陛下有个交代!”

高拱思量一会儿,沉声道:“张阁老,一事不烦二主,既然你揽下了,就交给你处置。”

“小弟领命!”

张居正躬身施礼,脸上带着一丝窃喜,哪知道他只笑了一半,高拱又补充一句,“让唐阁老协同办案,你们一起去查吧。”

推荐热门小说我要做首辅,本站提供我要做首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要做首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43章 定计 下一章:第1045章 王寅的决断
热门: 大唐农圣 世界第一度假村 神器巨富 乡村禁爱 猎艳乡村 面具馆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 建设非人大厦 彷徨之刃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