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问询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破门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北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苏星河身后的小木屋共有三间,但却无有门户,被杨易一脚踢穿之后,方才算是有了一个门洞。

杨易提着虚竹进了木屋之后,外面许多观望之人心中有的心中好奇,不知这屋内到底有何奥妙,使得苏星河如此郑重,只有破的了珍珑棋局之人才允许进入。好奇之人虽多,但窃喜之人也有不少。

刚才见杨易突发异状想要出手伤害之人,在杨易恢复正常之后,一个个吓得魂不附体,生恐杨易提剑杀来,此时见他进入木屋,都是长长舒了一口气,趁此机会转身便走,只是一瞬间,现场中人便少了三分之一。

鸠摩智、段延庆几人也都趁机离开。

慕容复看向阿朱,“阿朱,你跟我们会燕子坞么?”

阿朱对慕容复行礼道:“公子,我答应了萧大爷,要随他前去报仇,我就不跟大家回去了。”她哽咽道:“公子,您……您多多保重!”

公冶乾与风波恶看了看萧峰,又看了看阿朱,齐声笑了起来,“阿朱妹子,到时候别忘了请我们喝杯喜酒。”

阿朱脸上发红,低头不语。

萧峰对公冶乾、风波恶点了点头,并不说话,只是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但也只是看了一眼,之后再不多看。

阿朱看向萧峰,眼神里露出乞求之色。

萧峰心头一软,心道:“日后杀慕容博之后,才应对此人罢。”

慕容复不再多说,对包不同、公冶乾等人道:“走罢!”

王语嫣与几个家臣随之而去。

段誉眼看着王语嫣越走越远,有心开口挽留,但却不知如何开口,嘴巴张了几张,终是颓然闭口,一颗心好似飘到空中,空落落毫无凭依。

慕容世家中人走了几步后,慕容复的声音远远传来,“阿朱,你也多保重!”

阿朱再也忍不住,眼圈一红,眼泪掉了下来。

此时杨易已经进入了屋内。

将虚竹放下之后,杨易看向前方的一堵木墙,笑道:“无崖子,你还没死么?”

虚竹此时尚自呆呆愣愣,不知杨易说的无崖子是何人。

他冲杨易合十行礼道:“阿弥陀佛!杨大侠,小僧本是少林弟子,苏先生说过只有他门中弟子才能进入此门,我还是出去为妙!”

杨易笑道:“这是你的机缘,我不好横加干涉,我来此另有事情向人请教,你先站在此地等上一会儿便是!”

虚竹不知杨易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为人一向好说话,见杨易如此说了,便道:“小僧听杨大侠的!”

真的站在原地,一语不发。

自杨易问话之后,小屋木墙后面久久没有应答。

杨易等了好一会儿,方才有一道清朗的声音说道:“道兄,你是何人?”

杨易闻言笑道:“我是杀丁春秋之人。”

屋里之人沉默一会儿,方才道:“原来是杨大侠到了!没想到小徒开了这么一个棋局,竟然将你也请上山来,当真是有点出乎意料。”

杨易笑道:“适逢其会而已。”

屋里人道:“适逢其会也是缘分,杨大侠,外面的珍珑棋局可是你破的么?却又为何带着一位少林弟子进了此屋?”

虚竹将屋内之人单凭听力,便判断出自己少林弟子的身份,心道:“这人是谁?难道就是刚才杨大侠说的无崖子么?可这无崖子又是谁?听他刚才所说的话,似乎是苏星河的师父,可苏星河的师父不是早就死了么?”

他正惊疑不定之时,便听到身边杨易笑道:“破解你珍珑之人便是这位少林门下的弟子,他破解之后,我又重新破了一遍,因此方才两人一起进来。你可是无崖子?”

屋内之人沉默片刻,道:“我便是无崖子,也是苏星河与丁春秋的师父。”

他叹道:“杨大侠为人聪明机警,恐怕只是从小徒摆局收徒之事,便已经猜出老夫在人世罢?”

杨易笑道:“这倒不是,你诈死不出这件事我早就知道,只是其中原因,却是不便相告。”

无崖子道:“这珍珑棋局乃是我花费多年心血所创,不知两位是如何破解开来的?”

杨易见他相询,便将虚竹自杀破解之法与自己的两路破解之法一一告知了无崖子,无崖子听了之后,良久不语,忽然笑道:“很好!”

他道:“杨大侠,你天资之高,举世难寻,一身功力更是无双无对,你纵然破得了我这珍珑棋局,我自衬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但我当年在无量山附近曾经建有一处享清福之地,那里有我收藏的百家武学典籍,你若是有兴趣,可以前去一观。我尚有两位师姐存世,他们所在之地,乃是我逍遥派祖师证道之地,里面医卜星象诸般杂学都有记载,我当时遍阅典籍,获益良多。杨大侠若是有暇,不妨前去观摩一番,想来对你应当有所帮助。”

杨易点头道:“有时间我会去的。”他向无崖子问道:“我有一位朋友中了一种慢性奇毒,毒气缠绵入骨,侵蚀周身大穴,若是想要医治,该用何等手段?”

无崖子思虑片刻,问道:“寒毒还是热毒?”

杨易道:“热毒。”

无崖子想了想,道:“去昆仑山,捉冰蚕,让病人当宠物来养,如此一来,冰蚕寒毒便会慢慢侵入人体,与体内热毒渐渐相融相克,时间一长,热毒自解。”

杨易闻言身子一震,眼中露出佩服之色,大声道:“不错!你这个法子不错!我却是没有想到!我本想取冰蚕寒毒与病人体内热毒对冲,却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取巧的法儿!”

他一脸喜色,向无崖子道:“听道兄一句话,胜读十年书,若论医术,我不如你!”

无崖子笑道:“我不过是拾人牙慧,只是从先贤典籍的医药手札中看到过此等医治手段罢了!”

他笑道:“我逍遥一脉源远流长,我派祖师在秦汉之交便已经创出本派,留下镇派典籍,之后又有诸多门人增补添加,使得派中武功杂学数不胜数,少林寺虽然立寺久远,但与我逍遥派相比,还差了几分底蕴。”

杨易道:“这却是不曾听闻。”

无崖子道:“杨兄若是有空,去我缥缈峰灵鹫宫一看便知,在西夏也有一处祖师证道之地,里面也有不少本门功法典籍。”

杨易道:“到时候再说罢。”

他问无崖子,“昆仑山上的冰蚕应当如何去捉?”

无崖子道:“我那孽徒丁春秋手中有一个木鼎,唤作神木王鼎,用它来吸引毒虫最是灵验,我缥缈峰灵鹫宫中好像有记载如何捕捉驯养的法子,杨兄倒是可以去寻来看一下。”

杨易道:“看来这缥缈山是无论如何都要走上一趟了。”

无崖子道:“缥缈山上典籍众多,杨兄若是前去,收获应该不小。”

杨易闻言笑了笑,伸手拉住虚竹,道:“道兄,你是不是快要死了?”

无崖子默然片刻之后,幽幽叹息,“是啊,我确实是快要死了。我负心薄幸,对不住两位师姐,对不住小师妹,原本早就该死了啊!”听他话音极为沉痛,实在是包含无数的愧疚与伤心。

杨易道:“早死晚死,都是一个死,既然你要找寻有缘人,现在有缘人我已经给你带来了,也算是了了你临终之愿,这便告辞。”

无崖子道:“不送!”

杨易哈哈一笑,手一抖,在虚竹惊叫声中,已经把虚竹甩进了里无崖子所在的屋子里。

眼见虚竹撞破木墙,滚进屋内,杨易不再多看,依旧从原来踢破的门洞中走了出去。

见杨易从木屋里面出来,苏星河一脸紧张之色,迎上前来,颤声问道:“杨大侠,里面人现在怎么样?可是……可还活着?”他声音颤抖,语带哭腔,神情甚是惶急。

杨易见他胸前一摊血迹,白须带红,长眉低垂,眼中露出极大的伤心之色,对他摇头道:“我只是与他说了几句话而已,真正有缘之人是虚竹而非杨易,待到虚竹出屋之后,你再问他罢。”

苏星河道:“是是是,待到虚竹出来我再问他!”

杨易不再多说,抬头环视现场中尚未离开之人,目光如刀似剑,但凡被他扫视之人,心中都是一突,低头转身,不敢与他直视。

杨易看着众人,嘿嘿冷笑几声,对萧峰道:“萧兄,如今口渴的厉害,咱们下山痛饮一番如何?”

萧峰喜道:“正有此意!”

段誉在一旁笑道:“加上我一个如何?”

杨易笑道:“那便一起去罢!”

正当几人欲要下山之时,刚刚被苏星河收进门内的黄大宝走了出来,对杨易道:“杨大侠,我听说过你的名声,知道你最爱抱打不平,最近河南道上发生了几件惨事,不知你有没有兴趣来管一管?”

杨易笑道:“我若是遇见了不平之事,自当管上一下,若是没有遇到,那便算了。天下不平之事何其多,杨某只是一人,想管也管不过来。”

黄大宝道:“此事极惨,前段时间有一个叫做什么卓不凡的人,说要试剑天下,在河北道上一连斩杀了好几个武林好手,手段极其残忍,便是连那些被杀之人的家属也不放过,我曾出钱悬赏此人,却是一直无人领赏……”

段誉身后的朱丹臣笑道:“你害怕这个卓不凡知道你曾花钱悬赏于他,回头对你家人不利,因此你才希望杨大侠杀掉卓不凡,也好为你去了一块心病是不是?”

黄大宝道:“小的私心自然是有的,但这卓不凡为人残酷无情,小的却也不敢说谎。”

杨易笑道:“好了,此事我记下了。”

黄大宝大喜,对杨易躬身行礼,道:“还请杨大侠斩了此獠,为民除害。”

杨易道:“到时候再说罢。”

对萧峰与阿朱道:“你们有没有遇到一个叫做阿紫的小姑娘?”

萧峰与阿朱对视了一眼,阿朱道:“前段时间在南方遇到过她,杨大侠,难道她做出了什么大坏事不成?她年纪还小,不知善恶,你不会是要杀了她罢?”她说话间语音发颤,眼睛里露出恳求之色,“她只是一个小孩子,您就绕过她罢!”

阿朱与萧峰这段时间在中原行走,每次听到杨易的消息,基本上都杨易杀了多少多少人,挑了几个寨子,掀翻了几个门派,因此知道杨易性如烈火,最喜杀人犯,虽然所杀之人都是败类小人,但如此杀性还是让人想起就情不自禁的害怕。

此时将杨易问及阿紫,思及阿紫是丁春秋的弟子,而丁春秋又是杨易所杀,按照杨易杀伐果断的性子,恐怕阿紫也性命难保,因此才如此惊惶。

推荐热门小说武侠世界自由行,本站提供武侠世界自由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侠世界自由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破门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北上
热门: 穿到蛮荒搞基建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生死翡翠湖 易中天中华史:南朝,北朝 别相信任何人 孽缘 穿到反派家破人亡前[快穿] 他的人设不太行 家有庶夫套路深 缇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