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两只可怜虫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坐下说话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缥缈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童姥飞身下树,坐到杨易面前之时,李秋水被杨易喊了一声,脑子一瞬间变得混乱,等糊里糊涂走到杨易身边坐下之后,脑子才清醒过来。

等清醒之后,李秋水身上瞬间出汗,抬头看去,正看到天山童姥眼中也流露出极大的惊骇之色。

见到童姥如此表情,李秋水已然明白,“看来她也是被杨易使手段逼下树来的!”

李秋水本就精通音惑之术,平常之人只是听她说上几句话,便会脑筋糊涂,乖乖听从她的吩咐,也就是因为精通魅惑之术,她才会成为西夏国的皇妃。

但如今只是听了杨易几句话,便被诱至石桌之前,直到坐下方才反应过来,这等音惑手段,她却听都并没有听说过。

她收敛心情,在杨易身边坐好之后,笑道:“观杨大侠这些日子的行事手段,无不是光明正大堂堂正正,没想到杨大侠对一些旁门左道的音惑之术竟然也如此精通,实在令妾身讶异非常。”

杨易笑道:“手段从来没有正邪之分,只有人才有正邪。”他看了李秋水一眼,道:“让婢子拎来一壶茶,先润润嗓子如何?”

对面的童姥道:“谁喝这贱婢的东西?”

杨易摆手道:“童姥稍安勿躁,两位为什么起了争执,我也略有耳闻。”

他嘿嘿笑道:“年纪都这么大了,还争什么风,吃什么醋?也不怕小的们笑话。”

童姥与李秋水听杨易如此说话,对视一眼,都暗感羞愧。但随即羞愧被羞怒所取代,两人同时看向杨易,“你懂什么?”

这么多年来,这还两人第一次同时说出了同一句话。

这一句话说完,两人对望了一眼,一股复杂的情绪从心底升起,但旋即被压了下去。

杨易笑道:“懂与不懂不在年龄大小,况且我所经历之事非两位所能测度,有些事情,或许我看的比两位还稍微明白那么一点。”

他喊过站在旁边不知如何是好的虚竹,“虚竹,无崖子临死前,是不是给了你一幅画?”

虚竹走到杨易面前,道:“杨大侠,你怎么知道?难道当时你就在我旁边么?”

杨易笑道:“这个却是没有。”

他也不解释为何知道无崖子给了虚竹一幅画,只是问虚竹道:“画呢?”

虚竹道:“在我怀里!”

从怀里掏出一副卷轴,正要递给杨易,旁边的童姥喝道:“不能给他!”忽然起身,快捷无比的向虚竹手上的卷轴抓去。

杨易手指一弹,一股劲风飞出,逼得童姥不得不闪身避退,在她闪退的空暇,已然将虚竹手中的画轴轻轻巧巧的拿了过来,对童姥笑道:“一幅画而已,童姥何必如此激动?”

旁边的李秋水娇笑道:“是啊,一幅画而已,看看又能如何?”她看了看童姥,“师姐,该不会这张画上面画的便是我吧?”

童姥见杨易随手一弹,一缕指风便如此惊人,便是自己全力发掌也不过如此,正惊异间,听到李秋水如此说话,怒道:“贱人,你想的倒是美!”

李秋水道:“既然不是我,为何师姐不摊开让大家都看一下?”

童姥为之语塞。

她当初刚刚被虚竹在众多反叛的手下救出之后,便看到了无崖子送与虚竹的一幅画轴,当时展开粗粗一看,便知道所画之人便是李秋水的模样,心中愤恨恼怒之情自不待说,之后几次欲毁掉此画,俱被虚竹阻止,如今看杨易的架势,似乎是要将这幅画当众展开,她心中自伤之怜亦复恼怒,这幅画若是被李秋水看到,那岂不是又要被她出言嘲讽?

因此方才出手阻止虚竹。

如今见画轴被杨易接过,童姥脸上变色,定定的看了杨易一眼,对虚竹道:“咱们走!这画儿不要也罢!”

李秋水见童姥脸上不对劲,更觉得这画轴有蹊跷,笑道:“师姐,何必这么急着走?杨大侠都说了,喝杯茶,随便赏赏画,大家平心静气的说说话,岂不是好?”

童姥嘿嘿冷笑,“老婆子可没有你这股骚劲!姥姥生平不让陌生男子近身,喝茶赏画那是你们骚人才能做的事情,我可是学不来!”转身便要离开。

她将“骚”字咬的极重,显然是在讽刺李秋水的水性杨花。

在童姥说话间,杨易已经将手中卷轴在桌面上展开,李秋水扭头看去,只见画轴上一位美女嫣然轻笑,千娇百媚,正是自己年轻模样。

她心中一喜复又一痛,喃喃道:“师弟,你心里总还是有我的啊!临死之际,手中还有我的画像,把这幅画给了小和尚,你是想让我传授他功夫么?”她感叹几句,目光在画像上仔细看了几眼,忽然吃了一惊,“咦?这不是我!”

童姥在杨易展开画轴之时,便已经转过身子,拉着虚竹便要离开,正走了几步,听到李秋水说画像上面画的人不是她,身子立时止住,旋风般转身,瞬间到了画卷面前,喝道:“贱婢,你说这画上不是你?”

她见李秋水面无表情,双目无神,显然这画上之人对她的冲击极大,若这画上的人真是她的话,她定然不会有如此表情。

童姥对于这幅画,也只是粗略的看过一次,那还是在躲避灵鹫宫反叛之人追杀的时候,之后想到这幅画,心中便难受之极,再也不想细看,是以一直以为这画上画的就是李秋水。

此时心中好奇,向桌子上的画轴仔细看去,只见画上女子风姿绰约,飘然若仙,不是当初的李秋水又是何人?

又仔细看了看,终于发现差异之处,画上女子虽然与李秋水极为相似,但在细微之处还是有所不同,比如李秋水左脸颊上并无酒窝,这画上女子却有几个浅浅的酒窝,另有一股李秋水所没有的英气。

童姥看了片刻,抬头向李秋水看去,正好李秋水的目光也向她望来,两人默默对视半天,李秋水忽然低声笑道,“这小贼,这……这小贼,他骗得我好苦!”她虽然在笑,两颊却是泪珠滚滚,情难自禁。

童姥哑声道:“这画上的人是谁?”

李秋水道:“你也见过的!”

童姥思绪急转,片刻间已经想到一人,身子一震,道:“不错,我是见过她!”她对李秋水道:“这画上女子是你的小妹?”

李秋水道:“不是她还能是谁?”

童姥点了点头,涩声道:“打来打去,却原来人家心里根本就没有咱们两个!”

李秋水道:“是啊,师姐,我们两个都是可怜虫!”

童姥道:“不错,我们都是可怜虫!”

她这句话说的沉痛之极,充满了自伤自怜自哀自怨之意。

她与李秋水因为无崖子这么一个小师弟,互相争风吃醋,争斗了几十年,到如今却发现原来无崖子心中另有她人,她们这几十年的争斗却实在是多余之极,就连吃醋都吃错了对象。

一时间恍然若失,既感愧疚,又觉伤心,被李秋水一句“可怜虫”勾出多年郁郁之情,眼泪终是流了出来。

杨易叹了一口气,将卷轴重又合拢,递给虚竹,道:“这是你师父给你的遗物,你还是留着罢!”

虚竹道:“是!”伸手接过卷轴,重又塞在怀里。

杨易见李秋水与天山童姥两人都是呆呆出神,一动不动,对两人道:“两位,无崖子死都死了,却又何必如此自伤?”

李秋水首先回过神来,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脸疲惫之色,对童姥道:“师姐,我今生再不会出这个皇宫了,你也该回去了。”

童姥道:“是啊,我是该回去了。”

她满脸茫然,站起了身子摇摇晃晃,呆呆道:“我是要回去了,可是哪里才是我要回的地?”

李秋水见童姥怅然若失,双眼茫然,显然还不怎么清醒,她看了杨易一眼,道:“杨大侠,我师姐如今玄功受损,若是赶回天山,怕是不怎么妥当,妾身想劳烦一下杨大侠,送我师姐回山。”

她声音低沉,一脸伤心,“天山灵鹫宫中的藏书可谓天下之冠,较之我这地宫所藏,多了百倍不止,将师姐送到天山,杨大侠也可以就此机会,翻阅一下历代藏书,定然会有所收获。”

杨易笑道:“说的也是,正想去缥缈峰一行,此次倒也算是一个机会。”

李秋水对杨易行礼道:“有劳杨大侠了!”

她起身对虚竹道:“你既然拿了他的画像,又是他的弟子,他既然没有机会传授你逍遥派的武学,你就先跟我学几天罢,等学的差不多了,再去天山跟着师姐学上一段时间,他……他的弟子,我们总不能不管!”

虚竹道:“阿弥陀佛,我这个我,小僧乃是少林弟子,这……”他吭哧半天,一脸纠结之色,无论如何不肯答应李秋水的要求。

此时天山童姥已然清醒过来,哼了一声,“小和尚,你的梦姑还要不要?”

虚竹这段时间陪着童姥在冰窖修行,曾被童姥捉了一个女子塞进怀里,破了色戒,后来又温存了好几次,其中滋味着实难忘。

因在黑暗不见五指之地,一切发生的宛若梦境,那女子便称他为梦郎,他称女子为梦姑。

此刻见童姥说起梦姑,虚竹心中一热,急忙点头。

童姥道:“想要梦姑,你就在你师叔这里好好修行,等修行的差不多了,再去缥缈峰,到时候姥姥告诉你梦姑在哪里。”

虚竹道:“我听姥姥的。”

杨易在一旁看的哈哈大笑。

推荐热门小说武侠世界自由行,本站提供武侠世界自由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侠世界自由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坐下说话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缥缈峰
热门: 诡域档案 穿成豪门恶毒炮灰后[穿书] 慧剑心魔 笼中的爱人 我手机通冥府 夜色 失控的玩具 穿成豪门换子文里的苦逼真太子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 九阙梦华:绝情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