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诗

上一章:第六章 道理 下一章:第八章 画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作别中年书生之后,杨易与顾采玉走了一段路,但见路边野花朵朵,蜂蝶戏舞,花香鸟语,景色怡人。正赞叹间,忽听前方有争执声传来,两人向前走了几步之后,眼前出现一关大大的池塘,绿柳环绕,蛙鸣阵阵,在一株老柳树之下,正有两名男子彼此争吵不休。

这两名男子一位身穿道袍,乃是一个道人,另一位则是一身麻衣,却是农家装束。

道人年长而农夫年少,此时两人正在一张青石条案前争执不休,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

顾采玉道:“哎呀,这次怎么出现了两个人?这难道又是一关?”

杨易笑道:“且去看看再说。”

两人慢慢走近,便听见两人争吵之际,那道人猛然将手中浮尘一扔,大声叫道:“欺人太甚!你画这么一副破画,我怎么题诗?一个狗屁蛤蟆有什么可称赞的?”

浮尘从道人手中飞出之后,直直插进旁边的老柳树的树干之上,整个浮尘把柄全都插了进去,只余马尾留在外面。这浮尘进树如进豆腐,毫无半点声息,大树连一丝微颤都不曾出现。

顾采玉道:“这道人一身功夫好了不起!不比刚才写字的家伙差!”

杨易道:“这当阳山虽然是太虚门的分支所在,但紫阳观并不以高手闻名,今天见得的几个人,功夫竟然都不差,这些人进入地榜毫无问题!”

顾采玉道:“这可就奇了,难道正巧遇到太虚门下弟子齐聚当阳山?”

杨易道:“现在猜测什么都为时过早,倒要看看太虚门下到底有多少惊天动地的人物!”

这时候麻衣汉子说道:“你娘的,你还说我欺负你?你这直接给我一张白纸,就让我画一副孤寂之作,还要有山有水有人物,你就不是欺负人?你敢说你不是故意难为我?”

两人争吵了几句,一抬头看到杨易与顾采玉,道人说道:“来来来,两位来的正好!”

道人伸手虚抓,几张外的两个石凳已经被他抓到了手中,他将两个石凳放在青石条案旁边,对杨易与顾采玉道:“两位小友请坐,请坐,你们来的正好,此事正好让两位来评评理!”

旁边的农家汉子道:“不错,劳烦两位给评评理!”

杨易笑道:“不知两位前辈因为何事起了争执?”

道人道:“小友请看!”

他指着条案上的一幅画作,说道:“今天我与玉田老弟今日互相出题,说好了我出题,他照题作画,他作画,我照画题诗。如今我题目给了他,他竟然说我欺负他,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中年农家汉子怒道:“一张白纸算什么题目?老子好歹画了幅画给你题诗,你随便给我一张白纸,让我如何做题?”

道人道:“你那也叫画?竟然给我画了一个蛤蟆,让我题诗做赞,一个癞蛤蟆有什么可赞的?我赞它吃虫子厉害,还是赞它叫的响亮,还是说它肚皮鼓的好看?”

顾采玉探头看去,只见条案上两张纸,一张空白,另一张上面却是画了一幅画。这幅画画的正是眼前这个池塘,画中一只青蛙坐在绿柳之下,草丛之中,瞪眼鼓腹,极有精神。

顾采玉看了几眼,笑道:“画的不错啊,虽然只是水墨勾勒,但却给人一种色彩自生的感觉,尤其这个青蛙,连它腿上的斑点似乎都呈现了出来,很是传神。”

中年农夫闻言大喜,道:“小娘子好眼力!”他对旁边的道人说道:“你看看,你看看,人家小娘子都说我画的好,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道人对顾采玉道:“这位姑娘,他画了这幅画后,便让我为这幅画题诗做赞,称赞一下画中的蛤蟆。你想一想,一个蛤蟆有什么可称赞的?”

顾采玉笑道:“这青蛙很漂亮啊,不是有三足金蟾这么一个典故么,你把题材往上靠不就行了?”

道人道:“金蟾是蟾蜍,这画上的是青蛙,岂能混为一谈!”

顾采玉吐了吐舌头,嘿嘿干笑几声,眼睛有瞟向旁边的那一张空白纸张,笑道:“这个题目又是什么?”

中年农夫道:“他给了我一张白纸,说他在外奔波多年,颇有孤寂之感,想让我为他画一副凄凉孤寂之图,还要有山有水有人家,这个题目有点大,我却是接不下。”

顾采玉嘻嘻笑道:“咏蛙之诗其实并不少见,旅人孤单之图,传世也有不少佳作。两位前辈若是真的对书画有极深造诣,应该不会为这么一点事情而发生争执。”

听到顾采玉如此说,道人与中年农夫互相对视一眼,脸上尴尬之情一闪而过,两人呆然片刻之后,道人才笑道:“估计老道孤陋寡闻,姑娘说的那些什么诗词书画,却是从未接触过。”

顾采玉见道人说话之时,颇有底气不足之感,笑道:“或许两位之前一直记得,知道见了我们两人才突然忘记了。”

道人与农夫嘿嘿干笑,也不分辨。

顾采玉笑道:“这两个题目都已经烂大街了,肯定是难不住我三哥的,三哥,你快快破了他们两人的题目,咱们好去见识下一个关口是什么,咦?人呢?”

她一转身,却发现刚刚还在他身边的杨易却是不见了踪影。

顾采玉吃了一惊,扫视四周,却发现杨易不知何时到站到了青石条案的另一端,正在一张纸上持笔挥毫,他所用的纸张正是刚才摆在条案上的两张纸。

就在顾采玉与道人和农夫说话之际,杨易毫无声息的到了条案的另一端,拿走了三人眼前的笔墨,甚至连两张大纸也给拿了过去,而现场三人却一无所知。

顾采玉见杨易如此,吃了一惊之后,便即平复如常。

但道人与农夫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

两人乃是太虚门中的高手,对自身所学极为自负,一生鲜有败绩。

而如今杨易就在他们眼前生生拿走了他们的纸笔,而他两人竟然毫无所觉,这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接受。

两人对视一眼,神情都是惊疑不定。

此时顾采玉已经到了杨易面前,问道:“三哥,你这是要解题么?”

杨易笑道:“很快就好。”

顾采玉侧身到了他的面前,笑道:“我来看看你写的什么。”手一伸,已经将农夫画的青蛙图拿到了手中。

青蛙图还是那个青蛙图,只是在空白处多了一首小诗:

独卧塘畔如虎踞,

绿柳荫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

那个虫儿敢做声?

顾采玉“啊”了一声,说道:“三哥,你这首诗好霸气啊!”

道人与农夫此时也已经到了顾采玉身边,两人看清楚这首小诗之后,心中又是一惊。

刚才吃惊是因为杨易的绝世武功,如今吃惊却是因为杨易的文采与霸气。所谓以诗言志,一个小小的青蛙,被他这么一写,陡然间霸气升腾,格局一下子被拉高到不可思议的高度。

道人与农夫看罢多时,老道人喃喃道:“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做声?嘿嘿,好诗,好霸气!”

“纵观古今,恐怕也只有杨太师敢说这句话了!”

推荐热门小说武侠世界自由行,本站提供武侠世界自由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侠世界自由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章 道理 下一章:第八章 画作
热门: 仙剑问情4:血色神魔 美人窟 守夜者2:黑暗潜能 被迫和敌国太子联姻的日子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死了七次的男人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 日月当空 三国之太极演义 暗杀大师:寻找伦勃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