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画作

上一章:第七章 小诗 下一章:第九章 种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看到杨易在池蛙图上的题诗,道人与中年农夫心神震动,着实吃惊。

如此霸气的小诗,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等气魄,这等霸气……”

道人看了看农夫,农夫看了看道人,两人同时叹气,“杨家子弟,嘿嘿……”

此时顾采玉的声音传来,“三哥,你原来画的这般好!”

两人回过神来时,就看到杨易竟然不知何时将画笔调盘也拿了过去,正在那张白纸上作画。

两人收拾心情上前看去,只见杨易手中画笔只是寥寥几笔,一座高山便从画纸一角浮现而出,这山峰绕雾,缥缈难察,只是看了一眼,便给人一种独立小道,回望远山之感。

道人与农夫都是书画高手,深谙画法技巧,两人见杨易这刷刷几笔,便将这远山带雾,缥缈云深的感觉极其高明的表现出来,技法之高明,用笔之精准,当真是天下少见。

两人见此又惊又喜,道人喃喃道:“这手法与当代画圣白老先生的技法有几分相似,但又有极大不同。”

中年农夫道:“放屁!白老先生擅长画人物而不是画山水,他是工笔居多,眼前这幅画却是写意之做,两人能有什么关联?”

两人嘴里争吵,但眼睛却没有离开过画纸一刻。

只见杨易画出远山之后,忽然另起一笔,在画纸的另一半拉出一个羊肠小道,随后小道前延,渐渐的在小路旁边出现了零落的几户人家,又在路边出现了几颗老树,只是树上没有叶子,路边隐有枯草。

看到这里,两人已然知道这幅画里面的季节乃是深秋,又见画里老树之上有寒鸦栖息,远处零落几户人家中炊烟袅袅,自然而然的知道这画里时间乃是黄昏。

远山、小路、衰草、枯树、老鸦、远处的零落人家,这些场景齐聚在一起之后,登时给人一种寂寥萧索之意。

杨易挥笔不停,小路继续延伸,渐渐的前面出现了一条小河,小河上出现了一条小桥,桥边几颗野菊花在草丛中若隐若现。

这时候桥前出现了一个人,这是骑着一匹马的老者,这老者驻马桥边,回望远山,衣衫迎风飘动,影子被夕阳斜照,在地上映的老长。

虽然看不清老者的面目,但只是看他驻马回望,衣衫在飒飒西风之中猎猎舞动,便可感受画中人物的形单影只,孤寂冷清之情。

画到这里,杨易手起画笔,拍了拍手,抬头对旁边的道人笑道:“道长,你说让画一副气凄冷孤寂之作,这幅画算是合题了罢?”

中年农夫大声道:“合题,绝对合题!谁要说不合题,老子第一个不服!”他看向老道人,问道:“你怎么说?”

老道人愣了一下,说道:“这个……这个嘛……算是勉强过关了罢。只是……只是若是将其中意境再提升那么一点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中年农夫怒道:“你还要提升意境?此画技巧娴熟,下笔流畅,毫无停滞之处,一切顺乎自然,天下画家虽多,又有几人能达到如此境界?这等佳作,已然到了画道极致,你还要人家再提升一下意境?你练功走火入魔,伤了脑子了么?”

道人强自辩解道:“这题目是我出的,我说他合题就合题,我说他差了一点,自然就是差了一点,这画合你的心意,却也未必合乎我的心意。”

中年农夫怒道:“牛鼻子欺人太甚!”

猛然挥臂出拳,向道人的面门打去。

道人闪身躲过之后,骂道:“你这粗汉,怎么动不动就出手打人?”

中年农夫道:“老子打的就是你!”

两人话不投机,竟然翻翻滚滚的打了起来。

顾采玉唯恐天下不乱,见他们打了起来,娇笑着鼓掌叫好。

但她笑了几声,便再也笑不出来,满脸笑意,已然尽数变成惊诧之情。

场中两个人一开始还是如寻常人士一般争斗,但渐渐的出手越来越快,身子飘忽不定,直如鬼魅一般。刚刚还在池塘东边,转眼间已经到了池塘西头。

两人中,道人出手飘逸,身法奇特,而农夫则大开大合,势大力沉,两人绕着池塘来回游走,忽然同时一声大喝,同时出掌前推,一声闷响之后,两人四掌相接,劲风四溢。池塘中水,受两人内力所激,猛然间一股水花冲天而起,好似喷泉一般,直直飞出三四丈高。

顾采玉见他们两人如此了得,吓得舌头伸出老长,对杨易道:“三哥,这两人好厉害啊!”

杨易笑道:“再厉害也没有我厉害!”

顾采玉笑道:“吹牛!”

此时池塘对面的道人与农夫已然罢手不斗,一起向杨易身边走来。

便听中年农夫道:“几年不见,牛鼻子功夫见涨啊!”

道人道:“种地的功夫也不赖!”

两人走到杨易面前,农夫对杨易道:“本来向想将牛鼻子打一顿出出气,但谁知他这几年用功甚勤,竟然没能打得过他。”

他对杨易道:“不过他也没有打赢我!”

农夫对杨易道:“两位尽管前行,牛鼻子绝不敢为难你们。”

杨易笑道:“老兄倒是挺有义气。”他走到条案之前,将毛笔重有拿起,“提升一下此画意境又有何难?”

道人与农夫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还请公子赐教!”

杨易不再多说,提笔在刚才所画的画卷空白处,写了两个大字:秋思。

随后挥笔不停,一首长短句被他写了出来: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这首长短句一出,整个画面的意境登时就是一变,生生向上拔高了不止一筹。

诗句未出之时,画面上只是清冷孤寂之感,如今这首长短句一出,旅人思乡之情陡然而起。

飒飒西风之中,骑马独行之客,身边老树枯藤,眼前小桥野花,又加上零落的几户人家,被这长短句全然概括出来。

道人看了良久,忽然叹道:“其实就算没有这幅画,只看这首长短句,便令人眼前不自禁的浮现出诗中场景,有了这首诗,其实这幅画已然不太重要了!”

其实杨易写的这长短句乃是前世著名的一首小令,叫做《天净沙·秋思》,是元曲中的代表之作。

只是在大汉王朝并没有这个曲牌,时人称这种句子长短不一样的诗句为长短句,也算是诗歌中的一种。

杨易笑道:“这番题目可算是答对了?”

道人肃容道:“两位请继续前行!”

他叹道:“贫道本就是无理取闹,早该放行,如今再不放行,恐怕要被天下人所耻笑。”

顾采玉笑道:“道长说的太过夸大,就算是刻意为难,又怎会为天下人所知?”

中年农夫道:“不然!此画与此诗早晚会流传天下,成为传世佳作。日后世人若是探究其来历,恐怕牛鼻子要成为丑角,为人所笑。”

农夫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这倒也算是一件文坛雅事!”

道人怒道:“种地的幸灾乐祸,欺人太甚!”

农夫哈哈大笑:“我便是幸灾乐祸了,你又能如何?”

两人竟然有争吵起来。

杨易见他们如此,摇头笑道:“告辞!”

推荐热门小说武侠世界自由行,本站提供武侠世界自由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侠世界自由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七章 小诗 下一章:第九章 种桃
热门: 江山 犯罪心理师 我靠科技苏炸整个修真界 暗杀1905 Y的悲剧 流浪者史诗 别动我的鱼尾巴 珠穆朗玛之魔3 奥术神座 古镇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