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喝酒

上一章:第十章 琴棋书画诗酒茶 下一章:第十二章 火候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亭子内的白衣男子面如冠玉,长相极为俊雅,见杨易与顾采玉走到近前,对两人笑道:“二位远来辛苦,且在亭内歇息片刻,喝杯水酒再向前走不迟。”

一抬眼,看到了顾采玉手中剩下的一枚桃子,脸色一变,失声道:“千年仙桃?两位好福气!”

顾采玉道:“什么叫好福气?这叫做好才气!若无才气,哪来福气?”

白衣男子一愣,随即笑道:“不错,确实是好才气!若是没有传世诗歌以作交换,竹老先生也决计不会将这仙桃送与二位。”

他看向杨易,“两位才情惊人,既然能走到我这个亭子里,可见当真不凡……”

他还欲再说什么,却被杨易打断道:“老兄,你这里有多少美酒?”

白衣男子道:“闻君来此,不敢怠慢,我特意在当阳城中遍寻好酒,全都拉到此处,虽然比不了中州之地的绝世佳酿,但也能称得上‘美酒’二字。”他伸手指向身后,“两位请看。”

杨易与顾采玉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在亭子台柱后面,摆着一排酒坛,这些酒坛有大有小,密密麻麻的排在了台子下面,数目不下百余坛。

杨易笑道:“老兄倒是有心了。”

他伸手虚抓,已将不远处的石凳拿到手中,坐下之后,对白衣中年人道:“口渴的厉害,劳烦老兄随意来一碗解解乏。”

白衣男子道:“仁兄此言差矣!喝酒岂能随意?”

杨易哑然失笑,“若是连喝酒都不能随意,那这酒不喝也罢!”

白衣男子道:“不然!酒为粮食之精华,岂能不慎重对待?”

杨易笑道:“愿闻高见。”

白衣男子道:“高见没有,倒是有一点浅薄的想法。”

他叹道:“喝酒也要分时候,你看现在烈日炎炎,仁兄又言口渴,此时宜喝葡萄酒为佳。”

杨易摇头笑道:“老兄,若论饮食上面的讲究,你不如我。”

他看向白衣男子,摇头道:“我当年有过一段时间非常讲究饮食之道,后来逐渐厌烦,喝酒吃饭也弄那么多的规矩,实在是与我本人的性情不符。”

白衣男子笑道:“哦?还请不吝赐教。”

杨易笑道:“你刚才说夏日喝葡萄酒最佳,说的确实不错,但葡萄酒也需要冰镇之后,去掉其中暑气方才能够下口。”说到这里,杨易道:“劳烦老兄先来一碗葡萄酒。”

顾采玉道:“来两碗!”

中年汉子笑道:“冰镇葡萄酒,暑天消暑,确实是最佳饮品,不过这是天下人皆知之理,算不得一家之言。”

顾采玉道:“就算是人尽皆知之理,刚才却没有听阁下说出来。”

白衣中年人笑道:“小姑娘伶牙俐齿,却也不多见。”

他伸手一招,已将身后的一个酒桶提了过来,笑道:“这桶葡萄酒乃是西域大漠运来的葡萄酒,中原已然不多见。还请仁兄品鉴。”他说话间,已将酒桶木盖打开,取出两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对杨易道:“喝葡萄酒,需得用水晶杯,方才有几分雅趣,若是用大碗喝葡萄酒,未免有牛嚼牡丹之感,可谓是大煞风景。”

他将酒桶放在石桌之上,手掌在酒桶之上轻轻一拍,一股鲜红的葡萄酒便从酒桶中飞射而出,在空中又一分为二,进入了桌上的酒杯之中。

两个酒杯里,都倒了杯之高度的三分之一,两厢比较,高低毫无差异。可见此人对自身功力的掌控,已然到了极为高明的地步。

白衣男子笑道了:“此地无冰,若想喝冰镇葡萄酒,却是需要各自想办法。”他将两个酒杯轻轻推到杨易面前,笑道:“请!”

杨易摇头道:“老兄,这酒没法喝。”

白衣男子愣道:“却是为何?”

杨易叹道:“夏天喝酒,虽然是要喝葡萄酒,但葡萄酒也有白葡萄与红葡萄之分,夏天饮酒,自然是以白葡萄酒为佳。红酒在如此天气中,就算是冰镇之后,也有几分滑腻,与这等季节不符。”

白衣男子默然不语。

杨易又道:“你夏季喝红酒也还罢了,你竟然还要喝木桶装着的红酒,这就不能忍了。”

白衣男子脸上变色,问道:“愿闻其详。”

杨易叹道:“木桶装葡萄酒,目的是以木料香味与葡萄酒互相浸染,使得酒水之中又有木料香味,因此口味极佳。但如今乃是盛夏,高温之下,木料与酒水浸染的过于厉害,使得酒水之中木料之味压下了酒水滋味,这葡萄酒就算是冰镇之后,也少不了一股怪味,这酒我是喝不下的。”

白衣男子将信将疑,从杨易面前取过一个水晶杯,伸手向不远处的小溪招了招手,一股溪水已然被他招了过来。这股溪水到了他手中之后,却不溃散,形成一个大大的水球。

见他露出这么一手功夫,杨易与顾采玉都是高声喝彩。

白衣男子对两人的喝彩声无动于衷,只是专心将手中水球托住,过了一会儿,这大大的水球开始冒出丝丝白气,逐渐凝固,又过了一会儿,这水球,已然成了一个实心的冰球。

顾采玉见他凝水成冰,这一手阴寒掌力虽然厉害,但较之杨易在黄龙江上凝水做盔甲的本领却是差了不止一筹。当时杨易招水上身,只是片刻之间,江水便已经在身上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冰球。而眼前这个白衣男子,却是用了好长时间,才凝成这么一个小冰球,两人差距之大,已是云泥之别。

白衣凝水成冰之后,将冰球放在了石桌之上,立掌如刀,一掌切下,已经将冰球切为两半。

他将刚才倒好的葡萄酒放在冰球的平面之上冰了一会儿之后,端起酒杯,慢慢喝了一口,闭目品尝好半天时间,忽地叹气道:“仁兄说的对,是我错了!”

杨易笑道:“只是喝酒而已,对错又有什么关系?”

白衣人道:“不,关系很大!饮酒千古事,岂能马虎?错了,就是错了!”

他站起身来,对杨易深施一礼,道:“今日饮酒,本想难为杨兄,不曾想只是第一局便一败涂地。惭愧,惭愧!”

杨易笑道:“如今可能否来一碗淡酒消暑解渴?”

白衣人不敢擅专,问道:“仁兄要喝什么酒?”

杨易哈哈笑道:“此时此刻,既然没有葡萄酒,那就只能以米酒代替,你这里可有米酒?”

白衣道:“有有有,米酒也有几坛。”

当下取出几只碗摆在桌上,倒了几碗米酒,向杨易求教道:“不知这米酒应当怎么喝?”

杨易笑道:“冰镇喝罢。”

端起一碗米酒递给顾采玉,“喝罢!”

顾采玉接过酒碗,喝了一口,赞道:“冰凉可口,喝着正好。”

白衣人向顾采玉的酒碗看去,只见酒碗上隐约有寒气丝丝冒出,但却不明显,正疑惑间,就见杨易又端起一碗酒放到了自己面前,“你是主人,这碗酒给你,大家共饮一碗罢。”

白衣人将面前酒碗端起,入手便是一惊,这酒碗不知何时变得冰凉无比,杨易竟然在端起酒碗的这一瞬间,便已经将酒碗里的酒水给降了温,这等轻描淡写,便将酒水降温的手段,他便是再修炼三十年,也不可能做到。

这时杨易已经将一个酒碗伸到他的面前,与他酒碗相碰,笑道:“请!”

白衣人呆呆举起酒碗,喝了一大口米酒。只觉得这米酒入口冰凉,如同一道冰线从口腔沿着食道直达肠胃,一霎时燥意不见,暑气尽消。

他这一口酒下去,脑子重新恢复清醒,心中又是惭愧,又是骇然。

此时杨易早已经将一碗米酒喝完,他酒兴大发,对白衣人道:“老兄,劳烦再来一坛。”

白衣人赶紧又为他拿来一坛米酒。

杨易摇头笑道:“老兄,米酒解渴消暑可以,可若是想喝的痛快,那还得是白酒才行。”

白衣人此时又惊又佩,不敢违背他的意思,急忙为他搬来一坛白酒。

杨易拍开酒封,倒了慢慢一碗酒之后,对白衣人笑道:“老兄,干了这碗酒。”他拿着酒碗与白衣男子手中酒碗碰了一下,咕嘟嘟一口喝干。

白衣男子见他喝如此烈酒竟如同喝水一般,愣道:“仁兄,这般喝酒,是不是太过伤身?”

杨易笑道:“我生性好酒,体格也算是健壮,这酒喝的越多越是痛快!”

白衣男子皱眉道:“喝酒也得讲究时间地点方才有意境,若是随意牛饮鲸吞,却是未免太过于粗鲁。”

杨易摇头道:“随意方才是自然,像一些所谓文人雅士喝酒还讲究必须要在什么花前、月下、竹林、高阁、画舫、幽馆、等等风雅之地才行,就连喝酒时节也有讲究,说什么晚凉、雨霁、新月之时方才有意境。”

白衣男子道:“这很有道理啊。”

杨易道:“这般喝酒,累不累?连他妈喝酒还要特意为之,这等娇柔做作,此酒不喝也罢!”

白衣男子见杨易口吐脏言,愣道:“喝酒乃是风雅之事,兄台怎么骂起人来了?”

杨易道:“老子最是看不惯这些繁琐之事,喝个酒而已,当然要随自己心意而行,搞这么多繁文缛节干什么?”

他说话间,已然连干数碗,一坛酒顷刻间已经喝完。

一连喝了三坛烈酒,杨易方才止住不喝,他站起身来醉醺醺的放声高歌: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

圣贤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他唱了几句,摇摇晃晃拉起顾采玉,笑道:“走罢!”

推荐热门小说武侠世界自由行,本站提供武侠世界自由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侠世界自由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章 琴棋书画诗酒茶 下一章:第十二章 火候
热门: 鱼街一爸 唐朝绝对很邪乎 人性的证明 德国式英雄 缇萦 ABO虚假婚姻关系 崩人设后我拐走男主了 北宋大丈夫 恩怨情天 山魔·嗤笑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