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种魔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为师太剃度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天魔十卷,尽在我胸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休得伤害师仙子!”

眼见杨易一手掐着师妃暄的脖子,一手拿着短剑对着她的脑袋比划,刚刚被杨易打飞的偷袭之人一声暴喝之后,身子陡然跃起,开口结印,对着杨易一声佛门真言吼出。

“临!”

杨易身子一震,身子犹犹如绷劲的绷簧被人弹了一下,猛然震颤了一下,但随即恢复如初。

“好家伙!”

杨易抓住师妃暄,拨马扭头,看向后面之人,“这便是真言法印罢?你是徐子陵?”

对面的青年身材高大笔挺,相貌英俊不凡,额头宽广,双眼明亮,本身带有一种闲云野鹤般的气质,卓尔不群,不类凡俗。

此时将杨易开口问话,对杨易点头道:“前辈法眼无差,晚辈确然是徐子陵。救人心切,冒犯处,还请前辈海涵。”

“小子,你在背后对我袭击,可有点不是君子所为!”

说话间,杨易手中短剑一闪,已然将师妃暄头上的文士巾挑开,露出一头青丝。

徐子陵看的心惊肉跳,想要出手救人,但投鼠忌器之下,却又不敢,眼睁睁的看着杨易短剑一震,头巾爆散成一团碎屑。

尤令徐子陵吃惊的是,杨易刚才一剑下去,并不是将头巾斩碎,而是一股内劲发出,将轻柔顺滑的头巾生生震成碎屑。

头巾尽碎,而被头巾包住的发丝却连一根震断的都没有。

面对如此魔功,徐子陵的心再一次沉了下去。

青丝如瀑,在头巾去掉之后,轻柔的披洒在刀削一般的双肩之上。

此时的师妃暄被杨易叉住玉颈提离地面,如同待宰小鸡,一股邪异阴寒的气息传进她的体内之后,使得她浑身真气根本无法凝聚。

羞愤欲死,但偏偏又挣扎不得,连勾动一个小指的力量都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这时她从来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啧啧,发丝三千,三千烦恼。”

杨易口中不断赞叹,摇头道:“不落发,怎能懂法,不懂法,怎能明理,法理不通,又怎能修行?”

徐子陵见他说的这几句颇有禅宗妙理,有点大师说法之感,心道:“此人出口便是真言法意,又剃着光头,莫非也是佛门一脉?”

他怎知杨易儒道佛三修,医兵魔同行,若论修行之驳杂,天下极难有与其并肩者。

至于杨易如今还是光头,那还是体内那股剑气作怪,什么时候能消掉剑意剑气,自然恢复以往装束。

只是其中情形,连杨易自己都没有预料得到,徐子陵又怎能猜的出来?

眼睁睁看着杨易手中锋利的短剑在师妃暄螓首上慢慢刮动,一缕缕青丝随风飘散,徐子陵双眼冒火,心在滴血,但同时也有一股奇异的情绪从他心灵深处升起,“她本就是出家人,纵然被剃度,那也是应有之意,我为什么这么愤怒?难道只是因为她被杨易擒住?还是因为她受了羞辱?”

他心里隐隐觉得自己似乎阻止杨易为师妃暄剃度,也不是那么的理直气壮,但随即想到:“她纵然该剃度,那也得是心甘情愿被剃度才行,以这种被羞辱的姿势强行去发,却是不能!”

身后破空声陆续响起,寇仲与侯希白轻轻落在了徐子陵的身后。

侯希白人还未落地,焦急的声音已经发出,“杨易,你不能伤害师仙子!”

杨易头也不抬,嘿嘿笑道:“仙子?仙子仙子,照样吃饭和拉屎!”

手中短剑依旧慢慢的在师妃暄头上轻轻刮动,短剑乃是神兵利器,贴着头皮轻轻刮过,便有一缕发丝随风而去。

侯希白听他说出如此污秽之言,本想怒言驳斥,但张口之后,却不知如何去驳斥。

皆因为杨易话虽粗糙,却是天然真事,生而为人,吃喝拉撒乃是常理,这一点不因你是男是女而免俗。

但将屎尿等肮脏之物与眼前的秋水丽人联想在一起,那简直是世间最为残酷之事,可偏偏又是事实。

就在这一瞬间,寇仲、徐子陵、侯希白三人因为杨易这一句话,俱都是心神大震,头脑一片空白。

杨易这句话的残酷性,远比肉身的伤害更让他们难以忍受。

三人默然站立马前,却是再无一人开口,只有短剑削发的刷刷声响起。

杨易的低沉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观色身如观脓血,若看骷髅,红粉佳人,一朝尘土,诸般受想,映照菩提……”

声音悠悠扬扬,如同古庙钟声,虽然面前是师妃暄被叉住脖颈的诡异情形,但众人听到杨易的声音之后,却不自禁的在脑海中生出身在大殿佛前,屏气凝神,观看剃度的庄严场景。

利刃割发的声音陡然消失。

寇仲、徐子陵、侯希白三人随着声音的消失而瞬间回复清醒。

坐在马鞍桥上的杨易已经松开了掐在师妃暄脖颈的大手。

长发如丝,在冬日的天空中四散而去。

一个光头美人出现在四人面前。

师妃暄脸色惨白,双脚落地,打了一个趔趄之后,方才站稳。

看到师妃暄如此模样,徐子陵与侯希白两人心头大震,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妃暄是不是日后就是这般模样?”

便是寇仲心中也老大不是滋味。

师妃暄一直给他们一种飘然出尘,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味道,使得他们天然不敢生出冒犯之心,似乎稍有不敬,便是对仙子的亵渎。

但如今先是被杨易以最粗俗的屎尿污秽之物打破他们心中对于师妃暄是仙子的梦幻,又将师妃暄剃成光头,以佛门女尼的形象对他们的心神进行第二次巨大的冲击。

此时非但师妃暄踉跄欲倒,便是徐子陵与侯希白两人也有痛不欲生的感觉。

他们似乎是为落发叹息,又似乎是因为师妃暄的光头心伤,诸般念头,纷至沓来。

师妃暄踉跄的身子慢慢站稳,玉容渐渐的沉寂下来,对着杨易低头行礼,“佛门女尼师妃暄多谢先生剃度。”

杨易仰天长笑,“这才是方外之人的扮相!做和尚就得念经,做屠户就得杀生,既然出家,就得有出家人的样子!”

他看向光着脑袋的师妃暄,“以美色惑人,以神通显露,非是正言法藏。你是佛门女尼,有何德何能,操控天下大局?”

师妃暄低声道:“出世亦是修行!”

杨易道:“假修行!”

师妃暄身子一颤,合十行礼,“杨先生有何教诲?”

杨易道:“你抬起头来!”

师妃暄依言抬头,与杨易对视之后,忽然心中一震恍惚,只见杨易眼中猛然一亮,随后眼睑微合,亮光消失,犹如乌云遮住了太阳一般,给人一种极为玄妙的意味。

在杨易看向她之时,师妃暄有一种被他一眼将自己心灵全部看透的感觉,同时似乎有一种奇异的事物顺着杨易的目光,注入了她的心灵深处,似有似无,似幻觉,又似真实,她隐隐然感觉自己成了一片肥沃的土壤,而自己体内不知何时多了一枚极为隐晦的种子,正在悄然滋生。

推荐热门小说武侠世界自由行,本站提供武侠世界自由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侠世界自由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为师太剃度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天魔十卷,尽在我胸
热门: 末世夫夫现代种田日常 狗日的战争2:抗日史上最惨烈一战常德保卫战:八千人对五万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 秘密 大明之五好青年(混在大明) 比克斯魔方 犬神家族 无双七绝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