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三十八章 活字印刷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三十七章 夫人之误(二)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要二百两银子去刻印《提牢狱书》,管账的林景中心里到底是舍不得,说实话这么高的刻印成本,要不是嫌时间长,远不如请人来抄录合算,想着以后林缚还要大规模的刻印杂学书籍,林景中更是心疼。

林缚凝眉想了一会儿,问道:“能请到熟练师傅?”

“啊。”林景中只是随口暗示自己刻书能省些银钱,没想到林缚就当真,他见林缚不像是开玩笑,也认真说道:“石梁有名的出产唯茶与纸,刻书,印书之业,东阳自然也有熟练的师傅,而且手艺比其他地方要好一些,在江宁城中的大匠,名匠也有好几人……”他在林缚面前也没好意思直接说正业堂的师傅十中八九都是东阳人,用些心思可以挖过来。

“嗯……”林缚点着头,他倒不是考虑成立书坊的事情,他在考虑活字印刷与雕版印刷的两者问题,四五百年来,历代也都有活字印刷制成的书册问世,由于技术上的不成熟,活字印刷术并没有得到广泛的应用,作为知道千年之后文明进程的林缚当然清楚活字印刷术才是大势所趋。

雕版印刷,字模都雕刻在整块底板上,一张雕版只能印一页书,所以每印一种书都要重新制作大量的印刷雕版,耗时耗力。

活字印刷只需要将单独的字模进行重新排列就可以印刷不同的书籍,只要技术成熟,就能使印刷品的成本大幅降低。

林缚只知道后世常用的是铅活字,字模用铅制成,到底是纯铅还是铅合金就不得而知,更不知道铅活字配用何种印刷墨水才好,对纸张有没有特别的要求,他看着林景中,问道:“有无懂活字印刷的师傅?”

“活字印刷?”林景中微微一愣,林记货栈也经营纸作坊,他对雕印之事略知一二,说道:“泥活字师傅倒是知道一两个,听说用泥烧制字模损坏起来特别块,烧成瓷质又不醮墨,听说以前有人用铜块制字模,但是铜难熔,一套字模制作下来太费时太力又费钱,普通书坊还真没有这能力,而且铜字模也不怎么醮墨,传到今世,只听说两京的官坊有用铜字模……”

“应该是制字模的材料跟墨水选择不对,也许跟印刷的纸张也有很大的关系。”林缚说道:“具体怎么回事,你帮我找些会活字印刷的师傅过来,看能不能找到更合适的方法。事实上,要是印书量大了,印书的种类多了,铜活字也要比雕版更省时省力,这也是官家书坊为何用铜活字模的缘故……”

“那我先找找看……”林景中点点头将这事记在心里。

林缚倒是想起一事来,两京的官营书访都归工部管辖,既然官营书坊一直都在用铜活字模印书,也许可以直接从江宁工部下手。

林景中不知道林缚又在想什么,他说道:“你前些日子跟赵主事谈论杂学,我在想这刻书印书之事可不就是杂学匠术一类?我这几天正在想东阳有没有够资格著书立论的大匠呢。即使铜活字,怎么刻字模,用什么墨水,用什么纸,听说都有诀窍,不过啊,这些即使是官营书坊的印书匠也纯粹是靠手艺吃饭,轻易绝不肯将独传之秘说出来。我后来想到,既然我们能出重金购买,解决他们谋生的后顾之忧,他们未尝不肯。只是我们重金买来的独门手艺,却要免费刻印出来公布于世,这哑巴亏吃得……”说起来,林景中还是不肯做亏本的买卖。

千年之后的专利法案保护是异常复杂的体系,林缚也只是略知一二,再说真正要推广这种玩艺,要举国之力,要数代工夫才可能成功,他这时候自然不会费心去想这个,只跟林景中说道:“商贾之事最忌不肯拔一毛以利天下,我能跟你说的,欲取天下之利,先要有以利天下的心思才行。刻书之事,初看是大亏本的买卖,但是我们真有这种以利天下的胸怀跟气魄,我们以后要做什么事情,邀聚天下名师巧匠就比别人容易几分。另外,任何学问要研究透彻,只靠一两人闭门造车是绝计不成的,一个人的心智再高明,也是有限度,聚集众人的智慧进行交流与沟通,才是正途。印成书就是要将个人的智慧与经验公布出来好跟他人进行交流,沟通。此来也有一个直接的好处,就是我们总能比其他人更早接触这些经验跟智慧。早起的鸟儿有虫子吃,商贾之利,不就是在争一个先机吗?若是可行,我日后还要在江宁成立一个学社——西溪学社聚集的都是做道德文章的圣贤之徒,他日,我们的集云学社却是要聚集研究这些淫奇巧技,匠术杂学的百工诸匠……”

“你的野心真是不小,真要做成此事,青史可留名矣!”林景中听林缚说这些,心里也觉得生出几分豪气来。

“说起来容易。”林缚浅笑道:“要做成此事,无非权钱势力四字。景中你要助我,青史可不会只留我一人的名字。只是说这些还太远,我们眼前首先将赵舒翰的这部书刻印好,再一个看看能不能找到更方便,更节约钱的印书方法,书坊之事,你若觉得时机对了,便做就是……”

“青史留名不敢望,既然决定留在江宁,便是将此身卖给你了。”林景中笑起来说道:“你有吩咐,我当是全力去做,只是书坊刻书之事,叶楷知道定会暗中阻挠……”

“他今日既然能昧着心赚我们几十两银子,还需要担心他日后暗中阻挠吗?”林缚笑着问。

“也是。”林景中琢磨着林缚所说的“权钱势力”四字,只要比正业堂有更强的权钱势力,何需怕他暗中阻挠?不要说以后了,就是现在,林景中也不怕叶楷敢公然跟集云社翻脸。真要闹起来,林景中猜想林梦得肯定也是会暗中帮他们的,他这些天越来越觉得林梦得对集云社的事情很上心,说起来,也是林梦得觉得林缚更有大作为。

林缚坐在马车里想了想,说道:“能不伤和气更好,你看这样可行不?你去找叶楷商议,我们要办书坊,他正业堂可以入两成银股。集云社的书坊能赚到钱,他就能分两成银子……”

林景中微微一怔,他从来都只听说总号才有银股之事,从没有听说过下面分号,分店还能让人入银股的,他想要反驳林缚,想了想,自己却想糊涂了,为什么分号就不能让人入银股?感觉脑子绞在一起,心想林缚每每有出人意料的主意,但是细想来,却是有很大可行之处。

林缚并不知道当世的商号银股之举是何人所创,他细想来,商号银股倒是有些千年之后股份公司的结构雏形,分号也设银股,不过是将这种雏形结构多层化。

这么做的好处很明显,不影响控制力的同时,至少能缓解同业竞争的矛盾,还能聚集更多的力量。

林景中想了想,说道:“也好,那我试着找叶楷谈一谈,也许要请梦得叔出下面。”

“嗯。”林缚点点头,又说道:“狱书还有两部书稿,一部先留在宅中,另一部,我下午拿着去顾府走动一下。”

※※※※※※※※※※※※※※※※

今日是小年夜,下午去顾府,林缚特意将顾天桥带上,毕竟他与顾家是同宗。

下午过去时,天飘起雪来,年节之前的雪被视为瑞雪,街上人看着飘雪颇为兴奋,倒是混进城来的那些个流民蜷缩成墙脚根里觉得天气愈发寒冷难熬。

顾天桥坐在马车,看林缚掀起车帘子里盯着墙脚根的流民看,说道:“街上的流民似多了起来……”

“西秦,晋中,中州等地有逃春荒的传统,今年好像比往年要早……”赵虎的见识要比顾天桥多些,他坐在车头驾着马车,回头说道。

林缚坐在马车上,心想北方灾荒严重,已经跟以往的逃春荒传统有很大区别了,塘报里透露的消息已经表明沿淮河一系地方官府开始组织兵力阻止流民大规模的南下,他想着去崇州找秦承祖他们联络的人也走了好些天,应该快返回了,也许秦承祖会招揽些断了生计的流民上长山岛,毕竟秦承祖他们在春夏之前的缉盗之战中折损太严重了,真正堪称精锐也就剩下四五十号人。

车到顾宅,顾宅内外已经张灯结彩准备着过年节了,顾悟尘今日没有去衙门,年节前后也少有官员会老老实实去衙门坐堂。

顾悟尘与妻子顾氏在后园子里赏着飘雪,顾君薰也穿着浅翠襦裙站在园子中间天真无邪的伸手去接飘雪,看见林缚与顾天桥走进来,含羞的躲到顾氏身后,也没有从园子里逃离开。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三十七章 夫人之误(二)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 延迟就诊 碎便士 神器巨富 兵甲三国 提灯映桃花 乡村诱惑 海洋帝国:英国海军如何改变现代世界 寒远 迷人的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