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四十二章 唯恐天下不乱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四十一章 市井八卦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缚与苏湄刚陪秦承祖坐下交谈不多久,静斋园主人陈青青就去而复返,她的人还没露脸,又娇又脆的声音就从月门那边传过来:“苏妹妹,我又回来了,你看看我在街上遇到谁一同来了?想着还是这边热闹,姐姐我再不想回冷清清的静斋园去……”

林缚将手里的茶杯放在石桌上,转头看过去,只见藩知美,元锦生、王超、顾嗣元四人随陈青青从月门那头走过来,陈青青那张艳若入骨的脸上洋溢着幸灾乐祸,看好戏的笑容,再看藩知美阴沉不豫的脸,想他多半是给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陈青青挤兑住才硬着头皮走进柏园来。再看顾嗣元,没想到藩楼事件发生之后,顾嗣元与藩知美、元锦生他们的关系非但没有生分,反而走得更加亲密了,想起昨日小年夜在顾宅看到顾嗣元午后喝得醉醺醺的回来,想来昨日也是他们在一起吧。

柏园与藩楼一样,实际上都是藩家的私产,苏湄看着陈青青与藩知美等人走进来,也不便赶走他们,走到凉亭外,问在园子门口守哨与伺候的四娘子:“宋嬷嬷人呢,少东家跟小侯爷过来,她也不招待他们?”

“你可不要责怪宋嬷嬷,我领他们直接进来的,大冷的融雪天,园子里又没有暖阁,人多还暖和些——实则也是姐姐我不想回冷清清的静斋园去,苏妹妹你要是怪我,那我就知趣走好了……”

“苏湄怎么会怪陈姐姐,我只当宋嬷嬷怠慢了贵客呢。”苏湄对陈青青此种性子也颇为无奈,只得吩咐四娘子唤人再准备一套茶具,搬来椅凳出来,将陈青青、藩知美、元锦生、顾嗣元、王超等人领进赏雪的凉亭里来。

小蛮本来天真无邪的坐在林缚的身边,看着林缚、秦承祖与苏湄说集云社的安排以及长山岛的生活,看见陈青青领着藩知美等人进来打断这边的谈话,便站到林缚身边不说话,心里多少有些不悦。

藩知美与元锦生、王超、顾嗣元来找苏湄,得知林缚与别人在柏园,不想自找不快,就要转去别处偷闲,没想到给陈青青撞上,给陈青青拿话挤兑住,不得不领着元锦生、王超、顾嗣元走进来。要按他的想法,既然不能派人暗中拔掉这根刺,哪肯跟林缚当面碰到?这会儿进园子来,心里还是怕林缚这个鲁莽人动粗,想让护卫跟着进来,又怕给陈青青这只老少通吃的骚狐狸精取笑,真是纠结得很,最终还是忍着给陈青青取笑的风险,令他两名随扈守在院门口,免得等会儿言语不和再给林缚欺负。

顾嗣元想起昨天在家平白无故因为林缚挨他爹训的事情,看到林缚心里也没有什么高兴的,不过半个江宁城的人都知道林缚是他爹的亲信门人,他心里再不悦,也不能表现在脸上,看到林缚还是僵硬地点点头。

元锦生看到林缚却是和颜悦色的迎过来作揖施礼:“想不到林举子有雅兴在陪苏湄姑娘赏雪,锦生过来打扰了……”

“小侯爷客气了。”林缚也不能拳打笑脸人,站起来与元锦生还礼,出于礼节,介绍身边的秦承祖,“这位秦先生是我外乡过来的朋友……”

“锦生见过秦先生。”元锦生又给秦承祖作揖施礼。

“不敢当,不敢当,秦某人一个行脚货色,哪敢当小侯爷的礼?”秦承祖慌手慌脚地站起来朝元锦生作揖,又朝王超、藩知美、顾嗣元等人作揖,“秦某人见过诸少君……”看他此时缩胸塌肩,一脸谄笑,谁能想像他驰骋淮上做马贼的风采?便是刚才他与林缚、苏湄对坐而谈时儒雅风度不弱当世名士。

小蛮看着秦承祖转眼间就恍若两人觉得十分有趣,抿唇而笑,嫣然若雪地里绽开的红梅沁人心怀。

王超作为江宁府尹王学善的公子,对举子出身,攀上顾悟尘门下的林缚一向是看不上眼,他本是冷眼看着元锦生跟林缚客套,待看到小蛮笑起,便觉得眼前一亮,定睛往这个小美女看去,想不到这小女孩子容貌倒丝毫不比苏湄,陈青青差半分,只是年纪尚幼,脸上稚气未脱。

小蛮给王超盯住看厌烦,人往林缚身后躲了躲,避开王超的视线,小蛮也是下意识的拿手指顶了顶林缚的后腰,想要让林缚去看王超那副令人厌恶的猪腰子脸,这亲昵的动作却落在藩知美的眼里。

藩知美眉头微微一蹙,心里暗道:难不成在白沙县一同历劫真让她们对林缚这个莽夫举子心有好感了?

“旁人只知林举子书文学问过人一等,然而在东华门外义援奢家姑嫂,才让世人真真切切的知道林举子乃文武全才之人……”元锦生坐下来还是不忘恭维林缚。

“小侯爷过誉了。”林缚笑着说道:“林缚虽然读过些书,却是鲁莽性子,可当不起小侯爷这么夸。”

“林举子谦虚了,林举子若不觉锦生唐突,锦生便斗胆唤你一声先生……”元锦生语出惊人地说道。

听元锦生这么说,林缚也是微微一愣,元锦生过了年节便是弱冠之龄,只比自己年轻一岁,他下意识的看了顾嗣元一眼,心想应该是他与赵舒翰合着《提牢狱书》一事让顾嗣元嘴快说给元锦生听了。

顾嗣元,王超以及藩知美在旁边见元锦生待林缚如此之重,心里都想,至于吗,这小子不就跟无关紧要的江宁刑部主事赵舒翰合着了一部狱书嘛?

顾嗣元昨夜给他老子教训,又给强迫看了几十页狱书,今日与元锦生他们相聚,便发牢骚的将这事说出来,却万万没有想到元锦生因为这事就尊称林缚先生。

陈青青知道藩楼那夜发生的冲突,只当林缚是个得势便嚣张的跋扈角色,她也知道林缚适逢其会救了晋安侯奢家姑嫂,说起来当初她给前江宁守备将军何月京纳为妾室之后,何月京给东闽总督李卓参了一本斥责其在后方对东闽战局支持不力才给朝廷从江宁调走,后又战死蓟北陈塘驿,以致她最后给何妻赶出何家,她心里对在东南叛乱十载的奢家没有什么好感,巴不得看奢家的好戏,自然对林缚救奢家姑嫂一事的感观极冷淡,当然她对藩知美这个纨绔子弟也没有什么好感,抱着游戏红尘的心态,挤兑住藩知美进柏园来,便是想要看一场狗咬狗的好戏,哪里想元锦生进来会对林缚如此恭敬有加?

静斋园主人陈青青心里当然清楚藩楼实际是受永昌侯府控制的物业,元锦生对林缚恭敬有加,就算藩知美有满腹怨恨,也不敢这会儿去驳元锦生的面子,她心里却是奇怪,这林缚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竟让元锦生待他如此客气?

真正的永昌侯爵位继承人元锦秋是元锦生的同胞兄长,与陈青青往来甚密。由于元锦秋的袭爵是法定袭爵,兄弟之间不存在残酷的袭爵之争,所以元锦秋虽然纨绔,但是不避讳在陈青青面前夸耀他这个自小聪明过人又给他父亲,当世永昌侯元归政寄以厚望的胞弟,耳边听多了,陈青青对元锦生还是略有了解的,甚至知道永昌侯府事实上在元锦生从燕京归来之后就让他协助藩鼎打理藩楼的事务。想着真是有趣了:藩楼少主藩知美对林缚恨之入骨,藩家暗地里的主子又对林缚欣赏有加,意欲笼络,大半个江宁城都知道林缚是顾悟尘的亲信门人,偏偏顾悟尘之子跟林缚在江宁城的死对头藩知美走得亲密,这到底算怎么回事?

便在这众人心绪复杂,纠葛之间,元锦生跟林缚讨教起狱书来。

林缚早就知道江宁刑部主事赵舒翰让他在狱书上署名是成名的捷径,却没有想到事情会最先从顾嗣元嘴里传入元锦生的耳朵里,他也愈发的感觉得元锦生结识人的目的性极强,与其说是欣赏自己的才华,不如说他是想笼络自己。

林缚心里对元锦生以及其背后的永昌侯府暗暗起了警惕,难道永昌侯府也看到朝廷暮气沉沉,积途难返而起了别的心思?

林缚与秦承祖对望了一眼,便与苏湄说道:“天时不早了,今日多谢苏湄姑娘招待,改日再登门拜访……”站起来又朝元锦生,陈青青等人拱拱手,说道:“林缚便不再打扰小侯爷,青青小姐与苏湄姑娘相会了。”

陈青青到底是惹事的性子,她说道:“小侯爷说林公子文武全才,刚才听你们谈论狱书,青青才略知林公子真有文采,不过恕青青任性又眼拙了,林公子何以能称文武全才,总不能拿藩楼之事说叨吧?”

林缚眉头一扬,冷眼睃了陈青青一眼,心想,这娘们美艳得紧,这心思怎这么恶毒,非要挑拨得藩知美跟我斗个头破血流不成?林缚不明白陈青青藏在怎样的恶毒心思,但看藩知美的神色,知道他已经给陈青青撩拨得性起。

林缚将腰间刀取下来拿在手里,冷淡地问陈青青:“要怎样才能让青青小姐相信林某人手里真有一分本事?”他倒也不谦虚说元锦生刚才是谬赞,站在那里就像一柄冷冽出鞘的利刃。

林缚将腰间刀解下,藩知美那两个守在园子门口的随扈听不见这边说什么,怕藩楼之事重演,解下刀拿在手里不等吩咐就跑了进来。

陈青青本要怂恿林缚跟藩知美的护卫比斗,但是给林缚冷眼盯着,心头竟是发虚,怕这鲁莽举子对自己言行出格,一时也不知道要如何撩拨下去。

林缚望了苏湄一眼,问道:“苏湄姑娘有觉得这园子什么碍眼的,林缚替你除掉……”按着刀鞘上的机栝,当的一声响,露出三寸寒光来。

林缚这话说得杀气腾腾,藩知美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元锦生、王超、顾嗣元都心里惊骇,心想,这说得好好的,怎么又动刀动枪起来?难不成苏湄说他们碍眼,林缚就要拿刀杀人吗?

林缚看着藩知美那两名带刀随扈抢一步站到凉亭台阶上,挡在他与藩知美之间,他哂然一笑,指着横在园中石径之上一枝婴儿手臂粗细的老梅枝丫,跟苏湄说道:“我看这梅枝挺碍眼的,我今日替苏湄姑娘除去……”

林缚拨出刀来,跨步举刀劈斫而去,在别人眼里只是一道寒光闪过去,待他们看清楚时,婴儿手臂粗细的梅枝已经被林缚一刀劈断掉在石径上,那株梅树就像给阵风吹过,轻摇了两下,飘下几朵花瓣落在雪地上……

林缚将刀归了鞘,看了陈青青一眼:“林某人就这些丝微伎俩。”朝苏湄作揖说道:“今日便告辞了。”便与秦承祖走了出去。

藩知美见林缚不敢跟自己的护卫比试,看着他与秦承祖离开,再看了看石径上的断梅枝,冷笑道:“不过这点伎俩,便是将这满园子的梅树都砍光了,也就这点伎俩……”

元锦生弯腰捡起梅枝,看着平整如割的梅枝断口,回头看了藩知美一眼,恨他没有一点眼力。虽说这事还是陈青青挑拨起来,但是陈青青是他大哥追逐得紧的女人,他不便说什么,冷声教训藩知美,说道:“便再多两人保护你,林缚刚才要杀你也易如反掌!”将梅枝掷到藩知美的两名护卫跟前,“你们两个劈给我看看……”

两名护卫要顾忌藩知美的面子,却不敢对小侯爷说谎,摇头说道:“属下无能。”他们都是行家里手,当然知道林缚这一刀的力道,刀速,刀劲都堪称一流,即使他拿的刀也好,却绝对是一流的刀术,换成他们如此大力的劈击,多半是枝断刀也断,关键他们谁也没有见过这种刀术,竟然将通体狭长窄刃的腰刀劈出猛烈如火的气势来。刚才林缚一刀看得他们冷汗直冒,脸色有些发白,幸亏没有主动挑衅,不怕给当场杀死都白死了。

藩知美这才脸色苍白不吭声。

陈青青当然没有练过武,但是前江宁守备将军何月京自夸武艺过人,常拿着一把齐下颌高的大陌刀砍树桩给她看,还自夸如何难得。陈青青到底不知道林缚那一刀如何精妙,却能感觉到他那一刀的气势比何月京不知道要强上多少,特别是林缚刀劈梅枝之前的那些话,可是真真切切的在警告园子里的众人,园子里谁要让苏湄觉得碍眼,他这一刀会毫不犹豫劈下去。

陈青青想着林缚离开前看她的冰冷眼神,心头也微微发寒,心想自己真要把他的性子撩起来,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又偷眼去看苏湄,见她神色平静得很,真是过于平静,心里想,她不应该也觉得很惊讶才是吗?心想她与林缚之间的关系大概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林缚走了,但是事情给这么一搅,陈青青等人也无趣再留在柏园,各自告辞离去。

陈青青坐车回到静斋园,看家的婆子就过来禀报她:“国公爷今儿过来了,在你房里等了好一会儿了……”

“这个老不死的,要老娘逮到机会去撩拨人,差点害老娘得罪上一个煞星。”陈青青满脸怒气,吩咐园子里的婆子,丫鬟,“把那老不死的赶出去……”

“我们哪里敢赶国公爷走?”婆子们尴尬地说道。

“你们不敢,我去赶,曾家没一个好种,就知道拿别人当枪使。”陈青青怒气不消,提着襦裙大步朝后院园子走去。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四十一章 市井八卦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宋江是怎么当上老大的 人类的故事 剥皮行者 隋唐大猛士 云中命案 将军攻略 诡案罪4 民国那些范儿 混乱中立迦勒底 被迫与双面龙傲天绑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