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五十六章 募工(一)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五十五章 夹藏私带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与曹子昂约好之后,林缚便与周普、吴齐再回到朝天驿渡口。这边的渡口是南渡到江宁城的主渡口,石梁河也从此处汇入朝天荡,另有南北东西驿道交错着横穿过去,即使没有南涌的流民也是热闹非凡。林缚三人就在渡口随便买了几张肉饼果腹,等林景中将秣陵县的陈书办跟两名衙役招待好再领过来。

“刚在酒楼那边看到藩家的人。”林景中过来跟林缚说道:“他们在路那头挑人,听陈书办说藩家在上元县有好几座田庄,他们从流民中雇佣庄客,说是找庄客,不如说是找武夫,百十斤的石锁就搁在路边,双手都提一只走上百十步气不喘,当场就发一斗米……”

“随他们去。”林缚说道:“跟我们不搭界。”

永昌侯世袭封地在江西永昌县,本朝对世袭王侯爵的限制甚严,府邸与封地分开,封地也由地方官府代征租银,严禁封爵子孙插手,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限制条件,但此时法弛禁废,已经极少有人再恪守本分了,按说藩家即使从永昌侯府脱了奴籍买地买田庄养庄客也是很犯忌讳的事情,却无人再会去细究这些旁枝末节,再说也不是只有集云社跟藩楼两家来北岸募人。

“林大人,是否可以开始挑人了,要不要我让他们帮着吆喝两声?”秣陵县户房陈书办问林缚,希望带过来的衙差也能帮上忙。

“吆喝的粗活,我们来做就行了——”林缚看着曹子昂他们的身影出在码头那头,笑着跟秣陵县户房陈书办说道:“我们选人,陈书办将他们的名字,乡籍录下,还要烦陈书办明天带他们过江去,就要耽搁陈书办跟两位衙役大哥夜里不能回秣陵县了……”

“林大人真是客气,你这边事情要紧,要是可以,我还想到你林大人手下当差呢,耽搁两三天算什么——不过,这话可不能跟陈知县说啊!”陈书办笑道,本来知县陈元亮吩咐下来的事情,他与两名衙役都不敢马虎,刚才在酒楼吃酒,林景中给他们三人每人送了一粒银锞子说是这两天的酬劳银子,心里更是乐意了。

林缚他们在码头边找了一间茶肆,拿一两银子将茶肆下午的生意都包揽下来,林缚他们在狱岛上就写好十几张募工告示,请茶肆的伙计帮忙张贴到码头上去。才一盏茶的时间,茶肆门口就给赶来应聘的力棒子围了个水泄不通,所幸林缚带了四个护卫武卒还有秣陵县两名衙役维持次序,不然茶肆都要给这些力棒子们挤爆掉。

到码头,渡口做苦力的力夫,力棒子们,有当地人,但更多是此次流民潮中南涌的流民。漕路不通,南方鱼米之乡一升米才三四个铜子,北方灾荒严重之地,一升米却是三倍,四倍甚至十倍的高价,直把人往死里逼,今年看年景又将是荒年,官府又加大清匪力度,他们只能拖家携口往南涌,要找条活路避免给饿死,给堵在江北岸不能再南下才发现过来谋活路也不容易。

力棒子已经贱价到一天就是死命的干活也只能挣两升米的地步,要是每天都能挣两升米钱,倒也罢了,至少还能将家人养活过去,关键码头上这么多人,平摊到每人头上,能三四天觅到一件活做就不错了。

不要说能入县黄册,就是能有个长期干的活计,都挣破了头。甚至只要拖家带口过江去,哪怕是乞食为生,也比给堵在江北岸这么多人挣一口食吃强上百倍。

藩家田庄在路边那头说要募庄客,数千人围过去,有些身体弱的,双手提着两百多斤走上百步直要吐血,还在招募庄客的管事面前强撑着装没事,但是挣那口饭吃的人太多了,听说这边也在募工,当然都涌过来看看这边有没有指望。

看着门户外密攒攒的人头,林缚心里感慨,乱世人力贱,人命也贱,他们本来就怕挤过来的人太多,告示里开出的工食钱每月才两百钱,折合一天两升米钱,掺些稻糠跟野菜,勉强能维持一家人不饿死,这个工价比江宁城郊都要贱一半以上,但茶肆还是给应聘来的力棒子挤了个水泄不通,林缚让周普与吴齐都要门口去维持次序,也是确保曹子昂他们安排的人能进来应募。

“你拿十两银去换成铜钱来。”林缚吩咐林景中拿银子走后门去铜钱来,“等会儿募工,不管收不收,只要进茶肆来,每个发一斤米钱……”

“好咧!”林景中答应道,忙拉了个人陪他一起出去换铜钱,十两银子揣在怀里没有感觉,即使换成十枚一两铜的通宝钱,也要八九十斤重。

十两银子,藩楼一席酒钱,能买米三十石,掺糠拌野菜,却能供三千个家庭糊过一天去。

林景中换好铜钱来,林缚又让茶肆里的伙计拿几个铁盆子浅浅装着河沙放在桌前,要测试人识不识字,拿根树枝让人在沙上画两笔就行。准备齐当,林缚就让外面放人进来,一名衙役在门口那张桌前检验应聘流民的身份牙牌,林缚与林景中分别跟进来的力棒子问几句话,就目视看看身体健不健壮,有没有力气,眼睛神态灵不灵活,识字的就让人在桌前沙盆上写几个字,不合格的每人发三个铜子从后门放出,合格的人就到秣陵县户房陈书办桌前录名字,领三个铜子,再领一根特制的竹签子走,让他们明天清晨将家室都领到茶室来准备过江去。

秣陵县户房陈书办还以为将上百号人招募齐,少说也要干满三天,哪里想到林缚等人在茶肆动作这么快,看人招募跟流水一样,两个时辰就放了近五百个人进来看过,这边还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都说看人看细处,陈书办心里暗想,这林缚到江宁短短数月就挣下如此的声名,看来真不是徒有虚名。

林缚让外面暂时停止放人进来,让茶肆伙计拿茶汤及点心过来,让林景中他们休息一二,将陈书办录好的名册拿过来看,说道:“看来还要再辛苦两个时辰才能将事情做完……”虽说名义只能招募百名脚夫,力役,不过他与林景中都使了心眼,招募之人,要么有兄弟,要么父子都是壮年,再说穷人家庭,哪有女子不出户的讲究?那些勤劳健康的农村妇女,干活泼辣,利索不比男人差半分,募满百人,实际上能使用的人手要有三百多。

稍作休息,吃了些茶点填腹,林缚让茶肆伙计帮忙在门内外点亮风灯,他们继续干活,赶在子时之前,将百人募满。这时候茶肆外面还围满应募的流民,林缚对此也没有办法,至少表面上集云社只能募招百人,他在江宁还没有资格放肆的去践踏那些说起来也只是表面唬人的规矩,事实上他亲自过江来参与募工之事,也只是确定曹子昂他们能顺利地将人塞进来。秣陵县户房陈书办与衙役从今日的募工过程中也丝毫看不出疑点,说实话,即使有什么疑点,他们拿了酬劳银子也多半会睁只眼闭一只眼,知县陈元亮吩咐他们配合做的事情,他们哪管多说半句话?

林缚让林景中留在茶肆里将剩下的几千铜钱发放完再收场,他先陪同秣陵县户房陈书办及两名衙役到驿馆去用餐,休息。

林缚他们走茶肆后门出来,绕到前头官道上,茶楼前还围着人,通往朝天驿的官道两侧都流民搭建的屋棚子,都非常的简陋,树桩,竹竿子当柱,茅草顶,四壁有条件的夯上土墙,没有条件,就拿树枝茅草编个墙篱遮风闭雨。

天上无月,星光却亮,林缚找了一处高地,望下去,这种杂乱的草棚子从官道一直延伸到朝天荡的水边,在星夜下密麻麻的,看上去就如万座野坟一般凄凉。与去年冬天经过这里看到的景象相比,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变化太大了。

春水将涨,官道下去绝大部分的滩地都会给水淹没,但是这些流民却管不着这些,也只有官道往南到朝天荡水边的滩地是无主之地可任他们暂时驻足。

时至深夜,本应该静寂无声,然而林缚他们走回朝天驿这一小段路,就遇到几批官兵抓捕流民经过。江宁府以及江北岸属县也加强戒备,林缚他们深夜返回,路上还有不少巡卒。

秣陵县户房陈书办看着官兵抓捕人经过,跟林缚开玩笑说道:“林大人,今年江岛大牢只怕是要比往时热闹……”

“嗨!”乱世气象,狱牢总是爆满,流民要讨活路,盗抢偷窃,身子结实又无牵无挂的能挨得衙门一顿肉棍的,甚至主动找事进监牢去吃囚粮,林缚只觉得心里有些凄凉,却要跟人笑颜说话,“各衙门绑人来,我们只负责收纳,囚粮也由宣抚使司拨付,不用我自己掏腰包养囚犯,哪管这些?明日过江,眼不见清净。”

林缚他们走到驿馆前面,有几个黑影子从路边窜出来截住路。

“吃了豹子胆劫道,滚开!”周普当即拔出刀冲挡在众人之前,林缚在后面也将腰间刀解下来。

“小人们没歹意,只求大人老爷收留赏口饭吃!小人们其他什么都没有,就一膀子力气供差使。”窜出来几个黑影子也没有别的动作,当道趴下叩头恳求收留。

在驿馆辕门产旗杆高挑风灯的照耀下,跪在道中间的五个人,前面两个一个是面黄肌瘦的少年,一个却是穿着破袄子的小姑娘,另三人却是壮年汉子,这三人即使穿着厚实的破旧寒衣,也能看见他们个个虎背熊腰,雄壮彪健。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五十五章 夹藏私带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幽灵客栈 张力与限界:中央苏区的革命(1933-1934) 恶魔的圈内 再敢躲一下试试? 太阳系幸存计划[无限]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一世之尊孟奇顾小桑 天下豪商 与福尔摩斯为邻 回到恐龙时代!